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情深不负:欧少宠妻有点甜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情深不负:欧少宠妻有点甜》精彩章节目录_斜风细雨霏霏小说免费阅读

情深不负:欧少宠妻有点甜

作者:斜风细雨霏霏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她阴差阳错和他发生关系,错位的感情让人心力交瘁说好的没有未来的关系呢???这突如其来的甜蜜惊喜是怎么回事???“欧总,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别人误会我们是一对,你不就找不到女朋友了吗?!加油,我看好你鸭!”霍思琪承受不住糖衣炮弹了啊!再这么下去一失足成千古恨!“呵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将她禁锢,拒绝了女人的犹豫,道:“听说民政局只要九块九,你敢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他走得很早,她醒来时觉得恍然一梦,若不是身旁的枕头有昨晚被他压过的痕迹,她真的觉得他好像没来过这里一样。

同在一栋写字楼里,偶尔会在电梯里遇到,他身后自然跟着秘书,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而她只是一个先向人家问好的小职员。

小职员怎么了,起码老娘睡了你!

睡完就相忘于江湖吧!

结果小职员猜错了,这位总每隔几天就会来小职员的家,甚至还自己拿了备用钥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思琪才不是傻子,脸帅活好不粘人,偶尔还有人给做饭,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厚颜无耻之人。

但是时间如水,真是润物细无声,不知不觉,二人的感觉发生了变化。

思琪有时越来越在意他来得次数,他背着她打的电话,思琪觉得可怕。自己该淡定,她对自己说。

浴室外很久都没有动静。

后来听见他打电话叫司机来接他,思琪匆匆洗了澡回房间睡觉,结果当然是睡不着,早晨就起晚了,还得来公司补妆。

思琪生气,却看欧逸精神十足,刚才还把自己当丫鬟使,更气了!

此刻欧逸见她噘着小嘴,脸蛋红红,一伸手就把她搂到怀里,思琪还在挣扎,他却搂的更紧。

她挣出两只手来推他的脸,“这是公司,不怕被人看见?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欧逸好死不死地偏要凑过嘴来,

“我就不要脸了!”欧逸用行动证明了霍思琪给他的标签。

熟悉的味道瞬间萦绕着她,温暖的怀抱包裹着她,唇齿缠绵,他的吻技一如既往地好。只一天未见,思琪发现自己是如此想念他的拥抱,他的一切。

不行,现在是在公司,而且是他的公司,她的大脑终于清醒了一点,狠狠推他,“我还没说原谅你!”

欧逸看着她红红的双唇,笑的志得意满,“那你还想怎么样?”

对啊,她还想怎么样,她又是谁呢?她又气得不行,“我不想怎么样?我有什么资格要求你?”

欧逸终于笑出声,“不是你说的吗?我是你的炮友,你可以以炮友的资格要求我啊!”

思琪瞠目结舌,他居然听见了,她以为他听不到的,结果还是被他听见了。

他听见又怎么样,他有什么理由质问她,他承认过她吗?没有!

那为什么自己先要承认他呢?偏不!

“你难道不是炮友吗?嗯?”思琪直接怒怼!

欧逸眉峰一挺,狠狠盯着她,“炮友?那我今天还就当一回炮友了!”说完就把她打横抱起,直接走进办公室里间。

一边走一边说,“让你知道把男人惹毛了的下场!”

她气得捶他,“大白天,你发什么疯?”

他只装听不见。

他的办公室单独设了一间休息室,经常加班,他不喜欢睡沙发,而所以在里间放有一张单人床,一套实木桌椅,虽然家居简单 ,但都是名牌家具,简洁而又舒适。

欧逸抱着她直接进了里间,把她放下。

思琪预感不妙,又不敢大声喊出来,急的打他的肩膀,“你要干嘛?”

“你会知道的!”

思琪要疯了!

这个混蛋!

然后就是狂风呼啸,万马奔腾,她实在忍不得了,他只得用嘴去堵住她的口,发出呜呜奄奄的喘息声。

青天白日,公司重地,思琪有一丝害羞,更多的却是兴奋,她想自己或许是真的疯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疯狂。

剧烈运动后两人都已经汗流浃背,欧逸心满意足地看着思琪一脸潮红久久不能褪去,亲昵地蹭着她的鼻子。

“你简直是禽兽!”思琪骂道,语气却是娇嗔。

“那你是想让我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思琪“噗嗤”一声笑了,红着脸扎进他怀里。

欧逸觉得更加满足,平时天不怕地不怕,走路都带风的硬气女汉子,还能在自己怀里撒娇,真是一项成就。

思琪心里懊悔起来,为什么每次自己生气在他面前总是坚持不过二十四小时呢?真是气啊!

听到欧逸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其实礼物是给你准备的,被别人误拿了去,我又给你准备了。”

思琪瞪他一眼。“被我发现了才说是给我的!谁知道给哪个妹妹的?”

“你这醋劲儿还挺大啊!”欧逸用手刮刮她的鼻子。“爱信不信,一会儿你看看就知道了。”

“哟!思琪回来了?”旁边的Linda眉开眼笑的打招呼。

思琪微笑着点点头,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她总感觉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

前台小艾,拦住她,“哎!中午和谁一起来?”

思琪顿时惊在那里,看看周围人,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更觉得害怕,不会吧?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

欧逸非要她吃过午饭再走,她说什么也不肯。欧逸只好随她去。办公室有后门,她从后门走的时候,欧逸说已经侦察过没有一个人影。应该不会被人看到啊!

但是毕竟刚刚做过伤风化的事,还是在欧逸的办公室。思琪不由得脸红了,都怪欧逸那头禽兽!她还从来没这么囧过。

思琪还不想刚开二人的关系,何况欧逸也从未有任何表示,她也乐得自由,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男欢女爱,合则来,不合则去。

兴起则做,兴败则撤。

多洒脱。

谁说只允许男人风流倜傥,女人就要谨小慎微保重名誉?

呸!

那都是旧社会的糟粕!

她思琪就是要今朝有酒今朝醉,碰见帅哥想睡就睡,要不然太亏了。

佳念评价她,女汉子的先驱——女流氓是也!

但是现在她却脸红了,不好意思了,这真不是自己的作风,所以思琪觉得自己太丢人了,这有什么,被人们知道又怎么样?反正自己又不是图他的钱,也不是图他的地位。甚至自己都还没有决定和他正式交往。

很快思琪又恢复了平常。

小艾肯定没想到她在这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会有如此汹涌澎湃的内心活动,只是一个劲儿摇她,“快说啊!中午和谁一起?是不是个帅哥?”

思琪有些明白,又有些糊涂,正在蒙呆状态时,小艾推推她手肘,“装什么糊涂?我们都知道了!”

啊?

思琪真的害怕了,狐疑的问“你们都知道什么了?”

“哎呀,回你位置上看看去吧?全公司都知道了?还在这儿跟我装!”小艾推着她就往里走。

她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果然一大束郁金香放在她的工位上,明晃晃的一大片金黄色,很是显眼。花朵娇嫩,还有水珠滚落。

她不由得生气,欧逸说的礼物居然是这个?

她确实喜欢郁金香,不过他怎么知道的?

再说这样明目张胆地送到公司来,他是要公开关系吗?他问过她了吗?她同意了吗?

她反感这样的主动,所以她有些生气。

但是看看新鲜的郁金香,她感觉到带有湿润的甜甜花香,心底是似乎还是高兴的吧。

不禁感叹,女人确实奇怪,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别笑了,赶紧交代吧!”小艾一脸八卦地追问。

思琪眉毛一翘,笑着说:“不足为外人道也!”

“嘿!真不够意思,你不说,我自己看。”说着抽出花中的卡片,念到,“若欲开口笑,除非相见时。”

“表白地太深情了!”

“是啊!花也漂亮,一看就是从荷兰空运来的,不然大中午的还能这么新鲜?”

一帮女孩七嘴八舌羡慕开来。

思琪却一下瞪大了眼睛,迅速抢过卡片,再看了一遍那句话,纸上的字遒劲有力,虽然已经有一年多了,但还是认得他的字。

“怎么没有署名啊?谁啊?这么诗意!”小艾还在喋喋不休。

看着眼前倒栽的花束,说是心中没有波澜是假的。

她本来以为花是欧逸送的,结果听到卡片上的诗,终于知道是他——韩江。

说起来他是她的初恋,两个人大学相识,曾经是校园里令人羡慕的一对。但是也没能逃脱校园恋情的宿命。

韩江大她两岁,大四毕业时质疑要去英国,没有问她的意见,也没有深情的相邀,甚至没有狗血的承若。

思琪觉得可笑,自己如同旧衣服一样被丢掉。

对,她在得知他申请出国的时候就自动屏蔽了他,更没有去机场送她。后来听佳念说,他等了她好久,最后一刻才进的登机口。

思琪听了面无表情,“让他去英国等吧。”

佳念说她淡定的出奇,出奇的淡定。“为什么不去找他哭着让他留下呢?女主角在机场含泪相送,哭着让他留下,他们在人群中相拥而吻,最后男主角毅然决然地登上飞机远渡重洋,留下机场里梨花带雨的女主角......”

没等她说完,思琪一脚踹在她屁股上,把她踹出老远。

“哎!你别把对韩江的恨甩在我身上!”佳念揉揉屁股,一脸无辜。

思琪没有再理她,而是拉她出去吃芒果西米捞。

顺便捞个帅哥回来。

有人说,有的爱情像指甲,剪掉了还会重生,无关痛痒!! 而有些爱情像口中的牙齿,失去后就永远留下一个疼痛的伤口,无法弥补!

还有人说, 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

思琪觉得对于韩江来说他们的爱情或许连指甲都不算,因为根本没有人剪就断了,对于这样的感情,如果自己还要为之伤肝伤肺伤心的话,也太不符合自己女汉子的气质了。

于是果断运用最直接潇洒的方式,下载新的文件直接覆盖旧文件!

不到一个月思琪就和同年级的法学帅哥打得火热了。

佳念一度要跟她绝交,“你忒不地道了,为了疗情伤手都伸到我的地盘上来了,我们系的系草啊!你知道我垂涎多久了吗?”

好在姐妹如手足,帅哥如衣服,没有什么能破坏二人坚如磐石的革命友情,看着佳念伸长筷子捞着火锅里的羊肉,思琪无限感慨,“果然是没有什么事不能用一顿火锅来解决的!”

“没那么便宜,解决不了!必须两顿!”佳念被辣得一边吸气一边说,“服务员,再来盘牛肉!”

为了照顾佳念的暗恋情绪,思琪与法学帅哥的恋情不到半年就告吹了。

佳念为了安慰再次失恋的思琪,特意请她到上次两人来的潮汕火锅再吃一顿以示庆祝。

后来断断续续又谈过几次恋爱,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再后来就是遇到欧逸,不过这不算恋爱,算什么呢?谁知道。

思琪把卡片丢在桌上,对小艾说:“花太大了,我这儿也放不下,大家都拿点去吧?”说着就把花塞到小艾手里。

大家都不跟她客气,思琪平时大方出了名,这点儿花也不含糊,大家七手八脚的分完了。

没过一会儿,陈若琳走过来,“思琪,哇!怎么这么香?”再仔细一看,差不多每个桌子上都有几只金黄的郁金香,一下子把整个办公室都点缀的富丽堂皇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花儿哪儿来的?”

“思琪男朋友送的,都分给我们了?”一边的同事说。

“哦?那怎么没有我的呀?”陈若琳笑着说。

“有,这不是,”小艾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白瓷花瓶,“我刚给您插好要送过去。”

“呵呵,谢谢谢谢!”一边说着一边接过花瓶,“对了,正好告诉你给好消息,明天你去趟苏州,启动那边的案子你跟一下吧!”说完又看了看手里的花,一脸微笑,转身走了。

思琪郁闷,又出差,本来这周末想约佳念去趟日本,看来是去不成了,正在唉声叹气,只听见旁边有人悄悄在她耳边说:“头儿对你真是亲生的看待!”

思琪不解。

只见人又说:“苏州那边陈总早就谈的七七八八了,这次去了估计也就是走走过场,签个合同了,你呀!白捡这么个大便宜!”说完撇着嘴就走了。

临下班思琪早就饿得嗷嗷直叫了,她给佳念打电话,“明天日本去不成了,今天请我吃饭,我下了班直接飞去你家!”

“为什么?我都准备好了!”佳念的声音一下高起来。

“我们老大让我明天去苏州!我有什么办法?赶紧回去准备饭,我马上要吃饭,我快饿死了!”说完挂了电话。

思琪早上本来就吃的少,中午还剧烈运动一番耽误了午饭,现在只差两眼冒金星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