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娇宠之步步升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3日

《娇宠之步步升华》精彩章节目录_暗薇浮笙小说免费阅读

娇宠之步步升华

作者:暗薇浮笙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宠文

月家女与名为月娇,字凝馨,十六岁入宫,封为才人,进宫两年,默默无闻。这样的一个人,谁都没想到,她后来入了帝眼,慢慢的成为一代帝后,与帝携手,共享天下。某女表示,身为现代人氏,自然不能辱没了现代人的智慧,与其嫁给一个不相识的人,然后在后宅和那些姬妾相斗一生。还不如进宫博一搏,她就不信,以她所学,还斗不过古代女,俘获不了帝心。某女也表示,宠妃再好也没有皇后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竹风院

梨花树下,月娇手中拿着琴谱研究,突然门被推开,接着进来一群人。

这个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人来,所以让月娇一惊,但看清楚来人后,又平静了下来,这来的人不是别人。

而是净事房的总管李仁李公公,专管后宫雨露之事,因此不乏大大小小的妃嫔争着讨好。

李公公一身深蓝色总管袍,领口和袖口的花纹很是精致,但颜色略浅,这太监自然也分等级,最低的太监,是浅蓝色太监服,领口和袖口并无花纹。

而最高的太监,比如总管太监沈常,是宝蓝色总管太监服,领口和袖口的花纹,颜色既深又精致。

李公公衣服整洁,雪白的拂尘搭在手臂上,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体面。

只见李公公笑眯眯地走了过来,略有些讨好的“恭喜月小主!皇上今日点了您的牌子!老奴特来告知。”

其实像这种品级小的才人,根本无需让他亲自前来,因他与总管太监沈常略有交好,所以从他口中得知。

这位月才人是皇上亲口点的,能让皇上亲口点的,自始以来,也就这月才人一人了!

这当今圣上,不喜女色,平常能入后宫,也只是为了,应付那些老臣,翻牌子时,也只是随意一翻,翻到谁,便是谁?

入后宫时,他随意走到谁的寝宫,便是谁?所以若想让皇上宠幸,全凭运气。

月娇上前行了半礼适:“李公公,见礼了!”

这个人不能得罪!自己对他行半礼,也是算是对他的尊重。

果然,李仁笑容放大了几分,讲道:小主客气了,待会自会有人,过来教导小主,奴才,就先告退了!

月娇说话的时候,抚笙早就准备了荷包,李仁笑眯眯地接了,掂量了一下,估计里面,也有五十多两银子。

月娇本就出生世家,出门的时,不知被他们塞了多少银两,如今这两年,也没用什么银子!

尤其就是,她那素有经商天才的五哥,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将全部家当都给了她。

果然,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几位嬷嬷,带着一帮人来了竹风院。

也不知谁抱怨了一句“这破地方儿可真偏僻”

月娇心想,也是,这风竹院是够偏僻的,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来,而且在往南走,便是禁地,据说不吉利,但凡有点儿手段的,都找门路搬走了!

就剩她一个,不过也好,图个清静,要是住在人堆里,她还嫌吵呢!

毕竟,那些人,可没有安什么好心的!再说了,有那些人在那这里,她要时时装病,弄得到处都是药味。

自从她们走后,也只需要抚笙她们,在外面做做样子就行了!

沐浴完,月娇穿上早已备好的白色轻纱,层层叠叠的轻纱下,里头的小衣隐约可见,乌黑顺滑的发丝顺着肩膀倾泻而下,整个人窈窕如仙,抚媚多情。

紫竹拿着棉布,一边替她擦头发,一边赞叹道:小主的头发可真好!又黑又滑,像丝绸一样。

几位嬷嬷则拿出,早已备好的胭脂水粉,打算替她上妆,月娇只看了一眼,就轻微皱眉道:“嬷嬷,不如我自己来吧?

嬷嬷们忙了半天,也累了,去喝杯茶,可好?”

月娇说着,从妆奁匣子里拿了一对金镯,和一对镶着南珠耳环,递了过去。

几位嬷嬷犹豫了一下,对视一眼,这才笑着接了,一个微胖的嬷嬷,笑着说道:小主,只可上妆,其它的,还须依着我们来!这规矩可不能错。

说着又思量了一下,讲道:皇上不喜浓装,还有太浓的香气。

月娇感激道:多谢嬷嬷告知!

那嬷嬷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和那些嬷嬷一起出去了,毕竟这些,她们见得多了,毕竟,谁不想在侍寝的时候出挑些?

有贴花钿的,有涂香脂的,还有在额间画花瓣的,各种各样的都有,她们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月娇看着镜中的自己,眉目如画,抚媚多情,却又清雅脱俗,她心中暗暗想着。

后宫女子侍寝的次数,几乎很少,因此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自然想尽办法打扮自己,而她要做的便是与她们不同,既独特,又能让人眼前一亮。

她拿着梳子,梳着那柔顺的头发,转念一想,便拿出一条粉色丝带,将那柔顺的头发,简单挽起。

而后,拿出一对小巧,而又精致的耳环带上,长长的耳环,上有颗精致小巧的铃铛,轻轻摇晃,便能发出小小的清脆声,既好听,又别出心裁。

而后在唇上,涂上自己所做的唇膏,便算完成,未施脂粉,却更显得妩媚多情,清雅脱俗,这两种不同的气质,既毫无反感的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让众人一见,不由眼前一亮,这几位嬷嬷是宫中老人,她们见过的美人,自然也数不胜数,可这样的美人,却只有,那早已离世的帝妃,皇上生母了!

可是她们的美,却各有不同,帝妃清冷高贵,冷艳倾城,如那冬日的红梅,时有时无的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而这位月才人,为人和善,清雅脱俗,像那池中的莲花,越看越美。

几位嬷嬷见她聪明剔透,也乐得夸赞了,说道:月才人,当真是天生丽质呀!

月娇浅浅行了半礼道:是嬷嬷们费心了!

几位嬷嬷受宠若惊,心里更受用了,尤其就是那位,微胖些的嬷嬷,心中暗自点头。

月娇坐在春恩轿上,便开始紧张了。

她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空白,上辈子,忙着打理公司,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

现在要和一个,没见过的男人滚床单?!

现在想想,心中不紧张才怪,还让她积极配合,那这叫她如何积极配合了呀?她不会啊!

纠结了一路,直到落了轿,月娇直接就不想了,心中还暗骂道,真是的,在皇宫待久了,智商也下降啦!这还用想吗?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但该克制的,克制点,该随意的,随意点,不就成了!

半个时辰后,春恩轿停在了皇帝的御龙宫的后角门,几位老嬷嬷把她扶下车,弯弯绕绕地又走了一刻钟,才到了恩泽殿,以前嫔妃受宠。

应该是到,御龙宫正殿,也就是,皇帝寝宫,可当今的皇帝,却不喜欢嫔妃,进自己的寝宫,因此后宫嫔妃,侍寝都到了御龙宫的偏殿,恩泽殿。

那略微胖的嬷嬷说道:这里就是恩泽殿了,小主在这儿等着吧!奴婢们便先告退了。

月娇坐在床上四处打量这里,只见这恩泽殿恢弘大气、金碧辉煌又不失奢雅,可却少了分温馨,多了份寒冷。

自己待的那个那个小院子,虽不比这里的,但好歹精致温馨,床上放着金丝锦被,柔润光滑,一旁雕着龙纹的小兽鼎里,袅袅燃着清淡的竹香。

桌上还放着一本兵书,月娇起身上前,拿起兵书,火光的照耀下,让原本抚媚多情的面容,更添加了别样的风采。

冷皇陌上绝离刚一走进来,便看到了眼前这一幕,眼眸闪过不一样的光芒。

说道:你以前看过兵书。

月娇一惊,即刻反应过来,也未抬头,对着那抹明黄就跪了下去!

说道:皇上,婢妾失礼!请皇上责罚!

“不必多礼,起来吧!”陌上绝离转身一撩衣摆,在对面坐下。

陌上绝离说道:朕刚才问你,你还没回答。

月娇如实回道:从前略有读过。

陌上绝离问道:除了兵书,你还读过什么?

月娇依然是略略垂眉低头,语气恭敬地回道:史记、野史、诗经,还有一些杂书。

陌上绝离略有不爽的皱眉,自从他进来,眼前的这个女人,便一直都是垂眉低头,恭恭敬敬问什么答什么?

若换以前,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女子痴痴的看着他,有爱慕,有虚荣,有痴恋,还有贪婪等等等,这些让他厌恶的目光。

可是今日他不知怎的,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居然有一股无名之火,若是换成以往,早就拂袖而去,可是他心中即火,却又不舍的离去。

只好冷冷道:抬起头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