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魂生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魂生》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香径徘徊小说

魂生

作者:香径徘徊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十三岁那年,簪宥的人生彻底改变,原以为十分讨厌自己的哥哥,实际上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啊!?”

簪宥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惊讶到了,因为没想到一见面百里守就开门见山的提出这件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用担心什么,我和你的老师白染也是同学,平日里关系不错,他在我面前经常提到你,对于他的话,我也是比较相信的。”

仿佛看穿了簪宥心里的疑惑,百里守对簪宥说到。

其实,簪宥真的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因为六年前的事,簪宥无论在哪都被其他人称之为问题儿童,基本不会有人有收养她的意图,就算有也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

她早早做好了十六岁后自力更生的打算。可是上天却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居然真的有人愿意领养她。

“我,我愿意。”簪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到。

一想到自己以后也有家人了,簪宥不禁有些兴奋,就像久经黑暗的人突然看到一缕阳光,这种心情不是那些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那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簪宥,欢迎你加入百里家,我还有一个儿子,他叫做百里晨,他今年十五岁,比你大两岁,以后他就是你的哥哥了,我现在就叫他过来。”

说完,百里守从腰间拿起通讯仪,输了一串号码。

“喂,晨儿,你在哪?现在赶紧到会客厅这里来,你的妹妹在这等你。”

“对了,簪宥,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回去?最好不要耽搁太久了。”和百里晨通完话后,百里守问到。

“唔……”本来簪宥想今天就和百里守一起回去的,可是又想到了铃音,那个总是粘着她的小女孩。到了嘴边的话又马上咽了下去。

“三天后吧。”一番深思熟虑后,簪宥给出了最终答案。

“……行吧,三天后我会派人来接你的。”

接下来,百里守又和簪宥聊起了家常以及以后要注意的事项。过了好一会儿,百里晨才姗姗来迟。

“晨儿,你怎么来的这么晚?”看到气喘吁吁赶过来的百里晨,百里守皱了皱眉头,不满的说到,“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的妹妹等这么久。”

听到父亲的训斥,开门进来的百里晨不由得抖了抖。

“抱歉,父亲,我在准备礼物,所以来迟了。”

看到百里晨的样子,簪宥不禁感到好笑,现在百里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犯了错被当场抓到的小孩子。那笨拙的样子和早上跟她遇到时一模一样。

“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对于百里晨准备了礼物这件事,百里守显得十分惊讶。

“就是这个,一品轩的凤梨酥。”

百里晨说着,扬了扬手上的盒子。那是一个用丝布精美包装起来的盒子,光看这样子就价格不菲。

一品轩,簪宥其实也早有耳闻,那是一个凌云国的连锁高档甜品店,里面的商品价格都是十分昂贵,一般人都是消费不起的。

即便如此,每年过年的时候,孤儿院的陈院长总会用自己攒下一年的积蓄买一罐糖果,然后分给孤儿院的每一个人。

因为数量有限,所以每个人都只能分到一个,但每一个孩子都十分期待分到糖果的那一刻。簪宥也是如此,因为只有在这时候,她才能稍微感受到一点儿家的温暖。分剩下的几颗糖会奖励给这一年当中最听话的孩子,而几乎每一次簪宥都会受到奖励。

“哈哈,你也真舍得啊。”

看到百里晨拿出凤梨酥,百里守笑着说到。

“毕竟是给妹妹的见面礼嘛,有什么舍不得的。”

说完,百里晨笑着走到簪宥面前,把凤梨酥递给了簪宥,并在她耳边轻轻说。

“刚才的事真是对不起,这盒凤梨酥就当作我的赔礼了,千万别在父亲面前提到这事啊。”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簪宥听到百里晨的话后,不由得在心里无奈的苦笑。早在陈院长跟她说起百里晨的时候簪宥就有所察觉了,明白为什么百里晨对她说话时的语气那么冲。

想想也是,无论是谁,突然听父母说多出来一个妹妹,想到家里的关爱莫名其妙的就要被分走一半时,难免会产生些许不满,而这不满就充分的体现在早上百里晨和她说话时的语气中。

“看来就算日后被领养,日子也不会好过啊。”簪宥不由的在心中自嘲到。

“谢谢……哥哥。”

尽管簪宥在心里思考了许多,但在现实生活中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犹豫了一会儿,簪宥伸出手接住了百里晨的见面礼,并且向他答谢道。

“哈哈,不用客气,哥哥送给妹妹礼物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对于簪宥的客套话,百里晨似乎很受用,笑着说到。

“好了,今天时候也不早了,那我们先回去了,簪宥,三天后我会派人来接你的。”

看到簪宥和百里晨相处的十分融洽,百里守甚是欣慰。

“可是……父亲……”

“晨儿,怎么了?”

看到百里晨还有什么话要说,百里守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走吧。”

说完,在簪宥的注视下,百里晨跟着百里守走了。不过簪宥发现百里晨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她,以及……她手中的凤梨酥……

“恭喜啊,簪宥,百里一家可是安城著名的贵族,他们一家的风气在安城也算排得上号的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来领养你,但是你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受苦了,肯定比在孤儿院好很多。”

就在百里父子走后不一会儿,陈院长又来了,他笑眯眯的拍了拍簪宥的肩膀,对她说到。

“是吗。”对于陈院长的话,簪宥也无法反驳,至少如今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但以后的事又有谁能说得准呢?一切的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来解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