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if弹丸论破 绝望的世界与希望的学生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2日

《if弹丸论破 绝望的世界与希望的学生》精彩章节目录_雪月小空小说

if弹丸论破 绝望的世界与希望的学生

作者:雪月小空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本文基于弹丸论破if世界线,是一个在if世界线脱出以后,自己所脑洞出来的大家那之后的故事。包含一代二代zero以及if的剧透,如果没看过的话请至少看完了一代相关的内容才点进来会比较好哦。因为才疏学浅以及对弹丸世界了解并不是非常足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杀了松田夜助让自己绝望,仅仅只是盾子酱想要品尝绝望的味道而已。仅仅只有一个人的绝望,是不够的。希望之峰学园的学生,在出来以后都会成为社会的希望——希望之峰学园长久以来就一直给人这样的印象。所以,只要这些学生也会因为人性的丑恶而自相残杀的话……即使怀抱希望的人也会绝望吧。所以盾子酱就把大家都关在这里……实行了你们已经知道了的计划。

“但是,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并不仅于此。预备学科制度是希望之峰学园为了获取研究才能的资金,所设立的与希望之峰学园本部完全无关的学习区域,只要用钱就可以进入就读。但自然,他们从使用的设施到教导的老师,都只是一般学院的学生都可以获得的待遇。这样的情况下盾子酱煽动预备学科的不满,令他们开始游行,同时把这种对特权阶级的不满,慢慢地通过有这种资金把自己的儿女送到希望之峰学园的中产阶级,向全社会扩散。很快,希望之峰学园被风评压倒,迫于压力之下,也不得不去尝试提升预备学科的待遇。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件事情几乎是同时地发生了。这两件事,把社会的动荡,开始推向高潮……”

“……那是?”

“……盾子酱并不是只进行着一个计划而已。盾子酱还非常的善于揣摩跟操纵人心。利用中产阶级散播出去的不满,盾子酱还通过网络以及已经被她的绝望感染了的人,操纵着情报,让那些不满以及牢骚散播到更底下的阶级中。那些只有比自己拥有更好的社会地位的阶级所发出的抱怨,必然很刺耳吧。很快,下层阶级的更大的不满慢慢地形成了。

“……然后,第一件事情,苗木同学你应该还记得吧。”

“……难道是!那件事吗!”

“……是的。为了挽回希望之峰学园的风评,还有让当时已经有点不妙了的社会氛围振作起来……”

“……舞园同学所在的,国民性的偶像团体……”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及组织,舞园大惊失色地捂住口,“所举办的,最为盛大的公演。”

“……到底,发生了事?呐苗木同学!快告诉我啊!快告诉我!”舞园抓住苗木的衣服,用力地前后摇晃着他。

“我,我知道了舞园同学!请你先放下我,我会慢慢说明的!”

那时我们为了给舞园同学加油,也到了现场,而且是坐在贵宾的席位。

因为是团体建立以来,最为盛大的公演以及现场直播呢,现场可是人山人海,门外也有刑警把守,再加上选择的会场是最为著名的那个会场,所以大家也都觉得万无一失,能够好好地欣赏舞园同学你们的表演才对……

但是,事情就是在表演进入高潮的时候,发生的。

“轰隆——————————————————————————————!”

“呜哇?!”

一阵简直要把人的耳朵震聋的爆炸音过后,会场突然光明一片。

“什——!整个天花板居然被爆炸以及其产生的气浪整个掀起来了?!这到底得多少量的炸药才能……”

“轰隆——!”

“墙!墙!墙开始爆炸了!”

“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可恶,这是安排好的恐怖袭击!”

“今天凌晨还跟警卫一起仔细地做过安检的……可恶,我大意了吗,到底是什么时候……”

“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各位,外面,似乎有非常多的人……拿着枪要进来了哦?”

“怎,怎么办!”

“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光是观众席那边……就有起码近千人要进来了吧?!”

“大家全部闭上眼睛,用毛巾捂住口鼻。那边冲进来的人带着为数不少的的闪光弹催泪瓦斯以及不同种类的毒气弹,现在只在普通席上投放,要是看到的话……”

“不对!不要看观众席,快看舞台!舞园同学她——!”

“糟了——!大神同学,战刃同学——!”

“交给战刃即可。石丸,十神,快带着大家离开,吾来与你们清出一条安全之道——!”

“哦!放心地把小偶像跟小军人交给我吧!”

“拜托你了大和田同学!”

“绝对要大家一起安全回来啊!纹土!”

回想起那些大家一起度过难关的记忆,苗木不由得激动了一下。但他依然尽量地平稳着语气,把自己所记得的东西叙说出来。

据战刃所说,当时涌上舞台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不抓紧的话只怕连大和田的摩托也无法冲出去而陷入人海之中,也只救出了舞园,然后在事态更加失控以前逃离了现场。

而舞园所在的偶像团体……因为当时对观众席采取了让人无法行动为主的镇压手段,所以所有摄像机几乎都没有出现问题,电视台也因为同时引起的工作人员被控制了甚至有人背叛的动乱而无法中断直播信号。在舞台上的偶像们,在完全围堵舞台的人海战术下,根本无法逃脱。

这动乱开始到军队出动后才结束的事,完全地直播给了社会。

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再看那段的录像。也包括江之岛盾子。不过,那是她早就已经,品尝过那样的绝望了。

顺便一提,战刃骸事前对此计划毫不知情。但是在看到盾子事发时的笑脸,她心里也就明白了。

每个人,包括被侥幸救出的舞园自己,都知道……

这个全社会直播的实况内容,到底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怎么,可能……”舞园脸色铁青,身体颤抖着跪坐在地上,困难地呼吸着。

“……是的,舞园同学。早就在我们要把自己关起来以前……”

“……啊,啊哈哈,啊哈哈哈……那,那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奋斗的啊……”

“舞园同学,你的奋斗一直都有价值跟意义,你只不过把它们都忘了而已。在建造这座把我们关起来的校舍的时候,你就已经接受了……”

“……不,我,我是说……我居然,我居然为了这样的,早就不存在了的归宿,想要,想要去杀了,桑田同学……”

走廊里一片骚动,但最受打击的当然是桑田本人。

“什,什么……怎,怎么可能,开,开玩笑的吧,舞园同学……”

“……不,对不起,但是,是真的。”

“……怎,怎么会……那,那刚才所说的‘表白’,难道也是指……?”

“……是的。对不起,桑田同学……”

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桑田跌坐在地上,过了一会才慢悠悠地问:“为,为什么……?我明白舞园你大概是很想出去,但为啥选了我?”

“……还记得,你之前对我说的吗。你说,想要成为音乐人……那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啊!你根本不知道,这背后到底……”舞园的嘴唇颤抖着,泫然欲泪,但还是咬了咬牙说了下去,“我,我最讨厌你这种轻浮的人了……所以……”

“…………是,是这样吗,抱歉,确实是我不好……”桑田挠了挠头,苦恼地说。

“舞园同学,要回房间休息一下吗……?现在时间也很晚了,不如我们……”

“不行,”接话的是十神,“现在我们可是要从这里出去。外面的环境我们可是一无所知,说不定跟这女人一伙的人会趁着晚上还有门开着的时候冲进来把我们都杀了。在那之前,越早了解所有情报越能存活下去。外面按照你们所说已经是完全瘫痪了,苗木你要带舞园回房间可以,但是我们要继续听下去。听不到相关情报的人我也没兴趣去管他,反正也绝对,无法在外面那样的环境中生活下去,不如趁早放弃掉。”

“十神同学!这种说法也未免太过偏激了!我们可是同学!同学间就应该互相帮助!仅仅因为疲累而没听完所有情报就应该放弃什么的,绝对不是……”

“哦那就是你要去负责吗石丸?我事先说明,现在是深夜,关于我们被播放到外界的直播中断了这件事,最迟也该在中午就会被察觉到。就是说在那之前,我们要拟定好往哪里行进的计划,尽可能地带上能用的一切物资,把能拆的武器拆卸下来,再分配运输事宜。苗木说你身为班长,你不会告诉我你打算放弃这么多需要人手的工作,去陪一个仅仅因为这么点事就得回房休息的女人讲情报吗?”

“十神同学!这么说也太——”

“不要忘了那张DVD!即使我还没恢复记忆,我也知道,十神财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里有谁不是……失去了一切只剩下眼前这些人的!给我想清楚了舞园……这里不是只有你一个才那么特殊!”

走廊一片寂静。

无论谁都知道,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能够成为自己归宿的一切,说不定都已经消失无踪了。

苗木更是清楚得很。自己的家人,早就已经“下落不明”了。因为曾经只记得2年前的记忆,所以那些入学以前的日子,那些跟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更加的清晰,想起时更加的痛彻心扉。

所以,才需要珍惜现在的一切。珍惜眼前的这14个彼此拥有着足以同生共死的友谊的挚友。

“……我没事。请继续说吧。”

舞园的脸色依然十分苍白,但眼神坚定了不少,似乎叙述着跟苗木一样的决心。

“那我说下去了。”

有几只手温柔地拍了拍舞园的背,等舞园转过头时已经不知道都有谁了。但是看到的大家都用悲伤而又温柔的表情对着舞园点了点头,连桑田也是如此。

“多谢……”舞园轻声说出的话,被战刃接下来的解说盖了过去。

“演唱会事件以后的第二天,第二个事件发生了。那就是……预备学科的,2350多人的……集体自杀事件。他们在前一晚犯下了性质十分恶劣的事件,然后在希望之峰学园里面,集体自杀了。”

这话听得全部人都一个战栗,但没人打断她的话。十神所说的情况危急性已经被充分地了解了。反正战刃的解说总会提到自己在意的部分的。

“顺便一提,那些人中,大部分也参与过演唱会事件。希望之峰学园的预备学科并不是只有本国的人,大概有两百来人都是移民家庭的人。这么一来,两个危害性极大的社会性事件在几乎同时发生了。

“盾子酱对我说了……”

呐,姐老是那么残念大概也听不懂吧。但是也想告诉你一下,让你也体验一下,要是这次计划成功的话,会引起多大的绝望哦,唔噗噗噗。

之所以特权阶级能这么活下去,也就是因为那些比他们更差的人能有一份糊口的工作,有3坪不到的房间就满足了,只会混吃等死。所以说呢,要怎么才能让他们也绝望呢……?

那就是,拔掉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哦。

这次的演唱会事件有着那么多人参与,足以让半个日本的警力忙得团团转都没办法短时间内解决掉。集体自杀事件对希望之峰学园引起无数的不满,特权阶级又需要事件得到妥善解决,他们自杀以前所犯下的罪,都会令暂时失去生活希望的人变多,而那些移民对这事件的不安以及抱怨都会成为潜藏进他们的国家的种子哦。

也就是~一个地区丧失了自己财产以及希望的人一瞬间地增多~一切司法机关都因为那2个事件,还有特权阶级为了安稳生活不要放过不法分子,令他们无暇他顾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动乱……哪怕一开始事件并不多,但是比起企业,袭击民居更为容易;只要并没有多少存款的阶级因为这件事令居住的地方没有了,很多企业又因为动乱而无法正常运作,而且司法机关没有余力定罪的时候……只需要数天,一个市……甚至于整个府都能陷入瘫痪状态。即使不需要事前的盾子酱的理念洗脑,家与工作都因为恶性事件而失去了,绝望了的人,都会迅速的增多。这就是从希望之峰学园开始的,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的开端……只有一个国家还不能算是全人类,但要是在其他地区也埋下了种子的话……无论对特权阶级的嫉妒,因为动乱而受到影响的经济失衡,甚至是那个国家本身就存在的历史问题……盾子酱没有对我说过那些地方她是怎么做的,我也没兴趣……这就是,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了。”

“原来如此,本来在极端情况下也难以发生的事情,只驱使了为数并不算多的人就将其实现了吗……江之岛盾子,真是个可怕的女人。那么,还有呢。”

“……是指?”

“目的啊,目的。为什么你们要做这种事。”

“……只是绝望而已。想要让整个世界都绝望。”

“这样的话,我们能投靠到绝望方去吗。”

“诶?!”

出乎意料的,说话的人是塞雷斯……不,在苗木的角度来看,是安广多惠子。但还是先称呼她为塞雷斯吧。

“塞雷斯同学……这是什么意思?”

“啊啦,不是很明确吗。按照战刃同学所说的,把世界颠覆成这个样子的人不正是你们吗,应该叫……”

“我们是……‘超高校级的绝望’,盾子酱是创始人,但并不是只有我们。”

“那,我们也成为‘超高校级的绝望’的一员的话,问题不是也解决了吗。能像这样操纵世界,想必也能一定程度上控制世界当前的局势吧。那么只要我们在获得这个权利以后,再向世界传播良好的影响不就行了吗?”

“……趁着局势的不安夺取政权这样的做法吗。确实,如果我们成为超高校级的绝望的一员的话,可以显示我们成为了同伴,同时也有了‘超高校级的绝望’可能拥有的权利……”

“……那是不行的。我们并不是什么暗中控制政权的组织,只是一些陷入绝望的人,单纯地,想要整个世界陷入失序的,混乱的,永远的绝望。而且,陷入绝望并不代表完全丧失理智与思维能力……不要怀疑我们没那种能力去察觉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吗……真是可惜呢……”

“那个……塞雷斯……啊不,安广多惠子殿……”山田一二三就这么叫了一下,没想到塞雷斯立刻回了头过来。

“不准叫我那名字!就叫我塞雷斯!”塞雷斯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十分狰狞,但很快就变成了笑着的表情,刚才吓人的姿态如同不曾发生过一般消失无踪,“那,有什么事呢。”

“……”山田被吓到了一下,然后才战战兢兢地说,“那个,塞雷斯缇雅殿……我想那种事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哦……”

“为什么呢?”

“呃……因为,会感觉像是女王一般的形象,感情上没办法接受……”

“……别傻了。”塞雷斯突然变得面无表情地说,“我才不会去想那种事呢,是吧苗木君~”说完这句话又对苗木笑了起来,依然笑得十分令人害怕。

“呃,是啊……”

“无聊的对话这就够了。战刃,虽然你这么说,但还是有办法挽回现在的形势的吧。”

“……”

“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像这样想要把我们放出去……还是说你真的想要让我们在外面全部死去吗。”

“十神同学……你的意思是?”

“说直白了就是,你应该知道什么可以让我们去的地方吧。不然我们出去后,也只会变成毫无目的地流浪然后死去的状态。”

“……我……我当时,只是想让大家不用再自相残杀了,按照你们现在的意愿把你们放出去……而已,并没有想那么多。外面的空气如你们闻到的那样,因为灾难而受到十分严重的污染,必须有四楼的空气净化机才能到这样的令人正常地生活的程度。盾子酱想必已经把它关掉或者毁坏了吧,现在这里即使有足够的食物也好,也难以支持下去。再继续校长当时的计划已经不可能了……”

“……就是说,我们即使从这里出去,也依然没有希望吗?”

不二咲的这句话令气氛立刻糟了下来。但是接下来战刃的话又令气氛活跃起来了。

“……但是。大概可以依靠的地方,应该也是有的。”

“那是?”好几个声音同时发问道。

“‘未来机关’。那是从希望之峰学园毕业的人在社会动乱后,自发成立的以传播希望消灭绝望为目的的组织。‘超高校级的绝望’一直想要歼灭他们,但因为里面几乎汇集了希望之峰学园75年以来所培育出的现在还活着的人才,再加上现在秩序已经基本崩溃了,大部分真正的盾子酱的狂信者已经没了,剩下的大多都是仅仅只是绝望了并没有觉悟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其覆灭的。”

“就是说……我们可以去找那个‘未来机关’是吗。”

“……应该是。不然,我也没有办法。”

“……哼。反正那个女人把我们的事拿去直播,那个未来机关的人肯定会关注的吧,毕竟是同一个学院出来的‘人类的希望’……哼,有意思,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有敌袭也说不定会有人来接应我们吗。那么,你还知道别的吗,例如说外面的人会怎么对待我们,现在江之岛盾子在什么地方,食物是通过什么途径运输进来的。把对我们有利的情报都尽可能说出来。”

“外面的人到底如何我也并不清楚。盾子酱的话,现在应该是在4楼的情报处理室吧,那是个所有摄像头的监控室,可以用于控制黑白熊,如果盾子酱正常地按照计划进行的话,应该就是把我关在黑屋里后,再让我在那里兼任监视以及挑动你们杀人情绪的工作吧。现在想要去应该不可能,那么多黑白熊我跟大神在一起也没有完全把握能突破进去……”

“我也没有想过要捉到那个女人,就你描述的所说,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会做出怎样的行动都是未知数,再加上那堆可怕的黑白熊存在……强行突破毫无益处。即使真的捉到她,就你所说的‘绝望’而言,也不会对我们的行动有任何助益。还有其他的吗。”

“……应该有办法恢复大家的记忆。”

“诶!?”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二楼男厕有一个秘密房间,那里应该有松田夜助的研究资料。大家都是因为那些资料中的技术而失去记忆的,只要有那个就可以做出来让苗木君恢复记忆的那个东西。”

“不过,通往二楼的楼梯不是被封锁住了吗,这样的话我们怎么上去呢。”石丸有点困惑地说道。

“强行破坏。大门外有具重机枪,从连接方式来看应该不难拆卸下来。门外的那些尸体也是被那具机枪打死的。也有一些应该是自杀的尸体,但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从进来以后只说过一句话的雾切终于说了自己在外面的见闻。

“不,不过这样的话,不是会损坏学校的设施……”

“哼,真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变通的人。”十神说完就完全不管石丸了,继续对战刃说道,“总之从你这话看来,这个学校还有不少可以探索的地方……那看来一个晚上跟早上的时间就离开这里应该不可能了。既然如此,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把一些不优先控制住就会对我们不利的东西先准备好,再轮流换班监视门口吧。”

“那个,需要控制的东西是……?”

“大和田,大神,叶隐,战刃,你们四个一组去把一楼以及门外的武器都拆下来,黑白熊分配给我们的工具套装应该可以用,拆完以后去把江之岛封锁住的地方都拆开;至于拆卸后的武器放在那里我一会再安排。完成以后战刃以外的可以去休息一会,没问题吧。”

“吾没有问题。”

“我也没问题。”

“我,我应该也行……只,只是武器好像会好重啊……”

“……明白。等二楼的通道打开我会去找资料的。”

“朝日奈,雾切,桑田,塞雷斯你们先去把监视器尽量拆下来,不行的话就毁坏掉,然后桑田回到门口来准备看守,其他三个陪同战刃去二楼,帮她配制恢复记忆用的物件,可以吗。”

“没有问题。”

“啊,只是砸坏东西的话我应该很在行。”

“没问题哟。”

“嗯我会加油的!不过说起来,大概需要多久呢……?”

“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也要到早上才能完成。我当佣兵时已经习惯了,到时你们轮流休息吧。”

“……哼。那么,其他所有人,把你们的钥匙交给石丸,石丸你带人去把一楼所有可用的物资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后再准备容器来装好,人员你自己分配。”

“是!交给我吧!”

“事先声明,现在可是非常情况,可不能再睡在房间里,已经完成了自己任务且不用看守的人,就睡在食堂里。那么,关于在这里看守的人员……有哪个女生对针线活比较擅长的,如果没有找到现成的包裹等容器的话,需要有会的女生用针线盒来缝制。”

“那个,如果是针线活的话,我应该比较擅长。”

“哈哈哈!可惜!虽然我会剪剪剪剪但是对针线活可是一窍不通!”

“没人问你!”十神一脸厌恶的表情斥责了灭族者翔,“那么……除了舞园以外,没有人会了吗。那么舞园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因为是半夜时分,敌袭的可能非常的低。现在是晚上12点,一开始2个小时这里由我,山田来看守,之后2个小时就由苗木跟不二咲来看守,再2个小时由大和田,腐川……不,灭族者翔来,之后早上就由大神,叶隐跟石丸来看守,但是到时说不定已经可以恢复记忆了,那样的话到时听我的指挥。至于去通知时间的问题,就让看守的其中一个人看着电子学生手册的时间去通知之后要值班的人,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刻跑去叫醒在食堂休息的大神。如果战刃那方面好了的话,桑田你来叫醒我。都明白了吧,有没有人有异议。”

“不要——!人家要跟着白夜大人看守!”

十神连看都没看灭族者翔一眼。

“呜哇,是放置play吗~既然是这样的话,人家就老实地遵从白夜大人的意思啦~”虽然被这么对待了,但灭族者翔依然笑眯眯地看着十神。

“三点到四点的人只用苗木君以及不二咲同学可以吗,感觉稍微有点弱。不如就让我先为休息,然后到了3点就下来值班后再上去。”雾切如此建议道。

“战刃,配制需要那么多人吗。”

“应该不需要,只是配制以前我可能比较需要雾切同学跟塞雷斯同学帮忙。”

“那么,朝日奈你休息后就过来值班,然后就去继续去帮战刃。可以吗。”

“嗯应该没问题,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挺自信的。但是,要先拿个甜甜圈再说!”

“那些随便你。还有其他人有问题吗。没问题的话,负责拆除武器跟监视器的人跟着石丸去男生的房间拿工具套装。那么,都给我动起来!”

十神一声令下,得到了明确指示的大家全都跑了起来,不一会大厅就只剩下十神跟山田两个了。

“山田,你先看守着,我马上回来。”

“诶?!十神白夜殿……!呜哇,只剩下我一个了,外面不要来人不要来人……”

“喂,苗木!”十神跑着叫住了正在跟去大厅的苗木。

“嗯?十神同学?”

“我问你!我在过去2年都那么纵容着那个疯女人吗!”

“呃,嗯,虽然……”

“没想到我在这学院的时候居然变得那么懦弱!”没等苗木说完十神就自话自说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那个女的是杀人鬼的时候我就应该把她逮捕起来扔出去的——!哼,真不明白我那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哼,我走了,苗木。”

十神恶声恶气地说完以后就回去了,根本没等苗木的回应。

“……啊,啊哈哈。”苗木苦笑了一下,开始跑去食堂。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