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冥魂降灵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冥魂降灵录》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燐月之夜小说

冥魂降灵录

作者:燐月之夜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居住在日本京都的中国留学生陈冬音意外获得了能看见游荡灵魂并赋予其实体的“冥眼”之后,他终于结束了他所厌烦的日常生活。“从现在开始,你算是半只脚踏进冥界了,你将会不停地面对各式各样的死亡……”久子姐微笑着说道。冬音犹豫了,但手却接过了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我家你自然就清楚了。”

        久子打开门的一瞬间,冬音的耳畔忽然回响起这句话来,然而现实是,他看到房间的时候,原本就混乱的大脑一下子成了一团浆糊。

        这间公寓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一间堆满了东西的仓库,除了一张床以及从门口延伸到厕所、厨房和阳台入口的小小的通道外,其他空间都被大大小小的纸箱、塑料箱和其他生活用品占满了。冬音双目圆睁,不敢相信这是眼前这位衣着华丽端庄的女生的住所。

        “有点小乱……真是抱歉啦,你坐在床上就好吧,我去给你倒杯茶。”久子红着脸说道,似乎是察觉到冬音对自己住所的无比惊讶,感到有些羞耻,“毕竟这里我不打算常住嘛嘿嘿嘿……”

        “那个,不用麻烦了,久子……姐(ね),我只想知道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冬音严肃地说道,“以及如何阻止她继续杀人。”

        “就是你说的灵魂呀,透过冥眼所窥见的另一个世界的居民。”久子在厨房边拿出杯子和瓶装绿茶 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冥眼……另一个世界……”

        “来,请慢用。”久子将一杯绿茶递给冬音,然后自己便挨着冬音坐了下来,这一坐让冬音更加心神不宁了。

        “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我家就这么让你不舒服吗?”似乎想观察冬音的表情,久子挨得更近了。

        “不是那个问题……久子姐你有点,离得太近了。”冬音把头扭开不让自己的脸被久子看见,“冥眼是什么?”

        “当一个人曾经长久地接触死亡,并且对死亡有着一定的理解时,双目便可捕捉游荡于现界的灵体,而游荡灵魂本应归于冥界,因此,能看见现界不可见的灵魂,谓之冥眼,根据瞳色不同,冥眼所具有的能力也有差别,你的眼睛称为‘真实之灰’,可以在看到灵体的基础上赋予其临时的实体,当然一般人还是看不见的,打个比方,那家伙站在马路上,你盯着那家伙,然后一辆汽车把它碾了过去,它就得回冥界了;还有一点就是没有灵体时,冥眼是不会发动的”

         “实体,难怪弹簧刀能……那个黑影,也就是游荡的灵魂咯?可要是这样,两个世界应该是互不干扰的,她为什么可以杀死现界的人?”

        久子呷了一口绿茶,表情凝重地说:“那个东西,不算灵魂。它是生与死的夹缝中的产物,禁忌之兽Torutas(多鲁塔司),是一种可以无视生死戒律,不断吞噬现界生者之灵魂,企图将所有世界揉成一团的异兽。”

        “异兽?可那个黑影明明看起来像个女孩子,也能说话啊,虽然吞噬灵魂是真的……”

        “那是因为那东西在诞生之前被冥界的一个灵魂包裹了,因此它会保有人类灵魂的所有特征。”

         久子站起身来,开始从那堆大大小小的箱子里翻找什么。

        “按照常理,多鲁塔司之树应该在冥界被牢牢锁住才对,诞生出这种Torutas,需要一个对现界人生怀有某种执念的灵魂在多鲁塔司之树汲取养分时被其树根缠绕吸收才有可能,而普通灵魂想站在多鲁塔司之树外围一千米都难,一定是冥界出什么事了,啊!找到了!”

        久子一脸兴奋地朝冬音招手,冬音则一脸迷茫地探过身去,看到是一把刀之类的东西。

        “这个你先带在身上吧,那只Torutas应该盯上你了,虽然你什么也不会,但那东西惧怕这把胁差,到时你象征性地挥两下吓跑它就行了。”

        冬音接过胁差,仔细地端详起来,檀木剑鞘上镌刻着奇特花纹。抽出刀,刀身上也有不规则的裂纹状痕迹,但是冬音很快把刀收了回去,还给久子。因为抽出刀的瞬间,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把刀,一定很名贵吧,我脑子比较糊涂,要是弄丢了……”

        “不是这回事吧?”

         久子死死地盯着冬音的眼睛,冬音一下子怔住了。

        “奇怪的不适感,对吧?”久子叹了口气,把胁差收了回去,“ok,最后的侥幸也没了,你真的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国少年了,这件事的说明就到此为止吧,你无法阻止它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不会让那家伙弄死你的,放心吧。”

        “是这样……”冬音有些失落,却又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话说回来,久子姐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来着的?我觉得我日语应该没什么口音啊。”

        “快跑啊!(中国语)”说完久子坐在地上噗嗤地笑了起来,冬音一下子就明白了,旋即又红了脸,久子看着冬音这副表情,笑得更开心了,“我中文说得还行吧?”

        “我真的叫那么大声啊……好尴尬啊。”

        “哟西!”久子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然后一脚踢开挡路的箱子,“算是不讲道理地把你拉来我家的补偿,午餐我请了!”

        冬音看了一下手机,11点27分,接近放学了,这时他猛地想起小郁已经离开自己快三个小时了,再拖下去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久子姐,我想回学校吃饭,抱歉……”

        “诶?这个点专门跑到学校吃饭?你有女朋友吗?”久子好奇地眨了眨眼。

        “是妹妹啦……”

        “郁酱?要不要一起吃饭?”美由子热情地邀请小郁。

        “对不起呐美由,我和哥哥一起……”小郁尽力地用正常的语气和朋友说道,插在口袋里的手不停颤抖着。

        “没事吧?郁酱?你脸色有点不对劲啊,还在冒冷汗,是不是生病了?”美由子担心地把手伸到小郁的额头上,即将接触的时候小郁却又把头移开。

        “他们又来了……已经……极限了,啊……”

        “小郁!!!”冬音飞奔到小郁跟前,一把将她揽到怀里。着实把美由子吓了一跳。小郁把脸贴到冬音胸前,嚎啕大哭。

       “没事了……我在这呢。”冬音像哄小孩一样轻轻地拍着小郁的后背,看到美由子很惊讶的样子,有些难为情的说:“对不起,吓到你了吧?小郁她,从小就这样粘着我……”

        这是谎话,也是事实。

       “嗯,我知道小郁她每次下课就去找你,只是没想到你们感情这么好……啊哈哈……”

       “你去哪了啊?教室里也找不到你,害我被美由看到那副样子,要害羞死了。”小郁嘟着嘴说道。

       “没去哪,一个上午被困在派出所里。”冬音有些心虚地说,“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因为我多管闲事没考虑到你,对不起呐……”

        “唉,会找借口道歉的估计全世界就你一个了。”小郁神色忧郁地说道,“我老是拖累你……”

        “哪有,咱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看看这个”冬音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海报,是高中部动漫社为了学园祭准备的宣传海报,“下午我们这边要搞事情,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诶,你还没有退社啊?说好的退宅呢?”

        “我是退宅了,但社团老哥有趣啊,下午带你去玩cos,化妆和服装不用担心,你长的这么可爱,他们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嘿嘿嘿。”

        “你闭嘴呐!(*/∇\*)”小郁往冬音身上一顿乱锤,冬音则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看到小郁活蹦乱跳的样子,对冬音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松下泽,十七岁,双海中学高三学生,父母在东京工作,现在和奶奶一起生活,放学后在智乃酒店打工来着。”安野简明扼要地阐述巷子里的死亡学生的基本信息。

        “果然和酒店有关,然后呢,安野君?性格什么之类的?”和贵看着今天死去的两个人的照片,男学生和半个月前的五人一样表情平静,而酒店经理则是一副痛苦的死相,这一区别让和贵很在意。

        “在校成绩一般,表现也一般,长相也一般,性格温和,但有点不合群,这些都算正常,有一点很奇怪的是根据他的老师们说,松下君生活规律得有些过分,每天几乎同一个时间到校离校,精确到秒的那种,甚至连说的话也大同小异,不管别人跟他说什么话,就那种,答非所问,像个机器人。”

        “强迫症还是什么别的精神病症?”

        “这也不太像啊,不过他的同学们都说似乎是有一天,他突然就变成那样子了。”

        安野的描述让和贵再次想起绫音,即使当时的自己对什么事情都麻木不仁,妹妹每天重复的动作和话语显然要比和贵显得不正常多了。

         “不清楚,那帮法医说了猝死八九不离十,该死的。”安野粗暴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先前死掉那五个,三个是大学生打工的,两个女的是酒店的常客,都跟那破酒店有关,又没办法证明出他们的死跟谁有关。”

        “和贵警官!大发现!”辅警把一包东西甩到和贵面前,兴奋地说,“**,在那个经理的宿舍里发现的。”

        少女黑影站在酒店门口,似乎正等待着什么。原本打算解除警戒线的警方由于经理的死亡,只能再拉起半个月,听说社长已经不耐烦了要在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澄清自己。

        “喂,你在等我吗?”久子出现在黑影的背后,猛地抽出藏在和服里的胁差划向黑影,而黑影立刻化作黑雾,恰好躲过久子的锋刃。

        “切,连在现界都能虚化了,看来你吃的蛮多的嘛。”久子用发动的冥眼环视周围,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只要冥眼还发动着,就证明周围一定有游荡灵体的存在。

        “我的准备工作可不是白做的,【束缚降灵——白无常】!”

        久子激活左手掌心的降灵之环,环里显现的刻印和久子几天前在各个角落布下的刻印发生共鸣,很快久子便接收到有东西被捕捉的信息。

       “抓到你了。”

        久子朝着信息的发生地飞奔过去,地点竟然是早上男学生死亡的小巷子,久子仔细地查看巷子的每个分叉口,却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来啦,多管闲事的降灵者。”

        剑光一闪,久子迅速转身架起胁差,勉强地防住了奇袭,往后退了几步,一眼扫过前方,是一名手持太刀的兜帽男子。

        “冥眼没有消失,也就是说,你是死人吗?”久子握紧了手中的胁差,“冥界使徒……”

        “咳哈哈哈哈哈哈!冥界使徒!不,是冥界死徒!”男子狂笑着冲向久子,挥动太刀对久子发起猛烈的斩击,久子每次招架都像是被几百公斤重的锤子砸中一样,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无奈久子只能由招架反击改成闪避招架。

        “怎么啦怎么啦?你的冥铠呢,区区肉体怎么可能与我抗衡?”男子一招环形斩击让久子无处可躲,只能招架,剑刃碰撞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把久子击飞到墙壁上。

        “唔……”久子艰难地站起来,擦去嘴角渗出的血,怒视男子,“混蛋,你们冥界怎么回事,现界是你们能随便乱跑的地方吗,还有Torutas在现界存在意味着什么难道你们不清楚吗,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