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漆黑都市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漆黑都市异闻录 》精彩章节目录_院长·Z小说在线阅读

漆黑都市异闻录

作者:院长·Z分类:都市小说类型:热血

名为“J”的男子,在这个聚集了超越人类存在的都市中失去了记忆。失去记忆的同时,那映照着真实的左眼也失去了作用。不过J坦然的接受了一切,并在都市中成立了一家侦探事务所,虽然入不敷出,但所幸有店长的支援,因此还能勉强为生,结果在某次事件中,J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apter / 6 终末得序曲

周围的火焰被无情的切裂成碎片,金色与红色混杂在一起,不断交织变换,宛如浮动不定的波浪,这是从我左眼迸出的火焰之鸟所拥有的美妙色彩。

紫色的巨蟒悄无声息的被金色光辉吞噬,温和而清脆的叫声从金红色的炎之鸟口中扩散开来,即便是妖艳的魔王,也只能一脸惊讶的看着突如其来的变化。炎之鸟没有放过这一瞬间的空档,挥舞着翅膀,以无比优雅的姿态向魔王急速俯冲,原本展开的翅膀也因此收缩在身体两侧,宛如利箭,在下一个瞬间,贯穿了魔王的身体。

巨大力量相互撞击的能量开始向外扩散,水凝土构成的空间慢慢扭曲,有些地方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能量而崩裂,碎石则在能量的暴风中四处飞散,无奈的宣泄着被迫施加于身的巨大力量。

“炎之鸟!你封印着炎之鸟?孤竟然没有认出你,你这个窃贼……!”

身形开始涣散的炎之女王,用仅存的力量发泄着自身的不满。

可是我根本无暇顾及她的牢骚。此时,某种异样的感情正支配着我的身体,烧灼感和痛感相乘,冲击着我最脆弱的神经,令我意外的是,这种传递给头脑的警示信号,让我产生了无比的**,我一度希望让这种痛苦的感觉来得更猛烈。

难道这才是原本的我?这向往痛苦与破灭的别扭家伙才是真正的我?

就在我意外原来自己是个被虐待狂的时候,我的嘴竟然自顾自的咏唱着从没有听过的语言,即便我再迟钝,也能感觉到,巨大的魔力正凝聚在我的手上。

原本还在空间中央展翅的炎之鸟,在我咏唱之后,身躯渐渐稀薄,化成丝一般的物质绵绵不断的向我的双手凝聚,用魔力构成的火焰之剑,展现在我的面前。

剑并不拥有实体,它不过是依附在我手上的魔力而已,剑身飘忽不定的样子给人一种靠不住的奇妙违和感。

“女王啊,回归地底吧,我是不会把『獸』还给你们的。”

喂喂,嘴巴怎么排除了主人的意见,自己就发表了莫名其妙的发言。

“小鬼,孤还会回到地面上的,来夺回属于我们魔王的『獸』——”

根本不留情面,仅仅是一斩!炎之女王与她所控制的冥界之火,全都被斩击所产生的火焰漩涡所吞噬,最终消失在这冰冷的空间中。然而杀意却没有削减,原本丁点的意念如今积淀起来,越发深厚。如果我现在不是身处这无人的房间,而是在繁华的街道中的话,相信此时那条倒霉的街道早已是人间炼狱,血海一片了。

就在我庆幸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里并非完全的无人状态,森罗和被晶体包围的少女,正**裸的暴露在我的杀意之中。虽然被召唤的魔王已经回归大地,但是巨大的魔法阵仍然在运作,耸立在魔法阵边缘的看不到墙壁仍然存在,这道墙壁显然是作为强力结界支撑着整个房间,否则在刚刚消灭魔王的一击之下,整个房间早就应该被火焰摧毁。

如此推测,在魔法阵之外的森罗应该是安全的。我的躯体显然也了解到这个情况,于是毫不犹豫地向那散发着耀眼光满的湛蓝色水晶走去。

手中的火焰之剑,没有丝毫的怜悯,金色的火焰寂静的燃烧着,手臂无视我的抗议慢慢抬起直到极限。刹那,我选择了逃避,我下意识的想要闭上眼睛,可惜右眼同样把我的意愿扔到了下水道里,死死的盯着那水晶中的少女。

“没想到我的眼睛比我还色……”心里苦笑不已,同时也想起了某样道具,“店长,你这家伙不会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吧?”

左眼的痛感没有丝毫的衰减,金色的火焰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虽然我是唯物主义的支持者,但如今却不得不利用自己的意识来改变一些情况。

让心思变得细密,把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在左手上,只要让这只手听话就好。自己在脑海中不断地冥想着手臂行动的图像,努力了大概10秒,但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个恶癖大叔每次在我离开店子时对我说的那句话“GOOD LUCK”就好像锁一样,封闭了在我意识深处的某扇叫做“涣散”的大门。

“算是被你救了一次。”

恢复了左手的支配权后,我从灰色风衣左边的口袋里,拿出那个勾勒着银色六芒星法阵的黑色眼罩,就在碰触它的一瞬,勾勒其上的银色魔法阵仿佛拥有了意识,突然从二次元的平面世界脱逃而出,宛如全息影像一样,投影在三次元的时空。

文字配合六芒星缓慢的运转着,拥有着魔法阵的眼罩,散发着金色火焰的左眼,两者宛如即将互相咬合的齿轮一般,拼命的挥洒着最后的单身时光。

两者咬合的瞬间,我的身体就好像被抽干了一样爆发出无上的脱力感,一种想要放弃一切的倦怠感席卷而来,仅存的气力根本无法反抗地球的重力,即便不愿意,身体还是无奈的向前倾倒。而手上还未散尽的魔力虽然正如蒸汽般缓缓蒸发,但因为聚集的魔力实在过于巨大,因此它仍然维持的剑的形状,伴随着我的倒下,一同向前斩了下去。

破碎的声响让我的神经重新恢复了活力,炎之剑的最后一击的虽然没有劈开晶体,但是在这巨大的魔力冲击下,湛蓝色的水晶产生了横贯上下的裂痕。

水晶崩裂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碎片像是雪花一样飞散在四周,被包裹其中的少女没有如我所想那样跌落在地,而是被柔和的光芒包裹,飘浮在空中。覆盖整个地板的血红色魔法阵也因为晶体的碎裂而失去了力量的源头,魔法障蔽所拥有的彩虹般的色彩慢慢衰减,当障蔽完全消失的那个瞬间,水凝土构建的无机空间回复了原本的死寂,只留下那个仍然被光芒保包围的奇妙少女。

“原本的骑士竟然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没办法,偶尔也要绅士一次。”

支撑起无力的躯体,用尽几乎所有的力气才说出上面的话语的自己,正无视已经到达极限的身体,扶着晶体的底座,缓慢的走进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存在。

大概是感应到了有人接近,光芒渐渐衰退,等我到达正下方的瞬间,维持着少女的飘浮于空中力量也消失殆尽。本能的伸出手臂想要接住掉落下来的少女,为确定掉落的位置而抬头确认的自己,在下一瞬间露出不得已的苦笑——

没任何的遮挡物,维持**状态的女孩,正因为重力而掉落在一个创造了“没有女人缘传说”的男人怀中。虽然是由魔力构成的火焰,但它仍然具有火焰的性质,少女的服装被火焰焚烧殆尽,那柔和的光芒相信就是保护少女本体的结界吧。突然之间,我反而觉得非常可惜,**毕竟不如朦胧的美更能挑逗男人那好色的本质。

“这样的刺激对心脏不好啊……”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手臂已经稳稳的接住了**的少女,此时身体已经没有力量支撑她下落所产生的属于地球的冲击,为了避免少女受伤,我只好把她拥在怀里,顺势倒下的同时翻转身体,让背部着地。

一直悬在半空的心也一同落地,紧张缓解的瞬间,名为“睡意”的魔王随之而来,把我拉入了黑暗的深渊。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正躺在事务所里的沙发上。

原本应当被切成两半的门如今却完好无损的守护者事务所的空间,被血弄污的地板也如同平常一样布满灰尘。身上的衬衫被汗水浸湿,头发也粘在一起,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梦?疑惑的同时,下意识的抚摸左眼,却发现那个本不该存在之物正压抑着左眼,黑色的眼罩,安然的覆盖着无能的左眼。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不过某些别的因素制止了我这种愚蠢的行动。

柔软的触感,正从头部传来,自己虽然躺在沙发上,但是头部却枕着柔软的东西。疑惑不已,却决定放弃无谓的猜测,干脆坐起来确认——

少女,披着原属于我的灰色风衣,在阳光中散发着温柔电波,一时间我只能呆坐在沙发上傻傻的凝视少女的睡脸。从窗户缝隙中遗漏的风,轻拂宛如烈火般的红色发丝,在风衣下微微飘扬的纯白色洋装的衣角,仿佛温暖了整个房间。

“天使造访,却忘了离开么,很伤脑筋啊。”

我摆摆手,假装正经的说着不实的语言,同时也明白让我枕在自己的腿上的少女,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如今终于能安心的睡在这里,所意味的意义。

大概是被我的说话扰乱的梦的思绪,少女也慢慢睁开眼。意识到我醒了之后,她直率的注视着我,而我自然也没有逃避这视线义务,所以最终演变成了两人互相凝视,但又没有温馨氛围的诡异场面。

打断这种莫名其妙情况的是少女肚子的鸣叫,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雅之举,她急忙低下头捂住肚子,想要制止肚子发出的抗议。

“饿了就要吃饭,不必掩饰自然的生理反应,话说我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例如是谁把我带回这里,我睡了多久之类的,能否请你告诉我呢?”

“你睡了两天,带你回来的当然是我。”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回答我的问题并非眼前的少女,而是那个让我想要修理一顿的恶癖大叔。

“店长,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我可是救了你,要不是我把你带回来,说不定你现在正和九夜同床共枕呢,虽然事情发展成那样也不错。”

无视我的问题,反而向我讨要人情,这家伙一样那么不可爱,不过我也相当感谢他,正如店长所说,九夜这个变态真可能让事情变成既成事实,然后要挟我成为她的男友,我相信趁人之危这样的概念绝不会出现在九夜的头脑里,因为她根本就把这种行为当为了她的行动准则。

之后店长告诉了我是森罗把我们带回来,九夜把所有情况报告给警方,同时警方也撤销了对我杀害统计局调查员的通缉令的所有情况。

“你应该高兴才是,这个女孩子是鬼族的女王。你这个穷酸的家伙应该跪下来感谢女王的恩典才是。”店长自顾自的在那边说着这样的话,虽然早就感觉到森罗拯救的这个少女身份不一般,但是没想到居然是女王陛下,实在诚惶诚恐。

“所以说,她为什么在这里,鬼族的女王不应该屈尊于这个破旧的事务所吧。”

“这是她的个人意愿,那个鬼族小子已经劝说过了。表面上厌恶,实际上私下你应当暗爽不已吧,难得美少女决定和你一起生活。”

“看上去才十几岁的孩子,我怎么有兴趣……”

“鬼族的成长是很快的哦。”

说着意味深长的话,店长的脸上洋溢着邪恶到极致的笑容,果然刚才我强烈动摇的心理波动被他察觉了吗?

“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店子没人经营,很多顾客会伤心的。”

没有再对我说什么,挂着那让我恨不得痛扁他三次的夸张表情,店长终于离开了作为我最后一道防线,同时也是心灵绿洲的事务所。当然,在走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把更换地板和门板的账单交给我。

无力的坐在沙发上,然后才发现自己刚刚怠慢了这位灰与纯白相间的少女,于是起身想要做点吃的,却发现冰箱早就空空如也。结果只能决定去店长的店解决基本的生理需求。

走在路上,此时我已经穿回了自己的风衣,而少女则一直拉着我的袖子,她的身高比我想象的要高一点,差不多到了我的胸部,红色的头发扎成两个马尾辫分散在左右。

没想到即便面对十几岁的女性我也会怯场,一直想要开**流却总是找出一些无意义的理由来回绝自己的这一期望。结果倒是对方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那面玻璃。

“刚才那个大叔……很幽默,我……很喜欢。”

少女面无表情的说着,时断时续的话语,给人以情感被压抑的感觉。想起来,刚刚我和她真正意义上共处的时间中,少女的感情没有丝毫的起伏,脸上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无系”少女?

“没想到你的品味这么奇怪。”

“不过我……更喜欢你。”只不过是5秒的时差,我就已经被完全击败了,批评对方的品味,结果却被对方告白,那么批评少女品味怪岂不是间接批评自己是个怪人?“我……是鬼族的女王……莉莉娜,不过……现在只是个……恋爱中的少女……罢了。”

“……”一时之间,我竟然不知道如何答复。

“那……你叫什么?”

阳光从莉莉娜的背后照耀着这个宛如天使般少女,她的面庞,在那个瞬间,填满了我心底的空虚的洞穴,难道眼前的少女,这个名为莉莉娜的少女就是自己一直在找寻的答案?我无法肯定,但也无法否认。有着天使面孔的公主啊,既然你选择了我,那么我也要尽到骑士的责任吧?

于是,我第一次对她露出了微笑,然后摇摇头,让自己浪漫的因子回到阴暗的角落。

回归现实的自己无奈的耸耸肩,没有名字的自己,根本无法回应少女的期待。不过下个瞬间,某个图案突然浮现在脑海里,那是刻在我胸口的图案,是能够证明我身份的最后、也是唯一的线索——那个宛如字母“J”的刻印——如今正安然的沉睡着。

恶趣味突然发作,心底自我嘲笑,同时也了解如此苦恼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就这么决定吧,以这个异于常人的刻印作为我今后生存的证明吧。如此下定了决心,然后对着眼前的少女,毫无犹豫地说出了属于现在这个我的名字:

“我是J,漆黑都市的J。”

就这样,我和这个非人少女的奇妙故事,就此展开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