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看不见的犯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看不见的犯人》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晴小说

看不见的犯人

作者:君天晴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个是对爱不再怀有信任,内心空虚的外国女特工;一个是在复杂家庭里长大,奉行“我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原则的豪门千金。当豪门千金爱上女特工,她终于遇到这世上她最想得到却又总是因命运而失之交臂的珍贵爱情。两个不平凡的女人因命定的交织相爱相杀,最终将迎来怎样的一个结局?小说中第一女主角秦瑾君是个有心理疾病的富家千金,因为在破碎家庭长大,长期缺乏父母关爱导致性格扭曲,时常会做些疯狂或愚蠢的事,被卷入几个案件后秦瑾君对解决事件背后真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她遇上性格沉稳的外国负责收集情报拿去贩卖的女特工Amelia,两人之间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呢?敬请关注看不见的犯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91年一月初,C国枢景市某古旧四合院居住着一位年近五十的军长,他名为秦水天,此四合院住过数代秦家人,可称得上是秦家老宅。此时正值傍晚,秦家老宅热闹非凡,似乎在办宴会,附近十数米内依稀可听见从宅子里传出的欢声笑语。

中堂设了三桌宴席,在座的宾客有些身穿军装,极为威武;有的即便穿着便服也掩盖不住眉宇间军人的威严。在座的几乎都是三四十岁的壮年男子,席中唯一的少年落坐在中间那桌的正中位置,他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浓密的剑眉,深邃的双眸,英挺的鼻,薄薄的唇,白皙的皮肤,是个非常俊秀的男孩,然而他的表情深沉,与周围的喜庆显得格格不入。

少年左边坐着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男人,不苟言笑的国字脸上硬是挤出一丝笑容和同桌的宾客敬酒。

“老哥,你儿子好相貌啊!将来一定是人中龙凤!”坐在与少年相隔三个人的穿着军装的男人扯着大嗓门说道,他那张黝黑朴实的脸上有着几分酒后的红晕。

“过奖了。”秦水天摸了摸鬓角斑白的头发,朝旁边少年看了眼,欣慰地点头,随即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夜渐深,桌上已是杯盘狼藉,来宾陆陆续续离开。少年全程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尽管这宴席是为他而设的。离席后他独自往中堂后面的长廊走去,站到尽量远离喧嚣的僻静角落观看着院子里的盆栽,在昏暗灯光的照佛下只能隐约看清其轮廓,但已经足够让他心情平复。

“叔叔为你设的成人礼宴你不喜欢?”悦耳的声音传入耳中,少年回过神来寻声望去,一个穿着朴素容颜却绝美的少女款步向他走来。她留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脸上五官长得很精致,秀气的眉毛,猫一样迷人的大眼睛,琥珀色的眼瞳,高高的鼻梁,线条柔和的薄唇,瓜子脸,脖颈细长,皮肤白皙吹弹可破。

“太吵。”少年淡淡回道。

“到场的大多都是军人,难免说话大声。”少女露出甜甜一笑,站到少年身旁陪他一块观赏看不清轮廓的盆栽。

“没必要,十八并不是一个让人值得庆祝的数字。”少年声音依旧清冷,但话明显变多了。

“秦澄,你真是块木头,叔叔为你花尽心思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真为叔叔感到不值。”少女嘟起小嘴愤愤道。

名为秦澄的少年轻笑一声没回话。

“对了,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到白姨,她去哪了?”少女颇为疑惑。

“这些天回乡下了没回。”秦澄回答道。

“月容,你爸妈准备回去了,他们在中堂等你。”两人相谈甚欢,竟连秦水天站在近前也没有察觉分毫。

“好的叔叔。”华月容朝秦水天乖巧地点点头,回头跟秦澄道完别径直离开。

廊道上剩下父子俩相视而立,秦澄有着一米八二的高挑身材依然比秦水天矮上一些,尽管秦水天身子已经有些佝偻了。沉默片刻后秦水天终于开口了:“跟我来一趟书房,我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

顺着廊道走入里屋,两人进入书房,里面摆设很是简洁,房中央放着一张老旧的书桌,左右两边的墙上各有一个书柜,书桌正后方有一扇窗户,此时正打开着,晚间的寒风吹得窗子左摇右摆并发出无规律的噪音,甚是烦人。

秦水天上前伸手将窗户关上并锁好,然后拉开桌前老旧的木椅坐下。见秦水天落座,秦澄也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还是那副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的模样。

秦水天并不墨迹,他直入正题,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将书桌唯一一个上了锁的抽屉打开,把抽屉里的铁盒子拿出来放在桌上,继续在身上摸索出另一把钥匙,把铁盒打开。铁盒里有三个颜色相同的袋子,秦水天逐一瞧了瞧,确定以后把其中一个袋子拿出来交给秦澄。

秦澄心中错愕,脸上没表现出来,接过袋子直接打开,里面竟是一大沓钱!

“父亲,这是......”即便是他这张千年冰山脸再见到这么多钞票也有些不淡定了,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你母亲死前给你留下的遗产,你手上的只是其中的三分之一。按照你母亲的遗愿,你成年后可以得到三分之一,结婚后得到三分之一,最后的三分之一是在你孩子出生以后给你。”秦水天细细给他解释。

“我可以数一下吗?”秦澄看着袋子里的钱币,眼中露出少有的炽热。

“当然。”

足足过了十分钟秦澄才将袋子里的钱清点完毕,他双唇微颤,缓缓吐出两个字:“十万。”

秦水天闻言只是轻描淡写地点点头,在当时这笔钱可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时间不早了,回房休息吧。”秦水天见秦澄还呆愣着,出言提醒道。

拿着钱袋子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当晚秦澄一眼未眠。

第二天一早到了上学的点秦澄也未从房间出来,秦水天便去敲他的房门,敲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只好开门直接进去。然而进去后发现秦澄没在房里,整洁的书桌上放着一个鼓起的信封。

秦水天拿起信封打开来,里面装着一万元的钞票以及一封信:父亲,南方商机甚多,我去仲广市打拼一番,走了,勿念。

将信放回桌上,秦水天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眶,拿着装着钱的信封转身离开。

五年后,秦澄回到枢景市。时过境迁,他已经从刚成年的少年变成仲广市有名的傲煌集团的董事长。当他穿着笔挺西装站在秦水天跟前时只说了一句话:“父亲,我准备和月容结婚了。”

看着他黑眼圈浓重的双眼,还有略显憔悴的面容,秦水天竟是怒拍椅子旁边的茶几,茶杯顿时震落在地碎了一地,茶水都撒出来了,可秦澄依旧面色不改。

“你走时留给下的一万块还在,这些年寄过来的钱也原封不动,你通通拿回去,别耽误月容这么好的女孩。”秦水天咬牙切齿地说道。

“父亲,我会对她好的。”秦澄淡淡回道。

“那你是真心的吗?”秦水天把眼睛瞪得溜圆质问道。

秦澄沉默了,刚要开口却被秦水天制止了,他站起身走回房,把这些年秦澄寄给他的钱以及五年前那一万块用一个袋子装起来,走回去将袋子塞到秦澄手里。

可秦澄没有接袋子,表情竟有些羞愧,他慢慢低下头,叹了口气说道:“不够。请父亲相信我,我会对她好的。”

秦水天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

几天后,秦澄与华月容仓促完婚。婚礼结束后秦澄拿着他母亲另一份遗产和华月容一起连夜赶回了仲广市。

两年后,华月容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婴,秦澄独自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回到枢景市秦家老宅。秦水天满心欢喜地从秦澄手里接过女婴,抱在怀里的同时还对她做各种鬼脸,他做出的鬼脸不算滑稽,甚至可以说恐怖,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那样的温和。

“孩子起名了吗?”秦水天问秦澄,可视线没离开怀中女婴。

“还没。”秦澄淡淡回答。

秦水天缓缓点头,脸上表情没有过多变化,又问道:“月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秦澄沉默半晌,眼中似乎有泪水打转,这是他打记事起第一次流泪,声音略显颤抖地回答道:“离婚了,我没能留住她。”

秦水天长叹一声,默默看着怀中女婴。

“瑾君。”良久,秦水天嘴中吐出两个字。

秦澄一把抹去眼中泪,疑惑地看向座上头发已经花白的老父亲,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秦水天吸了吸鼻子,酝酿好情绪后给秦澄解释道:“瑾君,是你母亲的名字,以后这孩子就叫瑾君吧。”

“秦瑾君。”秦澄嘴中呢喃。

小坐片刻,秦澄抱着怀中秦瑾君,带走了最后一份遗产离开了枢景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