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年轻的剑士早早就当了父亲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年轻的剑士早早就当了父亲》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milou小说

年轻的剑士早早就当了父亲

作者:milou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封面侵删,学生党,新人处女作……这是一部关于剑与魔法的群剧像异世界小说。内容?当然是喜闻乐见的虐妹……咳咳!第一部分讲诉了一个年轻剑士和哑巴少女的故事。————————分割线————————维恩:洛伊奈,要跟我一起走吗?洛伊奈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总算是赶上了。”维恩望着门外正愈来愈大的雪,松了一口气,女孩依旧被他牵着手,此时她正四下观察,这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旅店,一层的餐厅里空荡荡的,正门的招待台后坐着一个臃肿的大叔。

      他们刚刚在外边不知道找了多少家旅店了,但无不例外的是,他们的大门口都挂着客满的牌子,在雪渐渐下大了他们才看到这家老旧的旅店,从外边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旅馆,要不是维恩路过时恰巧往里面望去,他们估计到现在还在外面淋雪呢。

      维恩在门口拍掉风衣上的落雪,洛伊奈刚刚被维恩罩在斗篷底下,所以身上倒是挺干净的,维恩这才松开洛伊奈的手。

      维恩环顾四周,就慢慢的走到柜台前,说:“两间单人房。”语毕,他扭头看向自己身后,女孩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女孩已经看了一圈,对周围全然没了半点兴趣,恢复成了一开始的状态。

     “啊,还是换一间双人房吧,两张床的那种就行。”就这样放着她感觉让人很不放心,维恩觉得还是有自己在旁边照顾着比较妥当。

      胖子撑着他那肥硕的脑袋,慢吞吞的掏出账本,不留痕迹的瞥了维恩的行装,开口问:“住多久?”

      “三个晚上。”

      “铜币18枚。”胖子说,然后头也不抬,开始在账本上写写记记。

      维恩皱了皱眉头,很明显他现在这个价格是被抬得太高了,这里一晚比帝都普通的旅店一个晚上还多了1枚铜币,但现在还是忍忍吧,有地方住就行了。

这样想着,维恩还是很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钱袋,结完账后,胖子从墙上取下一把钥匙抛给他,打着哈欠跟他说:“二楼最里边的206房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干那种事情的时候不要弄脏我的床。”

      “才不是啊。”维恩单手捏住那把钥匙,牵起女孩的手向楼上走去。

      胖子悄悄的盯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找到房间后,维恩发现这个旅店里边比外边看起来还要大一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走进房间逛了一圈,虽然这里的好多东西还是很老旧但是被人打理得很干净,这让他觉得这钱花出去还是有点回报了。

      “如何,感觉怎么样?”维恩转过身,只见女孩呆呆的站在门口,“进来啊,愣着干嘛?”维恩见状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女孩还在门口踌躇不定时,门板被人敲响了,因为声音就在女孩身后,一时间她被吓一跳,急忙跑进屋内。

       维恩向门口望去,是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女孩,

在她发现自己吓到客人时,赶忙道歉:“非常抱歉,先生,小姐。”

      维恩摆摆手,说:“没事。”

      服务员朝他们鞠了一躬,说:“我是本店的服务员,各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

      维恩看了看女孩一眼,她正悄悄的观察着门口的服务员,轻轻捏着衣服的袖口。

      维恩看向服务员:“额,那个……”

      服务员意识到了:“啊,那个,叫我艾丽卡就行,客人。”

      维恩笑了笑说:“那你也可以自己叫我维恩,这孩子是……洛伊奈。”其实他刚刚在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名字,要不然很容易被人怀疑。

他想看看女孩有没有什么反应,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她对于别人对自己的称呼也是漠不关心的,这让维恩有点小受伤,其实他觉得这个名字还挺不错的。

“那么艾丽卡小姐,总之能先麻烦你带着这孩子去洗洗吗?”

      维恩觉得女孩身上的污渍刚刚有简单的清理一下,艾丽卡应该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洛伊奈这种情况下想必也没法好好给自己洗澡,维恩自己又是男性,这种事情很不方便,在不刺激到她的状况下,让同为女性的艾丽卡帮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啊,当然,没问题。”艾丽卡红着脸,在她眼里维恩是多么的亮眼啊,看到对方对自己微笑时,她一瞬间还有些恍惚。

      其实维恩年纪也没那么大,他才21岁,但他已经没有男孩的幼稚了,他的身上带着一种成熟稳重的气质,温柔体贴大方,光凭这些他就能俘获很多年轻女孩的芳心。

      艾丽卡慢慢走进洛伊奈,她只比洛伊奈高了半个脑袋而已,面对面站着就像温柔的姐姐和……穿着诡异的妹妹。

      “洛伊奈小姐,那我带您去洗一下身子吧。”艾丽卡看出了洛伊奈现在情绪不太正常,故小心翼翼的说。

      沉默了半响,洛伊奈终于有反应,她伸出手轻轻抓住艾丽卡的衣角,维恩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做出回应他人的动作,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同时内心又有点嫉妒。

      艾丽卡冲洛伊奈笑了笑,然后她朝维恩点点头:“维恩先生,那我带洛伊奈小姐过去了。”她转身向门口,对洛伊奈说:“洛伊奈小姐,我们这边走。”

      洛伊奈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捏着艾丽卡的衣角,艾丽卡笑了笑,带着她出门了。维恩看着她们的背影直到她们离开,才关上门,然后回到屋里。

维恩需要暖暖身子,他先往房间的壁炉里添加柴火,不一会儿,房间里开始暖了起来。

然后维恩走到衣架旁,把风衣一类的外衣全脱下来,上身只剩下一件短袖,火光在他身上勾勒出坚硬的线条。

他在房间里的饮水池边汲了一盆子水,拧了一条毛巾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算清洁身体了,因为他几乎没带什么行李,要用的东西都塞在风衣的内袋里,他原本就没打算在这呆太久。

本来刚开始时,他只有一个人,所以他也懒得清洁身体,反正这是旧区,这里的男人大多都不太注意卫生的。

      他就这样直直的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行程,洛伊奈的出现,打乱了原本的计划,本来他是明天晚上前就能处理完所有的事情离开这个地方的,但现在多了个女孩要照顾,他怎么也没法忍心抛下她。

      他在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一个淡蓝色的圆球,用力捏碎,圆球碎片慢慢化作荧光消散在空气中,这样就标记好了,明天一早那家伙就会过来找我了吧,那个时候在安排接下来的计划好了。

可问题是洛伊奈……要不然等事情结束后,把她送到帝都的福利院去吧,自己在那里有熟人,这样也放心,总比把她独自一人留在这个地方的好。这么想着,他越来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他微微闭上眼睛,嘴角慢慢勾起不可言状的微笑。

      时间流逝,就在维恩即将进入梦乡之时,外边响起了敲门声,笃笃笃——

     “维恩先生,打扰了,我们进去了。”门口响起艾丽卡的声音,维恩清醒了过来,撑起身体坐在床上。

      喀喇一声,门被人从外边推来,看清楚门口的两个女孩,维恩不免得眼前一亮,“嗯,很漂亮啊。”

      只见洛伊奈站在门口,依然紧紧捏着艾丽卡的衣角,洗完澡后他发现,洛伊奈其实也是个美人胚子。

她的头发洗干净后柔顺的贴在皮肤上,眼睛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黯淡,现在感觉像是蒙着一层水雾,估计是洗太久。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这样一副柔弱的模样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她没有穿刚刚的那些男装,而是一件米色的呢绒睡裙,收腰设计描绘出她青涩的身材,裙底露出的双腿修长白皙。

只是她现在还太瘦,等吃好了身材丰满起来他敢说洛伊奈会是舞会上最漂亮的女孩。

      “这衣服是……”维恩很清楚,但他还是习惯性问了一句。

      艾丽卡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回答说:“这是我以前留下来的衣服,现在是穿不下了,我看洛伊奈小姐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就把旧衣服给她试试,没想到刚刚好呢。”

      维恩看向洛伊奈,只见她刚刚一直盯着自己,被发现后又赶忙低下脑袋,这让维恩觉得有些尴尬。

       “那个……维恩先生,容我问一句。”艾丽卡忽然开口说。

      维恩面向她,问:“怎么了?”

      “洛伊奈……她身上的伤应该不是您弄的吧。”艾丽卡小心的试探着。

      忘了这茬了,维恩开始懊恼,因为来的时候洛伊奈穿得很厚掩盖住了身体上的伤口,一路上他又一直关注着她的精神状态,结果就忽视了她的身体状态,他也就忘了洛伊奈遍布全身的伤痕了。

维恩急忙解释:“不是我弄的,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我就知道,维恩先生看上去就是个好人,您是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为刚才的言行向您道歉。”艾丽卡松了一口气又向他鞠了一躬。

      维恩忽然间觉得这孩子真是天真又好笑,调侃问:“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坏人呢?世界上有很多坏人是看不出来的。”

      “嘛这也只是我的一个小小推测。”艾丽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到她这副模样,维恩示意她说:“但说无妨。”

于是乎艾丽卡忽然间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改之前温柔礼貌的形象,变得十分认真,她说:“首先从您和小姐的相处中来看,您一直在尽力的关心和照顾她的想法和感受。”

维恩心想,这个女孩还有那么意想不到的一面啊。他举起手,艾丽卡停了下来,示意他问,维恩说:“但你没发觉只有我单方面在照顾,洛伊奈一直没有反应甚至有些畏惧我吗?我的关心很可能只是演给你们看的一出戏。”

       艾丽卡笑着摇摇头,说:“眼神不一样,您看向洛伊奈小姐的眼神是很温柔的,这是您看向我时所没有的。”

刚说完,艾丽卡似乎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脸扑通的涨红了,开始胡乱的挥手:“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然后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低下头捂着脸颊。

      “艾丽卡小姐。”维恩也不好意思地挠挠脸。

      “咳咳!”艾丽卡稳定好情绪,故意清了清嗓子,维恩示意她继续。

      “您在很多地方都有在下意识照顾她,您和她说话时习惯于和她在同一高度。”

      维恩想说这其实是模仿别人和孩子谈话的技巧,但是在听到他人拿这点称赞自己,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这让他有些飘飘然,所以他也不想说破,不过他发现这个女孩真的很细心。

      “不过这是一种谈话技巧,可能是您模仿或学习他人的,也有这种可能性。”艾丽卡接着补充,维恩心想着,自己真是丢人,人家是猜到了但没有说破而已,自己还在一旁沾沾自喜。

      “但只有这样还完全没法证明我是好是坏对吧。”

      “对,其实最主要我是在洛伊奈小姐刚开始穿的衣服上发现的。”说着,艾丽卡看向洛伊奈,对方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偷偷看着他们,艾丽卡朝她小幅度的挥挥手,洛伊奈迅速低下头。

      “衣服?”维恩回想起了那三个倒在雪地里的裸男。

      “首先是那三件衣服普遍比维恩先生的还要小,码数都不一样,还很新,绝对不可能是您以前穿剩下的,而且我观察了您的服饰,您应该是一个比较富裕的人吧,如果您要骗过我们,完全有能力为小姐买一套漂亮的衣服,那样才显得比较自然。”艾丽卡开始掰着手指和维恩一一列举。

      “第二,在我刚刚要给洛伊奈小姐脱衣服洗澡时发现,那些衣服很大,要正常穿的话绝对会露出肩膀的,而小姐身上的衣服穿得很有规律,一左一右一左,很明显就是为了防止小姐肩膀受冻故意这么做的,而且衣摆还塞进裤子里,袖口也有好好的卷起来。”

      “第三,我从衣服里还找到这个。”说着,艾丽卡掏出一枚金属圆币,递给他看,维恩接过去,上面是一只叼着骨头的乌鸦,下面写着731.11。

      “这是什么?”维恩问道。

      “这是沃特酒馆这个月新发放的兑酒币,只有三年以上的老顾客才有资格拿到这种东西,而今天是11月2号。”艾丽卡解释着。

“维恩先生您是旅行者吧,在旧区金发的人屈指可数,很明显这枚硬币应该不是您的吧,而是您从某个人或某一些人身上扒衣服下来的吧,而他们的口袋里除了这枚硬币还有一些零钱,但您都没有发现就给小姐穿上了,是因为小姐处在那种需要立刻穿上衣服的情况下对吗?”

艾丽卡在这里停了下来,她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伤害洛伊奈小姐的人和这些衣服的主人是同一个吧。”

      维恩服了,这个少女有着极为缜密的头脑,她能观察普通人难以观察到的地方,虽然她的推理有些地方还比较生疏,这也跟一个人的性格有关,她会选择先去相信一个人,再来寻找怀疑的点,但她现在就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天赋,若是加以培养,她能成为骑士团侦查处的一颗新星。

      “嗯,猜的没错。”在这里维恩并不想给艾丽卡表扬赞美之类的,因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更何况当事人也在场。

      “我把他们废了。”维恩轻轻的说,即是给艾丽卡听,但更多说给洛伊奈听。

      艾丽卡轻轻抱住站在一旁的洛伊奈,她没什么想法,也不是要安慰洛伊奈,只是突然想这么做罢了,洛伊奈身体绷得紧紧的,艾丽卡把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每个人都静静站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半响,只听见咕噜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此刻的宁静。

      因为现在没人说话,这个声音在房间里被放大了好几倍,艾丽卡和维恩都定住了,仿佛像是告诉他们刚刚那不是幻听,咕噜声再一次悠扬响起,两个人齐刷刷的看向洛伊奈,洛伊奈被看得很不舒服,缓缓地推开艾丽卡。

      “嗯……总之艾丽卡小姐,现在能不能为我们做几道菜?我们会付钱的。”维恩率先开口了。

      “……没问题的,客人。”

艾丽卡也反应过来,意味不明的看着洛伊奈,忽然她就扑向洛伊奈,艾丽卡这一次直接抱紧了洛伊奈,把脑袋埋在她的脖子上使劲的蹭啊蹭,吓得洛伊奈也使劲的挣扎,然后艾丽卡抱得更紧了,鼻子用力闻着洛伊奈身上淡淡的清香,洛伊奈被她吓得满身的鸡皮疙瘩。

感觉她开始缠着洛伊奈了,维恩看着她们俩,心想,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好不容易挣扎出来的洛伊奈,坐在地上喘着气,头发在打闹过程中被弄得有些凌乱,但看上去并没有害怕的样子,脸上是一种觉得无比麻烦的表情。

这是维恩第一次看到她除了害怕以外的情绪,艾丽卡,这个女孩是一个狼人啊,维恩心里对艾丽卡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艾丽卡则是一脸满足,但她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即便是打闹她也巧妙地避开了洛伊奈的伤口。

      “那么客人,请您稍等片刻。”艾丽卡对他们告辞走出房间。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过身对维恩说。

      “对了,有件事应该告诉您,可能您没发现,在您视线离开洛伊奈小姐的时候,洛伊奈小姐一直在偷偷瞄着您哦。”

      “诶,是这样吗?”维恩转向洛伊奈,对方急急忙忙低下头,不知所措的捏着裙角,见到她这副模样,维恩脸上泛起了笑容,伸手把洛伊奈的头发揉得更乱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