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灵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1日

《仙灵渡》精彩章节目录_掉线娃娃小说免费阅读

仙灵渡

作者:掉线娃娃分类:武侠小说类型:仙侠

人类,妖界,地府,洪荒之后所定,各界不得擅出各界,否则皆得承受天惩地罚之苦,没有人可以承受,大多人灰飞烟灭,极不容于世间,更不能扰乱世间秩序。她是一个神的遗孤,一念之差,便下得凡尘,却没想有人为她冒天惩地罚灰飞烟灭之劫舍夺蛇妖之躯,化为发簪陪她左右伴其一生。凡人的她杀了挚友,愧疚甘心受封,自愿沉睡,谁的设计,谁的相助。重新醒来,一切都成了梦,前尘封尽,往事不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今也已然飞升为神,却不是天神,她为地神,掌管地里万灵。

天帝下令,将绯月灵压在这里为神,绯月灵知道天帝独占九天,不想再有一个与忌白一样的神,仙品高天帝的神在天上高他一级。

绯月灵自幼便仰望忌白,他是绯月灵唯一一个觉得比仙还仙的仙,比神还神的神。

她忌白识于天上,可惜自沉睡,醒来世间便再也寻不到他的足迹。

那时天地大劫已去,太阳从黑暗中升起,换醒黑暗中沉睡的大地,大雨三天净化的大地,冲走了一切晦暗,带来了鲜亮的彩虹,将黑暗隐藏在光明之后,天地重整,仙界,杀戮血腥从来没有来过。

天上的云朵沸腾,喜鸟连报三天凤凰高鸣齐舞,布满梨花香甜的香味,沁人心脾。

  那时,绯月灵身上还没半点下界的浑浊之气,乃是天上一散仙,经常去忌白宫里,忌白很好,是天地间唯一的一个飞升为上品神的神仙。

第一次见忌白是帝君寿宴上,他一身白衣,脸上煞是冷清,也在宴会上。

众仙推杯换盏,唯忌白坐在不为所动,绯月灵向来爱热闹,不觉得想去闹一闹,皮了一番把一盏酒洒于忌白衣上,他也不恼。

他抬起来眼眸,眼里似有星辰浩荡,明月万里,他身上有一种清冷气质,但十分舒服。

她不自觉觉得忌白身上有熟悉气味。

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她那时每天都去他宫中,忌白也不管她任她如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她也百般不弃,死也找忌白玩闹找他打趣,随便消磨时光,天上仙人都深感佩服,绯月灵都锲而不舍。

后来忌白不再躲绯月灵,但绯月灵总觉得忌白看她眼里有些奇怪。

想是忌白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是他的未婚妻,所以见她法力低微还如此懵懂就觉得不配罢。

七万年前,天地大劫,神魔大战众神凋零,忌白父母与绯月灵的父母为战友也为挚友,并肩作战,忌白年少而绯月灵年幼,但那时绯月灵还不知道,忌白却是知道的。

而今,忌白已然不在了。

柒暗刹同她说,忌白是应了天劫,为一个女子,凡尘的,忌白下了凡尘,她在沉睡时,已经泯灭,魂消魄散。

想起来还是有几份伤情的,与他同在天上数百年,不过一觉醒来人便烟消云散了。

刚听地仙说时,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忌白那个高尚冷清的心如石头坚硬的神,竟然会为了一个凡尘女子下凡

她也曾多次去往过人界,人界的确繁华,自女娲造出人来,那些人繁衍速度极快,很是聪明,会制造懂哲理。

百年前,在柒暗刹的帮助下,她也投于凡体,也算是体会了人间百般滋味。

但是她前事不记,询问过柒暗刹说:“神仙投于凡体本来就有违常理,凡人的载体,根本受不住仙体,所以投胎时,才让绯月灵弃了仙体,现在回归仙体,自然会有些记忆消失,也属正常。”

想也是,她也便没再问了

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心里暗暗对天帝不满,一道天旨下来便让她守在,这昏暗的地府里,想去忌白宫中看看都不成。

这广大无边的彼岸一棵曼珠沙华都没有。

曼珠沙华,有花无叶,有叶无花,是这里最常见的花,却也是百年间从未再盛开的花。

这满山遍野的曼珠沙华叶,煞是无趣。

鬼童声音懦懦道:“小姐姐,你还听故事吗?”

绯月灵宠溺的摸了摸他头:“不听了,我要去发展自己的故事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凡尘的天亮了,她也该出动了

青色的纱幔随风波浮动,桌案上的香炉镌刻着惟妙惟肖的花纹,天边的第一缕暖阳照射进来。

绯月灵才悠悠醒来,那青色纱幔是第一个入眼帘的,接着便是个十来岁的小孩身上穿着粉色素净袄裙。

屋檐上一片雪白,外面雪花纷飞,微风卷进一阵阵梅花香,院子里梅花一夜之间开得正艳。

在灵魂切换之际,凡体沉睡了一个半月,终于得见阳光重新醒来,可是小女孩却不是之前的她了。

这是绯月灵在凡间的凡体,痴傻了十一年,再不进身体。话说,这凡界人多,人心也果真像凡人说的是难测,凡界勾心斗角得厉害,何况是这帝王之家,要是再来个一年凡体可就没命了。

自大战过后,六界合一。古神开天辟地后,帝君得以真传,后演为帝君即位,在后天帝即位,其不乏勾心斗角,也不一定。

“姑娘,你醒了呀!”说话的是芷柔,从小跟着绯月灵的丫鬟,她娘死得早,绯月灵在柒暗刹哪里看过芷柔的前身,帮人不少,看她挺好就留下来在身边

“姑娘,今天醒得早,可要去给老夫人哪里请安去?”芷柔一直想绯月灵跟那边的关系好点

“今天,便不去了,我要出去走走。”说真的绯月灵从来不想去理那些人,可生在这错综复杂的地方,也身不由己

“啊!姑娘,要去哪?”芷柔担心道

绯月灵安慰道:“不用担心,我最多傍晚时归。”说完便往外面走

到了外面绯月灵嫌走路慢,便捏了个口诀,凡尘天才开始蒙蒙亮,行了两个多小时。

终于找到柒暗刹说的毕方山中,但是绯月灵从来没来过,瞧着这里树林郁郁葱葱,其间有一大片全是紫红紫红妖治的枫叶。

她又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到达了那一片枫叶林,地上落叶铺满整个大地。

漫山枫叶,红的似火,点缀得风景极美,绯月灵想往深处走去寻找。

这里没有她想要的东西,绯月灵要寻的是百年前的练魂草。

正惬意的走着走着前方的树根冒出一只灰不溜秋兔子,兔子蹦跳得欢快,打洞都打到面前来了。

绯月灵肚子正咕噜咕噜的闹得欢,她弯腰拾起地上一片枯黄的叶子,随手捏了个口诀,叶子似利箭,只听听把兔子钉在后面的枫树上

提着兔子甚为满意,许久没习术法倒有些生疏了,五年前碰到一个修士,给了绯月灵一本秘籍,她却从未看懂过,倒是自己偷偷琢磨出一些邪法,对谁也没提过,谁也不知道绯月灵会术法

这天下,无奇不有,有些事看机缘

刚刚腾云时,东方有一条小溪。

绯月灵寻到哪里三两下处理了这只兔子,顺路拾了一些可燃烧的火柴。

香味开始慢慢的弥漫起来,肉上面的油滋滋的冒出来,再滴下去,引发一团团的小火焰,看的几乎快要垂涎三尺。

心满意足切着兔肉,嘴里细嚼着,享受美味时,旁边的灌木丛里面发出一声轻响,绯月灵敏锐地发现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