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fate虚伪战争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fate虚伪战争》精彩章节目录_清廉小说在线阅读

fate虚伪战争

作者:清廉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Servant,Saber,遵从召唤而来,master。”  当金发长辫的女子站在羽飞面前时,岚城的圣杯战争,已经打响了。  一个以错误阶职召唤的少女,一个不懂魔术的少年。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圣杯战争,开幕。  (本同人作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晚点外卖吃吧。”羽飞拿起手机,用手指在上边滑动着。

“真的吗真的吗!”村姑十分兴奋,一下子跳到羽飞旁边。

“堂堂圣女大人为什么会是一个吃货。。。”

羽飞无奈吐槽道。

家,羽飞和贞德已经挑好衣服回家了,天色已晚,到家时已是接近晚上十点。

羽飞放下手机,转身看向贞德,她现在已经换上了一套非常适合她的jk制服。

蓝色的制服,里面穿着白色衬衫,红色的格子群陪着黑丝皮鞋,显得格外妖娆。

“很适合你呢。”羽飞看的有些入迷。

“是。。。是吗?。。。”贞德忽然脸红起来。

“你之前不穿衣服的气势哪去了。。。”

.

“咚咚咚。”

门外,响起阵阵敲门声。

羽飞站了起来,慢慢走到门前。

“你好,我是美困外卖的!”门外的声音说道,“你点的鹅肝寿司到了。”

“噢!”贞德听到鹅肝寿司几个字,立刻冲了过来,抢着一把打开门。

“诶诶诶!”被贞德推到一边的羽飞不明所以。

门外带着鸭舌帽的送餐小哥,一脸微妙表情地把餐盒送到贞德手上。

“嗯?”羽飞看着送餐员,有些疑惑,感觉在哪里见过。

“太棒了,寿司。”贞德接过餐盒就立刻打开。

。。。

“哼,去死吧。”

只听送餐小哥说着这么一句,立刻往后跳了一步,跑下楼去。

贞德打开餐盒的一瞬间,发现里边并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鹅肝寿司,而是一颗炸弹。

“我去!”羽飞看到这一幕,立刻一手打翻贞德手上的餐盒。

餐盒摔在门口,羽飞一把抓住贞德的手往卧室里跑。

“轰!”

餐盒发出剧烈的爆炸声,爆炸的冲击把贞德和羽飞往前一推,两人摔在地上。

“咳咳咳!贞。。。德你没事吧。”羽飞被爆炸带来的烟雾呛的直咳嗽。

“诶?”

初来乍到的村姑一脸懵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送餐员!”羽飞感到既气愤又奇怪,总感觉自己见过那个送餐员。

待烟雾散去,原本的餐盒掉落的地方已经是漆黑的一片,门和门框早已面目全非。

“切,没炸死你们。”

送餐员又跑来上了,想观察情况,却发现两人还活着。

“你到底是谁!”

羽飞对着他叫着

“我?”送餐员脱下他的帽子往地上一扔,露出来凶神恶煞的表情。

“是你!”

面前的人,正是前几天想要杀害他的姚,羽飞感到十分气愤。

“看起来你召唤出你们从者了啊。。。”姚微妙一笑,拍了拍手,“那么我企图用炸弹炸死你这种想法还真是太天真了啊!”

“你什么意思?!”羽飞质问道。

“哈哈哈!”姚露出诡异而恐怖的表情大笑着,

“出来吧!Rider!”

姚说罢,身后忽然出现一头庞然大物。

“R。。。Rider?!”羽飞感到有些害怕,眼前这位和上次那个Berserker还要高的怪兽居然是Rider!

Rider看起来就不像是正常的人,全身都是蓝色,肩膀上的披风和两只象牙连在一起,头上的王冠又十分显眼,手拿着奇形怪状的权杖。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羽飞露出惊恐的表情。

“呵呵哈哈哈!”姚捂脸大笑,“没见过吧!Rider可不是你们召唤的普通从者,他是通过圣杯而改造后,成为了神一般存在的强大英灵啊!”

“贞德。。。”羽飞看向贞德,却发现贞德早已站了起来,身上穿的jk服也换成了原来的铠甲。

“master,请指示。”圣女拔出了腰间的配剑。

“。。。”羽飞犹豫了一会,“Saber,击退敌方从者!”

“嚯?”姚轻蔑地笑了笑,“你的卡哇伊从者还想和我的从者对打吗?呵呵哈哈哈!Rider,消灭他们!”

Rider看了看贞德与羽飞,面对如此弱小的对手,他不禁笑了笑,举起了权杖。

“余可是很宽容的,如果你们现在求饶的话,还会考虑给你们留一条全尸。”

他发出雄壮又轻蔑的声音。

然而贞德并没有理他,还是举剑看着他。

“master,这里战斗的话,肯定会被其他人发现的,之前爆炸就已经让不少人察觉了。”

“那怎么办。”羽飞问。

贞德后退一步,拉起羽飞,一下子跳出窗外。

“诶诶诶啊啊!”羽飞被吓了个措手不及,看见自己和贞德『飞』在半空中,连忙抱紧了贞德。

“别想跑!”姚大叫,“Rider,追上去!”

。。。

空旷的废弃公园,就算是早上这里也是没有人的,选择在这里做战场,虽然会对贞德不利,但是为了不让普通人发现,这里是最佳的战斗场所了。

贞德和羽飞在这里落地,羽飞刚落地就坐在地上。

“哇。。。吓死我了。。。”他这么说着。

不一会,Rider和姚也赶了上来。

“选择这种宽阔的地方作为战场,不知道是你这小丫头太嫩了,还是瞧不起余。”Rider呵呵一笑,权杖重重地敲在地上,发出了阵阵雷电。

“贞德。。。小心一些。”羽飞看向做好战斗准备的贞德,感到十分的担心。

“我明白了,master。”贞德双手持剑,摆出剑士标准持剑站姿。

“剑士?为了你的天真愚蠢去死吧!”Rider大叫着,举起的权杖,权杖发出了强烈的蓝光,散发出强烈的冲击,飞向贞德。

贞德一下躲开,“远程攻击吗?”

如果对手是远程的Rider,那么就近身攻击他是最好的方法。

圣女这样想着,一个劲的往前冲,想要与Rider近战对打。

“哼,天真。”Rider微微一笑,目视贞德冲到自己面前。

贞德挥剑横劈向Rider,却被Rider的权杖挡下。

Rider的权杖一挥,一下把贞德弹的后退几步。

“好大的力量。”贞德继续挥剑,却多次被Rider挡下。

“哼,无聊的攻击手段。”Rider奋力一挥,将贞德一下子击飞。

“Saber!”羽飞坐在地上,担心地大叫着。

“你的从者果然还是太弱了呀呵呵呵。”姚微妙而又十分欠的表情让羽飞十分不爽。

“你这个家伙!”羽飞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向姚。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姚忽然想起了前几天他被羽飞摁在地上打的经历,想要逃跑,却又被羽飞一下子抓住,摁在地上打。

“啊啊啊啊啊啊!Riderrrr rrrrr救我!!!”姚被羽飞坐在地上,痛苦地大叫着。羽飞则毫不留情,每一拳都是奋力一击。

回到贞德与Rider的战斗场景,贞德依旧属于下风。

圣女并没有远程攻击,近战也吃不消Rider强大的力量。

她与Rider持续战斗了几个回合,明显败下阵来。

“救我啊!Rider!”远处姚在撕心裂肺的大叫。

Rider瞟了一眼姚和羽飞,有些犹豫。

“怎么了Rider?你的对手可是我。”贞德也看了看羽飞他们,觉得这幅场景十分好笑,但是又担心Rider会因此转移目标。

“哼,余的契约者真是丢人。”Rider丢下这样一句,举起权杖,“小丫头,来战吧!”

“Saber干他!我这里问题不大!”羽飞一脚踩在姚的脸上,朝贞德叫着。

此时的姚已经被羽飞打休克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哼,看来余要速战速决了!”Rider这么说着,一只脚用力踩在地上,举起权杖。

“小丫头,就让你知道余曾经征服这大陆的王的权威吧!!!”Rider大叫着,权杖发出十分强烈的光。

“宝。。。宝具吗?!”贞德十分吃惊。

“我等的行军永不停息,神兽将前路障碍尽数踩碎。服从于我等旅途之兽!!!”Rider念着,似乎要发动宝具。

“Saber!”羽飞忽然慌了起来,朝她叫着。

贞德看了看羽飞,又看了看Rider,显得束手无策,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

“就现在!”公园的角落,女孩叫着。

Rider面前,瞬间出现了以为全副武装的战士,她挥动着手中那『肉眼无法察觉之物』,一击戳在Rider的胸前。

“你你你你!”Rider被这么一袭击,显得措手不及,“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圣枪啊!述说吧!”战士大叫,她手中的武器瞬间显形,发出了强烈的风暴。Rider躲避不及时,被一下子吹飞了十几米。

那是一把长枪,一把螺旋长枪,十分的大。

一瞬间,战士手上的武器又消失不见了。

Rider被打断了宝具释放,见眼前又多了一骑从者,感到形式不妙。

“狮子头盔的骑士啊,你的攻击令余十分震撼。”Rider念着,瞬间移动到羽飞面前。

“你你你要干什么?!”羽飞莫名害怕,就像是那种你在看凶杀现场的时候被别人指证是凶手一样。

Rider没有回答他,只是用权杖一下子勾起昏迷不醒的姚,一下子消失了。

。。。

“羽飞。。。”贞德立刻跑了过来,“没事吧。”

“没,没事。”羽飞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我们又见面了。”全副武装的战士说着,头上的狮子头盔消失了。

“你是!。。。”羽飞和贞德看到她,有些吃惊,“魏洛烯的从者!”

“Lancer,干得漂亮。”草丛中,魏洛烯从里面钻出来。

“魏洛烯。。。”羽飞看着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有这么强大显眼的魔力气场,我怎么可能不来?”魏洛烯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随后又补充道“正常来说,这里的强大气场,所有从者都能感受到的。”

“诶?那为什么。。。”羽飞还没问,魏洛烯便打断他。

“看到我手中的石头了吗?”魏洛烯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玻璃球大小的金色石头,“这个石头可以抑制一片区域的魔力放出,简单来说就是使用后其他的从者很难察觉这片区域魔力,也就发现不了这里有从者了。”

“所以这场战斗最先被你发现了,而你不想让其他从者发现而引发麻烦,就使用了这种宝石么?”羽飞得出结论。

“嗯嗯,就是这样。”魏洛烯自信地大笑,“看来你也不笨嘛,为什么考试成绩都是在中下游呢?”

“我可比不上你这种年段前十的学霸。。。”羽飞小声回应。

“master,这里很不安全,建议换一个地点交谈。”一旁的Lancer说道。

“嗯嗯,Lancer说的对。”魏洛烯回应她,“羽飞你家是被炸了吧?”

“是的,我都不知道晚上要怎么睡了。。。”羽飞无意说出这么一句话,过了一会,又感觉哪里不对。

“啊。。。发生这种事情,教堂那里一定会派人处理的吧。”魏洛烯说。

“啊。。。应该是吧。。。”羽飞无奈说着。

“还有,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的从者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魏洛烯说,“面对Rider的时候根本是一直处于下风。”

“额。。。这个。。。”羽飞十分尴尬,望了一眼旁边的贞德。

“我。。。”贞德也无话可说。

“这种事情正常来说应该是master的问题吧。。。”魏洛烯瞟了一眼羽飞的手臂,一下子抓起来。

“你你你干什么。。。”羽飞感到十分意外。

魏洛烯一下子掀起羽飞的校服衣袖,看到了手臂上的魔术回路。

“不应该啊。。。”魏洛烯满头黑线,“这么优质的回路,给从者补充魔力也不成问题啊。。。”

随后,她又看向贞德。

“Saber,问你个问题。。。你能使用宝具吗?”

贞德被这句话问倒了,她扭了扭头,“不能。”

“嗯。。。”魏洛烯十分疑惑,思考聊一会便放弃了,“你这问题比模拟考还难啊。。。”

“。。。”羽飞无话可说。

“知道真名也无法释放宝具的从者。。。”一旁的Lancer观察着贞德,“看着你。。。我的灵基总告诉我,你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的灵基也是这么说的。”贞德也回应她,:“你也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在我的印象里。。。你应该是个平板才对。”

“还是改天再聊天吧。”魏洛烯打断他们,对羽飞说,“羽飞,你先回家吧,那里应该会有教堂的人在迎接你。。。如果没有人在的话,你。。。就来我家吧。”

“嗯。。。好的。”羽飞回答一句。

本章完

本章于3月27日00:30分重置。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