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独宠哑妃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独宠哑妃》精彩章节目录_溯游苁淽小说免费阅读

独宠哑妃

作者:溯游苁淽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赳赳武夫,国之肱骨,策马前行,边隅已定。他,皇甫慎行,南朝“战神”,战马所踏之处皆归南朝版图。明明立下不世之功,却因庶出,始终不能封侯拜相,直至收归所有失地,把南朝国度重新搬回开封,他才被赐国姓,另开衙辟府,官至兵马大元帅。但谁又知道,这代价便是失去此生挚爱。骠骑将军,勇冠三军,电击雷震,封狼居胥。他,耶律济世,漠北王嫡长子,漠北左贤王,漠北人称“杀神”,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凡有反抗者一律击杀,因为嗜杀成性,最终一统大漠,把漠西、漠南异族统统收于麾下,让漠北横扫中原、荡平南朝,再无后顾之忧。唯有遇见她,哪怕杀人如麻也化成绕指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破晓时分,最后一位死士已潜入漠北桥的另一头。

一支响箭划破夜空,耶律济世暗叫不好,警觉地冲出王帐,探寻究竟,与此同时,漠北桥火光冲天,绵延数十里的漠北桥瞬间坍塌,耶律济世眼看联接漠北与中原的纽带瞬间化为灰烬,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皇甫慎行看着漠北河上冲天的火光,默默地念叨着。

“我皇甫慎行对天立誓,有生之年必定把漠北驱逐出中原,以慰诸位葬身漠北河的血性男儿!”

另一少年将军已出现在皇甫慎行身后,听到了他悲怆的誓言,并用手语告诉他:“少爷,漠北桥已被炸毁,重修至少得有三年,三年内,漠北定不会大举进攻中原,我们大可……”

“可有生还?”皇甫慎行打断了少年将军,此刻他最关心的是那些死士,哪怕有一人生还也好。

此生唯一一次,她庆幸自己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这残忍的话语不需要从自己的口中说出。

她手一放下,皇甫慎行再也没有一丝奢望,那些热血男儿就如此灰飞烟灭了。他们坚毅的脸庞前一刻还历历在目,此刻似乎已经开始模糊了,加上眼泪模糊了双眼,那些好汉的的模样更加辨不清道不明了,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晌午,漠北王帐所在地已不见任何行军痕迹,似乎从未有过军旅驻扎,只有地上零星可见的血迹,似乎在昭示着:这里便是漠北王帐的驻扎地。

他,耶律济世,漠北“杀神”从未尝过败绩,却在漠兰城一役输的彻底,不止漠兰城拱手让人,漠北桥也被炸毁。

回程途中,耶律济世神情冷峻,似乎在思考什么。他的顾虑太多了,战场上的双生战将究竟是何方神圣?父王是否会借此机会继续削他的兵权,如果削会削那一路?是给右贤王耶律济才,还是高钰成、高钰业两兄弟?

“主上,燕云十六骑已埋伏好,随时可以夷平漠兰城!”

王帐内,一身着寒衣,腰佩弯刀,面蒙黑纱的高手已飘然而至,半跪在耶律济世前,禀报着前线的情况,显然是一位轻功一等一的高手。

“此次漠兰一役伤亡惨重,但凡回朝,本王恐无力挽狂澜之力,燕云十六骑是本王执掌漠北军权的基石,绝不能有任何意外,否则本王怕是无力回天。”耶律济世面无表情,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境遇一样,而是书中的一段故事罢了。

“颜铖,吩咐下去,燕云十六骑撤回漠北,再图后计。”天知道耶律济世下达这道命令的时候十指紧握,似乎要掐入自己的手掌。

南朝的疆土都是他耶律济世三年内一寸一寸打下来的,如今撤回漠北,无异于三年心血功亏一篑。

“颜铖,一来,漠兰城本王志在必得,烧了着实可惜;二来,本王什么都能输,唯独输不起你们!”

“谨尊主上意旨,燕云十六骑的命都是主上的,吾等兄弟定为大王肝脑涂地,以报主上知遇之恩……主上……保重!”本该离去的颜铖不禁多说了这么一句,才飞身出王帐。颜铖,燕云十六骑的统领,轻功盖世,深入敌营,窃得敌方行军布局,易如反掌。

“母妃,如果你还在,儿子何须如此机关算尽,千军万马不及母妃你的一颦一笑,如今继妃高氏诞下耶律济才,此黄口小儿无尺寸军功,竟和儿子并称漠北南北贤王,滑天下之大稽。可恨的是朝中还有高氏兄弟把持朝政,儿子虽执掌漠北军权,在朝中却举步维艰,父王对高氏,对耶律济才的疼爱远胜儿子,儿子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儿子已成高氏一族的眼中钉肉中刺,如若儿子不争,父王百年后,儿子必被高氏一族除之而后快。父王对母妃万千宠爱,为何对儿子无半点怜爱之情呢?”对于父子之情的淡泊,连漠北“杀神”耶律济世也十分苦恼。“难道父王是怕我威胁他的王位!”

耶律济世一路苦闷地猜测着,“无论如何,儿子半生戎马天下,不可能为他人做嫁衣裳!”一丝寒光从他眼中闪过,脸便再也不辨悲喜了。

两个时辰后,南朝军营中,“少爷,据我观察,埋伏在漠兰城外的燕云十六骑已悉数撤离,漠兰城的危机已解除。”两位白衣少年将领在是商讨军情,还是个子高大的那位在听,个子矮小的那位在用手语比划。

“天佑我南朝,燕云十六骑如不撤退的话,漠北铁骑必定卷土重来。你我武艺再高强,行军布阵再周密,也解决不了即将断粮饷的窘境,到时恐怕我俩都是战死疆场的宿命。”

“少爷,哪怕青儿九死也要保少爷无恙。”青儿深情地凝望着耶律济世,心中默念,但终于没有用手语表达出来。

“青儿,准备班师回朝!”皇甫慎行意气风发地向青儿说,完全没有发现她眼中的星辰大海。

清晨,怀安城外十里亭,一位剑眉星目,身着玄色华服的少年在众人的簇拥下,等着远方的军队班师回朝。阳光映照下,玄色华服上隐现的五爪龙纹昭显着少年无比尊贵的地位。

晌午,皇甫慎行的部队才缓缓出现在山头。

启禀殿下,微臣庶弟皇甫慎行已到凤鸣山!”阶下作揖禀报者,正是皇甫慎行异母兄弟皇甫谨言。皇甫谨言从未把皇甫慎行当做兄弟,“庶弟”已是对他最大的尊崇了。

“臣皇甫慎行不辱使命,收复谊州、景梁、帛州、齐川、汴城、桓水、宜川、岭上、漠兰,炸毁漠北桥,至少三年漠北不会大举进攻中原!”皇甫慎行离蹬下马,跪伏于皇甫谨言身边,回报了自己此次九战九捷的战功。

“好,皇甫慎行为我南朝立下不世之功,东南九郡为皇甫慎行所收回,由他来镇守,我南朝才能高枕无忧。”少帝上前一步,宣起口谕:

 “皇甫慎行接旨:

 “臣在!”不止皇甫慎行所有将士,大臣都一一跪下。

 “赳赳武夫,国之肱骨,策马前行,边隅既定,御前侍卫皇甫慎行收复东南九郡,功勋卓著,堪比卫霍,朕破格钦赐镇南大将军,镇守东南九郡。钦此。”

“殿下,不妥啊!”本该是“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想到却是质疑声。

少帝与皇甫慎行循声望去,公然抗旨的竟是皇甫慎行的亲父,南朝丞相皇甫承。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