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惶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惶》精彩章节目录_Blood wings小说

作者:Blood wings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幽落之夜,咒印降临,界之瞳的见证之下,一切拉开了序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死者名叫幽诗琴,性别女,现年17岁,是昨天发生的客车坠崖事件的两位幸存者之一,死因是坠楼,应该是从五楼坠下的,但奇怪的是,她在车祸中脊椎和大脑遭受了重创,已经成为了植物人,应该不可能自己从楼上坠下啊!”

四周已经被拉起了封锁线,几个刑警正在封锁圈内拍照,我有些走神的倚在一旁的大树上,愣愣的看着脚下潮湿的地面,心中却是一片空白。

“吱!”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医院的另一边横冲直闯而来,一个漂移,稳稳的停在了封锁圈旁。

“怎么样?”两个熟悉的身影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有些奇怪!”一旁的警察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领头的大汉,“按理说一个植物人是不可能自己从楼上坠下来的,但是,我们却并没有找到他杀的任何证据……”

“是吗?”大汉看着手中的资料皱了皱眉,顺手将资料递给了身后的青年,“暂时定性为意外事故吧!这事情由我们特别行动组接管了!你们可以收队了!”

“好的!”那个警察想大汉敬了一个礼,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我,“这个少年是唯一的一个目击者!”

“哦?”大汉转过头,当他看见我时似乎也有一丝诧异,“想不到居然又在这里见面了!”

“呃?”听见他的声音,我渐渐回过了神来,“原来是石警官啊!”

没错,这两位就是刚才分别的那两位警官——石为开和张诚。

“你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见四周的警察接连离开,石为开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包红塔山,衔出一根,顺手点燃了,“是吗?”

“或许吧!”我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还真算不上什么好的记忆啊!”

“是吗?”石为开狠狠地抽了几口香烟“那么,就请你忘记刚才所看见的一切吧!”

“什么?”我不由一怔,“为什么?”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石为开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了火苗,重新坐进车里,“你最好是听我的!”

“唉!”张诚叹了一口气然后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轿车缓缓启动,然后调转车头开出了医院。

一阵沉猛的雷声从遥远的天边传来,道道电光,在乌云中隐隐约约的闪过,一点水滴缓缓滴落在地,碎裂成了千万块。

无数雨滴从云层中接连滴落,化为了一场暴雨,不断冲刷着那封锁圈中的一大摊刺目的鲜红血迹。

夹杂着丝丝鲜红的血迹的雨水缓缓地流到了我的脚下,似乎,想告诉我什么……

=============================血色的分隔线=============================

自从坠楼事件发生之后,我便一直呆在病房中再也没有出去过,三天之后我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在小月护士对我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后终于笑着告诉我可以出院了,但是,我却很不幸的在出院的前一天突发了遗传性的肌肉痉挛,结果又不得不在医院中呆了一周。

好不容易撑过了肌肉痉挛的折磨,我终于算是恢复了过来。

10月11日,暴雨终于停了。

在这难得的晴天,我终于在小月护士不舍的目光中逃离了医院。

“嗯!”我背着单肩背包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时不时的瞟一眼手中的纸条,“神祇街三十三号!”

我缓缓的停住了脚步,目光缓缓地停在了门牌号上,那蓝色的铁质的门牌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铭文小字——神祇街33号!

“哈!”看着眼前这一栋大得有些扯淡的洋楼,我彻底被震住了,“不会就是这里吧?”

这是一栋三层的老旧洋楼,占地约一亩,应该已经有不小的年头了,外墙已经有些斑驳,背阴的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密密麻麻的一层让我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

“请问,有人……啊!”我缓缓推开了大门,一阵危险的气息忽然从我的后脊飞速窜起,我下意识地向后退出了一步,一道寒光从我的眼前闪过,贴着我的鼻尖急速飞过。

“叮!”一柄长长地杀猪刀深深的插入了我脚边的木质地板中,刀柄微微的颤抖着,一缕发丝从我的额头缓缓飘落。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阵阵恐惧从我的心中油然而生。

我一脚踢开了房门,映入我眼中的情景却让我大吃了一惊,呃,倒不是说很诡异,准确来说应该是诡异的居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嗯!除了正背对着我跪坐在昏暗大厅正中央的那个白衣小女孩……

小心的探头向房子里面望去,再三确认里面的情况,老实说我已经被这栋房子那恐怖的欢迎仪式搞出了心理阴影。

鬼知道里面还有什么事情等待着我呢!

“那个!”确认无误,一切正常,我这才小心翼翼的向那个不止一只在干啥的小女孩说道,“请问,这里是神隐庄么?”

但那个小女孩却像完全没有听见我的话一般,居然毫无反应,仍然自顾自的忙活着什么。

“呃……”感觉自己被无视了,无奈之下,我只得试探性的向大厅里走去。

一步……

安全!

两步……

没问题!

三步……

安……我忽然感觉咽喉微微一痛,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我缓缓退出一步,映入眼中的却是一滴悬在半空的鲜红血滴,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刺痛的咽喉,轻轻的抬起手,手指上已是一片血红,我的眼睛再次看向了那半空中的血滴,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这难道是……”

“钓鱼线!”一阵轻微的反光,我终于看清了血滴是如何悬在半空中的,那血滴竟然是挂在一根极细的无色钓鱼线上的,在这昏暗的情境下,人眼几乎就不可能看见这细细的钓鱼线,但是钓鱼线却可以轻易的割开人的皮肤,刚才如果不是我停得够快,此时我的脖子恐怕已经被切断了!

更可怕的是,在那根钓鱼线后面竟然还密密麻麻的全是如蛛网般的钓鱼线,这些钓鱼线紧紧的将那个小女孩包围在其中,几乎已经将昏暗的大厅完全布满了。

“呃!这是……”我顿时冷汗直冒,嘴角不由的一阵抽搐,“这是,想要谋杀我么?”

“啊咧!”可谁知,这是那个白衣小女孩却像忽然发现了我的存在一般,缓缓的转过了头来,她的面容完全被铺散的长发掩盖住了,看不清她的长相,女孩微微的一勾嘴角,然后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向了我。

“喂!等等!那里有……”我眼看她向密密麻麻的钓鱼线撞了过去,慌忙想阻止她,可是我却忽然发现,她居然从无数钓鱼线中穿了过去,不对,是那些钓鱼线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就是新的房客吗?”女孩斜着头,痴笑着缓缓对我说道,“玄栞……对吧!”

“啊!”我怔怔的说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个,请问你是谁呢?”

“我是这里的房东哦!”一眨眼的瞬间,女孩的脸居然已经凑到了我的面前,长发无风而起,然而,当我看见她的双眼时我却忍不住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才没有叫出声来。

那个女孩的双眼竟然是一片漆黑,如深渊般的一片漆黑,既没有眼白,也没有瞳孔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如黑洞一般似乎能够吞噬一切……

“你和他长得很像呢!”女孩的冰寒刺骨的苍白小手缓缓抚过了我的脸颊,我顿时感觉一阵彻骨的寒意从心底最深处缓缓升起,“那个人啊……”

女孩的脸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嘴角越勾越高几乎快要达到了她的耳边,她缓缓地将手中的物体举到了我的面前……

“啊!”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那是一个半尺长的人偶,人偶上密密麻麻的钉满了钢针,丝丝血红的液体从钢针的伤口下缓缓地渗出,最终汇聚成了一滴滴鲜红的水珠接连滴下,但可怕的是,那个人偶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连神色也丝毫不差……

“这难道是……”我忍不住一阵罗嗦,全身已经爬满了鸡皮疙瘩,“诅咒人偶?”

“是啊!”女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钢针,缓缓地举到了半空中,然后邪邪的一笑,猛的对着人偶的胸口狠狠地扎下,“诅咒啊!”

“啊!”胸口如同撕裂一般疼痛,我忍不住一声惨叫,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眼前一黑便昏厥了过去。

“想不到这小鬼的反应也和他那么像呢!”女孩斜嘴一笑,一抬手臂轻轻接住了我,她的目光缓缓地移到了我的胸口,然后缓缓伸出手拉开了我的衣服,当她看见我的胸口时,笑意终于冷了下来,“咒之印吗?果然如此!”

“托你的福,他居然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女孩的眼睛瞟向了身后颇有些深意的说道。

“叮!”一声清幽的铃声,一缕银色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