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剑仙同桌俏剑灵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剑仙同桌俏剑灵》精彩章节目录_皓月下的风小说在线阅读

剑仙同桌俏剑灵

作者:皓月下的风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我是神遗血脉,上古神族,同学你不要逗我了!什么?与此同时我还被魔教教主手下的六合剑灵们相继追杀?!开什么玩笑!哈?!六大剑灵的本相还都是妹子?!这是养剑灵还是开后宫?三皇在上!不对,都是被你带坏了,这时都不知道求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了!我的日常,就这么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还是一种薄薄的黯淡,依稀的有那么几许风,吹着被暴晒了一整个夏的叶子,在黎明前的灰翳里,偶尔发出一点沙沙的响动。

闹铃是在六点零四分时作响的,我蜷缩在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摸索着将手机捞了进来,看也不看的划掉了兀自喋喋不休的铃声。适才数过了响动的次数,大约的也可以在迷糊中推测出此刻的时间。

“再睡五分钟…”这样的在脑海里对自己说道,于是抱着手机,又将乱蓬蓬的脑袋埋进了枕头。

五分钟的时间,几乎是在眼一闭一睁之间就过去了一样,茫然的再看了看手机,我毅然的作出决定:“再趴个三分钟左右…”

三分钟后,我用空白的眼神瞟了一眼手机,想了一下,本着数学学科所需要的严谨思想态度,我果断的打算补齐最后一项使之成为一个等差数列:再睡一分钟!

就这么拖拖拉拉的挨到了接近六点一刻,眼见实在没法再拖下去,只好在一个长长的懒腰里爬了起来,而后慌手慌脚的下床冲去洗手间洗漱,梳头,扎头发,期间还抽空去厨房将吐司片扔进了烤面包机和把盒装牛奶放进微波炉加热。

这整个过程,再加上吃早餐以及换衣服,整理书包,一共只用了十几分钟不到,待我风卷残云的将一切收拾停当,换了鞋子打算出门去上学,在门口时无意看了看手表,不由得愣在了当地。

“啧,少睡了一分钟零三十七秒!”出门前,我暗自在心里这般咂舌抱怨道。

迎着熹微的晨光,我游魂一般晃荡在了通往学校的路上,一路被那通常形容为朝气蓬勃的阳光晒的哈气连天,泪眼朦胧。

迷迷糊糊的跟一路经过的,认识或者不认识或者本来认得却因为睡意而没有认出的人打着招呼,直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出现。

“阿喵,早上好!”看起来甚是文静的女孩儿,巧笑着跟我招呼道。

“早…”对着她,我很没形象的又是一个长长的哈欠,她有些无奈的笑笑。

严格意义上说,我们应该算作是闺蜜,然而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去过她的家里,所以也就没进过她的闺阁;而我那丢满小说与杂物的喵窝又很难将之称之为闺,所以还是称死党好了。

打过了招呼,她便走来与我并肩而行,一路随便说一说学校班里的一些琐事,也就是俗称的八卦,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看起来恬淡安静的女孩儿对于这类事一项很是热衷。

……

“听说,今天班里有转学生要加入哦!”睡意阑珊里听到她这般满怀期待的说道。

“哦,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我随口问道。

“听说是男生哟!”她立刻答道,眼神亮亮的,显得很是兴味盎然。

“这样,那不知道是直的还是弯的?”我漫不经心的接道,一边还在盘算着一会儿早自习是不是可以趁机补个回笼觉。

“阿喵好像又在说些很奇怪的话!”听了那话,她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儿,弄得我也不敢再有动作,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的,良久,她才这么缓缓的说道。

看她这样的反应,正徘徊在睡眠边缘的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她倒也不咋计较,此后又絮絮叨叨的说起了一些近来的八卦趣闻。

比如,我家附近的红绿灯忽然因为犯罪分子破坏而停用修补;再比如,我所置身的这个小小城市,前两天还发生过不知是陨石撞地球,还是彗星坠落的地震事件。

从某种角度上说,我的家乡也算多灾多难。

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我总算是从那种还没睡醒的迷糊样稍微的被拉回了现实一点儿,只不过人仍旧有些恍恍惚惚,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们要穿过学校大门时。

我所在的高中教务处,有着每周一在学校大门口检查学生风纪的优良传统,当然,是让广大同学都深恶痛绝的一项传统,而今天站在门后执行这么个传统的,正是教务处臭名昭著的教务处主任,一位更年期更了好多年的中年妇女,人送外号,灭绝师太。

此师太在学校一向横行无忌,维护学校纪律,抓捕惩罚违纪学生,可谓是心狠手辣,灭绝人性,又兼之近来素质教育的普及,学生的日常行为会在毕业时统一被打分记档,手握这一大权的就是教务处主任的她老人家,因此被惩罚的学生敢怒而不敢言,生怕临近毕业时被她黑一把。

一大清早的就见到这么个人见狗嫌的厌物,让我瞬间有种提神醒脑的清醒,原本兀自在八卦班里这小谁喜欢那小谁的死党也识时务的停下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机低着头,灰溜溜的向着学校里面走,一副旧社会世家大小姐的淑女相。

幸好,经过灭绝师太身旁时,她正在吐沫横飞的训着一个头发过长的男生,没顾得上挑我俩的毛病,总算是平安过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留那么长的头发是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想吸引那些个丫头片子的注意!学校是让你们来念书的地方!不是给你们耍朋友处对象的!再说这幅不男不女的样子,谁家丫头瞎了眼会跟你这二椅子处?…”

灭绝师太的愤怒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而且这般难听,让即使只是路人的我听得都有些皱眉,待走远了一些,不禁凑过去小声跟死党揶揄道:“灭绝师太今天这般如狼似虎,恐怕不是在家里受了什么气,就是又便秘了吧?”

死党嗤的一笑,我亦扯了扯嘴角,却不曾想这一分神,一不小心的撞上了前面的一个人。

“对不起,我没留神…”还没看清那个高大而笔直的身影究竟是谁,我连忙的低头道歉,然而对方却没有什么反应,然我略微感觉有些不安,偷偷的瞟了一眼那人,登时感觉肠子都要悔青了。

被我撞到的这位,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大我一级的沈画学长,高大帅气,品学兼优,让无数同级同学以及低年级师妹们怦然心动,而且篮球打得好,为人又和蔼,乐于助人,在男生中的也很受欢迎。

更加糟心的在于,他与我并非完全不相识,我们之前因为学生会的事儿有过数面之缘,此外也算互相有过一些交集,平日在学校里碰见,也会打打招呼问问好,最少可以说是点头之交。

虽说碍于两人之间的差距过大,让我很难敢对他产生什么非分之想,即使如此,如果被他讨厌或者产生什么误会尴尬,平心而论,我确确的是会有些不大好受的。

然而此刻,面对我的道歉,他却没怎么搭理,难不成真的生气了?

胡思乱想间,又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似乎正在回头呆呆的看着校门口的什么,心里一动,想着他大约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撞他的事儿,一边也情不自禁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一眼,把我看得也有些呆住了。

此时已经临近早自习,校门口的来来往往的学生自也多了起来,熙熙攘攘间的,那个原本说来应该很是平凡的身影却仍旧显得那般扎眼。

那是个穿着校服,大约应该与我同级的男生,远远的望去看不清长相,只是依稀给人感觉很平凡,同样平凡的还有他的身高,起码跟此刻站在我前面,比我高了一个头的沈画师兄无法相提并论,走路的样子却是板板正正的,大约应该是很规矩,很用功的好学生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丢到人堆里很可能就找不见的家伙,却几乎吸引了此刻学校大门口附近方圆五十米内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他的背上除了书包意外,还很明显的背着一把黑色的长条状事物,明晃晃的,甚是惹眼。

那是…剑?

辨认出那异物让我不禁有些茫然,但是想着学校里也不存在所谓动漫兴趣小组之类的组织,因此也不可能是COSPLAY什么的,那么这家伙到底为啥背着这把剑?

当然,如果换作其他纪律松散的学校,这也不算个什么大事儿,最多被归入奇装异服之类的,被老师口头警告一下了事,甚至碰上某些不负责的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惜这是在我们学校,有着教务处灭绝师太的我们学校,在她老人家的眼皮底下,背着这么一把剑,大摇大摆的走进学校,简直罪大恶极。

光棍眼里不揉沙,而这般明目张胆的违反校规校纪的行为在灭绝师太看来也绝不能只算小沙粒,而是巨型花岗岩,她虽然不是光棍,却也不是张飞,很是缺乏容纳这事儿的胸襟气度与眼眶大小。

三尸神经暴跳的她,当即弃了那边还没训斥完毕的“不男不女的”,气势汹汹的拦住了那个正打算入校的男生。

“这位同学,你背上背的那是什么?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东西不许带入内!这玩具我要没收!”看得出来,灭绝师太很是压着火,耐着性子的这般对那个男生说道,然而压抑是为了爆发,估计等把东西收了以后,会有一大波更难听的等着那位可怜的兄弟。

不知是没睡醒,还是人浑胆大,这位令人敬佩的仁兄并没有像是一般学生面对灭绝师太时那样缩头缩脑的样子,而是呆呆直直的将灭绝师太那杀气冲天的目光愣是顶了回去。

这般放肆的举动,估计很是让一贯对这学生作威作福的灭绝心中愈加不爽。

可是她没想到,更让她发飙的,还在后头。

“这不是玩具,而是上古遗物,魔剑转魄…”男生毫不在乎灭绝师太那能把人瞪的心肌梗塞的目光,愣愣的这般不知所谓的答道。

这样的回应,让即使距离他们十几米开外的我都感到背后一阵森森然的冷汗,同时祈祷这位胆大包天,这时还有心情拿灭绝开涮的兄弟别被训的太惨。

果不其然,这么一句话,让灭绝师太的脸登时成了猪肝色,她出离的愤怒了…

眼看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即将来袭,我有些不忍坐视这位勇敢男生的下场,便转头过来,不曾想,正好迎上了沈画学长温和的目光。

“苏学妹,早~”他招呼道,声音低沉而悦耳。

“学长早,唔,对不起,刚才不是故意撞到你的…”我被他那爽朗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应道,顺带补上了之前估计他没听到的抱歉。

“哦,没事,估计也是看那个,看呆了吧?”他这般说道,我被他这么提醒,这才想起那位为大家提供了这么一出好戏的男生已经被我抛到了脑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忍不住又回头过去看了一眼,此时灭绝师太已经收缴了男生的剑,正将之拄在地上,凶神恶煞的训斥那人,这一幕让我浑然感觉有些眼熟,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果然更像了…”

“什么更像了?”

“唔,因为灭绝师太跟倚天剑果然很配吧…”我不自觉的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应道,而后才发觉问话的不是死党而是沈画学长,心中又是一阵懊悔,因为不管怎么说,一个女生对《倚天屠龙记》这种男生读物如此了如指掌,很有可能会让人觉得比较奇怪。

尤其这个人还是沈画学长,这样的想法让我感觉很是沮丧。

“这样说你会觉得我很奇怪吗?”一向心里藏不住什么话,我就那么直白的问了出来。

“唔,没有啊,就是觉得,苏学妹的话挺有意思的…”

我再次抬头,正迎上了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干净而帅气的微笑,那一笑如此明媚,比早晨的阳光还要耀眼,让人说不出的暖和。

我就那么被暖的有些飘忽与迷乱,直到被死党领着进了自己的教室,早自习开始时,我都还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的对那副学长爽朗而笑的画面加工重构中。

“阿喵你好像心不在焉的,怎么了吗?”

坐在我前面的死党看我一直那个样子,有些担忧的小声问道。

“啊,我,我没事,我挺好的,真的,唔,说起来,班主任快来检查了吧,我们早读吧!哈哈…”被她那样一问,我登时清醒了过来,慌忙有些不好意思的掩饰着。

幸好我们班的班主任,有着每天早自习开始时,必定要来班级里检查一下大家有没有认真早读的习惯,才让我这般顺利的蒙混过关。

然而原本每天早早出现的班主任今天却来的甚晚,直到早读几乎就要结束的时候,这位胖胖的,人称“小浣熊”的中年男人,才摇摇晃晃的从教室前门走了进来。

“小浣熊今天怎么了,来得那么迟不说,居然没有走后门打游击?”我用书捂着嘴巴,低声询问前排的死党,鉴于她在八卦方面的消息灵通,一般来说大凡事出异常,她都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内幕。

“估计就是那个转学生的事儿了吧,不过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在早自习刚开始的时候就带他入班的吗?”死党若有所思的答道。

鉴于学校是重点高中,经常有慕名而来的转学生,之前转进我们的班的两个,班主任都是早早的在自习开始前将人介绍给大家,说法是不想打断大家晨读,而今天却一反常态的坏了这个规矩。

“安静…”小浣熊踱到讲台上,用手指敲了敲黑板,一时间,读书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所有人都望向了他,“相信你们有一部分人已经事先知道了,今天我们班将迎来一位新同学,来,楚杨,你进来。”

他对着门口说道,而后,从教室敞开的前门里,走进来了一个让我很是眼熟的身影。

平凡的身材,平凡的长相,平凡却又似乎有些拘谨严肃的走路姿势。

至此,我总算是明白了为啥今天小浣熊带新同学入班的那么晚了。

因为要把这位真的猛士从灭绝师太的魔爪里弄出来,绝不是一件一时半会儿能办好的易事。

由于当时学校门口围观的人很多,班里有不少学生都想我一样的认出了这位大胆反抗灭绝师太的仁兄,登时就是一阵骚动,不明就里的人在向明白来龙去脉的打听,很快的几乎全班人都知道了这位仁兄的英勇事迹,此刻,他才刚刚的走到小浣熊身边,在大家半是同情,半是钦佩的目光里,转身过来面向着我们。

出乎意料的,这人的长相形容虽然很是平凡与一般,但是那双眼眸却是异常的晶亮和明朗,他环视了一下兀自在悉悉索索的一干同学,却没有说话,像是在斟酌什么一般。

“楚杨同学,来向大家打个招呼,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别不好意思,都是同学。”小浣熊见他没有动静,以为他是害羞,于是出言鼓励道。

天真如小浣熊却没想到,这个被他认为是有些羞涩的男生,等下会用怎样彪悍的自我介绍来一鸣惊人。

“咳…咳…贫道,乃是来自于蜀…蜀中天府,因仰慕贵校门规严谨,桃李满天下,故而千里迢迢来此,欲拜入贵校,承贵掌门恩允,才得入门,新晋入校,初来乍到,若有不妥之处,还请诸位同门多多指教,多多照拂,贫道稽首。”他深深的提了口气,话音带着一种少年老成的稳重,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让人目瞪口呆的自我介绍,说完还自顾自的右掌立起行了个礼。

小浣熊僵在了一旁,他是英语老师,这番半文言半白话的说辞不在他专业范畴。其他的同学也大都一愣一愣的,估计十有八九也没听懂,只有我因为平日里经常抱着小说看,好歹听懂了个大概,只不过对于那个感觉像是来自于某本恶俗的修仙小说里的自称,我算是相当的没有好感。

“贫道,不知道是哪个电视台?CCAV还是地方卫视?…”我喃喃的说道,这时死党呆呆的转过来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因了这么让人有些尴尬的开场白,也没有其他的同学问他一些诸如原来学校在哪儿,兴趣如何之类的问题。小浣熊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主儿,当即为了缓和这样的气氛,就三下五除二的给他安排的座位,让这么个活宝赶紧的步入正常的学生生活轨道,然而对此,我表示有些不开心,小浣熊给他安排的座位,就在我边上。

也就是说…我们,是同桌…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