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0日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精彩章节目录_宋少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

作者:宋少分类:重生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你从锦袍宽袖的衣衫中醒来,眼中闪耀着宛如润玉般璀璨的莹泽。洁净白绫堪堪遮住你的眼,于冷寂无人的山涧长眠数十载,前尘过往,彼时幽冥已为浮生……你说,所谓永恒的爱,是从花开到花落,从红颜到白发。而我,因为你,才不负这良辰美景,才不负花朝日夕。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伤口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夜访客来(2)

洋房一楼是通厅,地板门窗经过岁月的洗礼显得略有陈旧,但足够清爽干净。二楼除了靠近玄关处的小客厅,统共分布了5间卧室,以主卧最东,依次向西4间。主卧往西第一间为景婕寝卧,而排序靠后的几间基本上是摆设。早些年景婕母亲还在世时,颇得人缘,周遭亲戚三五不时还会来住上几日。母亲去世后,一方面景从洲忙于事业冷淡了人情,一方面日益见涨的社会地位又令亲友望而却步,久而久之,那几间卧室常年闲置,多年之后便成了无人问津之状,最西边那间,俨然已沦落为储物室了。如果景婕没有记错,十几年前她爷爷在世时,倒在那房间里头住过一阵。爷爷去世后,为追忆逝者及睹物思人,房间内的一应器具均维持着原样,连天热时风凉的电扇都没有,只留一把断了柄的蒲扇,更遑论一些现代化气息浓郁的家具设施。

因房间实在过于陈旧,且斯人已逝守着个破房间也祭奠不了什么,十多年后景婕知晓世事后便自作主张将这里改造成了仓库,时不时将一些破旧但尚未废弃的家电堆砌在里头。房间自带卫生间,里头用来照明的是最为老式的土黄色圆形灯泡,基本的水管,开关常用器具年久失修,能否正常使用都无法保证,窗户周边墙面白漆脱落斑斑驳驳,雨天甚至有雨水渗入。这样的房间,能住人?

而且还是拨给结义兄弟的家眷入住!

带着疑惑,景婕的目光便毫不掩饰地向父亲递去,甚至连带着悄悄打量了一番苕帧田,想看看此番就苕帧田家眷入住一事而言父亲是否答应得十分勉强,或是二人之间产生了嫌隙?还没等瞧出所以然,景从洲却是泰然回答她:“就是最西边那间!”又转过头去对苕帧田兄弟开口:“时间也不早了,我先领你们去楼上看看吧!”

不由分说,便提起帆布箱子,径自在前方带路,领着二人往楼上走去。

景婕怔怔地站在楼梯口,由着几人拖箱带包地走上楼。直到那所谓的“苕帧田家眷”经过她身边时,实在忍不住,提出了一个自三人进门起就产生的疑惑,她抬眼问他:“你认识骁飞哥?”

景从洲脚步一滞,回过头来看看景婕,又看看苕尉,想当然道:“他俩八杆子打不着,怎么可能认识?”

“哦?”景婕心里的疑惑更重了,饶有兴致地亮了眼:“既然不认识,他怎么穿着骁飞哥的衣服?”

今日两人的造访不似一般造访,景婕总感觉十分蹊跷。她想从他眼眸中捕捉一丝一毫惊诧或是意外的神情,端详了半日,却是发现他面孔上没有掀起一丝波澜,他纯澈幽黑的眸子俨然如一潭死水,哑然无光。

景从洲皱着眉头:“别胡说,李骁飞有哪些衣服,你都认得?”

景婕坦白:“不认得!”又盯着前方男人的衬衫下摆:“可偏偏这件衣服认得!这件天蓝色休闲衬衫,下摆处有一道暗色污渍,是早前我在研究室替你泡姜茶时,不小心撞上骁飞哥时洒上去的。这污渍经过擦拭洗涤,颜色虽然暗淡了,但我是肇事者,要是连这都认不出来,可就太没眼力劲了。”

经景婕这么一说,景从洲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往苕尉衬衣下摆递去。果然,一处并不显眼的浅色污渍在洗得略显发白的衬布上若隐若现着。

“衣服穿久了难免会留污渍,谁的衣服没一两处污渍,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景从洲转着神思,并且十分敏捷地推人及己想到了实例。“我那件被烟头烫了袖口的西装你还记得么,上礼拜你们化学系主任来访时也说起过他那件与我同色的西装也被烟头烫了袖口。他穿那件西装时,你能说他错穿了我的西装么?”

景婕哑然了,茫茫然有点儿想反驳父亲类比的不准确性。相较于相同衬衫污渍到同一个位置,吸烟男人西装被烫了袖口的概率明显更大一些。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今儿个撞了什么邪风,她一向勤勉于学术旁的废话从不多说一句的父亲,竟然在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上与她起了争辩,还是为了维护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这……怎么有点儿欲盖弥彰之嫌?

她心知肚明这是一件李骁飞的衬衫,但考虑到在陌生人面前需要维护父亲尊严,便低下头默认了父亲的“言之有理”,悄然噤了声。

景从洲自然无意于在这种问题上多做纠缠,甩下几句话后,便恢复了往昔一贯严肃的做派,昂首领着二人上了楼。

行李比较简单,略略收拾了下,苕帧田便从房间退出身来。

景婕站在门口朝昏黄破残的房间里头瞟了几眼,再假装不经意地往苕帧田脸面上瞟了几眼。见苕帧田从容淡定、一笔心事即将了结的样子,心中的疑惑不禁愈发浓重。她四下里扫视了一遍陈旧的屋子,发现桌椅等家具除了被拍去灰,其他都原封不动维持着原样,并不见得有彻底清理,倒像是不善家务的景从洲做的事。床铺倒是崭新的鹅黄色缎面。放眼望去,整一个房间内所有器物,能入的她眼的,也就只一张床铺了。

她心有不忍,低低对屋内人起了客套:“有什么需要,过来找我就行!我就在你隔壁数过来第四间!缺少的东西我明早送来,不必跟我拘礼客气!”

言毕,也不做多留,随着苕帧田走出了屋。

当天晚上,苕帧田帮着兄弟入住、收拾妥当之后,便向景婕父女俩告辞离去。

景从洲送苕帧田到门口。临走时,苕帧田回过头来,直愣愣望着二楼最西边窗户透出来的微黄的光,面上的担忧之色不溢言表。

“这样……真没事?”

“放心,我自有办法!洋兴巷口那边,还需要你多多照应!”

“那是自然,” 苕帧田压低着嗓音,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犹自思索了会,下定决心似的道:“这阵子,我不过来了,你和婕婕……万事小心!”说完,收回目光,转身踱步向前。不多时,浑圆的身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苕帧田走后,景从洲悄悄上楼,把景婕叫进书房,轻关上门,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吩咐女儿:“有件事,你尽快去办下……”顿了顿,开口解释起来:“刚帧田替他兄弟收拾时,我注意到他兄弟没带多少衣裳。眼下天气马上要转凉,为显得我们好客关爱,你去买些时下男装来给他备着吧!明天周六你也不用实习,这事儿明天就去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