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救世的炎狮战姬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0日

《救世的炎狮战姬》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陌依小说

救世的炎狮战姬

作者:陌依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本书作者群:707273193魔法与科技高度发达的米尔德世界正在崩坏,混乱的秩序让战斗与生存再次联系到一起。失去了平凡的权利,背负了罪恶的少女,选择逃离豢养。一心复仇的她终将失去一切,在不断的挣扎和厮杀中与世界的命运紧紧相连。米尔德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灯红通明人声鼎沸,在午夜时分过后能够被这样形容的饭馆,在米尔德只有“琉璃阁”这一处。店主琉箐,一个从名为地球来到米尔德的小姑娘,没人知道她的过去也没人认识她的父母。但她手中,那一桌美轮美奂的佳肴,米尔德人从没见过的美食,总会让人暂时不去想那么多。尤其是人多时,没人会在吃饭时开小差,谁知道再次低头身前的是菜肴还是空盘呢。

“你就不能骑慢点吗?”

“多熟悉熟悉,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想都别想”

长长的车灯在街道上扫过随后消失,一辆红色的重型机车稳稳的停在了琉璃阁对面街道上。从车上下来的马赫把自己的头盔摘下,向前颠了两步后扶着墙用力晃了晃脑袋,一路上夸张的车速让马赫本能的感到不适。而希雅拉却气定神闲的把两个头盔放在后视镜上,对着马赫嘲笑般的摊开手。

“就你现在的体格啊,得多练练你了。再说了,这点速度都受不了对得起马赫这个名字吗”

“要你管……”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后,一前一后的朝着琉璃阁走去。轻车熟路的希雅拉对着琉箐点了点头后便朝着里面的一个小单间走了进去。

与米尔德的传统装饰完全不同,一道写意山水的屏风,两边娇嫩的翠竹,四方逼真的墙壁浮雕,雕刻了祥云的木质桌椅,古风古气并透出沁人心脾的檀香。若不是中间摆放的八仙桌,马赫绝不会认为这里是吃饭的地方。

“两位想要些什么”

“一份米饭,一份辣子鸡丁吧,对了,还有麻婆豆腐,老板娘做的这道菜永远吃不腻”

希雅拉并不打算看菜单,对于希雅拉来说在琉璃阁点菜就如数家珍。一一将菜肴记下来后,琉箐转身看着咬着嘴唇认真翻看菜单的马赫。

“那请问这位客人您需要些什么”

“一份牛肉清汤和一笼豆沙包”

“您确定要那么清淡就好?”

“这样就好!我……不能吃辣”

用力把菜单合上推到琉箐面前,红着脸说出后面一句话时,马赫的声音低到让人几乎听不到。

会意的点了点头之后琉箐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琉箐却忽然停了下来,转过来头带着别样的笑容看着马赫。

“我送您两杯解辣的酸梅汤,希望你还是试一下辣些的菜肴,您不会后悔的”

店里的所有店员都是琉箐的分身,不过不同的职责用不同的衣服分开,分身之间并不会搞混。而也因如此,让琉璃阁的上菜效率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而琉箐为什么可以这样大量长时间的分身,也只有穿越者这个身份可以勉强解释一下了。

菜上齐后,希雅拉十指交叉用手背托着自己的下巴,靠在桌子上盯着面前的马赫。意识到面前人的眼神,原本已经把筷子拿起来的马赫又有些尴尬的慢慢把筷子放回了面前的盘子上。

“有什么事情吗?”

“应该说你有什么要问的吗?应该憋很久了吧,尽管说就好”

“这个chaser,是黑社会吗?”

“不否认,有些人愿意这么叫。不过我们只是把政府订的死规矩看得比较轻,更愿意用自己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讨厌黑社会?”

“可以让我变强大吗?能够保护好自己的那种”

“当然,这就是切瑟尔交给我的任务”

提到黑社会三个字时,马赫的反应显得很平淡,但说到变强时马赫却显得坐立不安,眼瞳中闪烁着点点的光芒。这种单纯要变得强大的心,让希雅拉点了点头。

“我会给你变强的一切帮助,不过能变得多强大还要看你自己的天赋,现在的你就是个弱包子”

“我还是有过训练的!魔导材料大部分都认识,也会一些基本的格斗术”

“吼,这就开始沾沾自喜了吗?魔法知识你可以比得过我?格斗术你可以比得过切瑟尔?”

听着希雅拉的话,马赫悄悄地把头低了下去暗暗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但希雅拉的指责并不是全无道理,没有肌肉的胳膊,连几个街头混混都没办法搞定。

“如果你的问题没了,那该我问你了。你为什么想要变强?”

“为了保护自己,必要时杀了我的父亲”

“嗯?”

马赫的回答出乎了希雅拉的意料,发出了一声疑惑地哼声后,希雅拉伸出手示意马赫继续向下说,显然希雅拉对于马赫的这个回答充满了兴趣。弑父,这个词对于没有父母的希雅拉显得有些陌生甚至奇幻。

“几年前,我的母亲凯伲,一个非常爱我的温柔的母亲,对任何人都很和善,是我最爱的人,而且她还是光荣的管理局空中防卫部少将。但是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身亡,死亡报告说母亲是因为体内细胞反常生殖导致的惨死!母亲的遗体就像一个怪物,恐怖而且……。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违法的,变态而反伦理的细胞实验!因此,管理局取消了母亲的官职和所有荣誉,甚至公开评判她,让母亲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听说过这个事情,也就是说你是凯伲的女儿,马赫·莱恩肯格?”

“不要提那个姓!母亲的死都是因为我的父亲,我亲眼看到他在我母亲的身上做了那该死的实验!母亲死后他没有一点愧疚,他销毁了所有证据,逼迫我不准说出去,到后来甚至把我当成母亲,病态的囚禁我折磨我。”

“你没有想过告发他吗?”

“没有证据管理局也没办法对他怎么样!他把我当成凯伲,为此我委身给他只为了收集证据,他发现后近乎疯狂的殴打我,甚至想要杀了我!最后我终于逃出了家门,我不想再去看那个男人,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我……”

“然后你遇到了切瑟尔,对吧”

“嗯”

希雅拉面前,紧紧握着拳头的马赫不停地发抖,不知是恨还是恐惧在刺激着马赫的内心。被一句带过的过去,是对亲父的失望到绝望。这一切本就不应该发生在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身上。因为马赫动作从领口隐隐露出的淤青,证明了马赫没有说谎。

两人面面相觑安静了很久,房间里的檀香让马赫慢慢冷静了下来,那双紧握的双手也慢慢松开,手心中被指甲刺出的伤口流出的血液将马赫的衣服再次濡湿。

希雅拉伸手把自己面前的辣子鸡丁朝着马赫推了推。

“马赫,饭要凉了,快吃饭吧。我不该在饭前问这些事的”

“我不吃辣”

马赫从呜咽中应了一声。

这场饭吃的不是那么愉快,只有心酸和不堪的回忆,以及一个悄悄许下的诺言。

此刻马赫最需要的是变强,获得能够对抗那个男人为母亲正名的机会。她现在的信念最容易让她变强,也最容易让她被控制,绝对不能让她再次受到伤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