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觅君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觅君》精彩章节目录_江暮云小说免费阅读

觅君

作者:江暮云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一人号称一生未错,却惊觉一生皆错,一兽孤守百年,却不知其主绝归,一人容颜不老,却生不如死,一人支离破碎,却谈笑风生,寻寻觅觅,君在何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声脆生生的呼喊,打破了二楼的宁静,也将陷入回忆的李七树拉了回来。

他叹了口气,不知是不是唏嘘于刚刚难得寂静,还是慨叹自己一共就两个亲近的人,还都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和自己这份淡雅平静不符。李七树侧着身,将盒子又仔细端详了一遍,将盒子塞入床底,站起来又看了一遍,确定不会被阿玉贪玩翻到,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襟,慢慢走下楼梯。

“七…叔,你咋才下来呀,我都饿死了?嗝!嘿嘿!”

当李七树踱步走到一楼,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坐在自己常坐的太师椅上面,两条小短腿不断地晃荡着,嘴里面也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好像吃着什么东西。

“你这都吃的打嗝了还和我说饿,又到哪里混吃的去啦?不是和你说外面人给的东西不要吃嘛!”李七树对她也实在是头疼。

这个女孩叫李玉,看上去七八岁年纪,坐在太师椅上学着李七树的坐姿,但是身形不够有点晃晃悠悠的,小脸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在吃这东西,两个眼睛像是两颗明珠,忽闪着光芒,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已经垂及弱肩。

但是李七树不会扎头发,阿玉每次就直接在头发尾部绑一个皮结。其实纪延年猜测的有一半是真的,阿玉确实是李七树养大的,但是也不是李七树的远房亲戚孩子。

“那不是看我可爱嘛,那些老板叔叔和阿姨都给我塞好吃的,都人可好啦,嘻嘻,七叔,你每次出门都板着个脸,这个友好和睦的领里关系当然靠我啦。”看着李七树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阿玉赶紧把吃的咽下去,挺着小脸笑着试图蒙混过关,像是一朵小花在等待着太阳的赞赏。

李七树紧绷着的脸只挺了三秒,看了眼小脸上还占着黑痕的李玉就宣告投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转身走进内屋,从内屋端出一盆温水,将毛巾浸湿,又拧干,细细的擦拭着阿玉在外面疯玩一天的小黑脸。没过一会,小黑脸褪色了。漏出来原来的“雪团子”,“手”,李七树又洗了下毛巾给阿玉又把手从黑炭恢复成了白面。

“延年刚刚来了,他去买菜了,等他回来我就做饭。”一遍擦手李七树一边和阿玉说着。“延年哥哥来啦,太好啦,我又有饭友了!”阿玉一听到纪延年这三个字,好像两眼的光芒都要闪出来,“每次他在,我都能多吃一碗饭,可能也怪七叔做的饭太好吃啦,嘻嘻。”

“我不知道哪里来修的福缘,遇到你们两个活宝,对啦,阿玉,为啥你叫他纪延年哥哥呢?”李七树其实一般对于这种事都不太在意,但是今天难得来了兴趣,便问问阿玉。

“这个吗?因为我和七叔在一起很久啦,我都记不得在一起多久了,但是延年哥哥才认识不长时间,时间长是叔叔,不久是哥哥,以后认识时间长了再改。”阿玉撅着红润的小嘴,一脸认真的说。

对于这个荒诞的理由,李七树也只能一笑了之。眼前这个人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唯一的“亲人”不由得也是宠爱万分。

“来了来了,木头,买的五花肉和大虾,转账还是现金,小本生意概不赊账哦!”一听这个财迷气息都要弥漫到脚指头的声音,就知道纪延年回来了。

“延年哥哥!”阿玉看到纪延年不由得一下从太师椅蹦下来,直接往他怀里钻,留着李七树还拿着毛巾愣在原地,“这小没良心的。”李七树把毛巾扔到盆里,那边纪延年已经放下菜,抱着阿玉,李七树没好气的回应一句:“少废话,和我到厨房打下手,阿玉别乱跑乖乖等吃饭,钱?看你表现。”

这话一说纪延年有点急了,这点小鸡贼上来了,“木头你别逗我呀,我这钱一不偷二不抢都是省吃俭用下来的,你这个不给我可就常住你这个不起了。”纪延年这么说着就看看四周有没有可以睡的地方,“我看这就不错,可以搭个帐篷。”一副已经做好长久战斗的准备。

“唉!你瞧你这点出息,我能少了你这个财迷的钱?要吃饭赶紧过来帮忙。”李七树可没空和纪延年插科打诨,留下这么一句拎着菜篮就往后院厨房走。

“来了来了,木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纪延年讨好的笑着跟着往后走,一边走一边还在念叨着:“我买了阿玉爱吃的肉可以做五花肉,还有我爱吃的虾,还有你……”纪延年不说话了,倒不是他想省钱买的少,而是认识李七树这么长时间,实在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每次一起吃饭,他和阿玉好像比赛一样,狼吞虎咽的比谁吃得多,李七树每次只是吃几口之后就放下碗筷,留他们两个解决战场,也难怪阿玉喜欢纪延年一起吃饭,每次她和李七树两个人吃,李七树吃不了多少,她一个人也挑不起什么食欲,草草收场。

到了厨房,这是在后院单独搭的一个小屋子,里面柴米油盐各种东西都有,还有一个灶洞的锅台,这些算是李七树的“私藏”,每次做饭李七树都是生的柴火,他说不用柴火做的饭没有烟火气,冷冰冰的是一道“看菜”。

还有一个只有阿玉和纪延年知道的秘密——李七树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的了,外表看上去温文儒雅性格冷淡的店老板竟然擅长做饭,而且会做各种稀奇古怪的食材,纪延年第一次吃过后就开始腆着脸来蹭饭,御赐外号“厨神”二字。

李七树先将上次劈的柴火归了归拢,聚了起来,先将其塞入灶洞,让纪延年过来帮着点了火,开始热锅。然后自己开始一个人开始处理食材,纪延年也准备上手,被他以手忙脚乱还不如添乱为由,赶去了劈柴火留着下次用。

李七树现在仿佛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东西,减去虾须虾尾,细细的拿出银针开始给每一只虾挑虾线,一双灵巧的手开始舞动,入放好微量酒和油的盘子开始腌制,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顿。很快锅热好了,先倒入开水,将五花肉焯水,放入冰水中。

这时间空挡,炉火由于烧的是柴火,火候不好控制,看着立马倒油,很快将虾过一遍油,捞出后先放旁边,每个虾都炸的正好,壳脆肉嫩,一放凉虾蜷曲起来,开始弥漫出一丝丝鲜香,此时锅里留下了一点底油,开始煸炒姜葱,趁着这个空档,李七树发现厨房里的盘子不够了,于是看着窗外笨手笨脚的纪延年,轻声说道:“延年,去拿个盘子,我这不够了,就在楼上箱子里有。”

纪延年应了声,来到一楼,发现阿玉这个小妮子可能因为玩了一天太累了已经趴在茶桌上睡着了,嘴角还留着口水,小脸像个元宵一样还微微泛着红润,纪延年蹑手蹑脚过去怕惊醒她,伸手捏了一下阿玉的小脸,入手真如一个冒着热气的小雪团,如凝脂般光滑,拿手指点一下鼻子,好像感受到什么,阿玉皱了下鼻头,哼唧一声。

“这小妮子要真是木头生得,那不就说得通了,木头一个男的长得像画中的佳人一样,阿玉这长相随他正常,正常。”纪延年心里已经给李七树找好解释。“不对,盘子,差点忘了,要赶紧去,不然木头一生气就没饭吃了,不过好像也没见过他生气……”纪延年刚刚盯着阿玉入了神,差点忘了自己的任务。

“这不有个盘子嘛?”纪延年刚准备抬脚上楼,抬眼就看到茶桌上放着一个盘子,拿起来上看下看,好像还不是普通的盘子。外表看上去好像是打碎了的几块瓷块拼凑的,三大块瓷块中间镶嵌着闪着光的黄色纹路,不知道是什么,虽然不规则,但是有种别样的美感。

“估计是木头自己拿出来,他就算到了要用,对,一定是的,我真聪明!”纪延年显然已经给出了解释,要是李七树在这一定会气极反笑,每次什么事情纪延年都擅长自顾自得给出合理的答案,虽然答案基本都是错的。

纪延年兴高采烈的拿着这个“新发现”,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高兴,来到厨房。李七树正在把大虾爆炒,上糖色,放料酒提香,听到脚步声,身子都没动一下,说道:“拿来啦,放桌子上吧!”

纪延年倒是有点兴趣,说道:“木头你这盘子还真别致,中间还有金黄色纹路,真好看,哪买的?”“嗯!?”李七树一听,回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李七树脸色就变了,目光盯着这个盘子似乎有点急迫,“你从哪拿的?你赶紧放回去,我拿出来修补细纹的,这个不能乱动,不然阿玉可就要和你拼命了!”

“什么呀?哪有这么严重,一个盘子而已,好吧,我放回去。”纪延年倒是不太在意这个盘子,只是看李七树刚神色都变了,第一次看到,不由的有些害怕“这东西也不像古董呀!再说木头也不是太在乎钱财的人”想这事,走路就没留神,左脚绊了一下手就脱力了,盘子飞了出去,“咔嚓”一声,正撞在后门门槛上,当即就碎成了几大块。

听到声音,李七树从厨房闪出来,看到了的场景是,纪延年半坐在地上,挠着头好像有点摔着了,旁边就是那个碎盘子,“唉!命数如此。”说着,李七树走过去,伸手将纪延年浮起来,帮他掸去身上的尘土。

“没摔着吧?!”李七树问道,纪延年倒是缓过来了,蒙了,一把抓住李七树袖口,“木头,多少钱,这个…我…要赔…完了完了……下半辈子工资没了。”

李七树倒是不像刚刚那样,好像接受了事实,语气变得很平淡,一字一句说道:

“这个盘子不值钱,但,值阿玉的一条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