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空想的物语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空想的物语》精彩章节目录_heizey小说在线阅读

空想的物语

作者:heizey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魔法少女小圆同人,短篇脑洞集合地,粉黑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圆香叹了口气,将自己有关【暗灵】的所知一一诉说。

「呐,小圆——」

听完幼时友人的说明,到嘴边的话语不自觉地停顿一下,沙耶加紧张地吞了吞口水,这样问道。

「这片森林里……原来是有鹿群的吧……」

然后,回答她的是圆香沉默的点头。

「……所以,大家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最后圆香建议道。

沙沙沙沙沙——

持续不断地,四面八方朝着眼前此处涌来。

视野所见之处,被一股灰蒙蒙的色彩所笼罩起来。

似乎整个森林都解开束缚肆意活动一般,奔跑的脚步声变得密集而响亮。

从被附身的躯体上,放射而出的夺人视线的猩红眼芒。

很快,从可视的红色亮点变成两团放大的灯光。

面前扑来的尘土,急促地在空中四处回荡。

返回的道路被那数量众多的光芒所映照,散发出漆黑雾气的身躯腾腾地打下浓重的阴影。

「喂,还愣着干什么!」

「嗯、啊啊……」

似乎是被这样的场面所震撼,圆香和沙耶加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在被杏子的大喊提醒之后,才感到一股围绕在身体四周的危险寒意。

在连退路都被切断的现在,前进成为了唯一的选项。

靴面快速地踏过树木枝干的表面,因为魔力的影响而特别粗糙的质感。

运用自身持有的元素之力,三人此时正以飞快的速度前进着。

一旁的景物在一个向着枝干用力踏出的动作后,在眼中只剩下模糊的残影,然后向后退去。

「呼……呼呼……」

三人因为高速运动而急促地呼吸着,圆香抓紧胸前的衣襟,不自觉地加深力度。

在开始逃跑的瞬间,她似乎看到被杏子打倒的鹿的身躯又摇摇晃晃地从地面立起。

猩红的视线就这么望向了圆香。

「……」

仿佛是还活着一般的,或者是知道三人曾在它的尸体前停留过的一样。

如此注视。

然后,那阵猩红的眼光伴随着她之前看到的死亡空洞的眼神,连同一些有关暗灵的知识深深刻印进圆香的脑海之中。

说实在的,圆香到现在还是有股不真切的感受。

有关【暗灵】知识的获得,是圆香在骑士训练的空余时间,在皇宫内图书馆阅读时,偶然了解到的。

虽说书本关于暗灵附身有详细的描写和说明,但那时没有实际亲见的自己,光凭想象也是相当勉强的吧。

——但也同样是因为了解的暗灵信息,才让三人有了存活的机会。

以单体被暗灵附身的鹿来说,的确是没有杀伤力的。

在数量的支持下,却也会变得非常麻烦 。

在这片被魔力覆盖的范围内,除非是切断魔力的来源,不然暗灵就会源源不断地生成,然后附身在被打倒的躯体上。

最终将会演变成为没完没了的战斗。

身后追逐的奔跑声没有中断,似乎愈发接近。

「加油——再坚持一下。」

点点的光从前方灰蒙蒙的视野里溢出。

在此刻,似乎是明白逃窜者即将要摆脱它们的追踪,位于前头的暗灵们更加发力地迈大步子——

眼看双方的距离就只剩下微微一点。

「沙耶加酱!杏子酱!」

「「哦!」」

就像一个信号,在圆香的大声呐喊之后,沙耶加和杏子也大声回应着她。

与此同时,她们身上流淌的元素之光在此刻——

也充芒到了极限。

「哈啊啊——!」

不自觉地从喉咙间发出的一声低吼,三人的身体被元素之光携着飞出枝条密布的树与树之间。

然后。

「——!」

感受到了异样。

眼前充斥的光还没有完全消失,身体却像是别的什么东西,一瞬间失去力量地摔落在森林中央的空地上。

「库……」

只能从喉口发出闷闷的叫苦声。

还好这个下落的高度对于骑士来说并不算什么。

不过疼痛怕是免不了了。

「沙耶加酱,杏子酱你们怎么样……」

圆香带着有些疲劳的声音询问着。

「啊啊……我们没事……」

传回来的是沙耶加有一些慌张的声音。

虽然从圆香的角度无法观察到,但沙耶加此时正和杏子交叠着摔在一起。

但是很快地,她们就无法再轻松起来了。

没错,在进入空地一瞬间的感受一直持续着。

仿佛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挤压肺部的空气,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眼前的场景让人觉得晃动着有些发晕,力量也受到了限制,手脚的动作变得费劲。

「呜……」

难道,这里是魔力的中心吗?

强行从地面爬起,按住大脑侧部,抑制从本能感应到的眩晕。

圆香注视着刚刚的森林,发现刚刚追逐她们的身影还聚拢在森林临近空地的一端。

不知为何地,暗灵们一个个眼冒红光,想要上前,却又好像在畏惧着什么,不敢上前。

在确认暗灵不会逼近后,圆香来到沙耶加和杏子的身旁。

「嘛,不论怎么说……总算是脱身了……」

沙耶加喘着气,坐在地面上。

「……好重。」

杏子如实地抱怨着刚刚沙耶加压在自己身上的行为。

「杏——子——!」

拉长音调,沙耶加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气,但额头上却已经冒出了井字。

「你说什么?!重的人是你才对吧?!」

「但是,确实是很~重~」

似乎是因为沙耶加的神情而感到非常有趣的杏子,故意地露出埋怨一般的表情将「重」一字,特别地加强。

「你——!」

「沙耶加酱,杏子酱,现在还不是打闹的时候啊……」

当然,在最后还是被圆香无奈笑着地劝阻下来。

互相搀扶着的三人,来到了空地的中央。

所见的是一些由断梁残壁构成的废弃宫殿,不知是否因为魔力的原因,四周没有什么植物。

连理应生长着青绿色苔藓的长柱,都呈现出一股象牙白,看上去非常光滑的模样。

整体看起来,与其说是废弃宫殿,还不如说是破败的庭院。

三人缓慢地踏上殿前的台阶,然后走进殿内。

高耸林立的象白牙支柱在宫殿的两侧整齐地分开,虽然在外面看来已然破旧不堪,但其内部却出人意料地完好。

一排排的支柱向着视野的远处延伸,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而在那像是中庭的地方,则显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景色。

复杂而难懂的咒文被仔细地刻印在光洁的作为地面的石板上,将它们串联起来的,则是泛出诡异光芒的石体,压缩后的暗元素魔力被缓缓输送进咒文之中,循环的魔力按着顺序依次经过每种咒文,像是一种共鸣。

渐渐的,咒文与咒文之间的联系被建立起来。

眼前的满溢出暗元素魔力的阵法,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在那,魔法阵的中央——

漆黑长发的少女,安静地躺在地面的石板之上,双眼紧闭,面色平静。

不知是因为昏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那位少女就是如同陷入睡眠一般失去了意识。

而,就在黑发少女的身影映入某人眼眸的那一刹,最先响起的,是发自心底的呼唤。

「——焰酱!」

不顾每一步前进,魔力愈发浓厚的重压。

不顾一举一动都要耗费全身力量的疲惫。

圆香努力地朝着那个方向,迈出脚步。

「等等啊小圆……」

沙耶加和杏子互相搀扶着,跟在圆香的身后。

然后,圆香停下脚步。

就在距离焰还差五步的地方,停下了。

那并不是具有要等待的含义,只是非出于本意的,被迫停下了。

「……?」

从脑袋上冒出问号的沙耶加,不明所以地看着圆香停下的背影,就在她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杏子的声音从她的右耳传过。

「喂……前面……」

杏子虚弱中带着些严肃的口吻,让她不禁怔了怔。

然后,沙耶加顺应杏子的话语将视线移向圆香前方的那片空间,她很快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空间发生了曲折。

不,与其说是曲折,还不如说是撕裂更为恰当。

空无一物的地方,仿佛是画板上画布的一角,一些碎碎的黑色残片随着空气中魔力的流动不断互相拍打发出类似纸片在风中肆意动作的声响。

逐渐蔓延,虚伪的空间画布被完整撕下,露出暗红色的画板。

在圆香与焰只差微小的距离就可再见的瞬间,那个女人从那道将她们隔开的传送门之中,走了出来。

在传送门消失的当下,如同一堵墙一般,拦在了圆香的面前。

「你……是谁?」

从最初被拦截下的惊诧之中恢复过来,圆香在心中提起警惕的同时,打量起这个出现在眼前的黑袍人。

覆盖住全身,描绘着圆香未知的图案的漆黑长袍,把连同脸的部分一起遮盖的兜帽,只能从长袍的样式勉强判断出是女性。

黑袍女人没有说话,她只是如此地站在那里,就像是一道安静的鬼影,沉默地看着在圆香后方的沙耶加和杏子赶到时的场景。

三人抱有敌意且警惕的目光,落在黑袍女人的身上。

两道寒冷的剑光,一道锋利的枪端,同时对准了她。

「是你,带走公主殿下的吧——」

向前迈出一步,沙耶加往常活泼的音色中却充满了凌冽地,如此质问着。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快把公主殿下还来!

在已经吐露的话语中,蔚蓝色眸子露出的尖锐目光则把这些,统统地包含进去。

那是美树沙耶加心中保卫王国的信念的体现。

点点头,黑袍女人相当干脆地承认了。

随后,那个沙哑的,模糊地如同幻觉一般的声音,缓缓响起。

「会归还的。」

出乎圆香等人意料的,说出了如此话语。

但随即的一句话,又让她们的心沉到了低谷。

「——在仪式完成之后。」

嘎嘎。

手中的剑,被加大力道地攥紧了。

圆香咬紧牙齿,感受着从身体内部传来的无力,以及内心因为无力而感到的痛苦。

她只是回想起了什么,之前的短暂记忆。

如今通过黑袍女人的话语,在圆香的面前如同照片一般地回放。

仪式。

——被魔力所污染的,弥漫死气的森林。

生机不再。

——因为死亡而放大的瞳孔,被猩红所吞没。

生命消散。

然后,最后出现的是,少时与黑发少女相识,玩耍的情景。

不行,这种事情。

森林变成了那种样子,生活在其中的大家也变成了奇奇怪怪的模样。

如果焰酱完成了仪式的话,一定就跟那些动物们一样,再也回不来了。

不知为何地,想到这里的圆香从内心感受到一阵钝痛。

明明对于到底是何种仪式还一无所知,心底却这样重重地敲击,意识这么清晰地告诉自己——

如果仪式完成了,圆香,一定会失去她。

不仅仅是从普通的,是否还活着这样的概念。

「不行。」

不经思考,便已经得出的结论。

不带任何的犹豫,不带任何的迷惘。

只是将自己心中的答案,真切地告之而已。

「不可以。我——」

感受到此时背负着的沉重,圆香紧张地呼出一口气,在即将说出的瞬间,她感到她的双肩用力地往下沉了一下。

「哟,小圆别忘了我们。」

「就是这样。」

沙耶加和杏子同时地,拍了拍圆香的肩膀。

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红蓝双色的骑士显露出平时少有的绝佳配合度。

左边的是杏子,右边则是沙耶加。

感受着此刻同伴之间的羁绊,圆香的眼眸似乎明亮地要发出光来。

所以——

注视着阻挡在面前的黑袍女人,骑士们握紧手中的兵刃。

异口同声,作为给予黑袍女人的回应。

「我们,不会让仪式完成。」

同时作为宣战的誓言。

然后,在誓言的话音落下的瞬间。

骑士们的身体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一点点地从心口的位置扩散到全身。

一股力量被充盈的温暖,从体内涌上。

这是……麻美桑的祝福术……

注视着柔和的光拢住全身,圆香想起了她们临行前金色罗马卷的魔法师最后的赠予之物。

疲倦,劳累还有伤痛,此刻都完全消失了一般。

更让圆香感到惊奇的是,意识仿佛是处于纯净的金黄色海洋,内心的不安,恐惧,紧张也都像水蒸气一般蒸发了。

没错,与三人上一秒的情况完全不同,身体似乎相当轻盈,充满了力量。

「——!」

被什么中断了思考。

圆香从打量自身的动作中停下,有些发颤地将目光缓缓移到中断她思考的人物面前。

移到瘦长,黑袍的女人面前。

之前数量众多的暗灵围绕的寒意无法丝毫及上圆香此时的恐惧。

一股沉重的感觉挤压在了心脏上,跳动一下甚至都是无尽深渊的高度,胸腔如同塞满石块,一块抵着一块地拼命摇晃,压力也不会减轻丝毫。

像是一盆冰水没有遗漏在泼在尾髓,凝结成的冰冷触感通过皮肤一阵阵地传递冻结。

「呼,呼呼……」

不由更加急促地去汲取氧气,圆香的脸庞变得一片苍白。

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黑袍女人的一个动作。

女人的目光落在圆香的身上,但圆香感受到了她似乎是在注视着什么更加遥远的世界。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圆香也不会如此。

没错,她同样感受到的,是黑袍女人那漫汲开来的——极度憎恶的目光。

即使,黑袍女人真正注视的,不是圆香。

手掌从光滑的袍中伸出。

关节因为弯曲而发出脆响。

黑袍的女人依旧没有说话,她朝着圆香的方向慢慢对准。

圆香可以想象——

那只手掌正在完成的,是个抓握的动作。

所以,圆香决定——

A 保持警惕,继续观察。

B 加强警惕,不再观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