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达克摩斯之剑的精确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达克摩斯之剑的精确度》精彩章节目录_琴误80小说

达克摩斯之剑的精确度

作者:琴误80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致郁

三年前隐于江湖的连环杀人通缉犯做出了挑衅警方的行为,真实目的竟然是要查清六年前的一场“冤案”。猫鼠游戏即将展开,杀人犯的目的耐人寻味。以查案为目的的罪犯和以抓捕为目的的刑警队长将会作出怎样的对决。六年前,两位普通警察在对一起大学校园的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易森在田牟面前表现出的样子,可是这正是田牟担心的地方。他害怕如同建国以来的历史一般,易森没有倒在战场上,而死于同伴的枪口。

田牟想到这儿,清了清脑袋,拿起了筷子。两个人的话匣子毫无征兆的打开了,又回到当年一起办案的“战友”模样。易森升职为局长后,田牟从外地调来接替队长的职务。两人说起这些年各自的遭遇,田牟大笑道暗林案之后再也没有碰到过那么凶残的对手,而易森哂笑着说出自己对抗边缘人组织时的恐惧和彷徨。往事随风逝,不识泛黄是流年。

觥筹交错,二人终于绕不过当年事。当年参与暗林案的刑警们,上司傅剑寒被查出贪污渎职案后逃亡自杀,易森亲自带队抓捕,却未见上最后一面。田牟突然明白了易森在抓捕傅剑寒时的纠结和伤悲。曾经并肩的战友堕落,就算最后制裁来临,恐怕自己也不能接受那个制裁自己战友的人是其他人吧。

专案组组长余雨在跟随易森与边缘人组织的对抗中牺牲。还有的升职,还有的调任。

“一群,弱智,废物,狗屎。”易森没醉,但是情绪却变得激烈起来。“你们不一样就算了,何必要跳出来找死呢?畏惧、胆怯、伪善,我在你们身上永远找不到这些东西。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些人性的弱点,你们还算是人吗?”

“面对他们不在意的东西,他们毫不吝啬自己的卑鄙手段,就算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犹如性命一般重要。”田牟知道易森说的是边缘人。

借着酒意,两人面红耳赤的争辩、痛骂着。

可吵到最后,易森无奈的笑着,“如果可以,我不会让边缘人犯罪的,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帮他们。”

“犯罪难道不是边缘人的固有属性吗?”田牟吐出疑问。

易森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说出来。

可是只有易森知道边缘人组织的原委,当初的初衷,还有恩仇。还有那个当初创立边缘人组织的人的善意。

这些心里话易森不可能在警局跟任何人倾诉,可是从他18岁起边缘人的第一次出现,到半年前边缘人组织彻底覆灭,一路走来,他的好友也只剩田牟一人了。

“易局,以后,别说这种话了。”田牟的眼睛黑得发亮。“你是我们的局长。”

易森一变脸色,诡异的笑着,“老田,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放心吧,他们还斗不过我。”

田牟突然后背发凉,他不知道易森明白的是什么。

易森的声音接近癫狂,“我受够了!这些年迷茫的生活,我再也不想与那些罪犯产生共鸣了!现在我是公安局长,宿敌已灭,从此以后,我要为我自己而活!边缘人也好,罪犯也好,还是他们也好,谁也别想阻止我为自己而活!”

这个“他们”的语气极重。

田牟笑了,却仔细揣摩着对方的话语。

“为自己而活。”

如果你从小,有人告诉你,只要捡起沙滩上所有的贝壳,就能获得幸福。你日夜不停的捡着,待到沙滩上空无一物,你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这时候你打开贝壳,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易森,将会变成什么模样?田牟也无法预料。

目送易森登上警车后,田牟还是真心的自语,上天还真他妈眷顾这个年轻人!

当田牟还满脸通红神志摇晃时,他依稀看见登上警车的易森向他挥手道别,对方神色泰然自怡,谁又能想到就仅仅在十分钟前此人还饮尽千杯,就像酒精的毒素在一瞬间被身体化解一样。

最可气的是,当田牟在路边扶着墙弯腰,想着这轮酒要多少杯茶才能消散时,易森还吹嘘着这是自己在高中时就练就的技能。

田牟恍惚的摇摇头,眼神不知道该看向何处,最后,他聚睛在搭在自己肩膀的外套上,这件外套是早上妻子为他从干洗店带回来的。田牟叹了口气,拿过来披在身上。耳旁有一丝轻痒,田牟用手拾取,竟是一根白发。田牟还未到四十年华,这根白发就是田牟数十光阴的见证,这数十光阴都交叠在这警局里,又有多少放在了自己的家庭中?想到这里,田牟不由得有些哀伤。

有人说,自己在这个年纪还仅仅是刑警队长,是因为自己太正了。

田牟也承认这一点,不过他从没有因此而感到沮丧。或许唯一会有的就是愧疚之情吧————对家庭的愧疚之情。自己本来可以拿更多的工资,为自己儿子以后结婚的房子多添砖加瓦。

警车启动的声音很吵,随后渐行渐远,田牟不禁目送它的消失。自己还没资格想哀伤二字。田牟将那根白发细心的放进口袋。

现在才想改变也太晚了吧。可不能为了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给把自己的一生给推翻了。所以,还是一条路走到黑吧。

可是易森今天冷酷的面孔还是挥之不去,那句癫狂的话语还是回响在耳边。

“为自己而活!”

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多年的好友就要变成自己不认识的人了吗?不过,田牟不正正担心着没有转变的易森所遇到的障壁吗?

再说了,那是别人的人生。

老实说,田牟心中不可能是没有窃喜的。自己的顶头上司是当年生死与共的好友,这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好事。田牟或许能够大器晚成,在退休或者调往文职前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职位。

可是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将陷入一场阴谋,难以自拔的阴谋。

酒店服务员找到田牟,“先生是您买单吗?”

田牟酒被吓醒了一半,易森这小子,该不会乘着我醉酒就溜了吧?不是说请我吃饭吗?当年暗林案的时候,易森就经常用这个方法蹭饭。

田牟拍了拍头,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可是,为什么菜单里会有一封让田牟感觉似曾相识的信呢?

当田牟终于从记忆中调出相关内容时,他的酒完全醒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