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青碧の枪的寻梦之路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青碧の枪的寻梦之路》精彩章节目录_弃子CP3小说在线阅读

青碧の枪的寻梦之路

作者:弃子CP3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非本人原创,火花里面一篇我非常喜欢的同人小说,所以我就无耻的把他抄过来了,正好做下宣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凛冽的寒风吹过,我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半个月前还在感叹夏天的余威,如今已经嗅到些冬天的味道了。

不过基亚兰城街道上的热闹景象却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富有基亚兰特色的有节奏的叫卖声伴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一如既往的生气勃勃的景象,置身其中,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充满了活力。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拉住我的手不放,拗不过她只好乖乖的给钱走人——我还真是无能。不过,花真的很漂亮,虽然都是很平常的品种,搭配起来却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感觉,看得出来是用心的作品,带给塞拉做小礼物也不错吧。

公女离去,国家败亡,看到眼前一片和平安详的情景怎么也联想不到三天之前这个国家曾经经历了那样惊天动地的变化。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基亚兰的市民们面对这场政权的变更完全无动于衷,除了少数受过琳迪斯小姐恩惠的社会下层的贫苦百姓自发组织了一次挽留公女的游行外,大多数市民得到这个消息时都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对他们而言,基亚兰家和奥斯迪亚家除了族徽的形状和旗帜的颜色外,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领主由一位青春靓丽的姑娘换成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或许会让某些有特殊爱好的男人失望,但只要能够像往常一样赚钱过日子,他们并不排斥这样的变革,政治,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这对奥森将军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之前一直担心有人趁这场动乱混水摸鱼,发生暴乱,事实证明他实在是杞人忧天。原属于基亚兰的旧有官员们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政权的交接经过一系列有条不紊的准备后也平稳的完成了,让人不得不佩服赫克托耳大人在政治方面的才干和魄力。算了,反正这些都与我无关了,爱怎么就怎么吧!

塞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离午饭还早,顺利完成老婆大人交待的买菜任务后,还有很多闲散时间供他挥霍。没有工作,无拘无束,真是久违的感觉了。步调轻快的塞因一边打发着上午的空闲时光,一边陶醉在无边无际的幻想中。市场口那个耍猴人的滑稽表演让塞因流连忘返,驻足观看了好些时候。刚走了一段,冤家路窄,又撞见了之前扭着他衣角不放、死缠硬磨终于让他就范的那个卖花的小女孩。塞因刚想上前打个招呼,小女孩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转身向巷道深处跑去。塞因目送着远去的她,发自内心的微笑着,但是,当他的视线顺着小女孩的跑动路线平移到街道转角处的那个角落时,他脸上的微笑凝固了。

会蜷缩在那种阴暗角落的家伙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鹰勾鼻子、满脸皱纹的老巫婆,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灰不溜秋的长袍,带着一顶好几个破洞、烂得不成样子的尖顶帽,成天玩弄着一个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的玻璃球,装作一副神秘的模样,一想起她那令人作呕的声调和丑陋不堪的臭脸,塞因就忍不住自己想要揍她一顿的冲动。不务正业、骗钱骗财、胡说八道、误人误事,大多数市民都对她恨之入骨,可偏偏有些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子弟却总被她那点根本就不入流的骗术和天花乱坠的口才所蒙蔽,将她的满口胡诌奉为神旨。如果不是那些财迷心窍的白痴们护着她,塞因早就把她轰出基亚兰城了。不过这一次,此时此刻,让塞因吃惊的并不是这个胆大包天的老骗子,而是坐在她面前,专心的听着她的话并不时点着头的青年。

尽管背对着他,尽管没有穿平时不离身的那件红色铠甲,但无法遮挡的红发和腰间黑色的长剑却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塞因面带愠色,一声不响的缓缓来到他的身后。本来他很想听听一向冷静的朋友究竟被怎样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但当他听完那个老混账的第一句话之后,就完全克制不住自己了。

“那个女人向北去了啊!嗯,还好,东边似乎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在等着她,如果她一直向北走可保平安,切记不能向东啊,切记!这可是神的旨意……”

“胡说八道!”她的话音未落,塞因飞起一脚将她和肯特之间的长桌踢飞,接着又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老巫婆的右肩上,连人带椅子飞出好几米远。“哎哟!”随着她的惨叫声,眼看着这一切呆若木鸡的肯特才回过神来。

“塞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肯特大声的问道。

塞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抢了我的台词!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咱们的事待会儿再说,先让我收拾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太婆,居然敢诅咒我的主人,真是不想活了。”

躺在地上的巫婆同样用恶狠狠的目光回击着骑士:“你这个粗鲁的恶魔,一定会受到神的惩罚的!”

塞因“刷”的一声拔出佩剑,然后用剑头拍了拍巫婆的脸,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的巫婆顿时吓得没了魂,一个劲的哆嗦。“告诉你,老太婆,我老婆的工作就是和神打交道。与其为我担心,还不如担心自己的脑袋比较实际。”

“你玩够了吧!”眼看四周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似乎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心虚的肯特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把拉住塞因的衣服,生拉硬拽总算把肇事者拉了出来。两个人推开包围,急匆匆的逃离了事发地点。

来到城北的酒馆坐稳后,肯特才稍稍安下心。回过头来,塞因依然是撅着嘴一脸不满的看着他。“你听我解释,塞因……”

塞因粗鲁的打断了朋友的话:“琳迪斯小姐的离去让你失去正确的判断能力了吗?如果你真的担心她的安危就应该跟着她一起走!用你自己的双手去保护她!而不是在这里把希望都寄托在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我能够体会你现在的心情,不过,作为朋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奉劝你一句:你和菲奥拉的幸福就在不远的将来,请不要毁了它。”

“塞因,我……”

塞因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愿意听任何解释。“那个老太婆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后别去找她了。至于琳迪斯小姐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哈特跟过去了,他一定能够护送琳迪斯小姐安全抵达萨卡的。”

肯特瞪大了双眼:“琳迪斯小姐不是坚决要求我们,绝对不允许我们跟着她吗?”

塞因耸了耸肩:“琳迪斯小姐只是说,不允许我们三个跟着她,可没有说不允许我们派其他人跟着她啊?别这么死板,偶尔也要学会钻钻空子才行,我的兄弟。”

“哈特,他的确是个优秀的密探,”肯特得知这个消息后却完全没有任何高兴的神色,“但武艺只是平平吧!”

塞因很快就明白了朋友的意思:“我们是不是操太多不必要的心了?琳迪斯小姐的剑法即使放眼整个大陆也是鲜有敌手,这次还带着精灵剑‘索尔?卡缇’,保护自己根本不成问题。我让哈特送她一程,也不过是求个心理安慰罢了。”

“你说得也对,看来我多虑了。”听完塞因的解释,肯特紧绷着的脸舒展开来。

“不管怎么说,”塞因有意顿了一下,调整了说话的语气,“是时候忘记这段感情了吧!菲奥拉还在伊利亚等你,如果还抱着那样的想法,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就让琳迪斯小姐作为朋友永远保留在记忆里吧!”

肯特挠了挠头,被平时嬉皮笑脸的塞因这样正儿八经的教训还真是让人不习惯。“打算什么时候出发?”看出朋友的难堪,塞因及时变换话题替他解围。

“过两天吧。我要先去一趟费雷,正好跟威尔他们同路。”

“去费雷干什么?又不顺路。”

肯特想了想说:“两天前收到菲奥拉的信,说法瑞娜接受费雷的哈肯将军的邀请去那边参加军事行动。虽然具体的事情她并不是很清楚,但法瑞娜离开伊利亚差不多快两个月了,连一封信也没有寄回家过,这不是她的作风,因此她这个做姐姐的拜托我到费雷去打听打听她的消息。”

塞因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就算去了费雷也打听不到她的消息的。伊莎多拉跟我提起过,法瑞娜结束费雷那边的任务后,就赶到伯尔尼那边淘金去了……啊,不,我是说费雷的伊莎多拉将军,上次联合操练时偶然间听他说起过。”

肯特盯着朋友的眼睛,仿佛要从那里读出些什么东西。塞因感到有些不舒服,轻轻的别过脸去。“你们俩的关系还真的是……虽然直呼名字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恐怕不那么简单,你这家伙对待感情的态度又一向不是那么让人放心,还是注意一下好。塞拉八成也知道的,唉,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吧!……好了,不说了,免得你说我故意报复你。法瑞娜真的到伯尔尼去了?你确定?”

“应该是的,伊莎多拉将军亲口告诉我的。”

肯特喝了一杯酒,长出了一口气:“我在伯尔尼那边没什么朋友,人生地不熟,看来只好放弃寻找她的计划了,直接北上吧。”

“别担心,法瑞娜又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塞因安慰道。

肯特把背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光说我的事了,你呢?还没有打算清楚?”

塞因点点头:“还有些犹豫,最近也没有时间和心情静下心来考虑这档子事。本来打算等孩子出生、塞拉养好身体之后就搬家去奥斯迪亚,至于是否出仕到时候再视情况而定。不过半个月前,伊莎多拉将军辞掉了费雷近卫骑士团副团长的职务,不久之后费雷侯艾利乌德大人又亲自来信希望我填补伊莎多拉将军留下的空缺。我对那个位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兴趣,但艾利乌德大人亲自邀请实在是令人难以拒绝的诱惑。”

“伊莎多拉将军辞职的事我也有耳闻,这简直是故意在给你留位置嘛!”

塞因低着头喝着闷酒,并没有马上对朋友的评论做出回应。“我想不是的,伊莎多拉将军是主动辞职的,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很难胜任那个位子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回答,“听说艾利乌德大人有意安排一个宫中的差事给她,希望她继续为费雷家贡献力量,不过被她婉言谢绝的样子。”

“这样啊,你了解得还真清楚!”

肯特的话中带有明显的潜台词:“你和伊莎多拉将军的关系还真不错啊!”塞因无心计较:“塞拉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半月,我请她到时候过来帮忙。生孩子这种事情,她的经验比较丰富,我这么个大男人是什么都干不了的。”

肯特叹了口气,继续说:“岁月流逝,连你都快当爸爸了,呵呵。”

“你不服啊?那就需要你和菲奥拉好好努力啰!”塞因也不自觉地开起了玩笑,“说心底话我还是很希望塞拉替我生个男孩子呢!不过……”突如其来的某个事件打断了塞因的话:一个皮肤白净的少年站到了他和肯特的桌边。

塞因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未等他开口,少年就抢先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威尔将军和蕾贝卡夫人到家里做客来了,塞拉夫人请您赶快回家。”

塞因扭过头来看了看肯特的反应,肯特点着头回答:“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去,好久没有去看望塞拉了。洛克,你先退下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