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J·K出版社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9日

《J·K出版社》精彩章节目录_超神真菌小说在线阅读

J·K出版社

作者:超神真菌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日常

时过境迁,曾经一度繁华的社团即将被废,为了保留它,我和剩下的团员决定出道,去当·偶·像!不对……拿错剧本了,是要出版轻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管那事融资企业还是富二代创业,没有一定的资金的话,谁会把资源浪费在过度虚浮的门面上?

而正因为对方是有充足资金的企业,而且他们的员工对工作也显得非常热情,所以我们也能放下心来。并且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能给出一个便宜的价格。

但是作为学生的我们,却在交易上显得弱势。

毕竟我们是大学社团的名义来给间接性告知对方关于我们的信誉,所以我们不能以私人名义与他们合作。这样一来,我们作为学生并且没有太多交易经验就会被对方得知。

虽然我们要找的是新开企业,但不保证里面没有被挖掘而来的“老油条”在,一旦遇上这样的“老油条”,我们需要这种新开企业的原因就会暴露无遗,所以我们才需要一个能说会道的代表人。

大秦很适合,社长和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要是找些经验十足的印刷公司的话,”大秦说:“虽然能保证质量,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因为我们是学生的关系而大开杀‘价’。但找那些新开公司,他们做出来的质量我们却不敢怎么保证。”

“不必担心。”飞少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我们需要的是下年作为招新的买点,而不是质量。我觉得在质量上不必太过下功夫,因为如果我们出的书比预期好、要受欢迎的话,我们可以在那个时候再换成质量比较好的公司,然后再重新定制。但实际现在,我们没有必要注重书的质量,相反,只要内容相对较好就足够了。”

“不,”大秦说:“如果到时候重新定制的话,那么从封面到封底的设定也有可能会重新设计过。而同一本小说却有两种不同的版本,这很容易会让人觉得是在骗钱,我认为这会影响到下年招新数量。”

听到这里,我也发表了我的意见:“那么这样的方案如何?如果我们所出版的书确实很受欢迎,那么我们就以推出收藏版的名义来重新替那本书包装。从胶质封面到书里面的纸张,我们都用质量较好的,但是封面和封底的设计,我们则还是使用和之前同一款的。也就是说,我们将要改掉的只是书的质量,其他的设计,包括了封面,我们都不去改动,但我们却冠名为‘收藏版’。这个方法如何?”

“可以是可以……”社长说:“可是万一之前的封面设计不尽人意怎么办?我的意思是,如果第一次出来的封面设计就非常差劲,导致会直接影响那之后的重新包装的时候,该怎么办?”

此时,大秦和飞少居然各自冷笑一声。然后大秦说:“凌科社长,难道你认为我们会把封面和封底交给他们设计?你忘了吗?我的专业是什么你忘了吗?”

飞少也跟着说:“我记得师兄你好像是计算机工程系的计算机应用技术班吧,确实那应该会接触到平面设计的教学,可是你不知道吗?我们社团的指导老师,她也是个平面设计专业毕业的。”

原来如此,我焕然大悟了。

因为我们已经是一个出版社了,所以我们完全有资格自己编辑出属于自己的封面了。封面和封底不必假手于人,完全能由我们自主创作,所以就算给那些新开企业去制作封面,只要印出来的是我们设计的,我们也就不必担心封面的做的太差。充其量也只是胶质方面的差劲而已,无需担心会影响到以后推出收藏版的外观。

也就是说,封面和封底会由我们来设计。就算印刷公司给出的纸质量很差,也不影响到我们所设计的封面、封底,更不会影响到日后的收藏版的总体外观了。

而我们这里不仅有学习平面设计艺术的专业人士在,更有数十个经过精英教育的老师指导。什么黄金比例啊,三角比例啊,在这些人面前统统没问题,各种漂亮封面妥妥地都能做出来!

“募集的海报方面我们决定用A4的黑白打印。”社长说:“至于纸张方面由飞上暂时提供,在事情结束后我会用经费还回去的。”

“啊?这个倒是不必了。”飞少说:“因为我家里还有好几箱A4纸,所以就送给社团做贡献吧。反正推在家里也只会占地方而已。”

这样啊……真不愧是帅哥呢,虽然和帅哥无关来着。

此时,社团的财务刚好算好了应该花多少张纸:“我们学校全部宿舍和饭堂的、校道的宣传栏上,我打算用先用四十张A4黑白海报。至于宣传当面我当然没有打算只靠它们,我希望社联那边的人能在这点上帮帮忙。”

“怎么让他们帮?”飞少不解地问。

“我打算从上而下地逐个传达。”财务说:“比如说我首先向社联主席说一声,让他先知道这件事情,然后让他向他的干部交代一声,替我们向这所大学中的每一个社团的社长通知一下,就说我们正在搞这个活动。然后那些社团的社长再知会他们的社员,让那些社员积极参加这个活动,这样从上而下的宣传方式我觉得比较有些成效。”

“可是这样的效果还远远不够……”社长说:“要不要这样呢?我们向社联申请一下,不仅让全校社团都知道,我们还要让全校的班级也都知道这个活动。就像是期末考试一样,我想要全校师生都知道这项活动。”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募集的范围还可以扩散至老师的那边不是吗?”我说。

“对!就是这样。”社长敲了一记响指,说道。

“那么,我也得去准备向社联的申请材料了。”大秦说:“还顺便去拟一分印刷合同出来。”

印……印刷合同?不用那么夸张吧。

“多一张合同就多一个保证嘛。”

大秦说。

这个星期才短短过了那几天,却好像翻云覆雨过一般,简直就像是非一般的感觉。

刚开始提出打算出版起属于自己的原创轻小说的时候,还想着那只不过是随口胡说而已,没想到接着便干了起来了。而干着干着,不知何时我居然多了一份实感的存在。

从社团的性质升华,然后活动项目的初次拟定,每一份不同的申请材料就意味著我们的出版的终点更接近了。而随着那个终点的接近,那份实感则越来越强烈,就像突然知道复习重点一样的期末考试那样,心情虽然突然变得非常沉重,但却又总觉得让人放下心来。

难道这就是那些社会人士常说的,在这个狂妄的年纪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梦想的感觉吗?

我想大概不仅如此,也许里面还包含着我们所踩着的每一步是虚构的吧。被我们所虚构出来的步骤,然后实现那个“虚构”,再踏上去,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但是到了今天这一个需要实现出来的“虚构”,我想我们在今晚便遇到困难了。

“首先,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活动部室?”社长反问我。

事实是这样的,因为每一次会议都是社长各自发信息通知,再在晚上的时候到饭堂夜间开放处集中,这样的。

其中夜间开放处是向学生提供夜宵用的,但来的学生不多。

于是我就在想,难道每一次都要来这里开会吗?可说不准每天晚上都有空闲的,就比如说昨晚,我的C#科任老师突然给我们班布置了一道程序题,弄得我不得不缺席昨晚的会议。

“但是你懂得,这不能成为申请的理由。”社长说:“老师以及社联方面都是不会同意的。”

由于我们社团的大型会议是用教室来进行的,而小型会议则到饭堂这些夜晚也会开放的地点,所以像我们这些社团没有使用活动室的资格。

“但是难道每次会议都这么麻烦了吗?这里除了还有一点空调以外就没别的啊!”

我反驳社长道。

“对耶,这里还有空调耶。”不经意间,本来和我保持一样意见的飞少突然转换了态度。

话说就那点开饭过后剩余下来的空调就能收买你吗?再说现在不是已经**受不到了吗?

“而且学校没有给社团部室的先例啊!除了音乐社和拉丁舞社那些‘亲儿子’社团!”

别……别把话说得那么直,我伤到自尊了。

听社长说到这里,大秦也提出了相对的反对意见。

“可是等我们出版了第一本小说的话,我们岂不是也跟着成了学校的‘亲儿子’了吗?”

有道理,如果我们出了书的话,那么这是在为学校争光啊,有什么理由不成为“亲儿子”?而且作为一个出版社,怎么会有没有部室的呢?

然而,问题就是在这里……

“但是我们并没有出版过的轻小说啊!”社长说:“既然没出版过,学校怎么保证我们想要出版这件事会是真的呢?就算我们用这样的理由对他们说明情况,他们也会因为不能保证我们是否真的能出而一直拖着。”

也就是说,想要部室的话就需要一本已成功出版的小说作为证据,但我们没有。可是我们都已经把这个项目计划申请出去了,海报印刷程序也已经到位了,难道还不足以成为学校的保证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