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战斗和死亡为日常的恋爱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9日

《战斗和死亡为日常的恋爱生活》精彩章节目录_佐倉由紀桜雪小说在线阅读

战斗和死亡为日常的恋爱生活

作者:佐倉由紀桜雪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在枪械与魔法的时代使用冷兵器战斗是不是太弱了?还是在不断地死亡中找寻真相?每天一更,运气好双更前四节为日常和校园,从第五节开始为主线剧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诶,是小由纪啊,转学到这里了吗?]

[怎么样?身体会不会不舒服?]

小圆紧握着我的双手,仔细观察着我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时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啊......那个,大街上这样......不太好吧?」

我和水羽因为搬家而转学到了神滨市第一高中,但着实没想到小圆也在这里。

[诶......诶?]

[抱歉,抱歉,抱歉]

她慢了半拍,但还是不断地鞠着躬。

〖小圆,走吧〗

小焰从小圆身后走来,把手搭在小圆的肩膀上,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若不是小圆在这你们早就得死了】。

[那,先失陪了,再会啊]

「嗯,再会」

那春风满面的笑容,让人非常的*安心。

我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很好的人啊』

「?」

『不不不不......呃......啊哈哈,指的是性格啦,这么善良之类的』

「别花心哦」

我用食指点在他的两唇之间,踮起脚把脸贴了上去。

嘴唇互相倾诉着温热,我努力用舌尖感受他的爱抚。

『已经被锁住了』

〔今天呢,我们来介绍一名转学生〕

老师转了转手指,将视线转到前门。

〔可以进来了哦,佐仓同学〕

「那个......」

我其实非常怕生,假如今天不是入学,我已经用嚣张的态度闹翻这个教室了。

「我是新......」

「呃......佐仓由纪」

吞吞吐吐的发言完毕,我拿起老师递过来的粉笔在黑板上颤抖着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明明很强势不是吗,佐仓同学〗

声音直接穿过了我的脑海,冰冷的压迫力使我的身体不住地冒着冷汗。

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用自己的毅力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

讲完最后一段发言就可以坐下了,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那,从今天开始请多多关照!」

鼓足勇气念完了这句话,我红着脸跑向教室唯一空着的座位。

坐到位置上,打开眼镜盒,正准备戴上眼镜。

[啊啦,真巧呢小由纪]

是小圆的声音。

我惊恐地环顾四周,看到了歪着头,啃着指甲的小焰。

她的嘴角撇出了一个可怕的角度,黑压压的气场使我无法呼吸,脖子被掐住一样的痛苦在身体里游走。

我用双手紧抓我的脖子,试图减轻一点痛苦。

[怎么了小由纪,不舒服吗]

完了。

我心里默念着。

禁闭着眼睛,思考着如何打破这个死局。

[怎么办啊,小由纪,回答我啊]

脑中灵光一闪,寻找着屏蔽痛觉的开关,并将它拉下。

「哈——哈——」

这是我第二次觉得呼吸是如此幸福,但屏蔽痛觉意味着我的感官也会受到影响。

身体没有知觉了。

我放开脖子上的双手,咬破了指尖。

甚至连牙床的感受都没有,只是无谓的进行着动作,无谓的流着血。

在旁人看来,我只是坐到了位置上,然后开始大口地呼吸,接着咬破了指尖。

[小焰,别这样]

小圆祈求般的这么说着。

〖这次就放过你〗

我拉起了痛觉屏蔽的开关,残留的剧痛在骨髓内刺激着身体。

「小圆,感谢」

我大口地喘着气,大幅度的呼吸动作短时间内断绝了大脑的思考。

[抱歉,小焰一直都是这样]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位置没人坐了。

那她为什么自己不坐过来呢?这样的疑问在我的心中产生。

也许保持一定的距离才有美感吧。

自问自答着,一边想起水羽和我并不是同一个班。

「没事,我不是很怕痛」

违心的话说了出来。

这种日子要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内心不禁思考着。

比起这样被单方面折磨,还是战斗来的痛快。

【不想再让水羽伤心了】

算了,这样的日子也能忍受。

毕竟比起他的痛苦这些都不值得一提。

〖我们从某个方面很像呢〗

小圆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我转头向小焰看去。

「你能读心吗」

〖谁知道呢?也许能,也许不能〗

「那我就勉强认同你吧」

〖嗯〗

居然没有因为我的冒犯而生气。

看来占有欲大过形象和威严啊。

我冲她笑了笑,但被她的转头回绝了。

「真冷淡」

〖这句话我很认同〗

【比希望更加炙热,比绝望更加深邃的,是爱啊】

记忆中浮现这一句话。

明明知道自己没有听过,却能让自己感觉到真实感。

真是糟透了。

下课后。

出了教室,看到水羽将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郁闷的样子。

「水羽~」

我向着走廊的另一边跑去,招着手。

「怎么样?认识新朋友了吗?」

我紧紧抱着他的右臂,把脸在衣袖上蹭来蹭去。

『没有』

他摸了摸我的头,宽大的手带来的触感使我安下心来。

『有你就够了』

〖要是小圆能对我这么说就好了呢〗

小焰跟着我走了出来。

水羽看到小焰,第一反应不是敬畏,而是表示友好。

『哟,小焰,下午好』

〖嗯,下午好〗

小焰似乎不是那种特别孤僻的人,可能会是在交际上比较被动的那种吧。

[哟!两位下午好!小焰下午好!]

〖不是已经打过招呼了吗〗

[嘛,人要有元气呀!]

「元气不是这么表现的吧」

我松开手臂,后退了两步。

「要像,这样!」

我铆足力气跳了起来,大腿并拢,小腿叉开,做出像奥特曼出场一样的手势。

「脸上要有灿烂的笑容!」

「跟我一起......」

「下午好~☆」——[下午好~☆]

两个人面对面跳了起来。

水羽傻傻的看着我,小焰傻傻的看着小圆。

〖小圆今天也很可爱呢〗

『雪亲今天也很可爱呢』

〖谁家的更可爱呢?〗

『当然是我家的了』

〖哈?〗

『哈?』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人眼神碰撞在一起,愉快的打成了一片。

[小由纪,没关系吧]

「没事,水羽打不过的」

『不要丧气啊好不好!』

我和小圆默契的笑了起来。

几分钟后。

〖不闹了,今天有事拜托你们〗

〖在这个学校,有一个疑似魔女化的魔法少女〗

〖日落的时候会坐在天台,去活捉她就行〗

日落时分,风吹拂着脸颊,女子坐在天台的边上,眺望着天空,撩起了自己的金色卷发。

天台的门被大力踹开,我从黑暗的楼道中浮现。

【传说,神还为人的时候,所在的队伍叫做 五色守护】

〖最近,她的行为很异常,让我们开始怀疑有幕后组织作祟〗

【五个人的发色尽不相同,其中队长留着金色卷双马尾】

〖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活捉她〗

〖她的名字叫做〗——【其名为】

巴麻美。

我看到这个女子的一瞬间,就得出了答案。

她用浑浊的眼神望着我,用手上的枪对准了我的头颅。

“砰”

几乎是一瞬间,子弹就移动到了我的鼻尖前方。这并不是普通的枪械拥有的速度。

剑气从鞘内喷的爆发出来,用空气的阻力停住了子弹的飞行。

「学姐,什么时候学会迫害同伴了?」

迎接我的是沉默。

『她的身上有施术的痕迹,是精神系魔术』

洗脑?还是精神控制?又或是只控制了身体?

毕竟,我当时被控制的时候连表情都做不出来。

这个学姐的阵营还有待判定。

我这么想着,用右手拔出太刀,割破了左手的动脉。仅仅是在刀锋涂上血液的时间,伤口就愈合了。

血液燃着的火焰覆盖刀身,我向前冲去,地上的多余火焰在她的身旁汇集。

她用枪身卡住了我的刀锋,在这个角度无论用什么力都不能使枪身断裂。

学姐把枪身一甩,我被弹飞了出去,一个空翻落在了地上。

接着,她从空气中幻化出一把枪,继续对着我射击。

每射击一发,枪就会被舍弃,接着用下一把射击。

真是快速省力而且浪费的战法。

每一击都是魔力构成的子弹,我被连续的射击压制得无法上前。

斩掉一发子弹,又是一发子弹,她的魔力像是不会枯竭似的源源不断,我逐渐占了下风。

〖用匕首〗

脑中再次出现小焰的声音,我扔下长刀,拔出腰间的两把匕首,任着子弹的攻击向前冲去。

刀锋已经划破脸颊,正要成功时,我的手脚被黄色的丝带吊了起来。

突然的吊起使我有些头晕,使用小刀却割不破这个丝带。

来不及思考,又吃了一发子弹,血液不断地从伤口喷出。

只有魔力才能对抗魔力

我将口中涌出的血液噗的吐在了手上,点燃手上的血液,熊熊燃烧的火焰烧掉了丝带。

我倒吊着掉落下来,手撑住地面,直接往学姐的方向跳去。

结束了!

〖就到这里吧〗

我愣了一下,学姐凭空消失了。

落点消失,我的脸在粗糙的地板上摩擦,炙热的痛感爆发般涌来。

我勉强坐了起来,但又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一条腿突兀的躺在地上,血迹分明指着我坐着的地方,我试图欺骗自己那是别人的腿,朝着自己的下体看去。

原本应该有一条左腿的地方空无一物,白骨裸露在外,肌肉藕断丝连般挂在上面。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

停止了思考,也许只是不断地惨叫会让痛感迟钝一点。

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关闭痛觉,只能任由它在体内四处奔走。

伤口越大,再生的越慢。

肌肉组织像搓麻绳一样一层层的重叠,骨骼奇迹般的凭空伸长。

但再生也会有痛楚,光是这些就够我失去意识了。

「咳,咳啊......」

天空的颜色染上一层漆黑,夜晚来临了。

「睡一会吧,睡到白天」

说着,意识便模糊着沉睡了。

再次醒来是在公园的长椅上,路灯闪着的熠熠白光刺的我睁不开眼。

「亮......」

〖醒了吗〗

小焰拍了个掌,路灯的亮度直接降了三分。

水羽低下头,亲上了我的嘴唇。

小圆害怕地躲在小焰的身后,用小焰的麻花辫似有似无地遮着眼睛。

『有精神了吗』

「嗯」

我从水羽的大腿上坐起。

〖这次任务圆满完成〗

〖一是测验你的实力,你的战斗经验可以说是完全不足〗

不断地战斗却是止步不前么......

我微微颔首,思考着以后怎么增进自己的战斗水平。

〖二是收获了一个盟友,在刚才,神原同学通过施加魔术解除了精神控制〗

『废了点功夫呢』

水羽挠挠头,谦虚地说着。

〔抱歉,佐仓同学,伤害到了你〕

我抻直了思维,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

「凭空消失......」

〖是我的能力〗

时间停止,我多少的了解一点。

「那你还叫我冒险?」

〖不是说了测验你的实力嘛〗

总感觉被深深地暗算了。

〖今晚先散了吧,我和小圆还有点事,麻美姐也回家吧,你们也是〗

「嗯」

回到家,脱下鞋子,径直扑进了沙发的怀抱里。

『洗澡啦洗澡』

确实,身上的血腥味重的吓人,每次死亡都会使这个气息加重一分,怎么样都祛不掉。

「有什么办法祛掉这个血腥味吗」

『嗯......这也是下次的研究方向之一』

我脱光衣服,将备好的衣物放在柜子上便躺进了浴缸里。

泡进了浴缸,所有的疲劳全部挥之一空,身心沉浸在热水的包裹中。

不自觉的,眼神移动到了下体的缝隙上。

「可以控制毛发......」

我往下体施加力量,毛发像是倒退一般的缩了回去。

小脸一红,把脑袋泡进了水里。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气泡不断地向外冒出。

身上的血渍随着手的搓洗逐渐脱落,稀释在了水里。

会被融化掉的,内心这么想着。

就这样融化在水里吧。

或许我的生活方式是必然吧。

坦白着

却激动着。

死亡或许成为了日常。

解放之日遥遥无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