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神医倾城:将军夫人爱作妖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9日

《神医倾城:将军夫人爱作妖》精彩章节目录_妆九蔓小说免费阅读

神医倾城:将军夫人爱作妖

作者:妆九蔓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三年前的一场满门血案,让她家破人亡,她穿越成家族替身,代替那个名叫柳知荇的女子活下去,三年期间,她一直男扮女装,一跃成为神医之榜,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一切,来之是多么不易。一个只会拿手术刀的人一旦拿起了剑,那便是一场生死较量……直到她,遇到一个人……“秦天泽,你我终将是仇人,此仇,不共戴天!”“不,你我终将是恩爱夫妻,此情,碧落黄泉!信我,荇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柳知荇便看见众人纷纷摇头。

真尼玛,一群蠢货!

秦天泽听着,眉毛渐渐蹙起,眸中顿时多出几分审视的意味,眼神看似慵懒,却又寒冷逼人,“尸体,不允解剖。”

闻言,张大人立马上前一步,“柳太医,既然秦将军已经发话,你便不要再争执了,下官这就起草禀报皇上,死者无名暴毙,此案暂定为悬案,安抚民心。”

在柳知荇的意料之内,这个时代的迂腐她早已习惯,她微微蹙眉:“将军,倘若下臣接手,便能将这死人的嘴撬开,虽说或许无法发现什么,可总比坐以待毙得好,况且……”

柳知荇扬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大人,“禀将军,下臣还有发现。”

柳知荇走到尸体旁,将上面遮盖的白布向下一扯,尸体瞬间暴露在众人眼前,她指着尸体:“不知各位可曾注意到尸体上已然扩散的尸斑?”

她虽是问句却不给任何人回答的机会,接着道:“尸斑的颜色应是紫红色,可这些人身上的尸斑颜色却是紫红偏黑,不知作何解释?倒不如再等一等,让下臣将这尸体剖了,到底如何便一目了然。”

是了,那些不是尸斑,休克的人怎会生出尸斑来?到底还有什么是她没想到的?

既然做了案子的人还留着他们的活口,那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马脚露出,而在这段时间里,谁最不愿意留下这些人的,谁便有最大的嫌疑。

柳知荇神色渐转,凝视大理寺卿,“张大人,您说呢?”

大理寺卿面色有些发白,他卑微地朝面前的男人一俯首,“此事,下官听从秦将军安排。”

“案情尚未查明之前,任何人不得接近尸体。”秦天泽一语既出,张大人的脸色莫名有些放松,接着却闻,“这些尸体都是案情的重要线索,断不能草草结案,此事便暂时搁置,待本将军回去禀明陛下,再做定夺。”

柳知荇心下一定,不远望去,男人坚毅清晰的侧脸,此刻显得越发傲气凌人,她没再坚持,躬身行礼,“一切听将军的。”

然而转身,一扫面前的尸体,嘴角赫然浮现一个弧度,白天不能检查,那晚上总可以了吧?

柳知荇不知的是,一旁的秦天泽也是如此想的。

柳知荇回到太医院时已近黄昏,夕阳的光将将笼罩当头,她快速洗了个手,将一头软发用木簪挽起,随即关上门去了别院。

黄昏醒扫的小童正提着一木桶的水,见到柳知荇,十分恭敬地朝她点了点头。

“师父呢?”

小童一副忧愁之态:“大人晨时便出门去了,说是去乡下探访老友,这几日便不回来了,让小姐好好照顾身子。”

顿了顿,那小童又道:“大人这一去,又不知何时回来,这柳枝苑又要空置了。”

柳知荇点点头,略微对他笑了笑,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无妨,师父他老人家开心便好。”

正要离开,身后突然又传来声音:“对了小姐,大人临走时交给我一幅图,让我转交给你。”

小童随即便小跑着进屋,将一张宣纸捧着出来,双手递给柳知荇。

“大人还说,这么多年能查的都已经查了,事已至此,希望小姐能向前看,不要一直被过去困顿住。”

柳知荇接过宣纸,轻展开来,简简单单的一副图画,上面用墨笔画有一对鹿角,鲜灵噙活,却让柳知荇心头一震。

“我知道了,若师父回来,去前院告诉我一声。”

言罢,柳知荇将宣纸小心翼翼卷起来放入衣袖之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黑夜渐渐笼罩了京城,喧嚣也随之被遮盖,夜空上的白月打下一道光束,散在各个边角,偶尔会在一个角落闪出刺目的光点。

仔细看去,那似乎是一支玉簪,本隐藏在黑夜里,却被月光照得通亮。

紧接着,玉簪动了,带起一阵树叶摩擦的细碎声,朝着停尸房缓缓探去。

一个闪身,柳知荇已然进入停尸房内,她迅速反手关上门,又转过身去透过那层纸观察一番,确定无人后才打算去查看尸体。

正欲转身,却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丝丝凉气!

明明是炎夏,又哪里来的清凉物什?

这停尸房内,冰凉的只有尸体。

难不成诈尸?不,不对!

“什么人!”仓促之间,柳知荇抬腿踢过去,却感觉到一个黑影动了一下,随之耳边传来一阵温热而低沉的声音,“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还不快快就擒,不然我叫人了!”

柳知荇没有犹豫,她甩动衣袖,里面滑出银针直接弹向自己的耳旁。

此时,月光划过,她看见一只修长的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甩向自己。

反光下,一双深邃而充满戾气的眼直直盯着她。

只一瞬,黑如之前。

“叫人?呵。”淡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柳知荇听见一声冷笑,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就已经被掐住脖子。

一道白光闪过朝她的头划过去,她瞬间弯腰,可那白光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尚未眨眼便已经撞在了她的玉簪上。

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玉簪应声而破。

“半夜三更,独身潜入停尸房,你是谁?究竟想做些什么?!”柳知荇还未反应过来,一只手便拎着她的领口将她拎起,与此同时,那人的另一只手带着拳风狠狠砸向她的胸口。

那人渐渐逼近,柳知荇连忙抓住那人拎在她领口处的手一掰,随之向后退去,她的反应已是极快,而那拳头却还是落在了她的胸口几分。

她猛然抬头,此刻,停尸房内月光洒满,带着洁白朦胧将整个停尸房照亮。

她头上青丝如瀑,随着抬头带起的轻风而飘动。

同她一样,那人也愣了。

“竟是个女子?”秦天泽惊疑出声。

此时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方才看清了地上掉落的玉簪以及……拳头触碰的手感。

“无耻之徒!不要脸!”柳知荇气急,一挥手直接给那人砸过去,在这个时代女扮男装这么多年,从没被人发现过,这人今日才见一次,居然就被戳穿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