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轮回女警探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9日

《轮回女警探》精彩章节目录_卿画扇小说免费阅读

轮回女警探

作者:卿画扇分类:穿越小说类型:穿越

古代言情悬疑小说,里面穿插了各种悬疑案子为主线,女主是现代警察穿越古代将门千金,建立了私家侦探所,认识了一群能人异士还爱上了傻子皇子,一起破获大小案件,才发现原来最后是一场巨大的阴谋。什么?转世?这傻子是前世恋人?重重阴谋分不清谁好谁坏,全看本心,分散千年的爱人能否顺利重逢了,且看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凌晨两点,墨唯伊睡不着,耷拉着睡袍起身,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站在落地窗前,脑子里总有什么一闪而过,将案子过了一边脑海,开始整理今天最新的报告。

死者共同点:25岁左右,旧小区,奢华时尚,情妇,均是被勒死在家附近的小巷子里,都是监控死角。

墨唯伊蹙了蹙眉,总觉得什么东西在脑子里闪过,却又快速的抓不住。

到底什么人,能够这么了解街道,能巧妙地避过监控盲区,还能在巷子里尾随死者并将其杀害?巷子也不短,后面要是有人尾随,就算再轻的脚步也不该一个死者没有发现,除非是熟人,但是死者没有共同认识的人,该是和凶手一起的,然后被出其不意的杀死。但是死者又没有共同认识的人,什么人都能跟这些死者牵扯到一块儿?凶手又是怎么躲过监控器的?

想了半天墨唯伊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疲惫的揉揉太阳穴,索性不再想,喝完咖啡,上床睡觉。

窗外车辆来来回回呼啸,时不时的还有喇叭响两声。墨唯伊迷迷糊糊醒来揉了揉酸沉的鬓角,一夜没睡好,脑子里来回都是案子,有刚发生的,还有以往告破的,来回穿插,蹂躏神经。刚刚有些睡意昏沉,便被窗外喇叭声吵醒了。看看床头的闹钟,五点零三分。

“才五点外面车子就这么吵了……”烦躁的揉了揉头发,起身穿衣,站在梳妆镜前,拍拍脸,这段时间脸蜡黄了不少,睡眠不足了,过段时间的好好补补。这样想着,顺手拉开窗帘,初春的天还有些冷,这个点儿天还没大亮,伸了伸懒腰,向楼下看了看,生活真不容易,这么早出租车就出车了。叹了口气,转身去洗手间……还没走出两步又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眯着眼看窗外楼下的来来往往。

“最了解路的,必是常走路的人”。

墨唯伊细细品味这句话,眼睛眯的更深,瞳孔却越来越亮。

什么人能那么熟悉全城的街道包括大街小巷;

什么人能有机会透彻的摸清监控盲区?

什么人能掌握街道人们的出没时间?

什么人能跟死者一起走,却不会引来怀疑?

墨唯伊笑了,带着一点阴冷,迅速穿好衣服,拿出手机边走边播“锦澜,通知大家马上归队!”

“伊姐,现在才六点”邵锦澜接到催命电话无奈的揉揉头发满是哀怨,……

“别废话,我们今天就要破案”。墨唯伊边说便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墨唯伊坐在办公室等大家速度到齐便抖了抖自己的风衣,带上墨镜,大步流星的往车子走去,“边走边说”,意气风发,炫人夺目。

肖扬跟在后面无奈的摇摇头,跟着墨唯伊两年了,她相当的知道墨唯伊有多邪性。

“昨晚我整理了下所有死者的信息,如果每一条信息都画一条线,最终的相交点就是真相。要清楚逃跑路线,还要有足够的时间摸清许多小区的监控路线,掩人耳目,就只有一种人可以做到那就是出租车司机。他们有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摸索,案子发生在旧小区,是因为新起的小区都是完整的安保系统,出租车不能进入,且司机没有时间和机会进去探底。我刚刚查了查所有死者的街道和地区,发现他们都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跑的路线,我们现在去出租车公司逮人!”墨唯伊看了一眼后视镜中半瞌睡的三人,说了自己的想法,果然,一个个激动起来。勾了勾唇,她也很开心。这种死亡追逐的游戏,刺激,紧张,这才是证明一个人活着该有的状态。

几人来到出租车公司很快查到该路线上的司机——赵晨,30岁,未婚,从事出租车5年,半年前失恋,精神一直不好,为人和善,待人宽厚,人际关系很好,但是很少跟人出去聚会,家中只有老父亲年迈体衰,母亲二十年前嫌贫爱富跟人跑了。

赵晨有个女友26岁,同村,还是同学,可谓青梅竹马。早年一起来的X市,赵晨一直努力工作养着赵晓倩,早年赵晓倩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年幼辍学打工的赵晨挣的。两年前订婚同居,商量今年年底要结婚的,却在半年前赵晨发现女友偷偷做了人家的情妇,事发之后,该女友直接撕破脸离赵晨而去。

总是有那么些人,尽心尽力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为人和善宽厚,从不斤斤计较,也从不奢求什么,只想踏踏实实过好日子,但是就是不知道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这辈子始终不能如愿。然后由爱生恨,慢慢滋生,就到了犯罪的地步。

墨唯伊转头对管理人员说“联系赵晨,让他回公司来,你知道该怎么说……”

微微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底已是一片锐利,“肖扬通知交通队注意防守赵晨跑车线儿上的各个路口,防止他脱逃,注意不要惊动他,联系抓捕二队发现赵晨后立刻跟上,若是他回出租车公司来便不要惊动,若是企图逃跑,立刻将其围捕。”

“是……”

很快赵晨被抓捕归案了,他并没有逃跑,看到警察也很淡定,丝毫没有拘捕的意思,审问过程一直都很温顺,有问有答,老实的交代了他的杀人过程。

因为女友的背叛,和幼时母亲的抛弃,赵晨乱了心智,看到那些嫌贫爱富给人做情妇的女人,赵晨心里就像烧了一把火,有一就有二,有些难以自控。每一次作案前他都是在认准一个目标后,来来回回好几天都徘徊在那个小区,接近死者,或大或小的提供帮助,毕竟他一个出租车司机若是将人送到巷口再看天色已晚,社会危险送人家回去,是胆小的姑娘们求之不得的事情。那样的情况对于骄傲而擅长利用别人的女人来说是很容易得手的。巷里是没有监控的,他若是身上抽下个皮带将人勒死也很容易,这也就难怪为何一直没找到杀人工具,勒痕为何那么宽了。

这样温顺的人,很难想象是连杀了四名年轻女的凶手。

当警察提到他父亲的时候,一直安静温顺的赵晨,突然泣不成声。

墨唯伊看着监控室里痛苦的赵晨,心里有些刺痛。

案子告破,大家都说要庆祝,墨唯伊也很高兴一起出去喝几杯,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些醉了,头疼的厉害,也懒得洗漱,倒床就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娘亲快来追我呀……娘,快来快来……”

“伊伊,慢点跑,别摔着了……”

漫天的蒲公英,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墨唯伊不知道自己怎么站在这里,只看到一个很美的妇人不紧不慢的追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儿,两人穿着繁琐的衣裙,在风中翻飞,美不胜收的母女戏游图,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温暖舒服。

缓缓的勾起一抹笑,不知不觉的跟在母女后面。

一转眼,小女孩儿便跑上了湖上的桥,勾着头踮着脚向湖下看。

“哈哈哈哈……娘你快来看,这里的鱼好大呀,你看还有金色的大鲤鱼……”

“是啊,这可是好的象征呢,伊伊将来一定能快快乐乐的嫁个如意郎君……”

“娘说什么呢,不理你了,我去那边玩儿了……”

“伊伊,你慢点……”

“伊伊,伊伊,你在哪儿啊,快出来,娘亲找不到你了……”

“伊伊,你在哪儿啊,你别吓娘……”

妇人焦急的在湖边寻找,小女孩儿却一声不吭的站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看着,也不答应,也不出去,面无表情。

墨唯伊觉得十分恼火,“你为什么不答应,你娘多着急啊!”

小女孩儿依旧面无表情,抬眼看了看墨唯伊说:“你相信宿命吗?该是谁的命,谁就躲不掉。”

女孩率先向后走去,墨唯伊回头看了看焦急的妇人,心里冰凉汗毛炸起,却鬼使神差的跟着小女孩走去。

一步一步走下去,墨唯伊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自己的灵魂一样,明明想要停下来,却还是脚步不停的跟着小女孩儿朝前走

“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小女孩儿不说话,墨唯伊觉得前面只顾着的往前走的小女孩儿木然的背影十分可怕,意识到控制不住自己,紧张的出了一头汗。

走了很久,很久很久,眼前出现一座破旧吊桥,墨唯伊默默地跟在小女孩儿身后,前面是雾看不清楚更远的地方,回过头去,后面的路也不见了。她们两个现在完全是被架在桥上了。

女孩儿还在往前走,墨唯伊突然大声吼道:“不要再走了,桥断了。”

桥断了,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看不清前方,墨唯伊就是知道前面桥断了;这女孩儿该不是要带着自己自杀吧!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娘还在找你呢,我们快回去吧!”墨唯伊尽量的放软了语气。

小女孩儿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来竟是泪流满面,墨唯伊大吃一惊,更加温柔的说:“喂,你别哭啊,有什么事我们共同解决好么?”

“我恨他啊,我恨他们啊,我的族人何辜,我的族人何辜啊……”墨唯伊想,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人竟然可以悲伤成这样,虽然不知道小女孩在说什么?

“你说的什么啊,你恨谁啊?”女孩儿眼中渐渐弥漫的恨意,让墨唯伊心中一抽,狠狠的疼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酸胀的厉害,抬手摸摸眼睛,一片濡湿,到底是怎么了?!

小女孩儿眼中的恨慢慢变成绝望,又归于平静,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可是我也爱他啊,即使他杀光了我的族人,我还是爱他啊,我舍不得他受苦,我舍不得……我舍不得……”

“不要再退了,后面是断桥啊……”

女孩儿一步一步向后退,一点一点的绝望从她眼底流露出来,流淌过墨唯伊的心,使得她也开始绝望。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女孩儿绝望的眼睛,她忽然觉得这样是一种解脱,对女孩儿是好的。

“你本也是我,我本也是你,我恨他,誓不为人,你爱他,生死不渝;我早该知道,早该知道……即使千年轮回,宿命就是宿命,逃不掉,躲不开,挣不破……”。女孩儿突然大喊向后倒去,墨唯伊伸手想要将她抓住,已来不及,感觉到灵魂被狠狠一扯,耳边不断地轰炸着她最后一句话:宿命就是宿命。

“啊~~~”

墨唯伊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神情恐慌,一双眼睛空洞无神。缓了好一会儿,才抬起袖子擦擦额头的汗水。还好只是做了个梦,太奇怪了。

想起身下床去倒杯水,一抬头便愣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屋子里点了好多蜡烛,所有的东西都很古朴且奢华,抬头看看自己坐的床,宽大的木床,丝锦的床幔,丝锦的棉被……

怎么回事?

墨唯伊感觉整个人都被雷劈了,一定还在做梦。闭上眼睛深呼吸,睁开,什么都没变,不是做梦?!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呲牙。

完了,出大事儿了!这是墨唯伊,唯一剩下的直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