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流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流生》精彩章节目录_有念小说免费阅读

流生

作者:有念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宿命

流转千回,俯瞰众生;孰胜孰死,缘起缘灭。守执以执念,堕落以邪念。流,以无边;生,以无言。流生,只为等你重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妄之境,执念困人于心;命运之格,过往皆埋藏于回忆

数十万年浮世,时光流逝于无望的世间,天地万物在混沌中不断发展,变化。流生河畔,有一府司,内有一女掌管世间执念,她生于流生河畔,世界混沌未开之时,流生便在,无人知晓她是鬼是仙,因此世人皆称她为“鬼仙”。众生凡人皆有爱恨之痛,执念之思,她可以为芸芸众人解答心中执念,却无人知晓她心中的执念之深。

你赠我以名,授我以道,给我所想任何之物,一眼几万年的命运,于你我来说到底是机缘还是不幸……

三万年前,流生河畔突生异象。流生河内的鬼花丛中长出一颗血红色的花苞,周身散发着血红色的的淡光,似乎随时都要绽放开来。

冥月之夜,岸上出现一个黑衣蒙面女子拿出一把“碧剑”割向手腕,殷红的鲜血尽数洒向花蕊深处,望着血花的女子眼中露出一抹笑意:“司主,您该苏醒了,莫然已经等候您太久了。”骤然间,血花散发出刺眼的红光,天上的冥月也逐渐变得血红,好似一个用鲜血浸染而成的“玛瑙”。

风吟宫内,正在抚琴的男子突见星象之异:“乐七,可有何异动?”乐七匆匆赶来,双手微合低头行礼:“神君,流生河恐有异象,而今夜又恰巧为……冥月之夜。”男子眉头微皱,心下一思:“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是,乐七告退。”

房门缓缓关上,冥月之夜是为极暗之象,星象祸乱如此,想必定有事情发生。男子望了望桌上的星盘,暗想:“看来我还要走一趟了。”素袖一挥,消失于房内。

流生河畔,花苞的血色更加浓烈,亦有马上就要破开而出之感。莫然看着血花,欣喜中参杂着丝丝焦急:“快了……司主……”突然,一股神秘的气息袭来,莫然深知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望了望血花,无奈隐于黑夜之中。

血花好似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竟缓缓升起到半空中。

男子从远处走近,一双清冷的眼睛紧紧望着那血花。花苞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血染的花瓣一点一点的绽开,里面竟然躺着一位少女。容貌绮丽,衣诀鲜红,青丝萦绕,好似一个沉睡许久的水晶娃娃。

男子脚尖微点,轻柔的将少女抱了下来。怀中的少女慢慢睁开双眼,一双干净的眼睛好似能魅人的心智,呆呆的望着那个抱着他的男子。男子看着怀里小猫一样的女子,仿佛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清泉一样的声音说道:“洛尧,你……九离……”

九离

“九离“是他最喜爱乐曲的名字—九曲霓裳,生死不离。而”九离“也是他给她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对她是偏爱,以至于她也觉得他对自己是不同的吧。可是后来她才明白,原来九离还有一种意思—永远……得不到的圆满。

九离初来风吟宫之时,众仙皆传清冷寡淡的风神洛尧竟然不知从何处领了一个神秘的小丫头回来,收在身边,传授仙法。

那时候的九离还是一个活泼聪颖的少女,她喜欢呆在洛尧身边安静的念书,喜欢看他抚琴,他的手划过琴弦时是那样好看,喜欢头靠在他的肩上拨弄他的头发。

风吟宫的仙者都说洛尧神君冰冷孤寂,不喜言笑。可他却把所有的温柔和笑容都给了九离,他会在她完成课业的时候,笑着摸摸她的头温柔的叫她:阿离,他会手把手的教她剑术,教她抚琴,他也会为她梳理发丝。九离最爱身着白色襦裙和琴音琴律,因为那也是洛尧的最爱。

她长叫他“阿尧“,因为他会叫她“阿离”。洛尧给了九离所有他能给与的东西,偏爱,亲情,温暖,仙法,一切的一切,唯独……爱情。

上千年的时光与陪伴,一种不同的情感在心里蔓延。九离曾以为他们之间可以就这样度过千年……万年……可是一纸婚书却将她打入深渊。

“上君曾多次向神君提出想将黎初公主嫁予他,神君都没同意,为何这次却同意了呢?”

“对呀对呀,虽然神君与黎初公主确实很般配,但是九离女君怎么办啊?”

两个小仙娥边侍弄花草,边偷偷向还在亭中抚琴的九离望去,却不知她们的谈话早已声声进入九离的耳朵,句句割在她的心里,眼泪有如一泓清泉不断涌出。

一曲未毕,琴弦骤断,手指被割出一道道血痕,鲜血染红了整把玉琴,她感觉身体发出阵阵疼痛,却早已分不清是心痛还是手痛。

“不,阿尧不会抛弃我的.”九离摇了摇头,“我要去找他!”九离一把抱起桌上他赠与她的玉琴,向着洛水主宫奔去。顷刻间,万物枯黄,甘霖尽降,而她的心,就如这境遇。

“不要去了阿离,他......不会见你的。”一个身影挡在她的面前。九离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向榆星君,洛尧数万年的好友,也是她的好友。

这一刻,她仿佛什么都明白了,他终究是弃了她。她想起在那个木槿花开放的月夜,他带她在凉亭内抚琴畅饮。那天的他似乎与平日不同,对她比平日更加温柔。夜色很美,星光照耀下的他比平时更好看,竟让九离一时看呆了。洛尧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一时间,那样两双清澈的眼睛就那样安静的望着对方,仿佛一瞬间抛下了所有纷扰。

微醺的他看着她淡淡的一笑,伸出手轻轻的托住她的脑袋慢慢的带到他好看脸的面前,在额头上轻轻留下了一吻。洛尧望着眼前这个已经呆住的女孩,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的阿离真的好美啊,我好像......更加放不下了......”。月夜微凉 ,这样恍如隔世的美好似乎定格于那个瞬间,永不消散。

向榆看着眼前这个满手鲜血狼狈的九离,满脸心疼,叹了口气:“洛尧说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将你当作”亲人“,你在他心中自然是至关重要的,待他与黎初公主结礼之后,你若愿意继续住在风吟宫,庆离宫便永远是你的。若你想要离开……他也可以为你找寻新处。”

向榆的话就像一边利剑一刀一刀割在她的心里:原来在他心里自己就只是个“亲人”……九离感觉周身之物皆变便为了空白之境,唯有向榆的那一段话在耳间荡……

后来,她选择了离开那个满载她回忆与痛苦的风吟宫......自那之后,她将自己对洛尧的爱转化成了执念与情欲一同​封存于心底,彻彻底底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无心之人。永居于流生河畔,建立了一邸府司,取名为“流生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