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念念不忘:老公请负责到底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8日

《念念不忘:老公请负责到底》精彩章节目录_神采飞扬小奶猫小说免费阅读

念念不忘:老公请负责到底

作者:神采飞扬小奶猫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订婚宴被众人羞辱,男朋友和妹妹暗度陈仓。摊上这样的亲爸后妈心机妹,所有人逼她入深渊,唯有一人伸手拉了她一把。初见江时檐,他说:嫁给我,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陆念卿曾以为江时檐是她的救赎,却没有想到,一张照片击碎所有梦想。念念不忘的是深情还是绝情?是被深渊凝望,还是挣扎出苦海?陆念卿:江时檐,做了我老公,请你负责到底!江时檐:真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念卿从噩梦中惊醒时,窗外天色已暗,周围是陌生的环境,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布置再加上刺鼻的消毒水味儿,她大概猜到了是在医院。  

“你醒了。”

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陆念卿抬眸,才发现窗户边站了一个男人,面前的男人给人最直白的感觉就是矜贵清隽,犹如一块被打磨得完全没有丝毫棱角的美玉,五官难以让人挑出瑕疵,温润却不孱弱,眉目间气宇轩昂,凌厉却不锋利,淡漠与温醇相得益彰。

这个男人在T市大名鼎鼎,陆念卿是认得的,华盛国际公司总裁,江时檐。

订婚宴,江时檐作为楚行云的小舅舅出席,陆念卿大概猜到自己晕倒,是江时檐送她来医院的,她心存感激,开口欲道谢,却被江时檐打断了话语。

“和我结婚。”江时檐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看着陆念卿,温润的声音如同如同三月清泉,柔和而清冽,却并无半点玩笑之意。

陆念卿道谢的话卡在喉咙,听到江时檐说的这四个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小舅舅,您您您您说什么?”

陆念卿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江时檐,想她和楚行云怎么说也是平辈,那江时檐的确算得上是长辈了,于是用了尊称,而江时檐听到这个称呼显然是有些不悦,微微蹙了蹙眉头。

但这份不悦并没有持续太久,眉头很快便舒展开来,江时檐居高临下地看着陆念卿,灯光在他眉毛下投了一片阴影,他语意清温,“你没有听错,我说,和我结婚。”

陆念卿可以发誓,江时檐虽然在T市大名鼎鼎,但是她从未和对方有过交集,更别说熟识,就连她每次和楚行云去楚家,也从未碰到过江时檐,更多的都是听别人谈论他以及在社交平台或者新闻杂志上看到过他,他的话,可以说是重磅炸弹了,炸的陆念卿有些魂不着边儿了。

陆念卿缓过神才开始苦笑,“订婚宴上您不是也看到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我……我是个……”

陆念卿咬住嘴唇,像是难以启齿那些难堪的字眼,眼眶微红,“我很感谢您送我来医院,但您还是别开这样的玩笑了。”

“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没有开玩笑。”江时檐尽量将语气和神情放的柔和些,他漫不经心地玩笑道,“和我结婚,T市你可以横着走。”

“……可我又不是螃蟹哪里需要横着走啊……”陆念卿小声地嘀咕了一声,她难过的想哭可却又觉得可笑,还被江时檐突然的提议给吓到,她小心的观察江时檐的神色,深吸了一口气,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猜测道,“那个……您是不是有什么协议让我签,就是电视小说里那样,为了达到自己某些目标,所以要找一个假结婚的对象?”

江时檐听到她前一句话也觉得有几分好笑,看她眼眶红红的,抬头小心翼翼望着自己的模样,漆黑的双眸亮晶晶的,又不由得心软,耐心地解释道,“婚姻不是儿戏,我不会拿婚姻开玩笑,玩什么假结婚的戏码。”

“可是我们并不认识啊,虽然说我知道您是什么人。”陆念卿努力地争辩,“而且像您这样的人物,T市那么多的名媛,想必都很难拒绝您,您绝对可以找一个比我优秀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的女人,我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偏偏是我?”

面前的女人似乎有些着急了,纤细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那张爱笑的脸此时有些涨红了,她的样貌的确不是江时檐见过最美的,但是五官长得都很柔和,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一定是很乖的那种,小家碧玉温和淡静,但江时檐知道,陆念卿只是表面看上去像乖而已,其实性格多少又几分乖张和狡黠。

就如最初,他第一次见到陆念卿一样。

陆念卿感受到江时檐审视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些心虚,“我我我的意思是说,这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您就说结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唐突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两个人结婚都是建立在感情上的,我们两个……”

总觉得和江时檐不能沟通了。

“你和楚行云认识多少年了?”江时檐没有回答,温声问道。

忽然提到楚行云,陆念卿的眸子顿了顿,本来被江时檐说的话惊得散去一丝痛楚,如今又戳到陆念卿,她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大概有五六年吧,交往也有将近三年了。”

“你看,你和楚行云认识五六年,交往三年,可是却在订婚的这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说明你说的这两个前提和结婚并没有实质性关系。所以,你的理由被驳回了。”江时檐笑笑,眼底的情绪有些不明。

的确,江时檐说的并没有错,她和楚行云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好结果……陆念卿想起楚行云的眼神和话语,还有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绝望感又疯狂地涌了上来,她的人生,已经狼狈不堪,在她以为最重要的日子,被毁的一干二净。

陆念卿忽然有一种冲动,她要找出让她不好过的人,让他们通通陪着她一起下地狱。

“今天发生的事情,想必您也看到了听到了,我是个私生活混乱的富家千金,刁蛮任性不听话,仗着父亲宠爱胡作非为,甚至抢了妹妹的男朋友还不知好歹,心肠歹毒地还想害死她肚子里的孩子……最重要的是……”陆念卿攥紧了拳头,隐忍道,“我人尽可夫,和别的男人上过床。”

“江时檐,即便知道这些,你也还是一如既往,想要和我结婚吗?”

江时檐原本淡然的眸子闪了闪,似乎是听不得陆念卿这么说自己,走到陆念卿面前,低眸浅笑,深邃深沉的眸子映出陆念卿姣好的面容,音色犹如他身上的白衬衣般干净清雅。

“陆念卿,和我结婚吧,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