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书之白月光的任务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8日

《穿书之白月光的任务》精彩章节目录_淼淼渺兮小说免费阅读

穿书之白月光的任务

作者:淼淼渺兮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穿书是一瞬间的事,遇见你却是往后余生~于软,即将出演女三号,走上“人生巅峰”,却意外身死,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不靠谱的系统任务,让她的生活鸡飞狗跳。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是到了一本未完待续的小说中。原来,一切都是为了遇见命定的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此,于软特意在周末,大多数人都不在学校的时候,到操场上练习。也不做什么热身,上来就是牟足了劲地往前冲,不过一会儿,就跑的头晕眼花,还强撑着。最后,力竭,夏季的阳光即使才是早上9点,也很大了。于软又有些轻微中暑,最后就昏倒在了操场上。

还是刚才那个名叫陆远辰的男孩子路过,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里。本来送到校医院就可以了,可偏偏今天校医院正在装修,医生都回家了。陆远辰只好将于软送到了附近的一所小医院里。

于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看似诡异的事实。自己能够感觉到事发的时候,她的伤势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于软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原主的手机,用指纹解了锁。拨打了那个自己熟记于心的号码,“嘟嘟嘟……”。于软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地越来越快。心里祈盼着:接电话啊,接电话啊!

下一秒,电话接通了。“喂?”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请问,”于软咽了一口口水,怕吓到那边的人似的,轻声问:“江丽娟在么?”

女孩子没有丝毫地犹豫:“你打错了!”

“哎!”于软害怕对方挂了,赶紧叫住她,声音微微地发抖,“求求你,等一下。那你认识叫江丽娟的人么?这对我很重要。”

于软听到否定的答案后,握紧了手上的手机。“你用这个号码多久了?”

“四年了,我还有事。”说着,那边就挂断了。

于软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声音,苦笑了一下。她的妈妈已经用这个号码十年了,一直没有换过。看来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的妈妈,并没有于软这个人。她只觉得庆幸:好在还有哥哥在。好在自己已经有几年没回家了,希望爸爸妈妈哥哥不要太伤心了。

又发了会儿呆,收拾好心情,于软决定,既然自己进了这具身体,就要好好地负起责任来。照顾好于软的家人,而原主刚好是学表演的,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于软决定要好好地活下去,继续自己未完成的梦想。

用手机的自拍功能,于软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难怪记忆中,原身从小到大都是校花呢!这脸,于软左照照右照照,简直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容颜啊!

巴掌大的小脸,上面镶嵌有两双宝石般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盯着你看的时候,满满地无辜可爱。又有层层叠叠的眼皮,明明没有化妆,却像是涂了眼妆一样漂亮。睫毛浓密,活活是传说中的睫毛怪一个。皮肤又嫩又白,脸上满满地是属于18岁少女的胶原蛋白。唇微微翘起,小巧可爱,红润有光泽。

正在于软着迷般地摸着自己的脸蛋,自恋的时候。从敞开的病房门口进来四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保养很好的贵妇人,和于软的容貌有七成相似。这就是原主的母亲——杨鑫怡,是标准的大家闺秀,通晓各种技能。

得益于杨母,于软从小就学习毛笔、国画、钢琴、插花等技能。端的是多才多艺美少女一枚,不过,在她社交的圈子里,女孩子们大多数多是要这样培养的,也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记忆中,杨母非常爱护于软这个女儿,几乎是有求必应。不过,原主也没有提出过几次要求。她什么都不缺,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方面。

跟在一旁的是家里的男管家——高叔。跟在后面的是二个酷炫健壮的男人,不难看出来是私人保镖。

“妈妈的软软这是怎么了?”杨母捧住于软的脸,急切地问,还同时打量着她的身上各处。

于软见到她,心中就涌出一股亲近感,并没有尴尬,不知所措。

“妈妈,我没事,只是普通的中暑而已,你别担心。”于软笑着安慰道。

“真的?”这会儿,杨母见于软身上没有什么伤口,精神也不错,放心了不少。“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妈,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于软再三保证。管家留下办理出院手续,于软已经在杨母的陪同下,坐着车子,往家去了。

“你这孩子,不过一个跑步比赛,输了赢了得有什么关系,要你这样拼命。还不带着保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办?”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杨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于软。

原来,像是于软这种富二代,家里有钱,孩子就面临着绑票的危险。为了安全,身边都配着保镖,暗暗跟在身边。

原主颇为要面子,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什么都是学得好的,偏偏没有练习过跑步。她也知道自己的体力并不好,为了不让人看笑话,竟然将保镖给支走了。要不然,哪会出现这种情况。

好在,被好心人救了,送到了医院。想到那个惊为天人的男孩子,于软印象中是听到过他的事情的。

车子经过一家咖啡店,于软突然发现,自己正在想的那个男孩正穿着服务生的衣服,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等着客人点单。

没错,陆远辰的样貌,注定了他的知名度。他是宏大当之无愧的校草,成绩好,颜好,唯一家境不好。就连原主这个独来独往的人,都听说过他的传说。

据说,数学系的陆远辰是小三生的孩子。他母亲生下他之后,就和别人跑了,把他扔给了他的姥姥。他和姥姥相依为命,生活过得很拮据,一个人打了好几份工。除了上课时间,几乎看不到他的人。

于软突然想到,自己的医药费恐怕花费了陆远辰不少。只是,他怎么提都没提,就走了呢?于软有些想不通,不过她并没有打算赖账。

原主家住在远离闹市的别墅区,乘车要两个小时。难怪杨母来得这样晚,看着杨母温柔的的脸,冷静下来的于软突然想到:她来了,那原主去了哪里呢?

想不到答案,原主决定先代替原主过好她的生活。只是,这始终是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但是,现在于软只想要好好感受一下失而复得的美好生命。

回到家,于软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熟悉着。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看过了之后,心里安定多了。虽然有了原主的记忆,但是有些小的细节还是把握不住的,需要熟悉。

原主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四处看了看,于软摊在了那张粉色的大床上,思考着往后的打算。

她这具身体年强貌美,家里又有钱,虽然家族企业没有涉及到娱乐圈。但是,如果于软想要进击娱乐圈的话,家里一定会为她保驾护航的。

于软并没有打算自己去闯,既然有条件,为什么不利用?她已经花费了五年的时光,都说出名要趁早。于软其实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现在这具身体还在上学,倒是可以先系统地学习一下演技,这是上辈子自己没有机会的。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早上趁着主人家们没有起床,轻手轻脚地收拾着别墅里里外外的佣人们奇怪地看着周末日上三竿才起的小主人,正绕着别墅迎着阳光一圈圈地跑着。

年轻的脸庞因为运动的缘故,泛着红,鼻尖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水来。正在修剪园林的小伙子看到于软后,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着那道身影愣了愣神。

已经跑了有一个半小时左右的于软,觉得今天的运动量差不多了,本来还想在打一套于家自创的强身健体拳,想了想,还是算了。她能够察觉周围佣人的眼光,这才第一天,还是不要做得太怪异了。

于软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运动之后舒服极了。改变要潜移默化,刚好可以借助参加比赛的机会,跑跑步。坚持几天,以她的水平,在一个大学的运动会上夺一个第一名,没有任何压力。

不过,这具身体果然很弱,一个半小时才勉强跑了五圈,要是她,十圈都挡不住。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换上在角落里,好不容易找到的舒服的家居服。坐在桌子前,开始翻看她的课本。

今天是周日,不用上课。吃过早饭后,原主开始和杨母练习插花。下午,她在家教的教导下联系了两个小时钢琴,杨母则和朋友外出购物,做spa。

一天下来,于软只觉得比打了一天拳还要累。看来,豪门千金也不好当啊!明天就要开学了,睡前于软兴奋地收拾好明天要带的东西,又放了特意从管家那里拿来了一千元现金,放在自己的包包里,打算明天去找那个漂亮的男孩子感谢一番,再把住院费还给他。

阳光很好的一天,于软从自己的衣橱里挑了一件相对而言行动比较方便的碎花裙,选了一双三厘米高的碎钻凉鞋,打理了一下自己的黑长直,美美的拿着包包上了车。

她并没有化妆,原因很简单,这张漂亮的小脸并不需要多余的修饰。学校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于软在大门口下了车,礼貌地和司机告别后,心情愉快地迈进了宏大。

按照记忆,找到了原主上课的形体教室。需要先去更衣室换上练功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