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假面騎士少女幻想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8日

《假面騎士少女幻想》精彩章节目录_輝水蘭恋琉小说在线阅读

假面騎士少女幻想

作者:輝水蘭恋琉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假面騎士,那是守護這個世界的戰士們的名號...而今,希望成為騎士的少女們的故事即將展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學園都市裡也有這樣的餐廳啊…」晴美看著眼前的漢堡店。

「不過在我老家那裡這樣的餐廳不少呢…」亞理沙說。

兩人眼前的這間有點不太起眼的美式漢堡餐廳,就是和香所說的聚會地點。

「嘛,總之先進去吧,時間也差不多了,人應該都到了呢。」晴美推開店門。

參加這次聚會的二十來人的學生都在餐廳二樓的角落裡,除了包括和香和亞理沙自己在內的十個亞理沙班上的學生之外,其餘的還有數人的學姐和幾個應該是同級生的學生。

======

「欸抖,那麼…」和香站起身說:「人都到齊也點完餐了,那我們就準備開始吧,首先介紹一下今天請來的幾位學姐吧♪」

「那麼就先從晴美姐開始吧~」亞理沙馬上把想要開溜的晴美拖了過來。

「為什麼是我啊…啊,話說妳!妳居然想逃跑啊!」晴美馬上叫住另一名正打算離開的學姐。

「情況我大概都了解了,不好意思我對這種場面沒有什麼興趣。那麼下次見了。」脖子上掛著洋紅色照相機的少女揮了揮手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那個人真的是…!跟門矢老師真的是一模一樣…」晴美埋怨著。

「晴美姐認識的人嗎?」亞理沙問。

「她是門矢 司,跟我是同一個學年,也是滿強的學生,不過個性還滿自我中心的,就是像妳們看到這樣。」晴美嘆了口氣:「嗯,我是操真 晴美,是個魔法師。嗯,大概就是這樣。」

「欸~好直白喔!」亞理沙顯得有點傻眼。

「講得這麼少太詐了啦!」和香也一起抱怨。

「欸…欸!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啊!」晴美雖然這麼說著,但是臉上的表情更像是還有不太想說的部分。

這時,一旁的某人主動起來自我介紹,那個人亞理沙也見過,就是凰蓮。

「『大家好啊(法語)』,姐姐我是凰蓮 華葉,現在除了在當騎士之外也是蛋糕店Charmant的店長喔~歡迎大家有空可以來坐坐喔~」

還不忘給自己的店打廣告啊…亞理沙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凰蓮時的龍爪手洗禮,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在亞理沙的思緒還在回想中的時候,又一位學姐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轟鬼…嗯,就是妳們知道的,是音擊鬼系的騎士。這次是被同樣是音擊鬼的這兩位後輩介紹來的。妳們應該都很熟悉了吧?風神鬼,嵐和雷神鬼,雷。」轟鬼走到了雙胞胎嵐和雷的背後輕輕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沒想到轟鬼學姐剛好在學園都市…」嵐笑著說。

「所以我們就去把學姐請來了~」雷接著說。

「「對吧~」」兩人互視笑著說。

「然後這一位,是跟我同門的朱鬼小姐,在學園都市裡的神社當巫女,我想應該有人見過她吧?」轟鬼又接著走到一位看起來比亞理沙等人略小的少女身邊介紹著。「別看她這個樣子,她在音擊鬼中也是相當強大的人喔,而且她的真正年齡其實都可以當我奶奶了~」

「騙人的吧!?」亞理沙當場傻眼。

「多虧了我以前學過的法術呢,所以我保持少女的模樣非常久了呢。」朱鬼笑著說,似乎不太介意年齡的事被轟鬼爆料出來。

「好啦,那麼學姐們都介紹完了,啊,餐點也送來了呢,那麼各位就不要拘束,放輕鬆邊吃邊聊吧!」和香從服務生手中接過餐點。

這時,晴美突然叫了出來。「欸,良子原來妳在這裡打工的嗎?」

亞理沙一看,果然那人正是先前曾經見過的野上 良子。

「啊,我就想說好像看到熟人呢,妳好啊~」良子有些害羞的笑著向晴美打招呼。

「正好,妳也一起來跟我們聊天吧!」晴美露出壞笑拉住了良子的手。

「欸?可是我還有打工…」

「欸,是認識的人嗎,很歡迎一起來喔!」和香也開始勸誘。

「欸…欸欸欸!」良子已經開始變得不知所措。

看著這一幕,亞理沙不禁默默的合掌。

======

在店長的通融下,最後良子還是加入了聚會。

「不過沒想到良子姐也在這裡…這是什麼緣份嗎…」亞理沙的一個同學說著。

這麼說起來,那位同學的名字是「野上 小鳥」…這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嗎?亞理沙忍不住的問。

「喔,良子姐是我姐啦,嗯,就是這樣。」小鳥說著,輕輕的戳著良子的臉。到底誰比較像姐姐啊…

「什麼啊,真是的,哪裡像是姐姐了啊…」坐在角落的同學「黑瀨 蒼梓」說著

「別這樣,不要把氣氛給弄僵了。」靜靜的吃著自己的食物的同學「克萊娜·墨菲」冷靜的對蒼梓說。

「比起這個,學姐們大概要跟我們講些什麼呢?」另一邊的同學「風田 見琴」問道。

「是呢…其實我不確定可以說什麼呢,因為妳們的班導師十六夜老師是今年才被天野老師請過來學校的。」晴美答道。

「說起來十六夜老師跟哥哥是什麼關係呢?」亞理沙接著問。

「我聽說,兩個人從學生時代就認識彼此的樣子,對吧?」同樣在座的佐佐木 綾香說道,邊優雅的吃著東西。明明是出身良好的富家女卻像這樣普通的一起和大家吃漢堡,這個畫面著實不可思議。

「嗯,的確如此。」朱鬼說:「那兩個人在學的時候既是朋友也是對手,兩個人經常互相對打…而且是肉身的狀態。」

聽到這裡,亞理沙歪著頭問:「也就是…沒有變身的狀態嗎?」

「對,那兩個人明明都是素身對戰,不過卻很能打,打上一整天是常有的事,而且迫力強大到沒辦法想像他們都是素身。這點就算是音擊鬼系的騎士們也沒多少人能做到。」朱鬼喝了口水,繼續說:「那個時候這兩個人的對決可是非常火熱的話題,畢竟是人類最強天才對上人類最強靈能力者。不過,他們兩個絕對不是關係不好,事實上,就我印象所及他們是互相信任著對方的最佳拍擋。」

朱鬼又接著說:「那兩位在畢業之後也是持續著搭檔關係,到幾年前他們都還是在第一線活躍。儘管年輕,但他們在畢業之後沒多久就打響了名號,當時以他們為中心的無名隊伍四處解決各地的紛爭、進行反恐任務、解救人質等,當時他們也不過二十歲,卻已經是騎士中的第一把交椅。」

「不過,他們拆夥我記得也差不多是在那個時候吧?」轟鬼說道。

「拆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綾香問。

「沒有人知道,這是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的事。」朱鬼若有所思的邊回想邊說:「就在他們成名之後沒多久,整個隊伍就在一次任務之後以十六夜無預警的退隱開始宣告解散。天野海道也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從前線退下,然後被本鄉理事長請來當校長的。之後的事應該就是如妳們所知道的了。」

「而十六夜老師退隱的原因,也是一個謎。」轟鬼接著說:「不要說沒有人問得到,在那之後有好一陣子連十六夜老師在哪裡都沒有什麼人知道,所以其實在他被請來當老師的時候報紙報了好大一版,大家都在討論他會不會重出江湖。」

「欸…原來是這樣…」亞理沙並沒有看新聞和報紙的習慣,所以對這些事大多一無所知。之所以不知道海道到底多有名也是因為完全沒在接觸時事。

「說到天野老師來就任校長之後的事,果然還是要提到去年的事吧?就是黃金果實事件。」晴美說。

「黃金果實事件就是以前晴美姐提過的那個事件吧,那個發生時晴美姐不在學園都市的事件。」亞理沙問。

「是啊,就是那個。那次事件因為事件的主犯被稱為黃金果實才會這樣叫。」晴美回答。

「黃金果實事件啊…現在想想有點懷念呢…」良子說:「那次大家都一起團結起來努力對抗共同的敵人…雖然不是全部,但是大家有個共同的目標是個很不錯的回憶。」

「欸…那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啊~」

「好想知道喔…」

「我也想知道詳細情形呢!」

「嗯…妳們看起來都滿有興趣的,我們就大概的說明一下好了。」凰蓮看著亞理沙等人說。

======

那是一年前的事。當時天野老師已經就任校長一段時間。

在學園都市裡大大小小的事本來就常常三天兩頭的發生,這件事之所以被大家深刻的記住便是因為這次天野老師親自出馬,以實力穩固了他在學校中的評價。

來自異世界,自稱為「光金」的少女,向學園都市的騎士少女們發起挑戰。

以未知的騎士系統的力量,僅以一人之身便和眾位騎士少女打成平手。

而且,光金還以某種力量在騎士少女之間製造了隔閡。

如果天野老師沒有看不下去而出擊的話,或許學園都市裡的所有學生都會開始自相殘殺、進而導致學園都市淪陷吧。

======

「『Golden Arms!Ougo no kajitsu!(黃金盔甲!黃金果實!)』」

「她…她到底是什麼啊…!」全身被橙色重鎧甲包裹的藍色騎士少女將身體倚靠著手上的大劍,勉強的站起身:「強度跟以前對戰過的對手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

「居然因為內鬨而團滅…這真的是太丟臉了…」另一名身著綠色鎧甲的騎士少女單膝跪地,雙手緊握手中的劍。

「我說過的,只憑妳們的力量是沒辦法贏過我的。」金色騎士少女光金說著,將手上的雙刃長劍收進了另一手的盾牌中。

「怎麼可以在這裡認輸!『Kachidoki Squash!(勝鬨 切片!)』」藍色騎士少女使盡全力揮動手上的大劍,擊出了一發真空波。

然而,真空波卻被光金輕鬆的以盾牌擋下。

「只剩下這點力氣了嗎?」光金哼了一聲:「看來妳們已經用光所有花招了…接下來換我了…『Golden Squash!(黃金 切片!)』」

光金再次拔劍,集中力量之後朝無力反擊的騎士少女們擊出真空波。

就是在這個時候,海道突然的出現,僅憑單手就以肉身擋住這記真空波。

「雖然說讓學生自己解決問題比較符合我的教育方針…不過我更不想坐視妳在這座城市裡亂來…!」海道對光金說。

「嗯…看來你就是人類所謂的『老師』了吧?嗯,無妨,既然有這樣的自信挑戰我,那我就奉陪到底…!」光金擺出戰鬥架勢:「不用手下留情沒關係,我會讓你就算用全力也贏不了…!」

說完,光金快速的移動到海道的面前揮劍砍下。

不過,海道的反應遠遠超出眾人想像的快。

才一轉眼,海道就閃過了迎面而來的利刃並傾向光金所露出的微小破綻所在的一側,精準的做出反擊,重重的攻擊她的腹部。

光金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給擊飛,但馬上在空中取回平衡著地:「呼…這反應力…果然很強…好像有點低估你了…」

「少來,剛剛的攻擊頂多讓妳嚇到吧,我打下去的同時就知道那一下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了。」海道靜靜的說。

而讓眾人驚訝的是,海道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移動到了光金的背後,並接著擊出一掌。這一掌的衝擊力讓地面龜裂開來,而正面受擊的光金首次出現真的被打中的反應。

海道再次擊出一掌,這一掌被光金翻身閃過並順勢揮出一劍,和海道的那一掌相撞後將海道彈開來,但海道也順著這力道後翻,然後衝向持劍朝自己衝刺的光金。

這一次光金已經有心理準備海道會鑽她的空隙,不過海道也想到了這一點,這次海道的右掌和光金的劍尖相互正面對撞,發出激烈的火光。

接下來兩人再交手了好幾回合,每一次要不是光金出劍被海道擋下,就是海道出掌被光金格擋。

這樣幾次之後光金忍不住問道:「這是強者的餘裕什麼的嗎?你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跟我打消耗戰,你是想要把我的體力削弱之後再一口氣反攻嗎?」

「可惜不是咧,我只是相信著,並試著多爭取一些時間。」

「相信…?難、難不成…!」光金臉上顯露出震驚,甚至劍也揮空了。

「就是那個難不成。」海道笑著。

海道沒有多說什麼,他也不需要多說。

因為先前潰不成軍的騎士少女們已經重新集結起來,並擺出了戰鬥架勢。

======

「到這裡為止,是大家的共同回憶。」朱鬼這麼說。

「咦?共同的回憶只到這裡…?」亞理沙眨眨眼。

「啊,因為啊,這之後的發展就是真的只有在場的人才知道了,被下了封口令的就是這之後的事。」晴美說:「之後的發展就是各種說法都有了…當中有一種還是上一秒全員原地滿血復活的騎士少女們下一秒又全被打倒…」

「「這是什麼超遜的發展!」」雷和嵐同時叫道。

「那,關於天野老師他們拆夥的事,有沒有什麼說法呢?」和香問。

「這部分也是眾說紛紜呢…」良子說。

「最普遍的說法,是跟他們最後一次全員集結出任務時出了什麼事有關。妳們應該也知道吧,就是五年前,在某國發生的大型內戰。」朱鬼說:「當時不只是內戰,還有激進組織在到處搞破壞。當時他們去出什麼任務來著…嗯,這不是重點…總之,那時的事件嘛…其實有著很多奇怪的地方,很多人都認為是有什麼勢力把事情壓下來。真正的情況還是只能猜測…」

「被壓下來啊…那大概要找出真相也不容易吧?」見琴往椅背上靠著。

「那種事,怎麼樣都好啦…」蒼梓不耐煩的說。

「黑瀨…!」綾香瞪了蒼梓一眼。

「天野老師的事情就先放一旁吧,接下來得跟妳們聊聊在學校的一些事。」朱鬼說。

「對了,這個才是重點呢。」晴美喝了口飲料:「畢竟以騎士育成學校來說,在制度上會跟一般學校有很大不同。」

「基本上,所有的課程都是以早上跟下午來分的,早上的話就是一般科目…國文英文什麼的,而且跟其他學校比課業壓力基本上都會偏重,這方面我想妳們之後會比較有感。」轟鬼說:「而下午的部分除了放學後的社團活動之外,以後妳們會因為個人安排不同而有不同的規劃。比方說音擊鬼系的騎士可能會跟著師父修行,其他的話還有像是接自由委託和戰鬥訓練等等。」

「由於妳們現在大多對戰鬥都還不熟悉,所以基本上都是做戰鬥訓練。之後妳們也可以去接送到學校來的委託,累積實績和經驗。」晴美補充。

「總覺得有點期待呢…」亞理沙說著:「在可以自由接委託之前,一定要成功變身…!嗯!」

一切都是為了讓哥哥看到自己的成長,亞理沙在內心想著。

======

和其他同學及學姐們一起吃完飯,就這樣一路聊到接近打烊時間。

「話說回來,亞理沙…」在一行人一起回宿舍的路上,晴美向亞理沙小聲問。

「怎麼了嗎?」亞理沙望向晴美。

「剛剛大家似乎都忘記問妳了…妳真的不知道有關天野老師在現役時期時的任何事嗎?」晴美問。

亞理沙搖搖頭:「人家沒有看新聞看報紙的習慣…而且家裡也不怎麼提到哥哥在當騎士時的事…嗯,真的不知道。」

然而,亞理沙的表情,卻像是想到了什麼相關的事情而又不想開口。

晴美注意到了,但不打算追問。

或許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晴美是這麼想的。

======

「…」

另一方面,克萊娜·墨菲走在回家路上,和其他人走向不同的方向。

「某國的…內戰…是嗎…」墨菲似乎回想起了什麼。

接著她搖搖頭,把雜念趕出大腦。

「我已經決定不要再去回想那些事了…嗯。」

但接著她又停下腳步。

「…還是…去調查一下好了…」

接著,再次往回家路上邁步。

======

「說起來,怎麼好像忘了什麼事…啊!」和香轉頭看向亞理沙。

「怎…怎麼了嗎…?」亞理沙有點不好的感覺。

「我忘了跟亞理沙打聽天野老師以前的事啦啦啦啦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