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曙光之前的少女们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8日

《曙光之前的少女们》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夜晚的观察家小说

曙光之前的少女们

作者:夜晚的观察家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进入工业化时代,但仍有魔法存在的大陆。分立的列国。长翅短翅和无翅。各种各样的思潮。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女孩子)间的小故事。顺带一提,主要是红色势力成员的日常故事。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许日常也变得不一般了吧。设定上受到了《小花仙》和《闪耀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共和派又在活动了?”在我结束修草坪的工作时,唯向我问道。

她很少关心这些。今天她的提问,真叫我意外。

“放心吧,亲爱的大小姐。他们被堵在山里,出不来的。”我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我总不能告诉她“我也挺喜欢共和分子的,不过我更喜欢赫伯特·阿尔都塞与路易·马尔库塞的那一套理论”吧。

还好唯没有追问下去。我先行告退,去进行一些更加细碎的工作了。

这一栋洋楼——三百年前木棉王国“文明开化”传入的新鲜物件——,算是这一带最为阔气壮观的了。同样,附带的院子范围也格外广阔。而这偌大的、属于松平家的宅院里,只有三个活人而已。暂时代理家主的松平唯,一个上了年纪的家庭医生,当然还有我——包办杂务的女仆。唯的列祖列宗以及母亲,都在宅院角落的一处坟地里。

这意味着,在理论上,我必须要从早忙碌到晚,就只为了保持一切整洁有序。

所幸我没有那样忙碌。

这是因为,唯不会管这么多。她对自己生活的乡间豪华宅院好像也漠不关心——除非有人拿着燃烧瓶猛冲过来,不然她大约是不会在意哪里没有打理好的。尤其是她的父亲和弟弟去鹭梅市“监督生产”之后,她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意思是,唯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看书和写文章。那些书籍,大概是历史和神话故事一类的。然后,如果她有灵感的话,她会在深夜不顾劝阻地动笔,写出一些天马行空的文章来。

然后,每过几天,她就会召集宅院里还活着的人,分享她的新点子。

比如今晚。“嗯……有一天,所有的国家都被灭掉啦。取而代之的是,数十个‘学院’。这些学院为了自己的生存,着力把魔法推广到每一个人身上……”

“一个来自过去的无翅女孩,几乎适应不了新世界的生活。不过,她知道很多过去的、在动荡的时代中早已遗失的历史……”

我听着这个故事,却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当然,请不要误会,唯讲的并不是恐怖故事。

我打寒战的原因是,我本来不应该坐在这儿的。

组织被打散了。鸣出卖了我们,带着沙威先生们把整个组织的地下印刷厂付之一炬。十三岁的良子被一枪打中了头。可怜的莲不久之后就丧失了理智:她闯进了那家地狱般的工厂,近乎绝望地呼唤女工们起来——当然,她最后“消失”了。据说是厂长,那个叫做松平石根的男人亲自开的枪。

然后,我乔装易容,改换姓名,像是丧家犬一样来到这里,为松平唯——对她的厂长父亲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的大小姐——做仆人。起先,我还用“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之类的理由来麻醉自己,可……

“若萤?”唯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若萤是我此刻的名字。我仓皇地解释道:“啊,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家事。”

当然,其实眼下并没有什么家事。我的家人早就去世干净了。

还好,我的大小姐并没有露出怀疑或者责怪的神色。她只是说道:“说起来,若萤是决明的人呢。”

“是的……”我答道。决明公国——也就是我的祖国,镶嵌在分隔木棉王国与郁金香王国的群山当中。当然,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附庸国而已,人民受着本地贵族和木棉王庭的二重剥削——只是,我与家人早在十年前就离开了那儿,来投靠当地一个稍微富有的亲戚,仅此而已。

“决明那儿,也有麻烦的家族传统吗?”她问道。

老实说,这就是我喜欢唯的一点。一般的木棉王国权贵——甚至是一般市民——对我们这些决明人总是趾高气扬的,总觉得我们不是人而是猴子一类的动物;天生该当他们的免费劳动力。

“……对的,我亲爱的大小姐。”我低下头去,回答道。当然,还有一句话我没敢讲出来:毕竟,我们处处和上国学习呢。

唯沉默起来,若有所思。我猜想,下一步就是具体讨论“麻烦的家族传统”了。然而,老医师突然慢条斯理地开口:“大小姐,我想,现在已经很晚了……”

“请您放心,我这回一定会尽早休息的。”唯朝他微微点头,说道。

然后,这一次小的聚会就结束了。

她不会听话的。我在走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心想。大概是脱离了父亲束缚的缘故,唯在这方面显得毫无节制。有时候,她甚至能直接趴在桌旁睡着,一直睡到下午呢。当然,长此以往,她的健康会受到相当的损害。

空气中有淡淡的霉味;也许古旧的房子总是这样吧。不过,松平石根先生一开始打算让我到马厩里去过夜——他绝对不能忍受下人住在这种超越了自己身份的房间里。只是,他一带着他那宝贝儿子离开这里,唯就把我搬到了这个房间。我更换着装,就躺上床歇息了。

可是,我的脑海中仍然时时出现唯的身影。现在,她也许重新拿起了笔,继续她的新故事呢——尽管,那些奇妙的故事大概只有百分之一能够见诸于世,也就是摆脱了被退稿的命运而得以公开出版。据唯本人说,退稿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很新奇,但是不够正能量”。

作为一个大小姐(换言之,贵族兼鹭梅市纺织厂厂长的女儿),她并不高高在上呢。而且,她也不像我传统认知中的有钱人一样——以我曾投靠的那位现在已经去世的亲戚为例——骄横、耽于享受、在衣物之类的小事上烦恼、热衷于附庸风雅,组织一些无聊的词句。

确切地说,我在各种意义上都喜欢唯。怎么说呢?她既不是那种热情洋溢的叛逆少女,也不是心灵比死尸还要冰冷的冷酷美人。对于外人来说,她看上去不大好接触,但我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温热。

当然,如果能够感受她本人物理学意义上的温热,甚至进行某些肢体接触……我还是不要进行这些幻想比较好。别误会,我主要是担心道德上的问题。

何况,进行这种幻想会让我激动起来,进而失眠——第二天还要早起呢。就算不为几乎完全起不来的唯料理早餐,也要为那位老医生考虑……

好吧,就算想象也没事。因为,我一如既往地、准时被出现在脑海里的良子那张鲜血淋漓的脸惊醒了。

到底是为什么啊?!同样是孩子,有人被奴役,有人当主人,还有人尚未体会过世间百味,就要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悲哀又一次漫过我的头顶,将我在睡梦前做出的一切美妙幻想都淹没了。

每天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在这里,常新的事物只有唯的故事罢了。

当然,这样过活也许也不错。只要松平石根和他可恨的小鬼头不回来,我就能过上虽然寄人篱下,但不至于毫无尊严的生活。而且,每隔几天就能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当然,和唯相处这件事本身就很棒。想到这些,我终于有动力挣扎着起身,换上自己的女仆装,便去准备早点。

令人惊奇的是,唯今天起得比那位老医生还早。

“对了,决明的‘家族传统’,和这里的一样吗?”

嗯。睡眼惺忪的她真可爱。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