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EX特性技能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8日

《EX特性技能》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斯特沃小说

EX特性技能

作者:斯特沃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冒险

本人萌新,請多多指教。因為地域原因,所以大多數都是繁體字,請多多包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晨,艾琳又去了那條避光小巷。放下今天的準備的便當。雜物堆裡傳出了一個聲音。“我不是小貓、小狗你不必這麼對我。有自己的生活就活出自己的生活。”艾琳帶出一個天真無邪的笑“謝謝你回復我了。今天的便當你要吃嗎?”“是嗎,我已經很好了。”“感覺放著不管的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就像那種興趣的東西。”“小子,你又懂得什麼?夠了,我很好!”男人的臉面絲毫不變,但聽出了話裡的虛渺怒氣。艾琳的心跳變得一上一下的,平復過來後“很好指的不是你的這種狀態。我相信你的內心也不想這樣的”那個人也漸漸平靜下來,像在述說這個世界的冷漠一般“很久以前,那時候還是動蕩的年代。一個男人響應國家的號召,從而從軍。幾年後,在拼死的戰線內進行以傷換傷,以命換命的死鬥。在日不見日的戰場跟前線,身邊的同伴跟相識的人不斷倒下。幾年後那個男人在戰場的廝殺中存活了下來,積累了不小的戰功,成為了百夫長。但這也擺脫不了活著跟死去之間的詛咒。新鮮的血液不斷加入,在戰場上依舊進行著以命換命的比拼。不久,幸運女神加護,那個男人依舊活了下來,存活下來的還有身邊認識的幾個。那時候他就在想:終有一天他們也會消散而去。這一瞬間,男人徹悟了,這只是場不斷自相殘殺的遊戲罷了。領悟了這個真理的男人已經無法作為一個戰士而存活。但後面是故土,那個男人無法從前線退下來,依舊不願地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武器。之後的某一天,那個男人開始變得麻木而遲鈍,被對方看破造成無法痊愈的傷,雖然在這次中,是己方勝了。但男人無法再適合戰場。男人退了下來,充當人手不足的火頭工。雖然男人因為傷勢而退至後線,但戰事又持續了數年。從前線退下來的人有減無增每一次都是換一張新的臉孔。終於戰事休停,男人回到故鄉。跋山涉水的回鄉之路,傷在半路隱隱作疼。回到故鄉的男人,冷眼旁觀著眼前的景象。男人覺得陌生又熟悉。男人每次睡下的時候,想起那些戰爭中消逝的生命跟戰場。無法安然入夢,他選擇了流浪。心裡失去了寄託的他。無論去到哪裡都如此的陌生。在流浪的途中男人曾經想過,被那長矛結束掉苟然殘喘的生命,回歸虛無才是最好的選擇。抱著這樣的心情,男人一直流浪到這裡。這就是你面前的這個男人的遭遇。一個拋棄與被拋棄的人。”“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拋下你不管,自己去過自己的日子。就像你不能拋棄戰場一般。我也有拋棄不了的東西。而現在我想做到那個想做到的自己。而且戰場很厲害不是嗎。”艾琳笑,符合這個年齡的笑容,很天真。“好的,既然話說到這了,我就一天在這吧。”艾琳閉上眼睛點了點頭。路過的,無論是旅人或者這個城裡生活的人經過這裡都覺得有點奇怪。看一眼後紛紛離去。接下來幾天艾琳都在這裡過。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艾琳依舊帶來了便當跟多一瓶玻璃瓶裝的水。那個男人的態度也變了很多,然後跟那個落魄的男人聊了很多,聊到了男人的故鄉,甚至自己小時候的小天地跟小夥伴們。也有談到某些人的去向跟軍隊的事。便當也變成了兩個人分享。“其實大叔很厲害這麼多天不吃不喝都沒事。”“這個該怎麼說呢,是太陽照不到的關係吧,這樣一天會等於三天。”“哈哈哈,是這樣嗎?”男人聊到激動處眼角還會有淚光。不久,這條避光小巷就充滿了笑聲。一天早晨,“對了,大叔你名字叫什麼?我叫艾琳.施比亚。”“嗯... 這個嘛。以後你就叫我百夫長或者火頭工吧。”“這個嘛,好的。百夫長叔叔。”不久,就在小夥伴們周圍傳開了“知道嗎,原來之前在那條小巷中的人是百夫長耶。”“那個?百夫長是什麼?”“聽大人們說過是軍隊裡統領一百多個人的頭銜來的。”“真的假的?”“那不是很厲害嗎?”“......”“大叔,我以後要不要多帶雙筷子來?”“不用,我這竹子用的挺好的。”“嗯嗯,知道了。”“那,我開動了......”“嗯嗯”吃過便當後。“今天也活過來了。”“嗯嗯,以後我也繼續來的。”“哈哈哈,是嗎。”“嗯嗯,明天好像是炸雞喲。”“是嗎,能嘗到別的新菜式了!”“嗯嗯,百夫長大叔以後想吃新菜式可以跟我說,知道了嗎!”“哈哈哈,不是你做的吧。”“哼嗯嗯,我會好好拜託媽媽的。”“啊哈哈哈,是嗎。”“今天也來練習新的招式吧。”百夫長的目光落在了艾琳的木劍上。“進修了這麼久的招式現在還會有變動嗎。”“當然有了,我說的那些是大人的用劍修煉方式。”“而你只是小鬼,當然要用小孩的用劍方式了!”“小鬼。嗯,以後就叫你小鬼了。”“嗯嗯,不可以。要不然以後就叫你大叔。”“好啊,省點氣暖暖身子~”“好的,大叔。誒嘿嘿”“先說橫砍劍格擋了你應該往上格擋一點,不然你會被擊飛的,跟大人比力氣的話。”“好的。”“照這個勢頭揮練50次。”“好的。”早上。“今天也出門了!”“嗯,好。”“這孩子最近挺高興的...”屋子裡的主人自言自語道。“來,今天教你一招必殺絕招。”“額月~ 在這個時候大叔還藏著東西啊。”“不是偷著藏著,而是要點基礎才教你的。我看你最近耍劍練的很勤奮,雖然都是些“把戲”連基礎都算不上。但,總好過沒有。這招用的好不但能靈敏的躲避或者格開對方的攻擊,甚至還能反擊給對方重創。”“真的嗎?我可以學這麼厲害的招式嗎。”“當然,畢竟是為了你而獨創出來的招式,當然,以後改不改都看你自己了。好了趕緊開始吧!”“好的,我具體要怎麼做呢。”“先按照你喜歡的方式揮舞劍,然後隨意交叉往上一次的刀揮過的地方再從中間揮出一砍或者斬就練成了。”“好的,可是這麼做真的有效嗎?”艾琳一邊按照話語的指示一邊上下交叉斬擊練習。“要試試才知道,反正先練著吧。”艾琳跟大叔聊過之後就開始練習了。交叉揮劍四十幾次後。“讓我們來試試成果吧。”“嗯嗯,我具體要怎麼做。”百夫長拿起雜物堆裡的一根短竹。“又是竹子?”“嗯嗯,這個夠了。我也沒其他的稱手的東西了。”“好吧,然後我具體要怎麼做。”“很簡單,你用我教你的招式攻過來。然後我阻擋試試。”百夫長站了起來。“那我要上囉。”“嗯。”艾琳衝過去,在劍碰到的距離上使出劍突擊刺。百夫長一個側身,用竹子隔開了木劍的攻擊。然後艾琳又一衝刺擊,目標直指百夫長的胸膛。然後又一側轉身避開了艾琳的攻擊。艾琳後退一跳“大叔挺厲害的嘛。”“當然,我可是在戰場上活過來的,稱得上是百夫長的男人。”“嗯嗯,感覺很是厲害了。”接著又前衝橫砍上去。木劍的軌道在中途被竹子橫截掉。“招式不錯,但姿勢跟力量還不夠。”“是嗎,那試試這招。”艾琳調整木劍向上砍的姿勢,百夫長側身避開。“這招力道不錯。”“還有呢!”迅速擺正保持姿勢向迅速下縱砍“不錯呢!這力道。要是我向後跳的話說不定砍中了。但是姿勢還是缺點太多。”百夫長順勢地用竹子碰到了艾琳的胸膛。艾琳躡手躡腳地後退了幾步。但一失去平衡坐在了地上。“大叔真強,是我完敗了。”“哈哈哈,你的確還嫩著點。”艾琳翹起嘴。“這麼不見效,那我還要繼續練下去嗎?”“別偷懶,滴水可穿石呢。你只要每天這麼練,終有一天會變得比我還厲害的。”艾琳露出眼光說道“真的嗎!總有一天我會比大叔還強。”“真的真的,終有一天會。只不過現在還早一萬年呢。”不悅掛在艾琳的臉上“切~大叔的臉皮真厚,只不過這樣我充滿幹勁了。”艾琳一劍一橫的繼續努力練習,太陽升上半空。艾琳賣力地練習,頭上出現了汗珠。“好了差不多了。吃便當吧。吃完後要你帶路去個地方。”“好啊,但要去什麼地方呢。”“這個吃完再說。”“嗯嗯~ 我開動了。”“之前見你一直往林外走,想問你林外有小河那類的水源地嗎。”“有啊,聖城旁邊的北邊有一條小河。”“嗯就是那個地方了,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去幹嘛。”“去了小鬼你就知道。”沿著熟悉又陌生的小路,走去印象中的小河。在河邊,艾琳伸了一下腰。“好久沒見了,河。大叔今天想改進伙食嗎,可沒帶釣鉤跟誘餌。”河的上下有落差形成了短小的瀑布。“不是,是這個。”百夫長把衣服一掀,可以算得上是布條的衣服脫了下來。然後衝進了小河裡。“你也快點吧。這個時間洗澡最舒服。”“等等,大叔的衣服怎麼那麼容易脫啊。”艾琳也躡手躡腳的脫衣服。然後跟著脫剩底褲也跳進了河裡。“河水很涼,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我經常跟村裡的小夥伴們像這樣一起去河邊,只不過這河也太清了,而且還有一股涼氣。”話語間有幾顆葉子掉在了河的水面上,跟著河水流走了。“河水很涼,只不過也太爽了。大叔說說你的故事吧。”“啊,這個啊。太久的事已經不記得了,只有些印象。話說那時啊,用鐵釘做成魚鉤,不知誰家帶來的鐵杵頭到處找誘餌。帶上打火石,而後把釣來的魚烤著吃。然後男孩們就下水玩樂了。”“是烤魚嗎,我也想試試。”“釣魚也是有技巧的。這個技巧等你以後釣魚時我再說。”“現在就好好享受著涼意吧。”“大叔我要到瀑布下走走。”“好的,只不過注意點,哪裡可能石頭很尖跟水很深。”“好的,我知道了。”艾琳走到瀑布下面。“大叔,這瀑布衝的我好舒服。”“要注意頭上漂過來浮物呢。”“好的。”“不知道這河什麼時候會幹涸我趁現在好好洗個澡。”“你安心吧,這河四處流淌不息。而且源頭是林中的永流不息的泉眼。據說是有著水精靈魔力守護的源泉。”“哈哈,是嗎。那我以後可以隨時隨地洗澡了。”“嗯,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呢。”“我先潛個水,咕嚕咕嚕咕嚕.......”“記住別潛太久嗆到自己了,還有不要讓你擔心你呢。不讓人擔心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呢。”“咕嚕咕嚕咕嚕......好的。”艾琳從水中探出一個腦袋問道。“大叔你好了嗎?”“恩呵呵差不多了。”“那我先上去了。”艾琳上岸,離開水面,拾起脫落在岸邊的衣服。“大叔,你再跟我談談這個世界的事吧。”百夫長沉默了一會。“我自從離開故鄉後我認識了很多的事物跟人。那段故事說來話長。我還是有空再跟你說吧。”“那說說現在吧,大叔你要不要來我家呢。我跟我媽媽說一聲。”“這個...我覺得我呆的地方挺好的。”“不是就是去看看,而且我媽媽做的飯菜可好吃了。”“是啊,我經常嘗到。”“好啦。”艾琳拿出一個包著黃色布條的正方形東西。百夫長看向艾琳那邊,“今天這麼快就吃了嗎?”“不,等你上來。”“好的,我也差不多行了。”等到百夫長上岸,艾琳這時才發現此前的男人身上佈滿傷疤,類似於已經代表這男人的徽章了。艾琳呆了一下,直到百夫長拾起那些破爛的衣服。艾琳才緩過神來,變成那個充滿笑容的他。百夫長穿好衣服,艾琳解開了包裹正方形的布袋。拿出了筷子,打開了便當。百夫長從樹枝上折下兩根長條同長的樹枝。“我開動了。”便開始吃另一個早上帶好的便當。吃完就地躺下,陽光在樹蔭的縫隙裡閃閃發光。平靜的聖城這時混入了別一樣的人。在詢問人的去處。暮色遮住了半片天空,艾琳跟百夫長往聖城走回去。回到那條避光小巷,“我們就到這裡分開了,明天見。你真的不想去我家坐坐或者走走嗎?”“哈哈,今天就這樣了。”說完後,百夫長向斜光小巷走去。“嗯嗯。”艾琳也轉過身朝著家的方向走去。走到差不多一半的時候,遇到一張新面孔,印象中並不是聖城的人。艾琳並不在意,從旁邊走了過去。早上,艾琳起床不久遇到有人敲門,不久艾琳收到了一封信。敲門的男性說“百夫長因為軍中有事被召了回去。昨天已經出發,這是臨走時給你,他說是給“小鬼”的一封信。”艾琳接過信後。併招待那名男性回屋裡坐。但他以“軍務要緊。”離開了。艾琳為了確認跑去那個避光小巷,發現百夫長確實不在哪裡了。艾琳的肩膀低了下來,手中握緊了那封信。回家後拆開那封信“小鬼,我當初真的被你的頑固意志嚇到了,還以為你只是個好事的小鬼,原來你真的有點不一樣。至於哪裡不一樣我真的說不清。但還是有那麼一點區別,反正流浪遇到你真的很高興,還有你喜歡武技的話就繼續練下去了。再見。”艾琳呢喃道“再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