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神明大人赐予了我另一个自己?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7日

《神明大人赐予了我另一个自己?》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所谓遥远,并非不及”小说

神明大人赐予了我另一个自己?

作者:;/所谓遥远,并非不及”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恋爱

紧紧握在手中的「自己」,正在向我微笑。回想起了……曾经我们一同走过的时间,传达到吧,将我的思念和愿望,我不曾想要逃避,所以我必须站在这里。在这个季节,风之歌不存在旋律。在那个季节,枫叶的舞蹈没有观众。【按照约定,我来见你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敲门的是一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少女。

  靓丽的黑色长发以及蔚蓝的眼眸,还有怎么看都像是绝世美女的容貌,让我有些迟疑。

  她穿着的是我所在学校的校服,黑色的布夹克上面有学校特有的海鸥标志,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白条纹的褶裙,以及同色的过膝袜。

  怎么看都像是我们学校的文学少女兼优等生的存在啊…

  我就这样看着她,她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是敲错门了还是怎么了?这应该不是神明大人给我的礼物吧?

  【你是…谁啊…?】

  【这算什么问题?李星海啊。】

  不得不说,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很好听,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就把持不住了吧。

  不过她的回答让我有些困扰了,我只能把这个当作是她在开玩笑了,不过看她一脸疑惑的神情,我又觉得不仅仅只是开玩笑这么简单了。

  【那个…不是说我的名字,是你的。】

  【我有说你的名字吗?】

  【对啊,李星海是我的名字。】

  只见她抬起脚把脸靠近我,我反射性的往后退。

  【看样子没错啊….为什么是个男的呢…】

  听到她低声呢喃,我更加混乱了。

  【我是男的怎么了吗?】

  她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男的而已。】

  【什么?这个世界?】

  【你向神明大人许愿了是吗?】

  不会吧…..

  这真的是神明大人给我的礼物?

  【是啊….神明大人问我喜不喜欢自己,我说喜欢…】

  听到我的话后她不知为什么就脸红了,她看了看周围然后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喜…喜欢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意思?】

  【不,没事,我会慢慢和你说的,总之你记住了..】

  夜晚的风经过走廊吹起她的长发,走廊里昏暗的灯光没有影响她美丽的容颜,街道的车鸣声,盖不住她的话语。

  【我就是你,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你。】

  ……

  搞不清楚情况的我考虑到外面比较冷的缘故,让这位自称是我自己的少女进入了公寓。

  她脱下鞋后很自然地走进了我的房间,在这期间还去冰箱里准确的拿出了一瓶我特意冻了三天的可乐。

  进入我的房间后很自然地拿出了靠在墙边的小桌子并放在了地板上,随后拿起电脑桌上的一个玻璃杯并坐了下来,而我也随着她的节奏坐在了她的对面,不过很奇怪,她坐的地方是我平时都会坐的地方。

  只见她喝了一口自己倒进玻璃杯的可乐,平静地说道:

  【有什么想问的吗?】

  呵呵,想问的太多了。

  我整理好问题和语言,问道:

  【第一,为什么知道可乐在冰箱左门的第三个抽屉?】

  我平时都会把买来的可乐放在这个相对隐蔽的地方,原因是因为妈妈告诉过我冰箱左门的第三个抽屉是用来冻冰块的,所以想喝冰镇饮料放在那里最合适不过了,但这件事除了我的家人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会知道很不正常。

  【第二,为什么知道我的房间在哪?】

  虽说我家的公寓不算大,但想要找到一间房间并不是很容易,她连犹豫都没犹豫就走进了我的房间,就好像提前就知道一样,这点也令我很不解。

  【第三,为什么知道我房间里的小桌子放在哪里?】

  为了节省空间和视线清洁,我都会把小桌子折叠好放在卧室门旁边的那个墙角,对于进入卧室的门来说那个墙角是视线的死角,就算她拿可乐和走进我的房间都是碰巧的,她这么自然的就拿出了小桌子就很可疑了,更何况一个刚刚见面的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卧室里有小桌子。

  【第四,为什么坐在我平时都会坐的地方?】

  这是我的个人习惯,就连家里人都可能不知道。

  听到我的一系列问题,她只是扬起嘴角,说道:

  【因为我平时就是把可乐放在冰箱左门的第三个抽屉,卧室在书房旁边,因为太碍眼所以把小桌子放到门旁边的墙角,一有人做客就会坐在小桌子的左侧啊。】

  【这..】

  【怎么可能?】

  【你..】

  【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你..】

  【到底是谁?】

  我想说的话全被她猜到了,这已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更别提巧合。

  她看着我的眼睛,笑着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想说什么吗?】

  【…..】

  【因为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说,这么问。】

  我彻底无语了,我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少女就是我自己,但还有一个问题。

  【可为什么你是女的?】【可为什么你是男的?】

  两人异口同声,只是内容上有一个字的差异,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区别,

  一个是男生,一个是女生,一个是普通的少年,一个是绝世美少女。

  这些,可以证明我们是【两个人】,相貌不同声带也不同,有着这些差距让我多少有了些安慰,至少让我感觉到了我还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但我也无法否认眼前这个人就不是自己,因为她的行为怎么想都会联想到我自己,自己平时做这些事的时候没觉得有多奇怪,但恐怕从今天开始我做这些事的时候会多少有些别扭了。

  【【唉。】】

  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就在两人陷入沉默之时,我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你也向神明大人许愿了吗?】

  【嗯,不然找遍全球都不可能找到和你默契值这么高的人。】

  【呃….】

  连说话的方式都一样….

  我看着电脑桌还打开着的笔记本,上面与神明大人的交谈的痕迹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一片空白。

  我合上了刚刚拿过来的笔记本,对她说道:

  【你向神明大人许了什么愿呢?】

  【和你一样,准确的说不算许愿,就是神明大人的怜悯而已。】

  【也就是说,神明大人也问了你喜不喜欢自己?】

  【其实….是有所区别的…】

  【问题不一样吗?】

  【嗯,神明大人问的是「你想要一个最能理解你的人陪伴吗?」,而我的回答是「想」。】

  我点点头。

  最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所以她才会来到这里,这就是原因。

  我说我喜欢我自己,而她说想要一个最能理解自己的人陪伴,我们所针对的对象就是彼此,或者说….就是自己,因此我们才会遇见,这并不冲突而且恰好实现了我们的愿望,这种结果也是必然的。

  【把家里去野营时的照片给我看看。】

  【…..】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随身都会带着那个钱包,和..】

  【这张照片,对吧?】

  在我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钱包并从中掏出了一张照片,而我也把口袋里的钱包拿出来并掏出了照片。

  我将两张照片放在了一起做对比。

  【果然啊…】

  【是啊….】

  我们两人一同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两张照片,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两张照片上的家人一模一样,家人表情、动作、地点完全没有区别,唯一有区别的,则是站在他们中间的自己,一个是开怀大笑的男孩,一个是拿着花微笑的女孩。

  这是我们和家人一同生活过的证明,而我们的区别也在于此,我们同为「李星海」,可父母对我们的关爱却也有着区别,我们并不是完完全全的相同,我们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的心莫名其妙的释然了,恐怕之前一直在害怕对方取代自己吧?

  而她显然也和我一样。

  【可为什么是你来到我这个世界呢,我也可以去你的世界不是吗?】

  听到我的疑问后她的表情变得低沉,我也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只能静待她的回答,至于我为什么笃定她会回答,原因很简单,因为换作是我,我也会回答。

  她抬起头,平静地说道:

  【因为在那个世界…我死掉了。】

  【什么?死掉了?怎么回事?】

  【你应该明白的…当得知家人出了事故之后,你是不是想过要自杀?】

  【….难道说你….】

  确实,当时刚刚得到他们因事故去世的时候,我曾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也好像丢失了对活着的渴望和意义,于是便站在公寓的楼顶边缘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当我回想起母亲临终前对我说的话,我又选择了连着他们的份活下去。

  我和死亡擦肩而过也只有那个时候,也就是说…她在那时候….

  【没错,跳了…就这样死掉了。】

  【你…没有想老妈临终前对自己说的话吗?】

  【临终前?啊…原来她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啊…】

  【什么意思….】

  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裙摆,表情变得很悲伤。

  【当时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被流氓拦住了,在我耽误的那些时间里,妈妈已经去世了,当我再看到她时,只剩下躺在病床上的尸体,和不断叹息的医生….】

  【怎么会….】

  说起来当时我赶往医院的途中确实有一帮看起来就不太友善的人在等着什么,原来是在等路过的女孩吗?

  也就是说,因为我是男的所以逃过了一截,因为她是女的所以就被拦下了?

  这太奇怪了,没想到我们之间的区别竟然左右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唯一的区别成为了生与死的隔阂,这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这也简直是不公平,不知道神明大人是不是目睹了这一切。

  没想到家人离去的悲伤反倒成了幸运,这让我有些不能接受,当然,最不能接受的还是眼前的少女,那个世界的「李星海」。

  她看了看我,用勉强挤出的笑容对我说道:

  【告诉我吧?妈妈对我说了些什么?】

  她用的人称是「我」而不是「你」,这算是她没有接受事实的表现吗?

  她认为这些话本应该也属于她,但却因为非常无聊的原因而失去了本应是最重要的东西,我想这也算是一种对命运的斥责和不屑吧..

  那么现在,神明大人给予了她这个机会,我必须将这份本该也属于她的东西还给她。

  回想着病房内的情景:温柔的月光,寂静的病房,妈妈温柔的微笑,已经逐渐开始变得冰冷的手掌,她闭合着早已失去血色的嘴唇,诉说着的话语。

  【她说…】

  ——【星海,不论发生什么,请你相信自己的生命。】

  寂静降临在公寓的每个角落,眼前的自己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瞳中映照的,是家人的面容,和种种我们都经历过的幸福景象,如同一幅幅美丽而又悲伤的画卷,现在的她已经拿回了以死亡为代价而得来的珍宝。

  如同完全释怀一般的笑了,然后,因为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意义而留下了眼泪。

  啜泣声打破了寂静,大大小小的泪滴滴落在她的手上和裙子上,略带沙哑的哭声在此刻既代表着悲伤,同时也充满着幸福和满足。

  ——谢谢你们。

  我想这是她心中此刻在涌现的话语,因为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想。

  在将近十分钟的哭声过后,又经过了十五分钟的调整,她已经恢复过来了。

  我看着眼眶还有些发红的她,随性问了一句:

  【没事了吗?】

  【嗯,没事了,谢谢你。】

  她点点头,微笑着看着我。

  刚刚无助的模样,和令人爱怜的笑容,让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奇怪….那可是自己啊喂!!

  脸颊有点发烫,无奈只好别开视线调整一下。

  【怎么了?】

  【没事!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睡觉啊。】

  【睡在我家吗?】

  听到我的疑惑后她歪着头,一脸疑惑,就好像在问「不然睡哪?」一样。

  也是啊…不然她睡哪啊,这可是她家..也不是,这是我家…也不对…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

  【那你睡老妈那屋吧?】

  老妈那屋的东西比较多,生活用品什么的还比较齐全,睡在那里会比较舒服。

  【老妈屋….】

  【啊,不愿意的话可以换。】

  【你也知道我不会不愿意的吧?】

  确实,不论是我还是她,都是很爱妈妈的,但在这个世界,那间房间的主人究竟算是我的妈妈还是算是她的妈妈呢?

  我叹了口气,决定放弃思考这个复杂的问题。

  【啊,对了,看你来得时候什么都没有带,是怎么回事?】

  她想了想,回答道:

  【死后和神明大人对话完,一睁开眼就是在家门口了,身上的校服也不知道是怎么穿上的,然后神明大人告诉我要敲门,我就敲了,在你过来开门的这段期间,神明大人给我解释了我现在所知道的一切。】

  【在我来开门的期间?你记得这么快吗?】

  【也不是…怎么说呢,就像是直接把这些东西印入我的脑子里一样,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哦…好神奇啊….】

  【是吧?】

  【那怎么没印在我的脑子里呢?】

  【因为那时神明大人在往我的脑子里印东西啊。】

  【它可以给你印完之后再来印在我的脑子里啊?】

  【都往我的脑子里印完了还印你脑子里干嘛?】

  【啊….也对啊…】

  我不是可以问她吗….

  果然我的脑子有时候会间接性短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毛病。

  说起来刚刚的对话好奇怪啊…说不出来的奇怪….

  【对了,洗澡的话毛巾在..】

  【柜子的第二层,拿大毛巾,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和你说话真是方便啊…】

  【少来,如果你想的话,我说的话你也能猜到。】

  【是吗?】

  【当然,就好像是..】

  【心电感应一样?】

  【猜对了。】

  果然,终究是同一个人…

  仅仅只是想到自己会这么说就说出口了,没想到就是正确的,不论是这边的世界还是那边的世界自己的说话方式都没有改变,我现在充分的意识到了这点。

  不过…这到底算是猜,还是本来就知道呢?会发生想不到对方说什么的情况吗?

  【算了…以后就知道了…】

  【什么?】

  【没什么。】

  【哦。】

  说完她便回到了老妈那屋。

  说起来确实有的时候无法理解彼此,就比如说现在,她进入老妈的房间后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想我永远无法得知。

  对了,忘了件很重要的事。

  我回过头打开了老妈房间的门,而映入眼帘的景色让我后悔为什么忘记了敲门。

  她的手里拿着刚刚脱掉的校服,简约的白色内衣掩盖了重要的部位,但剩下的一览无余,白皙水灵的皮肤和令人叹为观止的身材,想到这是自己的身体多少有些不太适应,总之就是心里怪怪的。

  我虽然很想立刻关门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视线没办法从她的身体上移开。

  【那个啥….】

  【出去….】

  【….什么?】

  【我说出去!!!变态!!】

  她的怒吼让我瞬间从超凡脱俗的状态恢复了过来,我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房间并关上了门。

  虽说已经看不见了,不过刚刚的景象我想我可能忘不了了。

  但还有一件事很在意,原来在那个世界身为女性的自己的身材这么好吗?想想这个世界身为男性的我,只剩下可悲了。

  我想起来之前想要问的问题,于是隔着房间的门对她说道:

  【明天..】

  【学校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说是处理…怎么做?】

  此时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但她显然也想到了。

  【只要伪装成..】

  【转学生,然后转入我的班级?】

  【什么啊,和你说话不也很方便吗?】

  【话是这么说,你在这里什么证件都没有,怎么转进去啊?】

  【没关系,我..】

  【相信神明大人会处理?你这么确定吗?】

  【也只能相信了…】

  也是,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李星海」是个男生,身份证什么的也都已经处理好了,她总不能再去以家庭相同经历也相同的名字再次注册吧?就算是同名同姓,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也太奇怪了。

  不过我倒是也相信神明大人会考虑这件事的,大概….

  【好了你先去睡觉吧,我洗个澡就睡觉了。】

  【哦。】

  说完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下子就扑到了床上。

  今天也是奇怪,突然间和神明大人交谈并接到了神明大人的礼物,这个礼物还就是「自己」,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想都很离谱,不过既然已经成了事实,我也只能接受了,并且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个家里不会安静的令人厌烦了。

  以后就要和另一个自己生活了,到现在我都还没反应过来,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虚幻,但又那么真实。

  就这样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