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99次翻译:吻安,顾先生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7日

《99次翻译:吻安,顾先生》精彩章节目录_林深小鹿小说免费阅读

99次翻译:吻安,顾先生

作者:林深小鹿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职场甜宠

年少时的一场辩论赛,她全力以赴却是输了,她耿耿于怀,一直记了他四年,把他当做前进的动力,争取超过他。一朝毕业,回国工作,却意外发现自己直属上司就是他,又是一场针尖对麦芒!他为了躲避前女友的纠缠,拉她下水挡桃花。谁曾想,居然会假戏真做,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那个当初那个稚嫩且冲动的小姑娘。她一脸疑惑,可他那双越来越认真的眸子,让她很慌啊:“不是说只是做戏吗?”他勾唇轻笑:“做戏,自然要做的真一点。”他朝她勾勾手:“过来,练习一下如何接吻,别让别人发现。”她怒瞪他一眼,转身想跑,身旁却是伸出一只大手,揽住她的肩,将她搂进怀中,密密麻麻的吻随之落下,不知是谁乱了心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窗摇下,顾淮左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印入眼帘,沈竹西心里的气愤生生被压下,嘴角勾出一抹难看的笑。

“顾总,请问有事吗?”

顾淮左慢悠悠的瞥了一她一眼,伸出指节分明的对着她招了招,:“上车。”

沈竹西额头青筋跳了跳,咬紧牙关,怕自己忍不住出口反驳。

那手势,招小狗呢!有她这么好看身材这么有料的小狗吗?

啊呸,她才不是狗!

心中虽然有些憋屈,甚至在这空闲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几辆空车从自己面前留走,沈竹西却还是不甘的上了车。

人家是老板,人家说啥就是啥。

不知道是不是四年前顾淮左赢了她的原因,她现在看顾淮左怎么看都不顺眼,觉得特刺眼睛。只要他一说话,她就忍不住想要呛两声。

“去哪儿?”

对于某人眼里的敌意,顾淮左只当没看见,四年前是一个不懂变通且固执的小女孩,四年后依旧是固执。

不然,也不会因为那一件事对他成见那么深。

沈竹西扭头看向窗外,声音别扭,带着一缕不可察觉急促:“机场,拿行李。”

她现在恨不得直接飞到机场,鬼知道她最近怎么了,水逆的不行,做啥错啥,要啥没啥,连吃饭喝水这种小事都会出被噎着呛着。

她真的怕去晚了行李没了!

顾淮左见她没有开口的兴致,也没有自讨没趣,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锲开车去机场。

然而,沈竹西的水逆体质,再次体现了什么叫水逆。

堵车了,平时很稀松的霖安高速一下子堵满了车……

沈竹西趴在车窗上,眼巴巴的看着排成长龙的车队,心里那个挠啊!

她回头,请求的看向顾淮左,语气可怜:“能不能请顾总帮我一个忙,我行李落在机场了,顾总能不能帮我给机场说一声,让他们给我留一下,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

顾淮左轻阖的眼眸睁开,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连语气带着两分慵懒:“我以为你不会说话。”

沈竹西咬唇,就这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顾淮左瞥了她一眼,拿出手机,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将手机递给她看:“额……关机了。”

“用我的用我的。”沈竹西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顾淮左。

顾淮左捏着女人粉红色的手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信号被屏蔽了。”

沈竹西一顿,才想起她还没办国内的手机卡,国外的卡没办漫游,在国内无法运行……

看着某人快哭出来的神情,顾淮左太阳穴跳了跳,看向林锲道:“借用一下你的手机。”

林锲回头,瘪了瘪嘴,有些无辜的道:“刚刚出来的急,我手机没带。”

这下,沈竹西是真的快哭了,她点子怎么就那么背啊!

一辆车,三个人,没一个手机能用!

就在这时,“噗”的一声,震得沈竹西回魂,茫然的看了看顾淮左,语气疑问:“谁放屁了?”

顾淮左剑眉一倒看着面前两个人,这女人问啥不好问这么一个尴尬的问题,“怎么回事?”

“我没放屁。”林锲下意识地检查了一下车内,无解的挠了挠头,打开车门下车。

好一会儿才上来,解释道:“车胎爆了。”

沈竹西感觉头顶乌云又凝重了一层,接二连三的倒霉,她此刻真的怀疑自己被幸运女神抛弃了。

耽搁地这一阵子里前面的车流开始慢慢移动,通车了……

可是他们的车胎却爆开了,到底要她怎么做才能够保住她的行李。

林锲打开车的双闪,下车摆好红色的警示架后,三人就这样模样乖巧的等着交警的到来,车窗外呼啸而过钻进车内带起阵阵疾风吹乱了沈竹西的长发,看着好不可怜。

终于,一个小时后,三人坐上了交警叔叔的车下了高速,那辆华而不实的迈巴赫也被拖车拖走处理。

沈竹西匆匆和顾淮左打了一声招呼,便自己打车去了机场。

顾淮左看着行色焦虑的她,却不由得觉得好笑,这样他想起以前的抢盐新闻,而这女人正像极了当年抢盐的那些大妈,生怕去晚了没盐了。

折腾了一下午,沈竹西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他沉重的行李回到了公司给她暂时安排的员工宿舍里。

“天啊!这一天天的,到底是咋了嘛!”沈竹西恭恭敬敬地和尚双手,在心里把如来佛祖,观音菩萨,耶稣都拜了一遍,希望水逆能够退散!

浪费大晚上的休息时光收拾行李,次日,沈竹西顶着黑眼圈去公司递交正式地审核材料,却意外从林锲嘴里得知,顾淮左感冒进医院了?

林锲叹了一口气沉重道:“顾总很看重这次和CI的合作,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处理工作,昨天又在高速吹了风,回来的时候一下子就……”

沈竹西眉头紧皱,在认真的考虑一个问题,顾淮左这个老板住院了了,她这个员工要不要去看看?

毕竟,吹风也是因为她……点儿背。

“顾总,他在哪个医院?”

“二院。”

于是,沈竹西把行李在宿舍安置好之后,简单吃了点东西,顺带办了一张卡,和林锲交代一声,买了一篮子水果,就打车去二院看望顾淮左。

来到病房,敲了敲门。

“进。”

顾淮左声音听着有些沙哑。

沈竹西推门进去,就看到偌大的病房里,就只有顾淮左孤零零的躺在那里,手背插着吊针,脸色有些苍白。

中午还活蹦乱跳有心为难她的的顾淮左,变成了现在躺床上虚弱的仿佛不能自理的模样,这反差让沈竹西一下子有点无法接受。

“你怎么来了?”顾淮左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却依旧掩饰不住他眉尖地那抹惊讶。

目光瞥到沈竹西手里的水果篮,眉头皱的更紧了,眼底露出一抹嫌弃。

沈竹西笑嘻嘻的凑过去,将水果篮放在床头的桌上,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听林锲说你生病了,所以特意来看看你。”

顾淮左勾唇,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合时宜的笑,显得那么邪魅。

“那就给我倒杯水吧。”他还正在口渴的点上,这丫头就来了。

沈竹西微愣,眼神晃了晃,她刚刚居然觉得顾淮左好好看!

万恶的颜狗控!沈竹西晃了晃脑袋,动作略慌乱的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小心烫。”

顾淮左抬手接过水杯,然而,两手触碰之际,沈竹西水逆体质再次灵验,手一抖,热乎乎的水直接倒在了顾淮左手背上。

“啊!”

“唔……”

尖叫的是沈竹西,闷哼的是顾淮左。

沈竹西是被吓的,而男人则是真真切切被痛到的!

“医生,医生快来!”

顾淮左太阳穴跳了跳,皱着眉冷静的将掉在床上的水杯拿起放在桌上,斜眼看着急的大吼大叫的沈竹西,冷喝道:“别吵了!”

沈竹西噤声,捂着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满眼自责。她发誓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现在恨不得抽自己手几巴掌,干嘛突然抽筋啊!

医生听到呼唤,匆匆进来,沈竹西让开位置,让医生好给顾淮左治疗。

沈竹西怕顾淮左生气,趁着医生给他上药的时候,悄悄溜了,刚刚顾淮左那眼神实在是有点吓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