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病态的学生与黑暗的老师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7日

《病态的学生与黑暗的老师》精彩章节目录_LY随风KL小说在线阅读

病态的学生与黑暗的老师

作者:LY随风KL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远离纷争后。我,来到贵族学院成为了一名教师。但是...这里的学生不对劲啊,他们...这里的老师什么鬼...我要成为变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火车站位于是城市的边缘,但是我并不需要去城市的中心。我下车后,就看见了接待我的人,同时她也看见了我。她是位女士,穿着严谨,庄重。在她旁边的是一辆精致的马车,想不到这里竟然还在用这种旅行工具。马车由两匹马拖行,而车夫看起来也上了年纪,想必一定是个技术老练的车夫了。我走到他们旁边后,接待员邀请我上了马车,同时,她也与我一起登上了这一辆精致显眼的马车,同时车夫也开始驱动马匹,向目的地出发。

马车的里面甚是豪华,几乎全部都是用丝绸编制而成,颜色则是偏淡的蓝色,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他们似乎是了解我的一点爱好,所以才把马车设计成这种样子的吧。

“阁下需要向我了解什么吗?”

接待员女士率先向想我问道。

“这个马车...”

“如你所想,正是为了迎合您的爱好。”

我还没说完,她就马上回答了我的提问。想不到他们对我竟然有一些了解,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接着又有许多疑问充满的我的脑袋。正当我想要提问时,而她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阁下请您放心,关于您所有的事迹,只有少数人知道,我们并没有告诉无关的人。您接下来要去的学院,只要他们不去注意的话,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仅仅是不去注意的话,那就代表着还是会有人知道,看来他们对这里的掌控力也有点局限。

“我知道了,给我讲讲学院的大致情况吧。”

“这个...恕我无法向您透露更多,因为我也是刚来这个城市不久。虽然有许多麻烦的事,但是详细点的我并不了解。”

“这样吗。那到达目的地后,你会去哪里?还是...”

“我是专门被派往这里来帮助您的。换句话说,您可以把我当成您的助手,又或者是服侍。只要是您派遣的任务,在我的能力之内,我一定尽力会完成。他...说这就是我的任务...”

“他吗...”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助手,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并没有需要帮忙的事情,而且想了解的她也不知道,着实有些麻烦。她口中的他到底是谁,也无法推断。不像是那个家伙能做出的事情,可除了那个家伙,还有谁呢?偏偏还是一位女士,想不到那个家伙还会做这种多余的事情。看来他也改变了不少呢...

仔细观察马车时,我才发现马车的两边是有窗户的,但是却被两边的窗帘给遮住了。窗帘的设计使风无法将其吹起,这是一个很精妙的设计。

接待员见状,伸出手,轻轻的朝窗帘旁的一根细线拉去。她戴着一双纯白的手套,但却能看出她的双手很纤细。仅仅轻轻的一拉,窗帘马上就向上卷了起来,于是我与她一同看见了窗外的风景。

外面的风景令我十分惊讶,给我造成一种这并不是在城市边缘的假象,与城市完全相反的风景。

一片绿色的草原,我再向城市方向看过去时,发现城市已经远离我们,已经完全看不见城市的身影。我完全无法形容我看见的景色,仅仅能将其尽收眼底,震撼的景色使我忘记了自己所处何地,正在干嘛,将要干嘛。我再向远方看去时,却发现无法触及的天边尽然是海,我被这些景色给完全的压制了。不知应该如何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已经超越了我所具备的常识。

神情恍惚之时,眼前不知不觉出现了一辆新的马车,外表与我所乘这辆相似,但还是有肉眼能看出的差别。眼前的马车使我无法观看远方的景色,心情急躁的我迫切的想知道马车里的人是谁。

突然,这辆马车的窗帘的拉开了,坐在里面的人呈现在我的眼前。

看到旁边马车里的人时,莫名其妙的烦躁的感觉又马上加重。而眼前的这个人看见我后。瞬间,马上又把窗帘给拉上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但无论是我还是她,都发现了各自的身份。

兴许在她眼里我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大叔吧...

不是在我眼里,她却是无法理解,神经兮兮的小女孩而已。

我们之间彼此彼此,我这样认为着。

眼前的马车速度突然加快,短短几秒就跑到了我们前面,好像是想超过我们。可以想象出它要超越我们的原因。

“去那里的,不只有你一个人,阁下。”

我还没有问她,她却马上就回答了我的疑问,看来她还是知道点什么的。不知该怎么说,我眼前的被称为助手的女士,是一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人,而且很聪明,也很机智。但从外表的神色看上去,却有些冷漠。与其说是冷漠,不如说是对外界的淡然。她外表与她的身心给人的感觉,说是诡异,又或者是完全相异印象。但是如果去接触而不去注意的话,却完全不会给人以这种诡异的印象。

我有点喜欢她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她发现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但是她却没有马上回答,相反的是,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几秒过后,她又端正了身姿,向我回报了她的名字。

“报告阁下,我叫...瞑汐。”

“只有这样而已吗?”

“是的。”

她短暂的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没有在留下任何疑问。但,这并不正确。她没有说她的姓氏,这代表着没有,无。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想必问她也是徒劳无功吧。第一次遇见没有姓氏的人。

我没有再说话,而她也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她依然什么也没说。我放弃了...

她没有问我的名字...

看来我是多此一举,早已预料到的事,我却怀抱了希望。也许我也在渐渐的改变着,也许...

“我可以这样来称呼你吗?”

“阁下愿意的话,什么也可以。”

她好像完全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称呼,与此相同的,还有自己的名字吧。

又或者,是围绕在她周围的一切。

马车里又变回了原先的寂静的样子,我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从城市到学院的路程很远吗?”

我率先向她提问道。

“以这个马车的速度,需要一个小时。因为学校希望学生能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所以故意将学院设置在了离城市很远的地方。”

她又回答了多余的问题。

“既然离城市很远的话,为什么不在俩地之间通行火车?”

我又再次向她问道。

“学校原本是要这么做的。”

我本以为她不知道原因,但是看样子她似乎了解一些。接着她又向我答道。

“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计划被耽搁了。最后,学校方面以火车浪费大量金钱而放弃建造。但是听说学生方面是赞成建造火车的,而且其中的大部分人表示愿意提供资金。”

她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我没说再说话,她还没有说完,我在静静的等她接下来的话语。

“而学校却再次以火车声音太大,驱动器浪费的材料会污染周围的环境,而且会对学生的健康造成影响为由,再次回绝了他们。”

她又再次停下了话语,好像在思考着接下来应该如何想我描述发生了什么。

“但是学生依然反声四起,不断给学校制造压力。正当学生方面快要成功时,却出现了流血事件。

有人死了。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件事被学校利用,以对学生造成明显伤害而完全驳回了学生们的意见。”

“所以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建过铁路了是吗?”

“是的。”

她就这样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一字不落的,整个故事的经过都告诉了我。果然,她是个很聪明的人。

我不再向她提问,同时身体又有些疲惫,精神上的也是如此。在这样极其沉静的环境下,我又陷入了睡梦中。

在很久以前,最古老最遥远的以前。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人们只知道那时的他们,以站到或即将站到世界的顶点,就是这么一群人,他们从以前到现在,领导着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带来伟大的变革,将人类完全介于食物链的顶端,即使不需要工具,不依靠他人。

以前他们是无能的无力者,但是坚韧的他们却发现了自己拥有某种微妙的力量,但是他们无法,不知如何使用。后来他们经过一代一代的学习,长进,渐渐的掌握以及学会使用这种能力的方法。并把它们传给了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从此,人们不再依靠大自然,不再依靠自身以外的人。行走于世界之间,所向披靡。有人把这种能力称为神施舍,这是魔法超、能力、神的礼物,但都不是。因为他们说,这是人类理所应当持有的这些能力,他们说人类本身就是神。他并非上天所给予,而是与生俱来的人类所拥有的力量。

于是他们领导世界,给世界带来变革,给世界带来轰动,带来了所有的灾难和仇恨,还有与之相应的高贵以及相反的低贱。最后,他们又带来了和平。同神一般。

我是他们中之一,但他们却说,我不是,我是他们与反面的存在,拥有与他们完全相反的能力。她,也是怎么给我说的。“你能带来变革,只有你能做到。”她这么告诉我。但是,我没有做到,我做到的只有...

他们全部在吼叫着。他们趴在地上痛苦着,呐喊着,但却无人在意他们。人们从他们的身上踩了过去,跨了过去。人们无法,来不及拯救他们。人们只能做自己眼前的事,人们做着名为厮杀的事情。人们变成了他们,在来来回回的弹雨之间,由站立的厮杀变成了倒下的吼叫。仇恨被痛苦填满,最后变成了恐惧。然后,他们之中露出了笑容,接着,他们自杀了。

“不要。”我向前进,阻止他们,但与他们的距离连分毫也没有缩减。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他们直接化为灰烬。远处传来空气震裂的声音,他们被这股震动撕成了碎末。他们试图逃跑,但却纷纷倒下,摔成的碎块,最后化成鲜血。我想去帮助他们,我想要他们活下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还是没有向前跨进一步。我的脚陷入了大地之中,再次看向他们时,发现他们周围出现了蓝色的空气,蓝色是我喜欢的颜色,如同天空,如同自由。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为什么。”远处的他们,一个接一个倒下了。“为什么。”我知道原因,却不愿去思考。蓝色的空气,是它!所以,快跑出去啊,为什么他们还在一个接一个跑了进去。他们不知道跑进去会死吗?他们不知道跑进去会死。

我眼前的黑影再次出现,我又看见了他。他面向我,向我走来,离我越来越近。阳光不再那么强烈,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他出现在了我身旁,只有他,是她。我知道是妳,你总是这种时候出现。她又向我伸出了手,这次一定要抓住你,我伸出了手。

大地裂开了,她又开始远离我。我掉了下去,落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无尽的深渊之中。

所以,这就是对我的惩罚吗?还是只有这些?

我不要,无尽的恐惧充满了我全身,我的身体开始发抖,呼吸开始困难,好害怕,为什么,我想伸出手,想从这里出去。

身体终于向前进了,我能动了。

“小心。”

有人扶住了即将倒下的我,是坐在我对面的助手女士。我再次醒来了,我又一次从睡梦中醒来。

汗,浑身无力。与上次一样。快速跳动的心脏,我大口大口着喘着气。她扶着我坐了回去,看着我的表情,一句话不说,仿佛眼前的我不是人一般。

老练的车夫打开了马车的门,看样子已经到了。

我与她一同下了马车。

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飘过,在落到她的身边,被她用戴着纯白的手套给接住了。

“花瓣。”

她这样回应道。

这时,我才朝四周看了看。

一片樱花树丛,天上飘着的全是樱花花瓣。

不知何时,我们竟然走进了这里,我再次被这里的景色给震惊。完全用常识想象不到的植物出现在了这里,与那片大草原一般。用美丽来形容的话,倒不如说它们给我带来的心情完全不是美丽,要比这更加严重的心情。

“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再往前走一小会就到了,学院不允许马车从这里经过。哈哈,与其说是马车,不如说是任何运输工具吧。”

车夫说完后,就载着马车离我们而去。

“阁下,请前进,学院就在前方。”

她说出了简便了话语,向我提醒道。

终于来到了这里,我要前往的目的地。

我的工作即将是一名老师,教导在这个学院里面那些人的后代。教导他们学会学会掌握自己本身的能力,让他们站向这个世界的顶端。

然后,让他们走向前方,做与我相同的事。

痛苦,挣扎,无奈,放弃。

站在那里,面向他们。

杀人。

亦或。

被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