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安北灵异事件簿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6日

《安北灵异事件簿》精彩章节目录_滥笙小说

安北灵异事件簿

作者:滥笙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你为什么总是笑呢?因为我喜欢笑啊。真是让人讨厌!笑~简而言之,是纯粹为了模仿梦枕貘先生才会来写的故事。希望自己多多少少能够不玷污梦枕貘先生的高超技艺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九点半左右,邦子已经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给她盖上一件外套以后,便偷偷溜出家门。

现在正值水无月,夜空中漂浮着些许雨滴,不过影响不大,不如说这些雨滴触碰肌肤之后会让人产生凉丝丝的舒适感。

我家处于下町,距离市中心的稻田大厦差不多正好是三十分钟的步程。

走在街道上,我只能依靠零星店铺发出的灯光来辨认道路,因为半年前政府便把下町生活区的路灯停了。不得不说这让大家的夜间出行变得极为不便,虽然大家都颇有怨言,却也无可奈何。自从日本经济在本世纪初一蹶不振之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跑去东京以寻求发展机会。而本就陷入经济泥潭的S市因为劳动力的流失,前景变得更加黯淡。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S市的人口越来越少,首当其冲的便是我们下町——现在街道冷冷清清的,几乎见不到什么年轻的面孔,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于是,早已负债累累的市政府便停了下町的部分生活设施。

——实在没办法,首先要着手解决赤字问题,给大家造成困扰万分抱歉。

当时政府发言人无奈地说道,这当然是明面上地说辞。实际上,私下里大家都清楚地知道,政府完全是因为下町人少才给停的路灯。

“反正都是老人,老人晚上乖乖呆在家里就好了。路灯开着也是浪费吧,不如节省点市政开支。”

大概便是这种理由。

只是缺少年轻人的下町,完全没有能力组织起与政府对抗的生力军,所以只能默默忍受这被人抛弃的既定事实了。

离开下町之后,总算能见到亮着的路灯了,我便放开脚步往稻田大厦方向大步迈去。

越靠近市中心便越能体会到S市当年的繁荣。作为日本上世纪的重要的工业城市,S市市中心的商业区可是应有尽有,大型商场、游乐园、电影院,只要是人类欲望所在之处,便能在S市里寻得踪迹。而现在虽然熙熙攘攘的人流仍然能够勉力维持着表面繁荣,但是已经不复当年的盛况了。

而稻田大厦正如那根戳破谎言的钉子牢牢地钉在了S市的市中心,夜幕下的稻田大厦显得阴森、暗沉,与周围灯火阑珊的商业区如同两个割裂开来的世界。

我在工地周围的围墙角落里找到一个缺口钻了进去。

真的是两个世界啊,明明只是隔着一堵围墙,墙外热闹非凡,而墙内却一片死寂。

我不由得感叹着。

“五十岚君!”

身后传来荒川的声音。

“你来得可真早啊。”

“啊,其实也才刚到。”

“这样啊。”

荒川搔搔头。

“跟我来吧。”

“去哪儿?”

“来就知道了。”

跟着荒川来到了大厦的顶楼,虽然我自认为体力很好,但是三十多层的楼梯也着实让我累得够呛,而身前的荒川却一脸轻松自在的模样,好似闲庭信步。

“就是这里啦!”

“嗯?”

“这里就是让你相信蜜虫之说的地方了!”

“这里能看到蜜虫?”

“呃……不能,但是能让你相信。”

“所以究竟是什么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

荒川神秘地笑了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五根小蜡烛在地上摆出了一个五边形的模样,然后又用炭笔将蜡烛之间画上连线,一个一叠大小的五角星出现在这里。

“所以是什么召灵仪式吗?”

“嗯……差不多啦!”

荒川一边蹲下身给蜡烛点上火一边回答道。

“什么啊,真是无聊。我可是不相信这种东西的。”

说起来高中生之间总是会流行一些诸如此类的灵异传闻,譬如碟仙、笔仙、还有召灵仪式之类的东西。对于此类事物,我通常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孔夫子也不是说“敬鬼神而远之”吗?所以,大家对此乐此不疲的时候,我总是远远观望。

“是嘛,嘿嘿……”

荒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好啦,这样就可以了!”

荒川立起身拍拍手。

“到底要做什么?”

“再等等,马上你就知道了。”

荒川往后退了几步,从怀中掏出一张类似纸符的东西。

“吾有一言,谓之生。”

不多时,一团雾气渐渐在那五根蜡烛处聚集起来,而后化作人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的模样。

那个中年男人飘飘忽忽的,亦如清晨的雾气,捉摸不定,仿佛即将散去,但是却又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喂喂……荒川,这到底是搞什么啊?”

“嘘——”

荒川却做着手势让我安静。

可是这种情境之下,我又怎么能安静下来呢!

就在我张口欲言之时,那个飘忽的中年男子却张口说话了:“是土御门家吗?”

我吓得坐在了地上。

“是。”

荒川回答道。

“土御门家现在还会术法?”

“偶然得之。”

“真是幸运啊!”

那个中年男子(或者说那“鬼”)感叹着,然后突然话锋一转,厉声问道:“今天你唤我出来所为何事?”

“今天来,我是想请你离开这里的,大江一雄先生。”

“离开?”

“是的,毕竟你的存在也给现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了。”

“哈哈哈哈”

名为大江一雄的“鬼物”忽然笑了起来。

“其实你是接受了委托才来的吧。”

荒川不可置否。

“离开吗……嗯,无妨,我只有一个要求而已。”

“……”

“现在是水无月,再过几日梅子也成熟了,你若带些新鲜的梅子给我,我便离开。”

“不难。”

……

大江一雄那透明的身影消失了,而那五根燃着的蜡烛也兀地熄灭。

“喂,荒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如你所见,如你所想。”

荒川笑嘻嘻地看着我。

“真、真的是鬼吗?”

“倒不能这么说。”荒川摇了摇头,“那并不是鬼物,而是灵。”

“灵?”

“准确的说,是大江一雄死后残存在世间的灵。”

“真像是深夜节目里面才会出现的词语啊。荒川你到底是……?”

荒川嘴角勾出几分笑意,轻启薄唇:“阴阳师。”

“果然是深夜节目吧!”

“呵呵,那你现在相信‘蜜虫’了吗?”

“难道荒川是为了让我相信你的所谓的‘蜜虫’,才带我来这里的吗?”

“嗯,差不多。”

荒川捡起地上尚未燃尽的蜡烛,清除地上的痕迹之后对我说道:“差不多该走了,等几天之后再过来就可以了。”

老实说,对于今晚所见之事,我仍然是如落梦中,虽然想向荒川寻求解答,但却又苦于无从头绪。

好在荒川似乎看出了我的思绪,于是在下楼梯的时候,他忽然说道:“你想问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

这一刻我无比感谢荒川的体贴,于是我竹筒倒豆子般全都问了出来。

“你真的是电视上出现的那种阴阳师?”

“是。”

“能够摘叶飞花之类的术法吗?就像安倍晴明那样?”

“倒是会一点。”

“啊对了对了,蜜虫不会就是你的式神吧,我记得安倍晴明也有一个叫‘蜜虫’的式神,是蝴蝶吧!”

“这倒不是,蜜虫就只是蜜虫而已。”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专门派了一个式神来打听我的名字。”

“哈哈哈哈……”荒川仿佛见到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着。

这让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别笑了。”

“是今早的时候有一只蝴蝶飞过你家的时候,恰巧听见了你的名字,而这只蝴蝶又恰巧被我遇见了,仅此而已。”

“真是平常……所以你可以和虫子交谈么?”

荒川歪着头想了想,说:“虽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但也差不多。嗯……只要有灵的话。”

“刚刚我就想问了,灵应该就是鬼吧?可是听你说的话,蝴蝶也是灵……灵到底是什么啊?”

“灵便是咒。”

“那咒又是什么?”

荒川君的话让人迷迷糊糊地摸不清头脑,我是在无法理解他的意思。

“咒便是束缚灵的东西。”

我越发糊涂了。

“你看你叫五十岚步。‘五十岚步’这个名字便是你的咒,你的存在本身便是灵。就是这样的意思。”

荒川君微笑地解答着,但我却一点儿也不理解他的意思。五十岚步就是我,我就是五十岚步,这点是没有疑问的,但看荒川君的意思来看,我与‘五十岚步’之间存在着不同。

“假若说,你走在街道上,有人喊道‘五十岚君’,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看看谁在喊我了。”

“是的。”荒川君微笑地点了点头,“倘若说没有人叫你呢?”

“那当然是自顾自地走路了。”

“这就是咒的意思了。”

“什么啊?”

如果说荒川君要去当教师的话,我一定举双手反对的。他一定是那种把学生弄得更糊涂的老师。

“正因为有人叫你,你才会回头看。”

“对啊。”

“所以有人叫你是起因,你回头看就是结果。”

“嗯。”

“方才我说到‘五十岚步’是你的咒。”

“是的。”

荒川君说到这里便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显而易见的表情。

“什么啊!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气得快喊出来了。

荒川露出无奈的表情,无可奈何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这个‘灵’被束缚在‘五十岚步’这个咒里面了。就这么简单。”

“那我也可以叫别的名字啊!”

“可以,那叫别的名字,你也是会回应的。”

我突然恍然大悟。咒是束缚,亦是起因。

“你明白了吧。”

“隐隐约约吧。”

虽然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但是我却有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切感。我并没有完全地明白,只是大概明了荒川君想要表达的意思。

“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将心里的问题暂时抛诸脑后,兴奋地向荒川君发问道。

“当然是去找梅子了。”荒川君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啊,我还以为要进行除灵仪式呢!”我模仿着电视上的阴阳师,想象着从自己狩衣的衣袖里掏出一张符咒朝空中扔出去。

“除灵了,大江社长可就真的消失了。”

“消失?”

“就是在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他的痕迹,人们也会忘记他。”荒川抬起头望着月亮,一字一顿地说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对、绝对不要那样做。”

荒川君的表情显得异常严肃,与之前总是微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好啦,回去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