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医心一意紧相随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6日

《医心一意紧相随》精彩章节目录_人超级多小说免费阅读

医心一意紧相随

作者:人超级多分类:耽美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规培制度下,“穷”医生与“穷”护士的治愈爱情。从我们医务人员到你们医务人员的心路历程。没有误会,没有争吵,也绝非顺风顺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庭山回到家中,温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餐桌上按惯例放着半凉的粥,温开水和抗抑郁药。

“妈,我回来了。”

温妈妈惊喜地回头,“回来了~?好!先吃饭!南瓜粥!”

温庭山缓缓落座,拿起勺子认真品尝,甜度刚好,温度也正好!

温妈妈看他眼角流露出笑意,又怕自己一直盯着他影响他食欲,不舍地回过头,望着电视出神,眼里落下一滴泪。

温庭山安静地吃完,喝了口水轻松把药咽下去,起身正要收碗去洗,温妈妈听到声音,赶紧走过来抢过他手里的碗,“上夜班这么累,回房间休息去吧!反正我一天天闲在家也没事儿干,我来。”

温庭山看着她的背影,转身往卧室去,拿出钥匙开门,开灯,关门,一气呵成。

温妈妈听到反锁的声音,轻轻叹气,但低头看见手中的空碗又觉得轻松了很多。

房间里照旧传出琵琶曲声,她早就听得滚瓜烂熟,便自然而然地跟着轻声哼起来。

秋晏谣推着治疗车正帮一个小朋友拔针。

何安月擦着手路过病房门口提醒道:“谣谣,洗手下班,下午两点半上班。”

“好!”

秋晏谣迅速把车推回治疗室,对医生办公室里写病历的秋玉杉喊道:“秋玉杉!欧巴~!下班吃饭!”

秋玉杉敲完最后一个字,冲过来洗手。

两人都没注意到,手里拿着空药瓶从病房回来的小护士,看着他俩一脸八卦。很好,又多了一个夜班醒神话题!

秋晏谣擦干手,摘下帽子放进护士服右边口袋。看他挤了洗手液随便搓,皱起眉头满脸嫌弃。

“能不能认真点?七步洗手法不会吗?你就这样去吃饭显得很不尊重我!你能理解吗?!”

秋玉杉轻轻叹气,重头认真搓一遍手,“嗯~你说得都对!”

秋晏谣:“员工电梯等我。”

说着跑回值班室换衣服。出来又像一阵风似的跑到电梯口。

满怀期待问道:“去哪儿吃?”

秋玉杉推着她的肩膀走进电梯,脸上写满了作为前辈的骄傲,“医院食堂!比学校食堂还好吃的那种!”

秋晏谣眼前一亮,却又微微嘟嘴,佯装勉强道:“那行吧~!”

此时正是人最多的时候,秋晏谣把自己盘里的肉挑到秋玉杉盘里,交换莴笋木耳。

秋玉杉持着筷子等待,无奈地叹息,“可以了吗?!我长胖了哪儿去给你找嫂子?!诶~我发现你真的是我感情路上巨大的绊脚石!”

晏谣抬头嘻嘻一笑,发丝轻颤,明艳可爱。

“好了!吃吧~”

秋玉杉大口吃肉,但也不显得狼吞虎咽,大概是拖了长得秀气的福~毕竟名字就是照玉树临风起的!

“你租房子了没?”

晏谣:“没有啊~暂时跟朋友挤在一起。”

秋玉杉:“刚好,我那里套三的房子才搬出去一个女生,一月600,你租不租?”

晏谣:“你另一个室友爱干净吗?远吗?”

秋玉杉:“一个女生,也是规培的,除了睡觉都不在家。走路七分钟。”

晏谣:“可以吧~”

秋玉杉窃喜,在晏谣抬头的瞬间又假装淡定,“看我干嘛?认真吃饭~我下午等你下班帮忙搬行李。”

晏谣点头继续吃饭,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下午秋玉杉果然等在办公室,见晏谣换好衣服出来,立刻跑过去勾肩搭背。

晏谣总觉得他太过积极,“你不回家吃饭吗?那么近?”

秋玉杉:“我爸妈什么时候在家做过饭啊?!全家都靠食堂活着,你不知道?!快点,搬完了我请吃饭!”

晏谣被他推着往前跑,笃定他一定会也请温庭山。一路打跳,像两个高中生。

晏谣朋友刚好不在家,秋玉杉靠在门口,看她直接和着衣架往箱子里塞,衣服,包包,化妆品,鞋子,只有夏天的,却装了满满两箱。估计还不是全部!

秋玉杉:“你衣服这么多,天天换换得完吗?一个月?”

晏谣直接怼道:“我衣服多又不像你衣服贵!而且,作为班花,我也是有尊严的好吧!”

秋玉杉翻个白眼,“哟~!班花长得又不高,怎么全是小白鞋?一双带跟儿的都没有!尊严呢?!”

晏谣一反常态没有回嘴,而是轻轻叹息。

秋玉杉赶紧从她手里接过箱子,“大小姐,让小的来!”

晏谣松手给朋友发了消息,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关了门。

秋玉杉的房子果然近,就在医院后门,左有商场,右有菜市场,位置真的是绝佳!

电梯口碰到一个画着浓妆,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美女,对着晏谣兄妹俩点头微笑。

虽然不明所以,但晏谣还是礼貌性地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电梯门关上,晏谣才发问,“欧巴,那谁啊?你认识吗?”

秋玉杉:“我们的室友啊!严霏~你认不出来?!”

晏谣恍然大悟,同科室的规培姐姐啊!这反差太大了,万万没想到她身材那么火辣!

“她是出去蹦迪吗?”

秋玉杉:“应该是吧~几乎天天这样。”

晏谣跟着他进了屋,有些惊讶,这房子南北通透,宽敞明亮,装修精致,地段也好,怎么可能只租600?!

秋玉杉猜到她的疑虑解释道:“我住主卧,带个卫生间,你那房间是最小的,就算没人住也得交那么多钱!便宜你了,兄妹价!”

晏谣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的,从他手里接过钥匙,打开卧室门。

其实也不小,一米八的床,大衣柜,梳妆台,空调,飘窗应有尽有。

晏谣忍不住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哥!你是我亲哥!”

秋玉杉略有心虚,“有个条件,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跟严霏住一块儿!”

晏谣想都不想一口答应下来,“好!反正她也不是你的菜~我保证不漏蛛丝马迹!”

秋玉杉:“你先自己收拾吧!待会儿吃完饭陪你去超市。”转身走进自己房间关上门,戳开电脑,拿出手机给温庭山打电话。

晏谣隐隐约约听到庭山两个字,不由得加快速度。用酒精到处擦一遍,归置好东西后还迅速洗了个澡换身衣服。

秋玉杉打完游戏催她出门时她正在补妆,坐在沙发上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把她盼出来又突然折了回去。

秋玉杉拿起茶几上的笔快速敲打着,嘴里念念有词,“快点~快点~快点~……”

直到晏谣快速喷好了香水,冲到大门外站好他才住嘴。

秋玉杉看她打扮得那么精致,穿着短红裙,还散发出玫瑰的香气,关了门仍不住打趣道:“漂亮是漂亮!可惜二十多年了还是条单身狗!”

晏谣抬头看他一脸惋惜,佯装生气心中暗想:还不是怪你这个“绝佳”辅助,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温庭山接到电话后,一直犹豫要不要去。秋玉杉这人说话从来不给人拒绝的机会,就像发个通知一样。

犹豫再三,换了件蓝色条纹衬衫。

对着镜子说服自己,“就当是去见普通朋友,本来也没说她会去!”

2016/4/30

自从上次见过那个“温柔仙”后,秋晏谣的脑子便总是不受控制地回想起那种复苏的感觉,眼前也浮现出当时的画面。

晏谣连续几天早起,找着各种理由往那桥上过,今天也一样,但依然没看到一点人影。

室友糖糖忍不住抱怨,“我们走直线不好吗?还能多睡5分钟!”

晏谣尴尬掩饰道:“来看花啊!谁让这种睡莲只有晚上才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