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公子别跑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6日

《公子别跑》精彩章节目录_雷耀扬小说在线阅读

公子别跑

作者:雷耀扬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无敌

我轻功冠绝江湖,我指法天下无敌,我内力盖世无双。我曾以为自己会是段誉、会是楚留香,可是这不靠谱的江湖硬生生把我逼成了……白展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雾草!?”

就在公子沉忖之时,身旁传来惊呼。

公子看去,却是一个脸上写满了老子超凶的魁梧大汉。

大汉穿着干净却贴了不少补丁的灰白褡褂,满身的肌肉疙瘩十分兄贵,就是个子比较矮,才一米五左右。

且眉眼间看起来有些稚嫩,脸上的络腮胡子似乎也是粘的。

所以看不出具体年纪……

公子奇道:“仁兄,怎么了?”

老子超凶看了公子一眼,眼中划过一抹讶异的精光,旋即便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天上那群人身上,憨声道:“老子以前一直以为‘剑皇宫’其实并不存在于世间,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原来真的有剑皇宫!他们还真是踏花而行!”

“剑皇宫?”

“没错,传说这个门派隐居于世,哪怕普通门人都是绝顶剑客。不过听说这些人已经五十多年都没出世过了,老子还以为那是江湖谣传!”

老子超凶表示:“即便是传言中,剑皇宫也是剑法超绝但内功一般,现在看传言不实,他们的内力已经能够凝成实物了。”

武功,包括内功都分为:三流、二流、一流、绝顶,这五个档次。

公子也曾问老道自己的内功《养气诀》是几流,老道说是超凡内功,但公子从未听说江湖里还有这个档次的武功,就权当“超凡”等级便是不入流了。

哪怕是不入流的武功,练至圆满也能凝气成形,所以姜山袍并不觉得老子超凶对剑皇宫的看法是高估。

不过依然对他刮目相看,没想到他竟然能看出那是凝气成型,这说明他虽然外表看起来不怎么靠谱,却有着实打实的高超眼力。

“剑皇宫那么强吗?他们收徒吗?”公子很向往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剑客,不由得激动起来。

“不知道,不过隐世门派大多派那些在外行走的门人四方选徒,还从没听说哪个隐世门派广开山门收徒。”老子超凶重新打量了一下公子,摆手道:“小伙儿,我看你气穴充盈,足底飘杳,想是内力不弱又学了很厉害的轻功。放弃吧,除了魔门中少有的一两个分支和佛门,任何门派都不会收自带武艺的徒弟的。”

“是……么?”公子顿时郁闷了起来。

丢你个六啊,莫非想学高深武学还要去当和尚?

加入魔门倒没问题,可万一让我切底迪怎么办?我才不要玩针啊!

“别气馁,你才五六岁的年纪,就内力轻功登堂入室,想来也是个小天才。”老子超凶表示:“老子给你指条明路如何?”

“愿闻其详。”

就在两人闲聊之时。

“停轿。”

一行“仙人”走过长街空中,前面的轿子里突然响起清冷高贵的女声。

闻言,宫娥与少年们齐齐停了下来,缓缓降在人群自动散开后的街上。

“长玉我儿。”

就在人们莫名之时,女声再次开口。

“母上大人有何吩咐。”后面的轿子里传出冷清童子之声。

“本宫另有要事,长玉我儿便在此地稍歇之后自行,本宫在禹州城等你。”

“遵命。”

后轿轿帘掀开,一名与公子年纪相仿的童子走出轿来。

与公子洒脱的稚子气质不同,这名童子看起来如北风凛冽,明明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却有着一种难以接近的冰冷气质。

他身上不论是银白锦衣还是腰间白玉看起来都价值连城,在这冰冷的气质上又平添了一层堂皇贵气。

这是一名天生剑客。

公子看着那个童子,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他的眼是冷的,他的唇是冷的,他的心甚至都可能是冷的。

但这孙子绝对不是冻上了……

他刚一下轿,一名绝色宫娥少女已是走了过来,她双手捧着一个散发着寒气的五尺玉匣。打开玉匣,绝色少女双手恭敬地奉上前来。

冰冷童子抬手,从玉匣中取出一柄白玉为鞘的五尺长剑,随手斜跨负于身后——这把剑立起来和他一样高。

“我滴个龟龟!”老子超凶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啦?”公子好奇问道。

老子超凶指着冰冷童子的剑:“是天神兵‘珏岭北域’!”

“天神兵?珏岭北域?那是什么?”公子惊奇。

“江湖中早已流传天神兵的传说,具体情况忘了,我只知道天神兵一共十把,每一把出世都能引起一番腥风血雨。珏岭北域在天神兵中排行第九,没想到竟然在剑皇宫手里。”

“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公子大为敬佩,这家伙看起来很粗犷无知,没想到知道的还真不少。

“你没看过《周刊侠客-蹦跶》吗?从十周年的典藏版开始,《周刊蹦一蹦》就陆续刊登了各种榜单,包括神兵榜、奇人榜、侠客榜、功法榜、恶人榜等,我就是在那上面看的。”

喂!蹦跶是什么鬼!干脆叫“酱普”不好吗!!!

“原来如此。”公子不留痕迹的抚平了眼角的抽搐:“那个兄弟拿着一把能制造江湖腥风血雨的宝剑,难道不怕……”

“剑皇宫虽然绝迹已久,但威名一直流传,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天神兵固然被觊觎,但一个屹立千年的隐世门派又岂是好惹的?哼哼,恐怕没人敢多看一眼的。”

说话间,剑皇宫的众人已经离开,只剩下街上寂静的人群与驻足不动的冰冷童子。

正如老子超凶所说,尽管街上江湖客不少,但没有人敢把视线放在大宝剑上,哪怕重新恢复了街道秩序后,路过的人们也都刻意绕开屹立不动的冰冷童子。

“这家伙看起来很是冷漠啊。”老子超凶对公子说道:“小伙儿,要不要打个赌,十息之内,那家伙怕是会拔剑砍人。”

“何以见得?”

“你看他眼神冷漠的扫在每个路过他身边的人脖子上,想是习惯了冷清,对这热闹的街道很是不习惯,所以有拔剑伤人的冲动。剑皇宫在传闻中一直是亦正亦邪,出过剑魔也出过剑圣,但不论哪种,都是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的。”

和老子超凶看法不同,公子倒是觉得那个冰冷童子意外的有些呆萌,而且看向周围的眼神并不像是无情的狠辣,反而有些慌张和焦虑,似乎对这繁闹的街颇为举足无措。

微微一笑,公子道:“那仁兄想赌什么?”

“唔,就一个问题好了,谁输了就回答对方一个问题。”老子超凶说着,不忘活动着手腕,死死盯着下方的冰冷童子,估计是打算一旦后者大开杀戒就立刻下去阻止。

他的手掌粗厚布满老茧,同样是气穴充盈,显然具备着不俗的掌功与内力。

公子笑了笑,趴在栏杆上对楼下的童子喊道:“喂!那位兄弟!”

他的声音不小,一下子半条街的人都看向他,冰冷童子同样如此。

公子对他摆摆手:“要不要上来歇息一下?”

冰冷童子冰冷的眼神与他对视,然后又落在酒楼巨大的牌匾上。

小白脖子的喉头处涌动一下,冰冷童子纵身一跃踏上二楼,出现在公子与老子超凶旁边。

老子超凶一脸呆滞,公子微笑。

“好吧!你想问什么?”老子超凶恶狠狠地从鼻孔喷出气。

“我只想问……”公子指着他的脸,“仁兄你为什么在脸上用毛笔写了如此多的……老子超凶?”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