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世子缠宠,爱妃别跑!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6日

《世子缠宠,爱妃别跑!》精彩章节目录_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小说免费阅读

世子缠宠,爱妃别跑!

作者: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她不过是个小丫头,一朝除了奴籍,摇身一变却成了堂堂的知府千金。他是尊贵的国公府世子爷,腹黑霸道,跋扈暴戾,却谁曾想他偏偏对一个小丫头上了心,只见一面,痴想三年,几近疯魔而不忘。她本没奢望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他呢,千方百计,软磨硬泡,就是想求得她歇了为他纳妾收房的心思。那好吧,其实,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错,将就着过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宜儿笑道:“月下盥洗,也不是什么苦差事嘛。”

宜儿说得轻松,少年心里却清楚,春寒水冷,又何况是如此凉夜,若真是有得选择,又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才出来盥洗衣物呢?

这当会,宜儿早已从地上拾起了木盆,动作熟练的在溪边搭起了盥板,也不再去管那少年,径直洗了起来,她时间有限,唯恐姑娘惊梦醒来,她却不在身边伺候。

少年却破天荒的对着小丫头生了一丝兴趣,乃慢吞吞的走了过来,道:“你家姑娘是哪府的小姐?”

“西昌伯府。”

“西昌伯府?”少年念了一遍,他穿越过来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对这个异世所知不多,再加上他心有郁结,哪有心情去打听什么消息,一个多月的时间,也只不过是稍稍弄清楚了他自个的身份罢了,所以对什么西昌伯府,到真是不知道,一时间张了张嘴,想再问得详细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出口的却道:“我叫何睿。”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出口说出的却是前世的名字,至于这一世的名讳却被他隐在了口中。

宜儿点头,眨了眨眼睛,哦了一声。

少年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世时,他满脑子尽是复仇,为达目标更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为人凉薄冷漠,不管是下属还是合作伙伴,对其都是退避三舍,哪敢轻易上前搭讪?而穿越过来之后,心内郁结难消,就越发的变本加厉,性格也越加暴戾,平日里稍有不忿,对下人也毫不留手,鞭抽棒打,都是常事,就是他那两个贴身的小厮,也都没少挨他手里的马鞭。

平日里,他何曾对什么人什么事上心过,只是此时,对面前这个小丫头,他有了一丝探究,心头更升起了一股怪怪的感觉。

“你经常到这里来洗衣服吗?”

“恩。”

“都是在这个时候?”

宜儿之前都是手上忙着,嘴上随意的答着,此时便抬起了头,看向少年,道:“公子,宜儿只是个婢女,这地方也太过偏僻,公子身份贵重。。。。”

少年皱眉,打断宜儿的话,道:“这会倒想起撵人了,那开始为何和我说那许多的话,还故意讲个什么故事来消遣爷?”

宜儿不由苦笑,开始她以为少年有心寻死,自然绞尽脑汁开解于他,这会儿看来自己是会错意了,加上这人穿着不凡,料想必是哪家贵胄的少爷公子,这由来等阶分明,她一个丫鬟仆随,哪能攀交上如此贵人?更何况男女有别,她虽是下人,避免不了抛头露面,可如此与一男子单独在夜里交谈,被有心人看见,难免被扣上一顶私相授受的罪名,只得道:“我家姑娘最近就会回京师昀都的西昌伯府,所以我。。。。。”

“回京师?”少年一顿,就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不由分说,硬塞在了宜儿的手中,道。“回了昀都,有什么事,到城西的一字胡同,过牌坊第三座院子,门口立有两座石狮子的那个,拿这个玉佩,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带你来见爷的。”

宜儿一怔,本能的想要推拒,只是少年早已退了几步,道:“爷知道你的顾忌,但这个世道对女子不公,尤其你还是这个身份。爷心里有事,本来郁闷烦躁,跟你聊了这会,感觉是好多了,这玉佩的事也算是爷赏你了。”

“可是我。。。。”

此时夜色下,无数的火把伴随着叫喊声由远而近,寻了过来。

少年无奈的憋了憋嘴,道:“找爷的人来了,爷得先走了,记得回到京师来找我。”说完,也不管宜儿有什么反应,便急匆匆的走了,和那火把下的数人会和之后,远远的听着有人抱怨了几声,火把和人声就渐渐的走远了。

宜儿嘟了嘟嘴,看了看手中的玉佩,那材质晶莹剔透,成青白之色,一看之下,宜儿虽然并不懂玉,也知道这东西只怕是价值不菲,摇了摇头,只得将其收进了贴身的胞衣之内。

洗完了衣物,宜儿回到西昌伯的别院,门房的蒋婆子早已睡熟,只按宜儿出去时说好的留了门。

西昌伯在走马山下的别院并不大,只有两进,从外门进,跨过山柳院的内门,只有五间房屋,正屋居中,左右各一间耳房,另外四间,对称而立,宜儿进了内门,先是往东面靠里的房屋里望了一眼,见其早熄了灯,不由憋了憋嘴,这才在院子里将湿衣晾了起来,顺势在棉衣上擦了擦已快冻僵的双手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正屋。

屋内没有点灯,更没什么动静,宜儿不由得松了口气,可是下一刻,她就看见内里的绣床上,蚊帐内一个消瘦的身影呆坐在了那里,不言不语,一动不动。

宜儿吓了一跳,连忙疾步上前,挽起了蚊帐,轻声道:“姑娘,你怎么醒了?是不是饿了,灶上应该还热着晚上的莲子粥,要不我给你盛一碗过来?”

床上这女子十四五岁光景,脸生得瘦弱,人到是个美人坯子,只是脸色苍白得难看,看上去异常的憔悴,她是西昌伯府西昌伯世子蒋树青的三女儿,名唤蒋菊芳,只是她这身份也着实尴尬,她的娘亲只是蒋树青的外室,于三年前才被蒋树青接进了西昌伯府,两个月前,她娘却冲撞了世子夫人,一顿家法之后,便连同蒋菊芳一起被放到了这走马山下的别院里来,偏她娘被一顿家法伤了身体,在别院没能熬住,于半月前就撒手而去了,蒋菊芳悲伤之下,半个月里竟活生生的哭晕了好几次。

半个月前,西昌伯府又派了一个赵妈妈过来,三言两语之下,竟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西昌伯世子蒋树青,她那父亲居然将她许配给了吏部郎中耿忠,要知道那耿忠年近五十,年头才死了元妻,底下光是嫡子嫡女都有五个之多,长子已年过三十,比蒋菊芳足足大了一倍,还别说那些个庶子庶女了。

这也就算了,从赵妈妈的口中,蒋菊芳还得知了她娘亲冲撞世子夫人的真相,竟也是和这桩婚事有关,一时间她哪里还能撑得下去,又生生的晕死了过去,待到大夫过来,将其抢救过来之后,蒋菊芳就是眼前这幅模样,不言不语,悲伤欲绝。

宜儿见蒋菊芳没有反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就站了起来,正准备上灶房去盛粥,却不想蒋菊芳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中闪过一丝毅色,道:“我不会嫁过去的!”

她手上使的力气很大,宜儿被她抓得生疼,却由她攥着手,轻声安慰道:“姑娘不想嫁,我们就不嫁,总能有办法的。”

蒋菊芳满面怨恨,道:“娘亲便是因为这门婚事,才不顾死活去求夫人的,到头来反被她们诬为冲撞了夫人,娘亲因此而丢了性命,都是我,是我害死了母亲。老爷为了搭上吏部郎中,竟不惜赔上我的一生幸福,还间接的害死了母亲,哈哈,只是如今娘亲不在了,少了娘亲的牵挂,他们还有什么筹码能让我乖乖的按照他们的设想去过活?”

顿了一下,蒋菊芳又看着宜儿,道:“宜儿你说,老爷绞尽脑汁的想要搭上耿忠那个老头子,可到最后,不仅这条路没有走通,反而凭白的得罪了人去,又害死了娘亲,你说,这是不是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宜儿心里一跳,听了蒋菊芳的话,她虽不知道自家姑娘到底要做什么,但直觉上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只是接下来几日,蒋菊芳却一反常态,又或许是想通了,她开始每餐进食,按时用药,甚至于,每到黄昏的时候,都由宜儿搀扶着到别院外面去走动一番,这般,几日下来,她面上就多了几分颜色,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

赵妈妈本就是过来接人的,可是之前蒋菊芳的身体实在是太差,往昀都马车得走上半个月的时间,蒋菊芳哪里能承受得了?赵妈妈心里虽急,却也不敢催促,毕竟,这姑娘接回去是嫁人的,要是她接回去是具冷冰冰的尸体,只怕夫人那头就得要了她的老命,所以她只得一面送信回去言明这里的情况,一面请了大夫好好的为蒋菊芳调理身体。

不过之前蒋菊芳心灰意懒,对什么事都仿佛失了兴致,药石不进,粥饭不食,以致身体越来越差,赵妈妈心急火燎却又无计可施,只得赌气般的将蒋菊芳身边的粗使丫头仆随全部调走,只留下宜儿一个人随身伺候。

而今见蒋菊芳似乎想通了,她自然是高兴,急急的就连拔了两个二等丫头,四个粗使丫头到正房里伺候,又接连几日都吩咐灶上煨炖上各种补品,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熄火,只要蒋菊芳想吃,立马就有人端到跟前。

只是,同赵妈妈的高兴不同,宜儿眼见蒋菊芳如此,心里却越来越是担心。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