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鬼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6日

《鬼契》精彩章节目录_三宅加亚翔小说

鬼契

作者:三宅加亚翔分类:悬疑小说类型:冒险

本是过着普通生活的麻生拓真,突然在一次旅行中陷入了从未遇见过的 处境,自己突然得知了自身继承着某种特别的能力与无法拒绝的战斗命运,异界的是是非非将一切联系了起来。堕落的鬼族,将自己的黑暗无限的开始渲染开来......而拓真的命运使命,与他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清早的,坟蛋的天气,没看到太阳吧(喂!)。(第三话开始了!给我把房间的灯开亮,滚三米远【那样好像看不到了吧= =】。…请无视我,我经常无节操的自我吐槽..这话可说是新人物大出。)

麻生拉开教室的门走了进来,紧接着知美也走了进来,这时候教室里差不多也都是学生了.

“拓真?”一大早的,亮司就十分的夸张。

“这算什么啊喂,好像我死了又活过来的样子,有这么夸张么…..”麻生不屑的说,“话说回来你能不要像漫画里那样没有特点的角色一样吗…至少也改改性格…”

“别这样~人家是担心你嘛~”

“啊 好恶心 = =”看着亮司掩嘴娘娘腔(难道我不可以用些更专业的词么= =)的样子。,麻生眼睛都眨下来了。

“啊….真是搞不懂呢,你好好的昨天怎么请了病假呢,感冒了?发烧了?失恋了?阳痿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亮司更是照惯例的凑近麻生的耳边贼兮兮的,“还有,你怎么会跟美少女一起上学,马萨卡你成功了?推到了?纳尼,马萨卡昨天你们同时请假!…啊……”(节操呢)

“唔——没有那种事!巧合罢了(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诶…..是么…..难道不是…哈哈 啊啊 哈哈…那种..(自重)”

“所以说没有啊!这家伙必须要处理掉了…”麻生太无语了。

“赞成”知美也傲气凌人的样子同意。

“诶…诶?”亮司一看美少女都赞成了…“失败啊,我的人生真是失败….”

麻生恼怒中………

“拓真…”一个熟悉的女生从麻生一边传来。

是奈子,也是那种看见死人复活了一样的眼神。

“奈子….”麻生看奈子站在教室门口呆着不进来。“呵呵,今天来这么晚么?”

奈子一下子扑到马上面前,两手握住麻生的双手,“大丈夫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奈子甚至一下子吧额头贴在了麻生的额头上。

“额..奈子?”麻生对奈子这样的行为觉得很夸张。

知美也是吓了一跳,觉得奈子十分大胆的样子,不过好像又有些别扭。

“额,呵呵”,麻生把奈子从额头上拉开,“没事的啦,奈子你太夸张了。”麻生笑着对奈子表示根本没事。

奈子却真的是很认真,“因为,你曾经…..”看似有着什么过去吧,奈子没有说下去,然后也微微笑,“没事….就好。”

一旁的女生也纷纷议论了起来,“看吧,早就觉得他们是一对,绝对没错的哟。”

“是吧是吧。”

“额……”麻生有些无语,奈子听见也有些害羞。(囊卡 总觉的好老套噗- -)

“好啦好啦好啦,老师快来了哦,快回位置吧。”麻生尽快的解除掉这种气氛。

一旁的亮司也尽是些对麻生抱怨羡慕嫉妒恨的话。

知美看他跟奈子一副【什么】的样子,表情有点羡慕,或者说更像是有些嫉妒?

“什么嘛…….”知美正过脸自己嘀咕着。

其实麻生有侧着一些看着知美只是没被注意到。

……………

城市的白天很喧嚣,有人多的地方,有人少的地方,有吵有静的地方,每天都发生着许许多多不同的事。这些到底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此多的物种生活在一起,也许是个共同的家园,但也不一定就能这么说。

公路上的车子川流不息的来往。

“霍啦霍啦,路灯路灯,”妇人对着婴儿车得婴儿教些什么。

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行人。

“欢迎您的到来..”进进出出的,也许昨天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这个人,似乎像是吃了几个礼拜泡面般的对这些事情都已经腻了的样子。

看起来有那么点微微的大叔,其实又只有20多岁的样子。戴着副淡色墨镜,身穿着贴身大衣,左臂的上袖,别着一个有着一个“巡”字的袖符。

独自走在人行道,穿梭在人流之中,没有人去在意他,他也并没有怎么去在意什么人,是不断走着。

“他西卡尼(确实),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可言,早已习惯了,早已厌烦了,早已开始担忧。没有办法,去阻止,到底还有多久就会爆发,真是令人头疼了。”

“…?”

本是就这么晃悠晃悠的走,他忽然停了下来。在一个楼间的小路口止步,转过脚去,直呼呼的面过去。“切——”

然而往往都是在这个大城市并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发生着一些事情。

在这小路的那头,一些人正围着做什么。

几个毛匆匆的流氓围在那里,三拿着棍子,一个头发染了双色,看起来是头吧。地上坐着一个柔弱的骚年,害怕的萎缩着。

“喂喂,我说,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哦。”那个双色头一把抓住那男子的头,一脸恶相。“再不拿点什么出来,我可不给你打麻醉了,不要怪我下手不知道轻重了,恩!?”他给那人最后的警告。

“不,不要,我..真的没有啊,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吧。”男子求饶到,萎缩着惊悚样。

“啧啧”,双色头直起身,拐出手来。身边的吧棒球棍交给了他,“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你自己不讨好。哼——”

说完,他举起棍子来,男子脸都吓得惨白冒汗了。

手晃悠了一下,将要甩打下去,被一只手硬是抓住了棍子。

“额?”

“啊…?”双色头的声音很凶恶。一转头是那带着淡色墨镜的男人。

“哼,欧吉桑,这里没你的事,我说这里我有事要办,别来妨碍我们。”双色头的语气像是威胁,丝毫不弱气势。

“给你们10秒,赶快消失。”

“啊?”双色头他们听见他这么说,还以为听错了。“哦,喂,先把这家伙干掉!!”

双色头的几个手下捞着棍子冲上去,嘛,反正都是便当角色。

“啧。”

他往前漫步一走,轻快地绕最前面那人的身后,脚狠狠地踹在了膝盖的后关节。那人的双腿随之失去平衡,紧接着他抬出右手弯过用手臂的关节击向那人的后背,棍子落地,那人便倒在了地上。

于是又迅速的向左侧转身,连带着右手握拳,就打在了下一个的脸上,第二个也马上

倒地。

嘭的一下,一根棒子稳稳的的打在淡色墨镜(我说这样大丈夫?)的头上,不过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他转侧头看着那个小喽啰,安然无事。

那喽啰吓得瞪大了眼,结果被淡色墨镜一甩手打在边上。

他盯着双色头,“还有什么问题么?”

“走….快走!”双色头几个人吓得狂跑。

对于与几个流氓,他没什么感想。

“十分感谢!“那个本来不幸的男子,站起来连忙道谢中。

“没必要了“也许这也算是他早已厌烦了的。

而在不远处,米卡奇正隐在路口的墙壁目睹这一切。“这人…..”

……………..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是阴天吧,天也比较暗,如果说是会影响人的心情还是有可能的。不过我在说什么呢。

某幢大楼的豪华办公里…..

咚咚咚

那扇给这房间作为通道的门被敲打着。

“请进吧。”一个中年男声挺沉的说道,他的椅子很大,面对着能看见外面景象的玻璃墙,虽然玻璃有一些反射,也并不能看出是什么样子。

一个骚年打开了门,也是个学生年龄的样子,“Master…”他身着校服,正是麻生那学校的校服。他站在椅背的后面,等待那位人的开口。

“你——应该明白这次的任务吧。“椅背那头的人开口了。

“是。Master。”骚年答道,总感觉是个被限制了感情,呆滞的样子。

“你要做的,就是接近那些人,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记住,我将无时无刻监视着你。”那个大佬声一个一个字咬清的说。

“明白。”

“最好别让我失望了。你可以先退下了,其他的一切我都办好了,明天就开始。”

“是,Master。那么,我先告退了。”骚年对着椅背行万里,便告退了。

那人吸一口烟,吐了一大口气。“恩…”像是丛林中的野兽打好了算盘似地。

……….

叮~咚~咚~叮~~~~咚~咚~叮~叮~~

中午的铃声敲响了(那绝对是咒语= =)。同学们纷纷的讨论要开饭了。

“额啊~~~”麻生生了个大懒腰,”好累啊。。。”

“呐,拓真,今天怎么,继续吃面包么?”果然我们是注定要这样度过这样的学期么。

“而且食堂的饭又难吃…..”

“哎X2……..”

“不过,这样的话没准也是好事。”

“诶?”

“如果食物很难吃,女生们不就会自己做便当了吗!”亮司兴奋的说。

“呀省省吧,我至今都没有看见过有哪个女生愿意把手给你(内涵)。”麻生吐槽到。

“啊…不过我可能还有救命良药啊。”麻生还挺乐观的接着想到。

“?….额…啊,原来如此,你这混蛋还有井上给你做便当,啊——人生淫家什么的最讨厌了!果然要死啊!”

亮司的抱怨模式刚开,奈子又马上出现在坐在那里的麻生的身边。“抱..抱歉,拓真…今天没有为你准备便当的说,因为..因为太担心你,所以…我忘记了…”奈子很是歉意。

让麻生到很过意不去了。“不不不,这又不是你的义务什么的,倒是我还麻烦了你,确实我是不想麻烦母亲为我做太多了,不过,你也并不用这样,说回来我反而是最不好意思的了 ……”麻生不好意思的说,与奈子两人尴尬的笑了。

知美在那边一直微微张嘴看着,(果然很在意吧你这Y头)。“便当……”嘀咕着….

“三浦同学!!!”突然在知美的眼前窜出来两个女生,一位留着短发,带着小花饰,另一位中长的卷发,斯文的微笑样,不禁吧注意力在麻生那边的知美吓了一跳。而麻生他们也都注意知美来了。

“那…那个..三浦同学,那个你对料理有兴趣吗?”短发带着花饰的女生胆怯又害羞的问道。

“料…理?”知美理解有难。

“恩是,不介意的话,一起去学做料理吧,我们有学做料理的社团哦,很多好吃的哦,而且那种完成的成就感,十分的令人心生荡漾呢,嘻嘻嘻~”花饰女自说自乐倒是挺厉害的- -。

【回忆杀 这是在上次餐厅隐藏的剧情….

“废….柴…”手里舀了一勺圣代的知美像是要拜托什么的对面前的的麻生叫到。

玻璃窗外仍是不断的行人走过。

“恩?什么?”

“那个…”知美扭捏的不像她自己,“事实上….我并不擅长与人交往…”

“恩?”

“霍啦..你别误会哦!!”知美又急忙解释一样的着急的说,脸相是有点挤下眉头但是又马上放松了,“当然,…就是不知道怎么与人相处….那样的”

麻生听见她说这话,倒是有呆住一下。

“你在说什么呢!”麻生带着点笑腔。

“!?”这个回答令知美没摸着边。

“你看,你不是很和我很聊得来的么?”麻生笑道。

知美一听,又慌了“谁谁谁…谁跟你聊得来了,一个废柴而已,哼。”说完这个,他还是平静了回来,“不过,你上次不是也看见了吗,那些人来对我说话的时候,我拒绝她们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很没有底….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们…”

“soga…想吃草的羊,却不知道会不会是毒草么….呵呵”麻生这什么比喻- -。

知美:“啊………….哈?”

“哼哼,不管是交友还是交往,那都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成功的事情,一切都是一步一步慢慢来的,开始总会没有想象的那么顺畅的。所以,凡事都要尝试,不去尝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得通呢。”麻生一本正经的说完,喝了一口咖啡(卧槽)。

“但是…….真的行吗…好…我知道了……….暂且相信你一回…”好像是麻生求知美似地,知美用勉强答应的语气回答。

麻生:“恩,呵呵[原来从来就没相信过我吗这家伙。]” 回忆完毕】

………………….

“啊,要是三浦同学要是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自己的。”卷发说道,声音很好听。

【“凡事都要尝试,不去尝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得通呢。”】

“不,我愿意,我愿意一起去。”知美想了之后果断的回答了。

“真.真的!?”花饰女这下子可是乐坏了,声音很大的说,“太好了,太棒了!”反应有点激烈的令人难以接受的说。

花饰女十分兴奋语速也加快了起来,一一把抓住知美的手,知美顶着手流汗的衣服表情。

“额..诶?....”

“我叫种岛 筱,这边是泷沢 清真同学。”花饰女介绍完自己,高兴的马上介绍了边上的卷发同学。

“啊….”知美来不及作答了…

“啊到,那个那个,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哦~” 种岛笑着脸都细成缝了,要说是无法令人抗拒,不如说是真的被弄得没法抗拒了。

“朋友….”知美听到这词,有些蒙的样子,于是看着麻生他。

[不是做的很好嘛,还说什么不行的,加油吧笨蛋。]麻生没有说出来,不过有认真微笑的看着知美。

知美也微笑了,“是”[我做到了哦,废柴]。

虽然没有语言上的对话,却似乎都能明白在想什么。

…………………………..

亮司拍拍麻生,“嘛,不要绝望嘛兄弟,我们还有精神粮食的,那个,比如三角形的条纹”塑料袋”,还有罩荷包蛋用的“锅盖”,只要你想要的话,我随时都会竭尽全力,奋不顾身的提供给你的(这是表明你的人生已经没救了么= =)。“亮司你真是好人,大好人= =。

“啊,别说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再不去买面包可就没有了,快走吧!”麻生起身和亮司离开。

两人又走在了走廊之中(你们会成为好机油的- -|||),面包我看你们还是别买了。

“拓真!看前面!”亮司赶紧提醒道。

“额啊!”麻生往前看,吓一跳,连忙跟着亮司靠着边闪。

一堆纸走了过来,好吧,是不明怎么回事一个人抱着高高的一叠资料走过来,头是完全被挡住了,看不到前面,这样有点危险了吧。

当快要经过时,终于能看到脸了。

“额 。”看来麻生的熟人么。

清水 碧海,是位男生,个子来说都没有麻生和亮司高,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亲和又温顺(是狗么,形容用温顺什么的- -),是麻生隔壁班的吗,同时兼学生会会长的助手一职。

“碧海?”麻生叫他一声。

清水就停下来了,他转过头来看看,“~啊~麻生同学~真巧呢,居然能在这里碰见。

“啊哈…是啊,你还有这么多工作么。。”

“恩,会长说这批文件比较要紧,说是无论如何都要赶着完成。啊哈哈…..”清水同学你是受吧=- =,你的声音和语气叫人情何以堪。

“soga,真实辛苦了。”麻生对路人的废话都这么多么。(这不是你自己想的么。)

“啊,是呢,谢谢关心。额,来不及了!我必须走了,麻生同学,木村同学下次见。

“啊….”两人遥望清水的光辉身影,以及那一堆纸。

“诶 诶 诶!”资料东倒西歪的,清水也跟着摇来晃去。

麻生、亮司 :“………”

“啊,亮司,快走,面包,面包面包面包!”是的,一场追逐面包的战斗,一场吃与不吃的战斗,一场黑暗与光明的斗争,一场让钱是否留在口袋的….

“对不起,卖完了…. 卖完了….完了…(回音无限..)..。”阿姨你好阿姨再见。

一阵不可能吹来的风吹过………….

面包阿姨收拾中 …………

亮司:“面包…………….”

麻生:“卖完了………………………………………………..”

“啊————————————————————————!”两人节哀。

………..

“没事的,没关系,哼哼哼,那一天马上就会到来的。”蕾莎没有呆在自己豪华的主殿里,而是在一个阴湿的空间又很大的暗室里。

“真的是,好孩子呐。”她将自己的手放在那石台上悬浮着的一团绿色的能量团上,好像有生命一般,它会吸取鬼的“根”,而被吸取“根”的鬼,没有接受蕾莎的黑暗灌输,那就将会即将死去。

“暴风雨不久就会降临,到时候你就会成为主角了,到时候,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全全都将归入——我、的、手、中、,哼——”

也可谓真是不反这个女人的性格和作风了。

………………….

一天来说总会过的很快,已经是放学后了,麻生和知美站在教学楼的门口。

“看起来天气可不怎么好呐。知美,你带伞了吧。“麻生看着灰蒙蒙的天气有点担心。

知美拿起手中的伞,晃了晃,“当然了,你以为都像你这么笨啊。”

“啊哈,啊…是啊。”两个人又不说话了。

……

……….

…..

“废柴..”

“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做出了料理的话,我希望你是第一个品尝的,可以答应我吗。”

麻生思考一番,他是不可能不知道黑暗料理这种东西的,“恩,我答应你。”

请大家为这位勇士鼓掌以及祈祷【喂】。

“啊,知美,今天你先自己回去吧。”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知美打算一起回去的,结果麻生让她急了。

“啊,我的自行车坏了,要修理的话,必须去弄点零件回来,西区的话我有认识的熟人,看来不得不去一趟了。大概要坐电车去才行。”

听了麻生的解释,知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真是没有办法了呢。笨蛋大废柴,你就是回来晚点,我也不会在意的哦。”知美翘翘嘴笑着说。

“耍嘴皮子的话就省省吧,妈那边就拜托你说了哦,好啦好啦,走了哟~”麻生先走一步【你好不送】。

知美撇撇眼,看着混蛋麻生…。

……….

于是麻生已是站在电车之中了(这剧情有多快= =),知美基本应该也在家里了。

[这样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在是太无辜了,但是对于无缘无故被牵扯进来的我来说,又不得不去担负这责任。]

世界规则的进行着,循环着,但是一旦断止,一切就会停止,也会陷入无底之境。

[我要做的必须要做,我不去做,就没人去做。既然已经没有路回头和选择了,就只有一步一个结果的走,无论结局会如何了。]

[更何况知美他们也未曾放弃过,现在我们都已经是伙伴了……………]

“野山泽站到了…..”

思考完的麻生走出电车。抖了抖肩膀,叹了口气。“哟西。”在阴天之下大步的向前走。

……..

叮铃,打开门带动了上面的铃音。

“欢迎…哎哟,这不是拓真么。”店老板看到他高兴的招呼。

店里挂着许许多的工具和部件,透过柜台的玻璃窗也能看到各种各样不懂的零件。

“啊,老板,好久不见了啊。”

“恩,今天肿么来了,啊,车子又坏了么。”老板老样子笑笑。

“啊,车链条的轴坏了(神技术,肿么弄坏的),可以的话我还想要写润滑油。”

老板:“啊哈哈,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麻烦你了,呵呵。”

老板用钥匙打开左台得内玻璃,向里面挑零件。麻生左转右转观摩这整个店。

“真是怀念啊,这里的全部。”

“恩,是呐。想起你小的时候,天天来玩的时候,真的是很令人舒爽呐,是在是令人怀念啊。”老板停了一下,不禁衣服回忆起成年老事的表情。

原来,麻生曾经家就住在这家店的附近,儿时的时候常常到这里来玩,老板对他来说就像是叔叔一样的地位。

『“叔叔!”7岁左右的拓真拿着一个小网兜跑进老板的店里,还有老板的儿子稲人。

“啊,拓真,稲人,玩的开心吗。”老板那时候还是看起来比较年轻的。

“是~非常高兴~”拓真,稲人异口同声兴高采烈的。(你到底有多少基友= =)

“今天抓了多少啊,拓真?”老板简直可以当两个人共同的父亲了。

“5只~”拓真如实的说。

“我抓了7只哦!”稲人更是高兴的说。

“好好,我们的家的孩子真棒呵呵呵。”

老板笑着把手里的几个硬币放在拓真的手里,抹了抹拓真的头,“稲人,和拓真一起买点吃的去的吧。一定累坏了,呵呵呵呵。”叔叔好人不解释。

两个孩子高兴的,道谢,便跑出去了。』

“真是很怀念你叫我叔叔的时候啊,哈哈,现在老师叫我老板,其实还没有习惯呢。”老板手里拿着找出来的零件,直了直腰板。

“那是,毕竟也已经长大了啊,在叫叔叔什么的….”麻生有些不好意思了。

“啊哈哈哈,也是呢也是呢。”说着,老板把零件放在了麻生的手上。

“稲人那个孩子,也快要从国外回来了。”

“是..这样啊….”

麻生注意到台上有放着一个小小的吊坠,其实是个可爱的小熊形状。也能够拿来当手机吊坠。

“那个,这是….”麻生便指着那个问道。

老板看了看,“哦,这个么?“他拿起那吊坠。”啊,这是稲人那孩子出国前留下的,说是什么看见这个就能够想起他,那样的话就不会感到孤单了。嘛真是,多大的孩子还弄这些呢,呵呵呵。“说着其实老板的语气和神情都有些悲伤的样子。”但是,真是个好孩子………,即使没有了母亲,还是能如此的承担着,我可是为稲人自豪的。”

可以看得出老板都是真心话,感情一点都不能欺骗人的。

“啊哈,我在说些什么呢,额呵呵呵。话说来,你的父亲还没有回来么。”老板换了个话题。

“啊,是。”拓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噗哈哈哈哈哈,还是老样子呢,厚之那家伙。”老板和拓真的父亲麻生厚之也是老相识,所以称呼他爸厚之。

“父亲他就是这样的,一出差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了,我们懒得管他了。”

老板听了笑了笑。

“天色好像也不怎么好了,早些回去吧,不然家人会担心了。”老板转身要回到桌台内去。

“啊,那个钱….”麻生提醒道,看老板好像是忘记收钱了。

“不用了。”这回答吓了麻生一跳。

“诶?”

“事实上…..稲人他回来,就是打算带我去国外定居。”

“额!”

“所以,这家店很快也就要转卖了,所以说….有可能我们以后再也见不了面了。”

“要去国外定居。”麻生很是吃惊,难怪没有要他的钱,这下他心里有种多了个疙瘩的感觉。

“恩….既然是那孩子决定的,我也不会拒绝了。”老板转过身去,后面的桌子上其实放着麻生、稲人还有老板三个人的一张合影。老板看着这张照片,表情十分的….

“其实我也很舍不得这里…..拓真,一定要做个出色的人啊!”

麻生震了震精神,既然老板都没有到什么的地步,他也不能表现出太多的伤感。

“是。”

麻生站在店外,“器械修理”,店得招牌现在依旧还存。他弯腰行了一个理,“谢谢,叔叔。”

…………….

“接下来接下来,差不多该..”

想着要回家了的麻生,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一个念头。

“对了,吊…坠…”他敲手做了个打定主意的动作(喂)。

于是他来到一家小商品的商店,店里东西多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在一个可旋转的圆柱商品架上,挂着许许多多的挂件吊坠。

美丽的晶角花状的,小猫的,连串大小不同的星星,还有许多….(其实我也不知道肿么形容好了)

“哦!”知道了什么的样子,麻生应该是看中了。

他把手伸上去,好像米里面挑虫一样的(喂什么比喻啊)。

他从那上面取了下来,仔细的观摩一番,笑了笑弯嘴。

“恩恩”,一转身,举起了手中的挂坠(其实是手机挂坠),“那个,我要这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不是草泥马(羊驼)么!!!(自重)

买下了这个草泥马(羊驼= =)的吊坠,麻生傻笑了一下放进了兜里。

进了电车里,这次的人少了许多,返回的是高仓元区。由于这是奇怪的城市,所以从地名来说,真实感都没有这么强了。

“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呢,有种耍人的感觉,哦哈哈。”拓真你是不是黑化了。

…………….

在家的知美,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的比较少,露出了美丽的腿。一步一步的走去走廊的另一头。

但是刚到麻生的房门口却停下了,看着他的房门。

“哼!”又一下转过头去。

又看着房门,“唔…啊~!”

房门打开入室,Game over………

……..

“高仓元。高仓元….”

人流陆陆续续的走出来。(来,大家脑补个子弹时间肿么样- -)

麻生也跟着人流,就在脚第一步跨出来踏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在那眨眼的一瞬间。

人突然全都消失了,这把麻生一惊。甚至汗都留下来了,眼珠瞪得老大。

“什…..么…..!”

他跑到了露天下,“怎么会…..”眼前刚才全在的人突然间全部都不见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麻生刚怔住的时候…..

“哟,终于见面了。麻生拓真。

麻生一听到,向后一看,“你….是谁!”他捏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的感觉告诉他,这不是好人,而且更不是人类。

“银色枪手,纳特·罗,弥漫着死亡的杀手。”一个声音又从麻生的身后传来,弄得不知道让麻生往那边去警惕好了。“本者奥斯顿·基路,此次奉命对你进行猎杀。”

在他身后那位正是风竖头得耳机男,他们两个就是上次在小黑屋的....很明显站在楼台上栏杆之上的就是另一位穿西装的。

“你们,把人都弄到哪里去了!”麻生气氛的质问那个西装也就是枪手纳特。

纳特顺手就拿出一把银色的枪来,暂时只是浮在肩这里,并没有对准麻生。

“啊,别生气。我没有把他们怎么样,只是让基路驱赶了一下,放心吧,我们要做的工作是你,才不是那些没有的蛀虫。他们被踩碎也是早晚的事,你还是先担心下你自己如何,恩?哈”

“你们....”麻生很生气,一下子进入了鬼化状态,一瞬间就是一身黑色风衣,右手已持着净界。即使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要怎么做才行,但是即刻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什么嘛,已经生气的要来揍我了么?那么,我就满足你吧!~” 纳特迫不及待,另一只手也拿出了一把枪。“让我看看。”

即使可能已经掌握了怎么进行人鬼状态切换的麻生,他也并不清楚具体要怎么去攻击。

砰!砰!!地上马上出现了两个洞,还冒着烟。麻生皱紧了眉头,好像死撑似的,就闪在旁边。

在他身后还有奥斯顿,他注意了一下。

“本者现在不会出手,这是你们的时间。”奥斯顿不像是欺骗人。

比起武器是刀的奥斯顿,更要注意的还是用子弹的纳特·罗,所以麻生集中精神于他。

“怎么了,不拿出真本事来?太令人失望了不是么。喂喂,想这么容易死的话,也会让我的工作办的很没有尊严啊,小哥。”

“你在说什么呢...”像是猛兽在低吼,麻生正在要紧关头。

[怎么办,我该怎么做,这下也太糟糕了,完全不清楚怎么发挥力量啊,要像上次(砍掉古达里手)那样,到底要怎么样。]麻生又流下两滴汗了,如果你也可以身临其境的想一想,谁都不动你还活着,下一刻谁知到死活呢。

“小哥,给你句忠告,现在是武器与晶石魔力交融的时代,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砍砍杀杀的破烂年代了,想要杀一个人实在简单的很。那么,你要怎么做呢小哥,是就这么等着被我全身打满洞,还是可以拿出点本事来,让我刺激刺激。恩?”

奥斯顿说完,站在那里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的罗开口了。

“我一直都相信,从内心索求力量,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无端无心,无点无境。没有正确向自己真正的力量索求,就不可能真正的运用。”

[从内心...索求力量?!内心!]

麻生心里激烈的斗争,一瞬间通了,恍然大悟般的。

“我知道了。”拓真放松了下来,闭上双眼。

奥斯顿:“?”

一切静止了下来.........

........

.............

心.......

.......境.........

......

猛然间从麻生的身上爆发出红色的力量,在身边高速的旋转了起来,半径越来越大。罗闪顺到了楼顶上。

“嚯...”奥斯顿,看着,并没有害怕的迹象。

[索取..

从内心.......

成为自己......]

“呀 ...我可以认为这算是在示威么,是不是品位低了点。”你好开枪了纳特废话少说= =。

“我不会认同的。如果要破坏这里的一切,我不会认同的。抱歉呢,我不想说些什么了,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捣坏别人的心情,真的是很扫兴呐。”麻生的眼神忽然变得刺人起来了。

阴天也不见晴朗,颜色反而更加的深了,好像要哭出来。

“哼。”

纳特交叉双手朝着麻生开始开枪,麻生便朝右边跑,速度也很快,这样几乎子弹都打在了刚抬过的脚后。

麻生一步跳上墙角一个只有一半高的顶,踩在上面再一蹬,就跳上了地面上层的平台,也就是纳特·罗那。

“切!”纳特踹了一脚栏杆,与麻生统一平线,伸直了手开始对麻生的速射,麻生的身影更像是个幻影,一路都斩散那些子弹,恐怕真的被激发出来了潜能。

一看麻生越来越近,纳特将左手的枪朝天上一扔,麻生注意了一下,纳特又快速的出现在麻生面前,将要用右手的枪抵住麻生,没想到麻生更快的闪到他后面去。

纳特·罗一边转身一边继续往原来的方向腾空飞着,整一个子弹时间一般,另一把枪回到了左手上,左右手同时按下了扣板,两次开枪,4颗子弹向着麻生飞去。

背对着的麻生很快就要与子弹亲密接触,一侧过身,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出现了有着一些奇怪符文的透明红的屏障。

打在上面的子弹纷纷掉落在地上。

突然气息不对,麻生的头向另一边一转,纳特的左手拿着枪已经抵在了拓真的头上,且是身子侧朝着另一边。(我可以说好像挺帅的么- -)

“你好像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呢,但是我很愉快哦。”一切都要结束了般,笑容展现在纳特的脸上,可惜并不是什么温柔的微笑。“爆裂——”

枪打出了一束强大的白色的光束能量将麻生射到了不知哪去。

放下了左臂,纳特得意的笑容,枪管还在冒烟,阴天还是阴天,“真是可惜,让我出了大招来解决,嘛,反正任务很圆满。回去了哟,基路。”

“什么嘛,这点程度原来就是已经用了大招了?”

“纳尼!?”刚打算离开的奥斯顿听到麻生的声音大吃一惊,转过身就是直枪相对。

“我根本连一招都还没有出,看来你也只能当个炮灰啊。”

就在那一刻,麻生的剑已经刺穿了纳特。

“不可原谅”麻生的头都在纳特的耳边了,话语气愤的很。

“你…到底..是什么人…”纳特·罗的话断续说了出来,没有再说下一句的机会了。

“那好好的记住,我·是·人·类!“麻生缓慢的抽出剑来,轻快一甩。黑色的烟气不断的从纳特的伤口涌出,整个人最后化作一团黑烟消散了。(注:这点说明鬼有没有被灌输黑暗)

在一边楼顶的奥斯顿·基路目睹了全过程。可以说阴天那阵可能要下雨了一般吹来的风,招呼也不到的就一阵狂吹,瞬间又停息了。

“你打算怎么办。“麻生不知何时出现在楼顶的奥斯顿身后。

“反正那个女人也不会放过我的。我也没有后路可退。”基路在自己的耳机上按了一下。“驱散咒音我已经解除了。”

“你…..?”麻生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杀气和任何敌意了。“你这家伙,打一开始就没有按你们那什么命令去做的打算?!”

“你应该拥有圣人能力之人吧,要是打算拯救这一切,你的心里就该有准备了,蕾莎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四人团的力量也远远的超乎想象。”

麻生有点搞不懂,“你….你跟我说了这些,那你打算怎么样?”(这时候麻生也看出来了,越来)

基路笑了笑,面对着麻生,一只手放在胸口,“呵呵,谁知道呢。”

基路的的举动让麻生都没有想到。

他对自己出了手,“额“鲜红血也立刻从嘴里流了出来。”

“为什么!?”拓真有一种想要冲过去的冲动,但是又不禁停住脚,这也是基路自己的选择。

“你可…..别让人…看扁…”好像还没说完话,奥斯顿向后一倒,掉了下去。

“拜托————————”隐约还能听到一声。

麻生赶到边缘向下看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人影了。这个人没有接受到黑色灌输,但是为什么会选择自杀,麻生越来越搞不懂了。

麻生只是呆在那里,风又吹了起来,暗示乌云仍未散去。

“额。”一个男人又出现在他边上那楼得楼顶。

这一次的面孔,不在是像那些自找麻烦的家伙了。

他看起来面无表情,冷酷无比,要说有表情只能是神似不高兴,但是又不像那么回事,就是有些别扭。但是从他的身上,可以感觉到令人无以接近,逼近不能的强感。连麻生的心里都有些不定。

“你是.......谁..?”麻生话音刚落,他就已经风一样得站在麻生的左手边了,几乎一拳的距离都不到。

这使麻生几乎呆在了那个张着嘴惊讶的表情。

“你要...做什么...”麻生已经真的想废柴一样不该乱动了。

“普洛利卡.....·西洛斯”

“我的名字。”

“下次再见。”

如同他的外表,就连说话也冷酷无比,好像被剥夺了感情一般。总觉的说的话能刺人之骨。留下这三句话后,马上与麻生擦肩而过。

当麻生转过身时,已经不在了。

[那个家伙......]

[好可怕,就连原本看起来挺强的男主,只是也已经被那股气势压的害怕了]

麻生冷静了一下自己。

“额!知美!….“,好像十分担心着什么,麻生突然想到了知美。

于是快步的在路奔跑,甚至吸气呼气跟给气球放气打气一样快。

地面上渐渐的出现了一个、两个点。越来越多,开始下起了雨,当麻生正好跑到自家屋檐下时,雨已经下的很大了。

“知美!”麻生一开门就激动的叫道,结果把母亲吓了一跳。

“妈,知美呢!”麻生担心又急忙问。

“在..在楼上”假如经常让麻生这么刺激母亲我想这心里承受能力已经超越一般母亲了。

麻生快步冲上楼,打开知美的房间没有看到她,冲到自己的房间一开门。知美正坐在地上,边上有许多翻乱的书。

麻生终于放松,头朝天花板吹了口气:“没事,太好了。”

不对,对自己担心的东西是没有了,但是仔细一看知美怎么会在他的房间,再一看地上那些书。

“啊————————————————”麻生大叫着冲了过去一把夺过这些书,“不,不行,不可以。”

知美从一开始就没搞清他怎么了,不过看他好像又正常了过来,就站了起来,扬了扬,高傲的“阿拉,是个废柴也就算了,真的是真的是,真的真的是没想到,原来你还是个变态。”

知美这么说了,那些书是什么玩意大家也该明白了。(那些是H书我会说么喂)

.......

知美正坐在麻生的床上(又多了一个可以威胁麻生的东西),麻生正在整理那些书,差不多轻点好后,重新放了起来。

然后走到知美面前,一屁股坐在床上。

知美背地里一直笑着。麻生则是一副懊恼的脸。

“我说,你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怎么就进房间了。”麻生打算教育一番。

“进废柴的房间,不用打招呼。”

“噗”麻生气的一下子没话说,这把知美乐的很高兴。

“总之 ....”

“总之.........”

突然麻生抓住知美的手。

“诶?什..什么?”

麻生跪在地上,“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妈,真的,拜托,女王,我求你了。”

这么一抓手,知美有些脸红了,“啊..啊..,好了知道啦,我不会说的。”

“真的吗”拓真闪耀中。

“我对废柴的变态兴趣没有什么想多说的,可以的话我还想把你扔进”可以是变态每天被绞死一万次”的机器里,不对远远不够。

麻生回床位- -,“嘛,总之不说就好....”

两人静了下来。

哦,麻生想起来了。“那个..”

“?”

“我有点东西想给你,闭上眼睛...好吗?”

“有东西,想给我?”知美不敢相信的问。

“总之闭上啦”

知美看看麻生,不情愿的闭上了,“好吧”

知美的额头虽然基本是被平刘海挡住的。

PIA!

“痛!”额头被弹了。

知美有些怒,“你西信不信老娘把你...”

突然再仔细一看,麻生正拿着一个挂坠晃悠在她面前,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送你的。”

[好..好可爱]知美你没事吧。

那只草泥马(羊驼)挂坠晃悠晃悠.......

“虽然只是个挂坠,不过还是想送给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麻生说的越来越含糊。

“喜欢!”知美接过挂坠,十分高兴,脸显红晕。

“好可爱。”知美盯着挂坠,微笑了出来,这是一般人都看不到她的少女般的面容。脸麻生都有些脸红了。

“是吗....”麻生给出(好人)微笑。

第三话 over To be continued........

下一话预告 四人团也要出手了么 他们打算做什么

喂喂 转校生太多了吧 不过是男的哦

这真的是 神器之一么

恶魔 你想干什么!

下一话 十字街头与静时表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