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醋精少女围绕着我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5日

《醋精少女围绕着我》精彩章节目录_毒豆芽小说在线阅读

醋精少女围绕着我

作者:毒豆芽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十八世轮回都是情种的江恒,在每次轮回中都有着一次残缺的恋爱经历。但到了第十九世,命运安排下,他十八世的恋人都会一同找上门,和他算清生生世世的情债。但是,江恒却投胎成了一个女人,名为江蘅,而且是几乎不可能掰弯的直女。少女江蘅和一群美少女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现在有些明白了。

既然天谣是仙女,那么神鬼自然是存在的。

这个亦双,是不是什么恶魔托成的活人啊?

不然她怎么这么可怕。

亦双把西瓜刀放回挎包,从里面翻出了手机。

然后她操作了一番手机,才把屏幕给我看。

屏幕上是五八同城的合租界面,

【招募室友。本人女,准大一新生,走读生。

招募一名室友共住,限女性,年轻单身女性优先。

房租800元/月】

而发布消息的人是“江女士”,地址则是我现在住址。

这...

这TM不是我发的合租消息吗?我把我房子租出去一半换点房租钱。

次奥,这个消息一个房客没钓上来,把许亦双这个灾星钓来了?

“姐姐大人...原来在找人一起住吗?真是的,您还说什么年轻单身女性优先,这不就是在说我吗?”

她两只食指碰着,一副纠结的样子。

年轻单身女性可不只是你一个人啊。

我警觉地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她脸上露出诡异万分的笑容:“我今晚才看到这个消息,来的有点晚。既然姐姐大人想招室友,那您看我如何?我可以付双倍房租哦~三倍也可以。”

这可不是几倍房租的事情。

有钱花没命花,不如街上卖豆花。

把她放进来和我一起住,只会导致新闻中出现“某江姓女大学生横尸家中,嫌疑人暂定为同居的女性许某某”这种消息。

"啊,姑且算是租出去了啊其实。"

我假装无奈地耸了耸肩。

“租出去了?”

她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但是很抱歉!这里不会让你前进一步!此即为决胜负之地!

我仍然在假装无奈,不断抛出客套话:“是啊,租出去了。这里住三个人会很挤,我又不可能把新室友赶走,你找别的房子吧。”

我对于大门的严防死守,已经和耶路撒冷的圣殿骑士一样,到了同一等的视死如归的境界。

可是!奈何对方是病娇!

是跟踪狂!

是变态!

是外表美少女、内心痴汉的许亦双!

亦双的手慢慢探进挎包:“原来是这样吗?”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女鬼夜啼,而是病娇女的微笑。

名为许亦双的女人正在微笑着,五官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少看点《未来日记》啊你,已经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啊。

“那...如果她忽然没办法住公寓,不得不去医院住很长一段时间的话...”

亦双手里的西瓜刀露出了一半,另一半还藏在挎包里。

而她已经在迈步向屋里了。

!!!!

我死命地抱住亦双的腰,不能让她进去。

“千万别砍伤别人啊!这可是犯罪行为啊!”

亦双迟疑了一下,转过头来问我的意见:“那姐姐大人的意思是...灭口?死者就不会成为证人和原告了!不愧是姐姐大人呢。”

我才没有这么说!

你这么说,好像我是教唆犯一样。

我和亦双在门口僵持不下,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前进一步。

就这样,亦双拼命向屋里挤,而我则拼命地抱住他。

我体型比亦双要大一圈,和男生相比也不落下风。不过我屁股和那个地方的肉实在是占去了太多战斗力,在这种力量对抗中简直是负资产。

但亦双毕竟是轻量级选手,就算你运动神经发达,这种纯粹拼力量也不要想赢过我!

如果再对抗下去,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但是天谣却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好热闹啊,是有客人吗?”

一个裹着浴巾的美少女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身后拖着长长的没有吹干的头发。

亦双的脸立刻就黑了,五官隐藏在阴影之下。

一边是拿着刀的许亦双。

一边是神仙下凡刚出浴裹着浴袍的天谣。

我宁愿被牛马踩踏而死,也不想遇到这个场面。

但当务之急还是先避免亦双砍伤人,我得赶快保护天谣!

我心里暗骂一声,还没等发力,亦双已经从包里掏出西瓜刀。

就在亦双要从我的臂弯中滑出去的时候——————

天谣不愧是天谣,一句话就卸下了亦双的武装。

“你们之前认识吗?关系很好吧?怎么大半夜的...还搂搂抱抱的。”

天谣说完,用浴巾一角捂着嘴笑了起来。

她这个无意间的小玩笑,为世界带来了莫大的和平和喜乐。

而我转过头去看亦双,她的头上已经开始蒸腾出滚滚的蒸汽了。

亦双像是蒸小笼包的蒸笼成精一样,俊俏的瓜子脸泛着红光,头上的热气喷薄而出。

刚刚她还一脸黑色雾气,现在却都变成粉红色的小花花了。

“咿呀,真讨厌,真讨厌,真讨厌。你们就会捡好听的说...人家,人家和姐姐大人,才不是那种关系。不要乱说...好吧好吧,我也不是很想隐瞒,只是偶尔姐姐大人会扑过来...才不是...”

我和天谣都被亦双的举动吓傻了。

可她好像也并不在乎我们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没羞没臊的话。

天谣呆呆地看着亦双:“蘅姐姐的这个朋友,好热情啊...”

“是很热情...不过我建议你不要和她扯上关系。”

我有些无奈地说。

天谣点点头,小声对我说:“我觉得也是,这孩子太奇怪了。”

可亦双才不管天谣的意见,亦双一把就拽住天谣,扯着天谣一并坐到了地上的凉席上。

这里明明是我家,可亦双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她现在看着天谣满眼都是高兴和愉悦。

亦双查户口一样连珠炮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多大了啊?”

天谣被她吓得不轻,但还是有礼貌地一一回答着:“小奴家...抱歉...说错了,我,我名叫云天谣。我的年龄...很大了,我只是长得显年轻,其实岁数挺大的。”

好一个“我年龄很大了,我只是长得显年轻”。

天谣轻轻松松就把自己的高龄给搪塞过去了,女人在隐藏自己年龄方面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觑。

天谣这个天然呆,在这方面,居然心机也挺深。

亦双那个脑子就是个装饰品,根本没什么用,哪能想到这么多,自顾自又问:“哎呀呀,那我该叫你一声天谣姐?”

天谣客客气气地笑着说:“您顺口就好。那,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亦双一把抓住了天谣的手:“叫我亦双就行啦,我是江蘅的未婚妻。”

我正在旁边喝水,听到这句话,水一下从鼻子里喷了出来,差点没把我呛死。

这个得意忘形的许亦双,又随便一脚把我踹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刚刚天谣那个小玩笑救了我一命,可亦双这句话又把我踢进了另一个火坑里面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