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身边全是女徒弟这谁顶得住啊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5日

《身边全是女徒弟这谁顶得住啊》精彩章节目录_我吃柠檬呀小说在线阅读

身边全是女徒弟这谁顶得住啊

作者:我吃柠檬呀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后宫

(新书《被女神帝姬们宠溺的我只想自强》正式开冲!)“我大徒弟俏剑姬,清纯傲娇好调戏。我二徒弟富萝莉,可爱懂事能送金。我三徒弟贤人妻,温柔还擅解人衣。我四徒弟粘人精,妖娆魅惑迷人心。”“停,你难道就没个男徒弟么?”“当然有,我五徒弟女装天下第一!”群:735.....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传闻,在五百年前的修炼界,曾有这么一位剑修。

无人知其来历,也无人知其名。

他一生寡亲缘、寡情缘,孑然一身,唯剑作伴。

传闻,当年修真界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域外天魔大举入侵,各路大能虽顽强抵御,却还是无力回天。

生死存亡之际,无名剑修踏剑而来,直冲九天之上,斩尽妖魔,血染青天三万里!可谓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然而等到一切都结束之时,无名剑修却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一柄染血断剑立于山巅。

世人为了纪念这位无名剑修,称其为"独孤剑圣",在各地广建雕像,供后人们代代敬仰观瞻。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早已死去,或者是传说中的人物根本就不存在时,这位无名剑修却再度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

“诶嘿......嘿嘿嘿......”

玉林山下,竹林溪边,一个身上破衣烂褂的年轻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此时正有一位少女在小溪里洗澡,她玉体曼妙,四肢纤细却并不给人瘦弱的感觉,乌黑的长发顺着耳后滑落而下,宛若一道流瀑滑过背脊,晶莹的水滴从她身上流淌而下,仿佛是珍珠在与白玉嬉戏一般,加上玲珑曲线的腰肢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无一不以极尽撩人的姿态呈现在男人眼前。

“哧溜。”男人吸了吸口水,将视线从溪上挪开,转到了岸边的石上。

那石上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堆衣物,毫无疑问是那少女的。

男人鬼鬼祟祟地伸出手,精准无比捻起衣物,随即缩进竹林中,像是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般摊开在眼前。

“果然还是纯白最棒啦!”男人在心中默默感叹道,接着把整张脸贴了上去,猛地吸了一口。

少女独有的气息搭配竹溪的清香,满占男人的鼻腔,刺激着他的大脑与神经。

爽!

男人将少女的衣物拿开,脸上满是幸福与愉悦,接着他像是贪婪刚才那令人流连忘返的味道一般,准备再度品尝一番,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他的动作瞬间僵停下来。

“师傅......你在干什么!?”

少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男人惊恐无比地转过身,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少女穿好了上衣,死死地拉着下摆,她光溜溜的两条长腿扭捏着,脸泛红晕地盯着男人手中的布料,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为什么你手里会拿着我的亵衣?”

“为师在帮你检查有没有清洗干净。”男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呸!你真当我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何等下流之事?”少女羞恼道,她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似乎发生这些事一点也不奇怪。

“为师怎可能做出龌龊下流之事?乖徒儿,你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男人义正辞严地说道。

“少来了!我刚才明明看到你......你在闻我的……”少女脸更红了,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就羞涩难耐。

卧槽?竟然被看到了吗?

男人暗暗一惊,接着强装镇定道:“为师......为师这是担心你的身体健康,万一这没清洗干净,岂不是......”

“啪啪!”

还没等男人狡辩完,两巴掌便盖在了他的脸上。

接着,少女抢回衣服,气冲冲地回了他们所居住的小草庐。

“可恶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叛逆期吗?”男人捂着被抽红的两边脸,痛心疾首地说道。

两人是师徒兼父女的关系。

之前女儿年纪尚小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后来女儿长大进入青春期,他还可以像这样偷偷办事,可从刚才被抓个正着的时候起,他就注定再也见不着女儿的贴身东西了。

哀哉!呜呼哀哉!

不过事实上,两人并不是亲父女,少女也从未喊过男人一声“爹”。

男人名叫叶笑天,世人称他为“独孤剑圣”。

少女名叫叶祈,本是叶笑天当年从域外天魔手中夺走的一块终极法宝,没料想在十几年前居然幻化成了一个女婴!

叶笑天本应该亲手毁掉这一祸患,但一生寡亲缘、寡情缘的他,在听到那一声女婴啼哭后,心中的某个开关被打开,毅然将她留在了身边,并取名为祈,意在祈愿她不会长成给世界再度带来威胁的天魔人。

“给我跪好!谁让你乱动的?”

回到草庐后,叶祈双手叉腰,瞪着眼前的男人呵斥道。

“祈儿,咱们家可是抵制家庭暴力的哟。”叶笑天此时此刻跪在搓衣板上,苦口婆心地对叶祈说道。

“虽然早就感觉有人在偷看我洗澡,但没想到居然是......你老实交代,这是第几次了!?。”

叶祈羞红着脸问道,她换了一身衣裳,一头乌发很随意地披在身后,只是在发尾扎成一束,虽是素衣素颜,却难掩其天生丽颜和仙落凡尘的气质,这样一个女孩子,不知有多少男人成天妄想着她的身体。

“为师真的只是在检查你的衣物是否清洗干净而已,并未做出那般不知耻的事情。”叶笑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硬是不承认,看到他这么不要脸,叶祈是气得直咬牙,但又拿他没什么办法。

突然,叶祈灵机一动,故作委屈地说道:“山上玉林村里的阿强说,我的身材没有阿珍好......”

叶笑天眉头一皱,张口就来:“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们家祈儿的身材岂是那种女人能比的?那光滑的肌肤,纤细的腰肢,放在玉林村甚至整个淮州里绝对都是顶尖的存在!只不过可惜的是在胸部的尺寸上,祈儿你还是略逊一筹啊......不过不要灰心,根据为师长期的观察,祈儿你迟早会有反超的那一天的!”

叶笑天说完这一大串后,空气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叶女侠,我刚才说的那番话,您能权当没听见么?”叶笑天淡定道。

“不能。”叶祈微笑着回答道。

“啪啪啪!”接着便是几声更响亮的耳光。

“老实交代,到底是第几次了!?”叶祈脸都红透了,不知是气的还是听了刚才那番“夸奖”所致。

“第......第二次。”

“哦?真的吗?”叶祈拧住了叶笑天的耳朵。

“痛痛痛!轻点儿轻点儿!其实这是第三百六十次,我老实交代了,饶命饶命!”叶笑天求饶道。

“哈!?”听到那惊人的数字后,叶祈整个人都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为师这是在关心你的身体,万一发育不良可咋办呀?”叶笑天苦口婆心地说道,“毕竟咱们家的情况......你也是清楚的。”

“啊,这......”

叶祈听后心中不禁有些触动,环顾四周——

看了看那只剩两条腿的桌子凳子,

土炕上稀稀拉拉的几根茅草,

锈锅里被咬了几口,分好几天吃的干硬馒头,

最终视线落到破衣烂褂的叶笑天身上,皱紧眉头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这么多年来收不到一个徒弟,家里才这么穷的!??”

收养叶祈后,叶笑天在这小小的草庐里开宗立派,自称“普通剑宗”,目前唯一的徒弟就是叶祈。如果再不想办法收些徒弟,从他们手中收些小礼的话,凭两人现在的状态,恐怕很快就要拿着破碗上街乞讨去了。

“这其中有很多不可抗力的因素在啦。”叶笑天挠了挠头,打马虎眼道。

“得了吧,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话锋一转,叶祈的脸色变得正经,对叶笑天问道。

“当然记得,今天我可一定要忽悠些小姑娘进来。”叶笑天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

“少来了,就因为你这幅德行,每年都被人当成穷酸的江湖骗子,除了捡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谁肯会来我们这啊?”叶祈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拿出一件叠好的衣服,丢给叶笑天说道,“再不换身行头,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这是......”叶笑天摊开衣服,发现这是一件白色的长衣,由各种各样的白色布料拼凑而成。因为每块布料的质量不同,所以颜色存在着一些差别,但不管怎么说也比叶笑天身上那有好几个洞,连补丁都没得打的破衣烂褂要好多了。

这几年来叶笑天一直这么穿着,站在叶祈身边就像个乞丐,根本不会有人想到他是叶祈的师傅和父亲。

他确实该换件衣服了。

“嘿嘿嘿......祈儿亲手为我做的衣服,嘿嘿嘿......”叶笑天抱紧这件白衣,满脸的幸福。

“哼,你可别想太多,我才不是有心要为你做这件衣服的啊,我只是在修炼之余想要掌握些其他技能,才会去学习裁缝技术的。再说了,这也是防止你在其他人面前丢人!”

叶祈微微把头偏向一边解释了一大堆,接着说道,

“行了你赶紧起来去换衣服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诶嘿嘿......我的祈儿可真懂事呀,我简直是这天下最幸福的父亲和师傅!”叶笑天从搓衣板上站起,开心地往屋里头走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