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论四次元欧派的合理利用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5日

《论四次元欧派的合理利用》精彩章节目录_桀骜不驯的受受小说在线阅读

论四次元欧派的合理利用

作者:桀骜不驯的受受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父母健在的我搬到表姐表妹的家里生活段时间,并且已经为我办理好入学手续晚上,坐在书桌前的我腹部一阵剧痛从抽屉里蹦出来的女孩居然自称是情趣人偶从二十O世纪特地前来拯救没女人缘的我连接四次元的欧派峡谷可以取出任何协助我的道具——“将将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购买完食材后——

“喵喵喵♬ ”

获得玩具【破旧小黄鸭】的佩莉娅轻哼欢悦曲调,可惜我不懂猫语无法琢磨那段歌词,佩莉娅她是跟那只小黄鸭发生共鸣才会想要照顾这只被遗弃的玩具吧。

我把那在手中的【演唱会门票】拿在手中查看,这是「惠顾」的奖励,上面潦草的文字都是胖猫纯手写出来的,还有些蜡笔插画。她家里虽然有打印机但还是选择通过麻烦的手写证明自己的真诚。

和嚣张跋扈的胖虎不同呢

她那甜美的音色或许可以让我稍微期待下,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我未来的——

停留在家附近的我怀疑眼睛出问题的揉揉,但眼前宛如战场般的景象依然没有退散。大张旗鼓的「怒戰連」成员把狼牙棒、钢棍、锁链等武器攥紧在手中来回巡视表姐妹家附近,他们这群凶神恶煞是怎么回事啊……

赶着去打战吗 ?

还是我穿越到未来核武器爆炸黑暗荒芜的未来,这群家伙则是借此兴风作浪的不法之徒。

“好奇怪,他们是在这里拍戏喵 ?”

这时候佩莉娅比我冷静让我显得很不爽。

我和佩莉娅战战兢兢的踏入被路障封锁起来的区域内,被那群危险到极点的人发现啦,他们挥舞武器把我和佩莉娅围困在里面好、好可怕 !

坐在非法改装摩托车上的暴徒把铁锹扛在肩膀迈着六亲不认嚣张步伐朝我走来,他那圆睁到恨不得把眼珠子蹦出来的眼睛让我下意识的腿抖,隐藏在骷髅口罩下是雄浑无比的嗓音。

“你们这家伙是什么人啊 ?是「革新派」那群叛徒派遣来调查我们敌情的侦察兵吗 ?如果是的话我就算在这里为大姐头扫清障碍宰了你也没关系吧 ? ?”

关、关系可大了啊,你把生命当孩戏吗……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个请问,拳、拳四郎是不是在里面呀 ?”我抬起颤抖地指头指着那栋独立栋“如、如果是的话我现在会赶紧收拾行李去避难的、请你高抬贵手饶、饶我一条性命……”

“你们是在拍电影喵 ?佩莉娅也想陪你们一起演戏喵 !佩莉娅想通过这次机会提升自己的演戏技能以更好的协助主人解决女人缘问题喵 !”

“……演戏 ?你说我们在演戏 ?你在怀疑我们对大姐头的忠诚、你认为我们的忠诚都是表演作戏 ! ?我最讨厌的就是弄虚作假的演戏啊 ! ! !”

曲解意思的暴徒怒气值MAX

“喵、你演技好棒喵 !”

求求你少说几句吧、你没看到他们都恨不得把我们开膛破肚、撕成得粉碎吃掉吗 ? ?你在跟野兽讲这些就是对牛弹琴啊 !

“你们做好觉悟了吧 ?直达地狱的票两张,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咬紧牙关,痛苦仅在一瞬间。”做出杀戮宣言的暴徒们高举武器,喂喂、我只是想回家而已啊,为什么要遭到这种罪啊……

是我至今为止还单身的惩罚吗……

我紧紧抱住佩莉娅哀嚎

“救、救命啊啊 !谁来救救我啊啊啊 !——”

“嘻嘻嘻、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啦,你就乖乖死了那条心吧,看我怎么把你大卸八块。”贼眉鼠眼的暴徒②号舔舐折叠刀说出了反派标准台词。

“哦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

美妙的声音宛如漆黑中最耀眼的曙光给予我希望,浪潮般的唏嘘随着这声音而驱散,啊啊,是来拯救我的女神吗?我缓慢睁开禁闭的眼睛看向声音来源——

“既然你来的话,就帮我出去买烟回来吧。”

来了个最没用的 !

颓废的甄洛挠挠后脑勺,这种时候还有心思使唤我去买烟,你难道没发现周围的气氛——

“恭、恭迎大姐大 !大姐大要出征啦、你们几个快给我让开给大姐大腾出条道路啊 !”

咦 ?那群凶残的暴徒很老实的把路给让开,甄洛那家伙啥时候统率这群危险分子的、难道说她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实则是黑社会的义女才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吗?

甄洛来到我身前轻轻触碰我的肩膀

“那个啥 ?你现在赶紧去趟便利超市吧……我的烟抽完了,烟瘾上来后浑身难受……感觉喉咙和心慌慌的……你懂那种感觉吧 ?……很不舒服的。”

“你这样说谁懂你的意思啊 ?”

“大姐大烟瘾上来了吗 ?弟兄们、展现我们忠诚的时候到啦、全员掏出贡品来孝敬大姐大 !”那群暴徒紧忙掏出烟争着递给甄洛,种类繁多让甄洛伤透脑筋,甄洛眼睛落在一包平时抽惯的细烟接过来,那位荣幸之至的暴徒幸福到脸蛋通红的昏阙过去。

“大、大姐大还有需要吗 ?我现在立刻去帮大姐头跑腿、倒不如说跑腿的工作务必给我做 !”暴徒①号恭敬地拿起打火机给甄洛点火,颤抖地手臂和绷紧的神经怕出闪失,甄洛也很规矩抢在暴徒前抬手挡风,她那娴熟的手法仔细看的话果然有大姐大的风范。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群看起来嚣张跋扈的、不,这群和蔼友善的人是你的朋友吗 ?”

“朋友 ! ?你的哪只眼珠看到我们和大姐大的关系建立在同等地位上啊 ? ?我们这群弟兄都是大姐头说一不二、指哪打哪的走狗啊、你给我记住了啊 !”

即便如此你也没必要这样贬低自己吧……

我实在看不出甄洛拿点值得你们效忠……

“既然已经有烟了,晚饭就麻烦你了。”

“这、这家伙是大姐大和大姐头的佣人吗 ?真不愧是大姐大,居然连生活都需要别人服侍,这才是王者之上该有的待遇啊,喂、你这个佣人听好了,能够近距离照顾大姐大和大姐头是你的殊荣知道吗 ! ?让我知道你稍有怠慢我们就会不辞辛劳过来教训你的 !”

被、被人说是佣人啦、你这家伙还真是失礼呀,我看起来有那么像佣人吗 ?

“对他态度别那么差嘛,他不是我的佣人,只是……历经数百年修炼成精的蚂蚁啊。”你的解释真是太糟糕啦,在你眼里我只是家里的蚂蚁吗 ?小心我呼唤白蚁兄弟侵蚀你卧室的墙壁啊喂。

“但对我和甄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这句话我爱听,今晚给你加餐吼 !

“我……我斗胆问句……”刚才对我无礼的暴徒①号铁青脸蛋询问表情呆滞的甄洛“请问大姐大,这家伙、不,他到底是大姐大的什么人呀 ?”

“是我的表弟啊。”

“呜、呜啊啊啊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你、请大哥大赦罪、请大哥大宽恕我的罪孽呀 !”跪地求饶的暴徒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我两手叉腰俯视这个还想送我下地狱见阎王的无礼之徒。

“啊 ?你不是要送我下地狱吗 ? ?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没多久前还像只老虎怎么现在乖得跟家猫一样 ?瞧瞧你那副狼狈样、现在知道厉害啦 ?”

“万分抱歉、我以为你是「革新派」的叛徒 !”

“你这家伙以为道歉有用的话就不需要警察啦、得叫警察把你们全部抓去拘留啊 !你们看看、非法改装机动车、故意摘除车牌号、暴力威胁恐吓良善百姓、杀人未遂等等、你们的罪孽罄竹难书啊 !即使我原谅你们正义的法律也绝对不会——”

“好了,赶紧去做晚饭吧,我肚子饿了。”

“我、我知道啦,等下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群人会聚集在这里……抱、抱歉啦,我有点得意忘形了,你赶紧起来吧。”

我、佩莉娅和甄洛避开停靠在路边的非法改装摩托车进入到房子内,不过这阵势还真是惊人呢,粗略估计外面已经有二十几人啦,根据甄洛的解释——

「其实……我也不知道。」

让我知道就不该对她抱期待,从那群混混对甄洛的称谓来判断,关键人物有两个,这起事件既然和甄洛无关,排除法后只剩下最不该考虑的选项。

来到客厅后表情愁苦的甄姬捏揉沙发配带的枕头,她对面坐着表情凝重、但是仪态端庄的西装男。

“大姐、现在能与她抗衡并且拯救「摩羅怒戰連」的人就只有大姐你啦 !只要你带领我们这些愿意追随你到天涯海角的残党,「摩羅怒戰連」就能卷土重来、迎来当初的辉煌时光啊 !虽然已经离开家庭的我没资格说这种话,但我还望大姐能够以大局为重 !”

“诶、诶……就、就就算你忽然带人跑、跑到我家里来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呀……”愁眉苦脸的甄姬嘴角以微妙的幅度上扬“但、但你现在穿成这样很、很帅气啊,跟我表哥的配对指数起码都、都有95点,你们相性很合你、你不这么觉得吗 ?”

“咿呀、表、表哥你回来啦 !”

“表哥……”西装男态度恭敬儒雅的跟我微鞠躬“初次见面大哥大,鄙人的名字叫做西苑,曾是「摩羅怒戰連」的成员,但那些已成过去啦,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交通警察,让你见笑啦。”

“我、我怎么敢笑你啊…………”

不止是混混就连交通警察都跑来我家里呢,这家到底是窝藏通缉犯还是拳四郎啊 ?既然你是交通警察倒是把外面那群违反交通法的改装车扣留掉啊。

“当初把「禁止通行」路牌当武器亵渎交通规则的我居然会成为交通警察,这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跟大姐比起来我没有半点成长反而还倒退呢,哈哈,很讽刺吧 ?尽管笑没关系呀。”

我、我是笑不出来啊…………

“喵哈哈 !”“哈哈、啊哈哈 !”

“诶、诶嘿嘿……嘿嘿……”

你们两个家伙给我放老实点啊、在交警面前出糗你要我怎么圆场啊,还有主犯的甄姬你又在跟着笑什么 ! ?

“请问……甄姬她是做错什么事情吗 ?如果是的话我希望你念在她年纪还小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吧,而且……我也不觉得她是会做坏事的人,是不是哪里搞错啦 ?”我轻抚摸甄姬的头顶,甄姬娇弱的躯体微微颤抖后露出妄想的傻笑,我继续为她辩护道“甄姬她虽然有点奇怪、还喜欢耽美文和满脑子**妄想但应该不至于违法犯罪吧 ?呐、我恳请你给她次机会,如果是被卷入案件我会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

“不是啦,大姐她是很好的人啦,说是案件倒也谈不上案件吧,只不过是组织间的矛盾,而且我也不希望这件事传到上级耳中,到时事情就麻烦啦,搞不好煽风点火的我还要写悔过书或者被革职。”

“跟我解释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大哥大想了解事情的面貌吗 ?那倒不是不可以,倒不如说身为她亲戚的她有义务知道,你们也都坐下来听我细细道来吧。”不识趣的甄洛坐在西苑(yuan)身边,西苑很尊重的挪出位置,我和佩莉娅坐在正对电视机的沙发聆听这起事情的缘由。

“讲到这起事件前,不得不提及让人闻风丧胆的飙车族「摩羅怒戰連」……嘛,就是聚集群意气风发和不懂事的飙车少年团体,既然是飙车当然是非法组织啦。但因为当年是校园霸凌、违法犯罪猖獗的时期,藏匿在黑暗中胡作非为的不法之徒给岛屿制造麻烦,但「摩羅怒戰連」的出现让这座岛屿逐渐回到祥和安宁,因为「摩羅怒戰連」虽说是法律不允许的团体却高举「正义之师」的旗帜到处清除社会的败类给予他们制裁,这座采取高度自治的岛屿犯罪率也因此急骤降低。”

成立于三年前、没落于一年前

宛如夕阳般绽放昙花一现的美丽后陨落

这个团体的创始人是两位初中少女

她们是关系融洽的姐妹,亦是对方的钟子期,她们之间无话不谈,将对方当成依靠和追逐的目标。

她们遭遇到对她们相当于灾难的事情,也就是创建「摩羅怒戰連」的契机——体会社会的阴暗面,在强烈的正义感驱使下她们决定组建潦倒者们的避风港。

起初只有两人、到后面的响应者们的加入扩展到十人、数十人、直至现在数百人的规模,知名度也因为解决的事件而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算上大陆的崇拜者粗略估计也有近千人。

自诩削铁如泥的最强之剑「摩利支天」

和自诩无懈可击的最强之盾「阿修羅」

一边是在前方为团队披荆斩棘开辟道路的神剑、另一边则是为团队构起铜墙铁壁抵御威胁灾厄的神盾,因为她们的存在支撑起整个「摩羅怒戰連」

她们相互弥补缺一个不可

但是——

一年前,「摩利支天」的不告而别导致团体崩解离析,怀疑和疑惑的迷雾笼罩整个团体,濒临毁灭的边缘,当初有组织有纪律的勇猛之师如今只是盘散沙。

团结的他们分裂成两个派系

最憎恨「摩利支天」的要数她最亲近的「阿修羅」

——相信「摩利支天」会回归重新引导众人的「保守派」

——推举「阿修羅」成为最终领导者的「革新派」

“因为这个原因两个派系斗得两败俱伤,在领头雁还没决定出来前这雁群就跟无头苍蝇样迷茫啊,虽说如此但大姐的支持率很低微,而不算大陆光是守在这栋房子外的那些就是「保守派」现有的战力,而「革新派」的支持者起码都有几千人,我们「保守派」在这场争斗中取胜的概率微乎其微……”说到这里西苑攥紧拳头痛恨自己的无能“……我们这群大姐的仰慕者被「阿修羅」大姐驱逐出「摩羅怒戰連」啦,如果战力差距没那么悬殊「革新派」那群家伙也不敢恣意妄为吧……但是大姐你是信仰,是我们即使豁出性命也绝不容背叛的信仰。”

这就是所谓的站错队列吧

当支持的那方某天忽然能只手遮天时,遭殃的还是另外一个派系,放在古代政治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满门抄斩都不奇怪,即使是现在的公司也有派系之间的角逐,倘若趋炎附势的对象错误就会功亏一篑。

但他们坚毅的眼神貌似对方才是错误

但是——

他们找「摩利支天」关甄姬什么事 ?

难道说…………

怀疑某种可能性的我斜视眼把西苑话左耳进右耳出在嘀咕些啥的甄姬,她时不时的痴笑好恶心……

她若是摩利支天我立马把——

“如果有摩利支天的大姐在纵使那群叛徒有千军万马,大姐也能一人成军击溃他们、对那群叛徒进行沉重的打击吧 !跟我们携手走向更辉煌的明天 !你意下如何大姐 !”呜哇、还好我没把毒誓说出口,不然我就要把「局部地震棒」塞进口腔里啦。

“可我……不喜欢争吵啊……”

“大姐就是恨人呢,只动手不动嘴这点让我倍感钦佩,同时对你的仰慕也更加深啦。”西苑卑微地给甄姬倒满可乐,甄洛拉扯他的衣料后他恍然大悟地给在座所有人都倒可乐。交通警察该参和这种事情吗……

“吵、吵架和打架是很不好的事情、小说有净化人心的强大力量,大、大都来看我最新写的小说「监狱风云」就、就能冰释前嫌、无论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迎刃而啦 !诶嘿嘿,这是我呕心沥血的最新力作哟……”

这家伙没救啦,以前的她是怎样的人我不清楚但现在的她还是早点垮台算啦,她重新回到「摩羅怒戰連」只会激化矛盾、假使成功推翻「阿修羅」摩羅怒戰連也只是一片昏沉的黑暗啊,啊……

我已经看到腐女传染病的威力了……

“我知道你想舒缓紧张的气氛,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大姐,这样下去大姐的地位乃至存在痕迹就会被叛徒们抹杀掉哦。”

“可我……很认真在写耶……我喷鼻血喷超多的,应该是很优秀的作品才对呀……”

我倒觉得她压根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推荐自己的小说给更多人看而已,从她那被否定的失落就能看出。

“也有可能……是你嫌事不够大。”沉默的甄洛眼神呆滞地指着西苑如此说道“身为交警本该劝阻的你,可能是急于追名逐利……所以才来促使这场战争的啊,因为当鱼群多起来造成骚乱的时候你一网打尽向上面通报派遣警方蹲点……解决如此大的问题职位也为因此而晋升,你也会得到上头器重和平步青云吧 ?”

“你不要乱讲话啊、对不起啊,这家伙脑袋有些问题总是在胡言乱语,她并没有恶意呀。”

“呜喵、呜喵……”

“我没说你心情度不要擅自降低啊 !”

“我的忠诚天地为鉴,即使是大姐头怀疑我对大姐的忠诚我也是会很困扰的。”西苑尴尬地拿起可乐饮用“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就用手机录音功能把我这段对话录起来当做我见风使舵的证据吧,要不然我再把刚才的话复述一遍,你们这次可要记清楚咯。”

“我们不会那么做的啦,都很信任你。”

这可如何是好啊,就连与飙车族对立面的交警都与这件事情有关联,再加上外面那群不知道何时会闹出人命的恶徒,只能祈祷能和平解决事端。

“…………那个……”

沉默良久后甄姬开口啦,难道她对此有特别的见解吗?我们都特别绷紧神经聆听她的发言。

“能、能能请你、请你……”

“大姐的请求吗……不要用这些客气话,尽管提出来没关系,这样的话对我来说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释然感。”西苑郑重地倾身想听清甄姬如蚊子般的细语“大姐有什么要求呢 ?但说无妨。”

“请你、请你和表哥站起来一下……”

“我也要 ?”

“嗯、嗯……感、感觉是关键的钥匙呐……”

啊,摩利支天的她肯定有自己特殊的处理方式吧,不然也不可能跟阿修羅仅凭两人就支撑起整个偌大的团队,深谋远虑的她一定——

“西、西苑,能从背后抱住我表哥吗 ?”

“…………诶 ?”

“唔……失礼了。”西苑带着歉意从后面抱住我,总觉得有点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呢。

“要、前面的两只手要锁在一起才对啊……从表哥瘦弱的腰部环绕过去紧紧锁住、像锁链那样 !”

“原来如此,是锻炼大姐必杀技拱桥摔的方法吗,我曾亲眼目睹大姐使出那招,那震撼感至今仍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的白驹过隙,没想到我居然能被大姐近距离传授这招的精髓 !”

“咦 ?要拿我当试验田吗 ! ?如、如果拱桥摔下来的话我会变成什么样啊 ! ?”

“放心吧,脑震荡而已。”

“这样啊,只是脑震荡而已……不、不能啊、即使是脑震荡也不能有啊 !甄、甄姬 !你、你这家伙是想借刀杀人吗 ! ?我很抱歉对你态度不好、我已经在忏悔啦、保证以后都把你宠得跟皇帝一样求求你放过我吧 !”

“然……然后再轻轻扭动臀部……慢慢的、慢慢的增加速度、咿呀啊啊 !太、太H啦 !但是、但是灵感源源不断呀啊啊 !开启灵感大门的关键钥匙已经得到啦 !”

关键的……

钥匙 ?

是指这方面的钥匙吗…………

嗡嗡嗡——嗡嗡嗡——

“你、你这群背叛者还有脸来 !”

“在大姐的地盘撒野你们还指望能全身而退吗、不要以为你们人多示众就能震慑带我们的士气啊 !”

外面复数嘈杂的声响以及暴徒们的喧嚣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都起身透过窗户观察外面,如漩涡般的摩托车已经形成包围圈将这栋建筑物包围起来,一眼望去全是攒动的改装摩托车,被逼到走投无路的「保守派」退缩到建筑物分墙壁前避难。

铺天盖地的鸡蛋、玻璃酒瓶等物品被投掷到建筑前碎得满地都是,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会增加打扫难度耶 !甄洛迅速来到客厅检查制定好的《值日表》

“……唔、今天扫地的是我吗……”

真是委屈你啦,还好我请求昨天扫除是正确的啊 !我攥紧拳头在心里窃喜。

“是可忍孰不可忍、即使被欺负到这个份上大姐还是无动于衷 ! ?看到眼前满目疮痍的前院、你还想继续逃避下去吗 ! ?”西苑恼怒地咬牙切齿,甄姬有些怯懦的往后退缩,对她来说被自己苦心经营起的家庭对待是很痛苦的事情吧 ?就像被精心打磨的刀剑戳中要害那样痛不堪言,那样的绝望和痛苦……

人海中熟悉的身影和如火焰燃烧般朝气的红色双马尾让她重拾渐渐模糊的希望,她略微抬起视线与骑在喷有烈焰喷漆摩托上的少女对视——

嗤之以鼻的少女眼中满是鄙视与憎恨

犹如见到杀父仇人的锐利眼神

仿佛重锤般狠狠敲击甄姬脆弱的心脏

少女解开系在摩托车上的陶瓷罐,那是装死者骨灰的容器,满腔怒火的她将骨灰罐投掷向这栋建筑物的庭院

触碰到地面的瞬间精美的骨灰罐宛如甄姬的心境般支离破碎,装在里面的成捆冥纸散落一地,亦或者如同花瓣般漫天飞舞,天崩地裂似的甄姬跪在地上与对自己恨之入骨的女孩对视。

“艾莲……为什么……”

“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背叛者…………当初以保护为目的的美言把我们聚集在一起……然后将我们价值压榨殆尽只为给你消遣吗……当你玩腻的时候、达成自己消遣的目的后就把我们诗作一次性道具随意的抛弃…………我当初到底是发什么疯才会选择跟你大闹一场啊 ?”

女孩不自然的咧起嘴角强颜欢笑

“呐……被同伴抛弃的滋味很好受吧 ?……这是我们「摩羅怒戰連」达成一致送给你这个背叛者的礼物啊,你很喜欢吧 ?……是不是还无法满足 ?觉得这份礼物对你来说不够丰厚啊 ?……没关系、我们今后每天都会轮流给你烧纸钱、用聚宝盆烧、烧到你死掉为止啊 !倘若还有其他人选择站在叛徒那边就休怪我对你们不忍、将你们当成叛徒处置 !”

以儆效尤后少女斜视眼呆愣的甄姬后擦拭眼泪转动车把手急速逃离这里,那群制造噪音的飙车族也跟着扬长而去,只剩下需要有人清理的残局。

到处都是碎鸡蛋和晦气的纸钱呢……

“大姐……他们那群家伙实在太可恶啦,但我现在联系警方就显得很窝囊,因为这可是我们之间的家务事啊,而且请求帮助对我们这些好面子的生物来说是很要不得的。”西苑推开通往庭院的窗户,弯下身体和其他弟兄收拾凌乱的战场“……但是,大姐你扪心自问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这种时候必须挺身而出、必须跟他们战斗才行啊,他们这次来除了示威外就是做出开战宣言,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

“大战在即,堂堂男儿岂能临阵脱逃 ?如果大姐想清楚的话我们会尽我所能召集在大陆发展的兄弟们前来助阵,虽然人数可能远比不上「革新派」,但只要大姐回到当年的鼎盛时期我们将战无不胜……一起重振雄风、让「摩羅怒戰連」浴火重生吧……”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中二病台词,但一般来说交通警察的局限性不仅只有维护交通秩序吧 ?

你这样可是唆使她掀起群架斗殴哦。

“佩莉娅,你去取盐来,该除晦气啦。”

“呜喵 !”

不懂发生什么事情的佩莉娅兴致勃勃的到橱柜里找盐,不过这场纠纷真是灾难呢,今后他们直到两者和解前真的每天都来烧纸钱,那已经是后话了。

我轻轻抚摸失魂落魄的甄姬头顶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们以前不是亲密无间、很有默契的朋友吗 ?说到底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前顺利解决纷争的,以和平解决的方式啊。”

我说完话留下迷茫的甄姬拖拽蜷缩到角落试图逃避值日工作的甄洛,这家伙居然违反我们制定的规则、到你扫地你就给我老实去扫啊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