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毁谋医笑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4日

《毁谋医笑》精彩章节目录_彼岸世家小说免费阅读

毁谋医笑

作者:彼岸世家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她是丞相府四小姐,“爹亲娘爱”,十岁时建了雪花阁,专门审官与铺子,男女通吃,是唯一一个可以上朝的女子,一身医术加毒术堪称双绝,被大臣叫做地狱小魔女。  他是战神邪王,与北冥雪同一年建立了阎王殿,只审官和皇家,被大臣叫做地狱阎王爷。  在军营中,她与他对立,他气得赐她一杯毒酒,她躲过并独自一人杀了对方所有人,成了除他之外的传奇。 回来后一直躲着他,直到一天,本以为他上朝了,没想到出门却遇上了他,她跑得跟逃灾似的。 本以为躲过了,可他中毒了,半夜摸进她房中让她解毒,北冥雪看光了人家,自此...  “媳妇儿,媳妇儿,嫁给我好不好?你该看的也看了,该摸的也摸了,你得对我负责!”某王爷又开启了追妻模式,整天嬉皮笑脸的,和腹黑邪王一点也不搭边。  北冥雪无奈扶额,这还是她的死对头地狱阎王吗?她对着慕容烨道:“王爷,你有病得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雪林时间过得比外界快,所以北冥雪回去时已经天黑了。

北冥雪就像逃灾似头也不回地跑了回去,看的三竹一阵惊叹:小姐的逃跑能力又增长了!

看着三竹惊叹的样子,北冥雪大概也猜出了他们想的东西,无疑就是她的逃跑速度又快了。她好想反驳一句:你遇到阎王试试!可又没说出口,看见阎王就跑,这实在太丢脸了!

三竹看着小姐的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又遇上那个邪王了。

在整个慕容国只有她一个人敢叫他阎王,皇上皇后从不会这样叫,那是他们的儿子,怎么可以这样叫?可他们不管别人叫不叫,一切全凭儿子乐意。可那些人是有这心没这胆,敢叫邪王为阎王爷,总结完了就是两个字——找死!哪天人家不高兴,再给你扣一个辱骂皇子的罪名,直接来个满门抄斩,那可就玩完了!

“小姐。”

“啊!”翠竹悄无声息地走到屋里,把北冥雪吓了一跳。

“属下是翠竹,小姐你没事吧?”翠竹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她觉得今天的小姐不正常,而且听说邪王打仗回来了,不会这么巧吧?

“吓死我了。”北冥雪拍拍怦怦乱跳的胸口,她刚才在想慕容烨的事,那厮不应该再朝上么,怎么在雪林?现在的阎王闲到了这个程度了?

“小姐你该不会遇上邪王了吧?听说邪王今天没上朝,在雪林。”

“的确遇上了那个活阎王,吓死我了。”

翠竹听得直惊叹,但想想自家小姐说话的风格,便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反而觉得太正常不过了。

“您还不是安全回来了?所以,人家邪王没有成心要杀您。”翠竹分析了一下。

“也是,你说的也对。”北冥雪点点头。

“对呀,小姐想开了就好。”翠竹一直站在一个地方,没有允许,三竹从不会碰北冥雪,一方面是北冥雪不让碰,另一方面是北冥雪身体实在太冷了,他们不用内力会被冻伤,索性北冥雪就不让他们碰了,还废内力。北冥雪是百毒不侵体质,她的血量只有普通人的四分之三,但恢复奇快。她身体上下也全是毒,放什么毒都可以,都是加强版的,除了她无人能解,她从小就可以控制好毒,不会误伤人,但这一身寒气却是十岁开始才可以控制的,之前伤了不少人。谁也不知道,她这一身寒气可以使水结冰,她经常用水来练习控制寒气,现在她甚至可以吸收寒气,她的寒气可以攻击人,但她只是练了练,从未实践过。

不过那个邪王好像不会被冻伤,真是搞不懂,就连北冥雪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想了想,北冥雪问:“那个活阎王不会又来找我解毒吧?”

翠竹刚想答不可能,可想到那个邪王自从知道小姐是百毒不侵体质,就经常夜闯小姐闺房,美名曰是解毒,而且左相也知道,只是不说,便觉得有可能了。

见翠竹不说话北冥雪默默说了一句:“真不知道这次给自己下的是什么毒。”

翠竹震惊了:这邪王也太拼了!

因为跟北冥雪跟久了,说话也有些随意了,没经过大脑竟然说了句:“原来邪王也是个二傻子。”

北冥雪跟了句:“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下次别净说大实话。”

翠竹忍住笑,双手做了个辑,接着道:“属下谨遵小姐教导。”

北冥雪感到累了,便说了句:“我累了,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是。”说完就退了出去。

北冥雪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叮铃!”半夜听到外面有声音,那是她的风铃声,就知道那个活阎王来了,每次那个活阎王来了就会弄出一声,怕谁不知道他来似的。

北冥雪的态度就是:不管!我睡我的觉,你爱咋滴咋滴去。

“小魔女,我又中毒了。”整个慕容国只有慕容烨敢叫她小魔女。

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理,接着不理!

“我这次下的毒量很多...”慕容烨一边摇着被窝里的北冥雪,一边说,慕容烨和北冥雪在私底下很随意,完全就是一对损友。

“哪凉快哪呆着去,别打扰我睡觉。”对方给了慵懒的一句话。

“搞不好...”

“搞不好什么?”北冥雪还是没起来。

“搞...搞不好我还能不举...”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就像蚊子叫了。

“噗!”躲在被窝里的北冥雪终于起来了,“阎王,您这是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还把自己弄得可能不举?哈哈哈哈...”北冥雪衣衫很乱,本来睡觉就不老实,而且穿的很少,里面的里衣几乎可以看出。

但慕容烨和北冥雪是什么关系啊!这种场景慕容烨见多不怪了,自从知道她是百毒不侵体质后,他就天天给自己下毒,天天往人家屋里跑,记得第一次他还流鼻血了,是人家追了出去,要不然慕容国就再也没有战神邪王了。

这都是往事了,这不,邪王还给人家系衣服扣子呢!北冥雪就让他系,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谁说这个时代女子矜持了?左相的原则就是:北冥雪你随便作,只要不犯罪,不出格就行了,通俗点就是:左相对这个女儿已经放弃了,因为...实在管不住啊!

“你又下什么药了?”北冥雪伸了个懒腰问。

“绝子药,药量有点大。”

“那你干脆阉割得了,我帮你,保证不痛。”

听到北冥雪这么说,邪王不干了:“小魔女,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了?”

“本来就是损友,哪来的朋友?”北冥雪走到桌子前,坐在凳子上倒了杯茶喝。

也对,人家说的没毛病...

“可惜了好药啊。”北冥雪感叹。

邪王嘴角直抽,这丫的,嘴太损了!

“小魔女,行行好,帮我治治呗!”邪王又发挥了厚脸皮的特点。

“阎王,不是我不治,只是你这需要在根本上救治,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么可以治那个呢?还是回去找太医吧。”说完放下茶杯,要上床睡觉。

慕容烨哪能如她愿?挡在她身前,不让她上床睡觉。把北冥雪气乐了:“哟,阎王你还不讲理了?”

“我何时讲过理?”慕容烨眉毛一挑,问。

“那我也不用讲理了?”

慕容烨也怕这位小魔女不讲理的时候啊!当即道:“别别别,我收回,嘿嘿,我收回。”

“行吧,那我勉为其难帮你治治吧。”说实话,这也是北冥雪第一次给男人治不举,不过这个是自残。再怎么强装镇定,脸也红了。

看着这个脸红了的小姑娘,慕容烨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先是上银针,一刻钟便取了下来,倒了一杯凉白开喝了一口,又递给了慕容烨说:“喝完了就回去。”

慕容烨笑着说:“这天下只有你喝过得水我才会喝,说完就着她喝过的痕迹喝了。北冥雪感觉脸更红了,真希望这有个地洞。

“乖,就寝吧。”说完就脱衣服。

“你要干什么?”北冥雪那个怕啊!真怕这个王爷把她吃了,她还未及笄啊!

慕容国有规定:女子不及笄不许嫁,男子倒没要求。

“睡觉啊!”

“你睡觉回你王府去啊,在我这干什么?”

“我今晚不想回去。”

“你...你你...”北冥雪无语了,这皇上皇后养出的儿子怎么这么不要脸?不要脸就动手!直接,上去一拳。

慕容烨轻松躲过。

继续打!这阎王,没完了是吧?

两人从屋里打到外面,从外面打到屋顶,一直是北冥雪打。慕容烨躲,一边躲一边指导,还会说:“别打了,你打不过我。”最后,北冥雪没力气了,站在屋檐边上,一头往下栽。

慕容烨手疾眼快将她接住了,抱在怀里。可以感觉出,他的手心已经出了汗,是被吓的,北冥雪昏了过去。

他俩闹出的动静太大,把左相和左相夫人引来了,刚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