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变成了魔王的圣女竟然要毁灭世界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4日

《变成了魔王的圣女竟然要毁灭世界》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Czeni小说

变成了魔王的圣女竟然要毁灭世界

作者:Czeni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前辈是个中二少女,穿越了剑与魔法的世界却偏要建设镰刀锤子大工团。???人间雨打风吹去,千年压迫一朝反。砍倒王国,屠穿旧教,豪门财阀皆为粪土,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穿 越 者 杀 穿 越 者,死 人 杀 活 人。真 圣 母 杀 亚 撒 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年二月十七日,北境的小城米登堡迎来了春天的第一场雨。

原本这里就是一个繁华的城市,但还没有繁华到万众瞩目的地步。

然而自从去年赤焰神教的远征军在这里和守军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这里就一下子成为了战后的一个“焦点城市”。

不计其数的吟游诗人到这里来获取创作的灵感,大量的无国界商人把这里的城市重建规划当做自己发财的机会。

这座城市原先的领主——米登堡伯爵的死亡(以及后继无人),使得这里暂时成为了一个名为“市民自治体系”,实际上却是“三不管”的地带。

遥远南方的赤焰神教鞭长莫及,只是象征性地派遣了收税官。

附近的一些魔神王信仰的城邦小国则是在远征军离去之后又蠢蠢欲动,想要占领这座正在变得越来越富饶的城市,但又害怕破坏了新格局之下脆弱的均势,所以只是派遣了大量的间谍。

于是,米登堡的市民们在宣布了永久中立之后,便开始在家家户户的哀悼声中开始了战后恢复的漫长之路。

然而,就在今天,二月十七日,米登堡在迎来了一场春雨的同时,也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披着一身昂贵的猛犸毛皮制成的大衣,顶着北方冰海之下的海狸皮制成的礼帽。左手腕上戴着一个已经不会发光了的发光手环;右手拄着一根拐杖,但那拐杖立在地上的时候却比她的肩膀还高。

……

“泰蕾莎·卢森堡,十七岁,是正在周游世界的魔法师,准备回家去继承家产……”圣女泰蕾莎在街道上走着,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她准备好的假身份,防止有人问起的时候漏了陷。

如今她的样貌已经和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巨大魔力的侵染之下,她原先的满头金发已经完全变成了纯黑色,瞳色也变成了血腥的红色。她不得不施加了一些魔法——用她熟练掌握的为数不多的几种魔法之一,变色术——让这双眼睛看上去像是北境人民正常的蓝眼睛。

虽然看上去依然还是人类,没有变成什么古怪的物种……但是内部的结构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用“魔躯”来形容她现在的身体毫不为过,因为无论是骨骼还是肌肉的密度都已经是正常生物不可能达到的状态了。

她体内的魔力更是以一种常人难以揣测的方式运行着,完全没有依照魔法师们正常的运行途径。

而那魔王的气息,也被她用气息遮断术给屏蔽住了。

只是,这样的法术能瞒过普通魔法师,却瞒不过赤焰神教的那些精通神术的大人物们——她再也无法以圣女的身份回去了。

所以,她决定制造一个假身份。

谎称自己是已经死去的老法师在外边胡搞的时候生下来的私生女……尽管两人的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大,但贵族们有这样的作风实在是不足以为奇的。

名字依然叫泰蕾莎,姓氏则换成了老法师的姓氏,卢森堡。

这样的话,在老法师没有子嗣继承财产的情况下,泰蕾莎也许可以把他的那一大堆书籍、艺术品、魔法工房全都继承过来。

至于怎么证明自己确实是卢森堡家族的血脉嘛……在北地冰原上的时候,老法师曾经把自己独有的家传魔法都教给了泰蕾莎。如今想来,他恐怕是已经给自己安排好后事了。

……

泰蕾莎走进了米登堡的核心市区,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人们几乎完全是肆无忌惮。

几个月前,赤焰远征军来的时候,这座信奉着魔王的城市就举全城之力奋力抵抗。如今它已经在名义上成为隶属于赤焰圣国的领土,可家家户户依然都挂着象征魔王的红黑双色旗帜。有的不仅挂着魔王旗,还挂了一面蓝白相间的旗帜……这是泰蕾莎以前没有见过的。

于是她就在街上找了一个看上去十几岁大的卖报童,给了他一块银币,然后问他:“小朋友,请问这些蓝白色的旗帜是什么意思呀?”

小报童看了看她的模样,很热心地说:“小姐,您是从外乡来的吧。这是米登堡的哀悼旗,只要家里有人死了,七天之后就会挂这面旗帜,持续挂一年。”

她没有再问下去。如此多的的家庭都挂着这样的哀悼旗,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几个月前,远征军以巨大的代价攻破了这座严防死守的城市,然后教廷的监军宣布所有士兵可以在城内自由抢掠三天。早已杀红了眼的将士们冲进市民百姓的家里,如同真正的魔王仆从一般肆意烧杀。

面对这样的惨象,当时的圣女泰蕾莎并没有阻止。那时候的她觉得,这些信奉魔王的人都早已经不算人类了,不足以同情。

然而现在,她发现了“魔王”的真相之后,再回来看这些普普通通的市民们,感情上似乎已经完全不同了……

就在这时候,街道上空驶过一辆浮在空中的马车,车厢上还印着一个精美的纹章。泰蕾莎惊讶地问那个报童:“这是谁家的马车呀?”

“哦,外乡来的美丽小姐,您对我们米登堡的几位著名的法师应该有所耳闻吧。刚才从天上飞过去的,就是大死灵法师朱加什维利先生的座驾。”小报童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紧张,好像看见死灵法师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死灵法师?你不害怕吗?”泰蕾莎很惊讶。

“是啊。”小报童说,“这也是米登堡的规矩。有老人快死了的时候,家里人就会请一位死灵法师过去,就是为了在人死后把灵魂留在肉体上,维持一两天,这样的话死者就有机会写完遗嘱,然后用剩下的时间在米登堡城里溜达溜达。”

“你们……不怕这样的僵尸吗?”泰蕾莎皱了皱眉头。

“当然不怕。”这个报童疑惑地问,“为什么要怕呢?他们生前都是市民呀。”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泰蕾莎说。“死灵法师的法术不是可以维持十几天吗?为什么死者的灵魂只能停留一两天呢?”

“十几天?那得多么伟大的死灵法师啊……米登堡这里可没有那样的大人物……即使是朱加什维利大人,也只能最多维持两天吧……”

原先对老法师的死灵法术没有一个明显的体会,但现在泰蕾莎总算是知道那个老家伙有多强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