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boss的贴身女助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4日

《boss的贴身女助理》精彩章节目录_瑟木小说免费阅读

boss的贴身女助理

作者:瑟木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某天,新闻中一段采访路人的视频在网上掀起热议,原因是视频中的女人肤如凝脂,雪白无暇,自然而脱俗,宛如从古风画卷中走出的倾城美人,网友纷纷留言求出道,各路媒体却查无此人。她曾贵为一城之王,拥有无穷的法力,寻找各种赚钱的方法:制造古董,名贵宝石均以失败告终。纾尊降贵宁愿当他的小助理,也不当低下的戏子!慢着,她仔细想想,当戏子的助理还不如直接当戏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牢房里脸容憔悴,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他记起,年少时,亲眼目睹父亲被刺死,母亲在逃亡路上含恨而终,而他父亲劳苦半辈子,积累下的万贯家财也被烟城独占。他立誓要报复,穷其一生,最后还是落得如此下场。被关押的十年里,他要自己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这段血海深仇。

李管拿着令牌,轻易地进入烟城最严密的大牢,打开一把又一把生锈的铁锁,他手摸下巴,利索地撕开面具,一张跨别十年却依然熟悉的面孔.......

-----------

帆颖悄悄潜入烟雨房间,他焦急地四处查找却未见她踪影。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他神色紧张地躲在门角,门被缓缓推开,又迅速地关上。

一道闪光出现在帆颖脖子上,烟雨从门外进来,两眼锐利地盯着他,淡然坐在椅子上。

“还好身边有位高手!”帆颖语调轻松地夸赞。

“你还是担心自己比较好。”她低头转动着手指上的金属戒指,单薄嘴唇微动发出命令:“邢,把他杀了。”

冷峻的侍卫接到烟雨命令后,一手按着帆颖,打开门,把他推出去。

“你要赶快离开这里,有人要对你不利。”帆颖眉头紧皱,忧虑的神情在脸上表露。

她悠然地把手肘搁在椅子扶手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托着脸,昏暗的灯光下,睫毛的影子遮住半垂的眼眸,冷冰冰地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们可是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这样的话,让他感到一阵寒意。

“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我就在那书房里。”帆颖挣脱开被抓住的手臂,继续说:“那时候我贪玩,偷进来想要找关于种花的书籍,然而被我看到了那一幕。”

“有些事情知道了还是装糊涂的好,既然你自取灭亡,我就成全你!”

深深扎根在她内心的噩梦,居然被发现了,这无疑使她原本面无神色,平静如水的脸上露出了前所不见的一丝惊慌之意。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得死。”语音未落,一短匕首迅速地插在帆颖的左腹上然后拔出,血液很快染红他的衣裳,慢慢地往下流。

帆颖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微微震动着的嘴唇,说不出想说的话,慢慢地倒下在血泊中。

“人总是会变的,不能一直都是以前那个样子。”烟雨蹲下看着血泊中的帆颖,小声地说:“就连一直跟着我的邢,我都不相信,更何况是你!”

她早知道,身边慈祥的李管在两年前就被杀,假扮的正是当年逃跑掉的徐柳。但她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她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结果会怎样,她已无所谓了。

站在房门前的邢,格外精神地守着,宫墙外的树梢上,藏着几个身影,等待徐柳的一声令下,黑影闯入宫殿悄悄地往房间靠近。

邢缓缓地拔出系在腰间的长剑,迅速地刺向传来微小声音的走廊边,和几个身穿黑色衣服,头戴面具的刺客厮打起来。

房间里久未入睡的烟雨听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马上清醒,披上挂在屏风上的深紫色长斗篷,双手推开木质的窗户离开。

可惜的是,刺客早就把这间房间严密地包围起来。刚从窗户跳出,她就和黑衣人对上了。

人多势众的敌人,她深知无法正面交锋。只好从斗篷的口袋中拿出一只烟幕弹,狠狠地丢在地上,伴随着一声音响,烟雨在刺客的视野中消失。

刺客一路狂追,把她逼近悬崖。

她一贯定若泰然的神情,透露着危险信号的眼睛环视过围堵她的黑衣人,一张颇为熟悉的脸孔终于出现在她的对面。

“好久不见啊,我的小公主。”徐柳脸上挂着一条刀疤,当年和蔼的面容全无,松散的头发像一头发现猎物的狮子。

话刚说完,徐柳立刻冲上来,她敏捷地躲开,弯下腰旋转半圈,脚在地面扫过,轻易地把徐柳绊倒在地。

他快速站起,抢过黑衣人的剑,大喊道:“你逃不掉的,你已经多活十年了。”

徐柳今天敢动手,想必已经知道她石化能力渐渐丧失的秘密。

“你认为除掉我,你就可以当上王吗?烟城里人人都想当王,凭你那低级武力就想登上这个位置,天大的笑话。”她微垂的眼帘瞪大,冰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成王败寇,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属于一个人的。烟雨微微上扬的眼角里露出一点胜利的自信感。这个王的位置,谁爱,谁拿去就好,她根本不稀罕。

“雨…”追赶来的帆颖看到站在悬崖边上的烟雨大声呼喊着。

邢带着卫兵们赶到,和黑衣人们打起来。

徐柳把她逼到悬崖边上,再退一步,就要往这个深不见底的深谷掉落了。他迅速挥动手中的剑,砍向站在边沿上神定自若的女子。

只听见泥土崩塌的声音,谁也来不及反应,她脚上踩着泥石,碎成小方块,脱离悬崖,向着地心砸去,半秒之间已经往下掉落几米。

帆颖的视线跟着悬崖边上的女人,急速地往下移:“小雨......”

“陛下......”

她一脸平静的往下坠落,放佛这掉落的感觉她已经历过无数遍,是意料之中。短短几秒间烟雨就消失在悬崖尽头,帆颖一边呼喊着,探出身,伸着手想拉住她,可惜已经太晚,那距离永远也抓不到。

像冰一样的她,在这个野心满满的烟城里消失,带走她早已逝去的爱,带走她那无法言及的忧伤与那个连至亲都不能信的噩梦。

空有权利却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使她厌倦了这里的所有,憎恨这个毫无价值的王位,此刻的她反而觉得是种解脱,让她找到借口逃离这些面具下丑陋的嘴脸。

忠心的邢走到悬崖边,毫不犹豫跟着跳了下去。

烟雨堕崖的消息很快就传开,没等到徐柳一众谋反之人回到烟城,烟城里已经乱成一片。

凌晨微弱的光亮轻轻煞在土地上,互相扭打弑杀的人群,疯狂逃命的民众,受惊哭闹的孩子,在国父燃起的一片熊熊火焰中,把所有关于这个座城池的回忆与贪念一点点地变成这世界上微弱的尘埃,画上了悲剧完整的符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