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想摸到你的心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4日

《我想摸到你的心跳》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千冬酱小说

我想摸到你的心跳

作者:千冬酱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相信灵魂的人不存在坏人,假如有,便是无药可救的家伙。妈妈与我之间的联系,只有声音跟细细的发丝。耀眼的太阳下,它闪闪发亮,像是无限庞大,却又一撮就断。虽然没法触摸到妈妈,但是每晚缩在她身子里,听着慢慢与自己同步的心跳声,就感觉世界将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没有人亲眼见过呢。”塞尼亚停止手中的编织,将基本成型的毛衣卷起来,放回了竹篮里。

她慢慢抬头,用疲惫的眼睛望向天空。

满眼满天的闪耀,因星星在夏天看起来总是精神饱满的,它们柔光让夜晚的黑暗融散了。银色点缀着黑色,慢慢的将黑色变得美丽活跃起来。

但是望去的天空范围,却仍旧被大地限制了。

世界与时间,其实是很搭配的吧。

相对于我们生物感觉中的转瞬即逝、感慨万分,它经历的一切反而是微不足道的。漫长的时间所留下的并没对它造成什么影响。我们看不清它,却在它身上互动中着。

无论漫长还是短暂,永恒还是虚无,它都是无精打采的。

所以好无趣,成天成天不变的景色,每天都呆在同样的地方,慢慢的已经腻慌了。将冬天的雪、夏天的水移换,第二天就找不到了。

世界命令大地将此地包围起来,使一年四季都寄存在此,如此好好的保护住了我们,赋予我们居留之所。

它所留下的奇迹,便是创造出其他奇迹。

而天空就没有任何动作,每天都有变化,一条线上去的高度都能围起来整个“鸟巢”。

很高~转瞬之物能够更清楚地看到。

所以若是有人亲眼到天空中看过的话……不只是在地上愣愣的盯着那一部分看的话,一览无余尽情观赏的**,肯定会引来更多的人加入,然后在现在所能看到的地方翱翔飞舞吧。

因为它们的样子无法用语言形容。

而如此,天空似乎代表起了永恒美丽,地面担负了短暂无趣呢。

塞尼亚突然想起前不久自己的妹妹,在“转瞬之物”到来时,吵着要自己抱起来看得更高更广的事情,肉乎乎的样子祈求撒娇的样子确实很好笑。

然后就在笑意浮现的几秒内被雪山刮来的寒风吹得打喷嚏了。

“你是不是到了多愁善感的年纪了?”远处走来的人朝着塞尼亚打招呼。

“太爷爷。”塞尼亚红着脸站起来。

她弯腰拍打被雪盖得泛白的裙子跟布垫,然后将竹篮严实的盖上,又搓了搓手臂发暖。

“想什么呢?”太爷爷走近来,扫掉塞尼亚肩上的点点白色。然后瞥了眼竹篮,可惜望不到里边。

他外貌看起来只有五十,年龄却四百多岁了。

“想你什么时候告诉我名字。”

“小孩家家的咒亲人死?”他抬起手来,做出预打姿。

“因为是你自己说的嘛,等你觉得自己应该没时间了,就会告诉家里人你的名字,好雕刻木牌啊。”塞尼亚说话很自然,在语气态度上更似于对待同龄人。

“不过现在看来,我要等当太奶奶时才能知道了。那时候也是这样调戏自家的重孙吧。”她被太爷爷重拍了下头。

“才十六岁呢,就想到当太奶奶去了?小屁孩怕是连奶奶都还没当上吧。”随后又是重重的几下。

塞尼亚不服的嘟起嘴来,想骂但又开不了口,只能转头愤愤离开,却被太爷爷揪住了辫子走不了。

“不想知道我名字了吗?”太爷爷调侃的说。

“不想!”

“那就聊聊你爷爷为什么不知道我名字好了。这跟你为何不知道爸爸妈妈名字是同一个缘故。”他松开了塞尼亚的辫子,按着她就地坐下。

这里并不是脏,也没有尖锐物,只是与‘春天’四周相比是属于冷的地方。而布垫就是用来暖屁股的,但它现在有另外的用途。

“嗨呀好气!我爸爸,土包子一个!想后代突出一点,取了好多个名字,都不满意,等我出生快一年才正式取好名。”

“叫什么?”她迫不及待的问。

“你急什么?等我快死再说!”又是挨了一下。

太爷爷在同龄人中是最精神最强壮的,出手的力度却很是精准。

“我的名字,是一个那时候刚建起的国家名字,根据我爸说的,他们生活虽然艰苦,但未来光明啊,人民生活有热情,父母努力着,孩子脸上带笑容。然后国名开头第一个字就是‘塞’。”

“因为我跟那个国家同一年出生,所以等那个国家覆灭的时候,我才会正式说出名字吧。”

他粗糙的手张开来,几乎能盖满塞尼亚的整张脸,就这样轻轻的在上边摸搓着。

“所以你平时叫人都怎么称呼?”太爷爷面对生死话题,总是轻描淡写的聊开,不会可以避免,不想聊了就聊别的。

虽然有些抵触难受,但心里涌出来的却是安心的感觉。

“就叫名字啊。”塞尼亚享受着回答。

“那么有没有熟悉到看眼神就能够交流的朋友啊?”

塞尼亚怔了一下,回想后才说:“目前还没有,因为这很难吧。”

“马上就会有的,而且是所有人……而你爸爸妈妈,还有我跟你太奶奶,就是这样。剩下的内容,等你爱上了什么人,在考虑下一步关系发展时就会明白了。”

“胡咧咧的,结果不还是要等我自己想,说了等于没说。”

“因为我们不需要读书啊,说话也不像人类那样刻意简短。无论对谁说的多么简单重复,啰里啰嗦的,只要能听懂就可以了。

就像你妈等下煮什么夜宵,我能跟你磕叨到回家,哪怕她没煮,我也能自己摸黑下河插几条鱼来烤,而你是一定不会睡觉,会陪着我一起的对吧。”

摸脸的手夹住两边脸颊后,转移到了肩上进行按摩。

“找一些事做啊!!”不习惯按摩的塞尼亚缩紧脖子夹住了太爷爷的手,后边才熟悉力道,慢慢放松下来。

“还不如吹牛呢,这样浪费时间。”

“耽误浪费时间可真是好事啊。你现在不也是很认真的听着吗?而且牛我已经跟孙儿吹完了,给你吹自己爸爸听剩下的?”他嗓门大得这就是真理。

塞尼亚叹气道:“颓废啊~太爷爷。”

“你这是瞧不起我啊!村里就我们家最坚强了。尤其是我,就是由我开始的,顺带教你爷爷自悟。你现在看村里到我这个年纪的,谁不是十世同堂?然后我们这才总共几代人啊,哈啊哈哈……”

太爷爷解开塞尼亚的头发,那如日出撒下光芒般的金发顺着指间滑下,在银光的照射下仿佛才是光源。

“这也是我看不到你当太奶奶的原因啊,塞尼亚,因为你也很坚强。塞家的人世世代代都很坚强,而死亡总是突然的。”

太爷爷熟练的徒手将头发梳理起来。

“我大概不会懂坚强跟生孩子少有什么关系。”塞尼亚听得云里雾里,但也不是那么不求甚解。

“因为从没人确定坚强是什么意思啊。”太爷爷大功告成的拍了拍塞尼亚的肩头,“现在回家去给他们一个惊喜吧,好好给他们瞧瞧你的收获。”

“啊……哦。”塞尼亚不明所以的站起来,跟还坐着欣赏月色的太爷爷告别。

……

月光下一朵货真价实的向日葵回到了家里,照亮着一切。

“妈妈!别笑了,这结太紧了,帮我解开!”

向日葵的金色花瓣虽然只剩下边缘,但还是编的非常精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