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苦茗酒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苦茗酒馆》精彩章节目录_狮狮和鸭蛋小说免费阅读

苦茗酒馆

作者:狮狮和鸭蛋分类:耽美小说类型:生活琐事

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记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任由着他狠狠的抓着我,舌头顶了下他刚刚打我的左脸,我在想要是打毁容了怎么办。沉默了一会,他松开了我,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我没急着转身,我以为他又要给我一拳。“噗通”一声他就跪了下去,天气冷,出来抽烟的人少,少的只有我和他在阳台上。我还是保持着我那不变的表情。我就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我永远都不会思考当下的问题,例如此刻的我在想,他跪下去的那一下那么响,不疼么。我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拿出两只烟,同时点上,递了一根给他。“咳咳”,“怎么样,两天时间,你学会了喝酒和抽烟。”“我第一次这样求人,我不是在逼你,我真的想知道。”我又露出了那戏谑的笑容,他认为我会像昨天一样,做了我让他做的事,我就会告诉他。但这次我并没有。“起来,然后去拿车钥匙,我去请假。”

我带他来到了田慧一直检查的医院,找到了那个比我还让人恶心的医生,客套的谈论关于田慧的事,他一直在旁边听着。我让他先回车上。打开车门,我把一个档案袋丢给他:“报销,给那个猥琐男买了两条烟,花了我五百大洋。”他把钱包丢给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档案袋,里面有田慧每一次检查的报告。我在他看那些报告和呆滞的时候,把他带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同样的流程,上了车后又丢给他一个档案袋自己拿了五百块。我很好奇他怎么会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

最后我把他带到了田慧原来的住所,房东看见了我,看了看我身后的他,低头叹了叹气嘟囔了声何必呢就走开了。房东也是个古怪的人,和我们一样,时而喜欢吵杂,时而又喜欢安静,那种静得让人恐惧的静。所以这么多年了,房东家三层楼,也只有田慧一直住在那里,久而久之,房东都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收房租了,毕竟能找到一个臭味相投的人不容易。要不是为了骗杜康,他都忘了田慧是他的租客,还以为那本来就是田慧家呢。

我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那个杜康打不开的锁。

和原来一样,却又感觉少了点什么,他走到冰箱前熟练的拿出一罐啤酒,大口的在喝,我从田慧房间出来,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他又把钱包丢给我,我丢了回去:“这个不用。”

我把他留在屋子里,就去找房东了。

“她是个很不错的女生。”

“他也不差啊。”

“只是他们不适合。”

“生不逢时罢了,或许下辈子他们会很开心的。”

“你不是无神论者么。”

“我也会祈祷啊。”

田慧料到会有这一天,让我们尽量瞒住他,可她也怕我们为难,所以都安排好了。

“杜康:

见信如唔,我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过了很久,还是在我离开的时候,你不要怪他,是我让他不要告诉你的,他也只能帮你到这里,这封信之后的事,他也都不知道了。别找我,如果下一个今天我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我会去找你的,我给了你一个承诺,也许你没有注意,但我一直都记得,或许你运气很好,在不久的将来,你会碰到一个对你很好很好的人,能把你这座冰山融化,在某年某月,你们会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原谅我不能出席。

对了,你的那张世界地图我拿了,你不能去的地方我替你去吧。勿念。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晚”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日晚,什刹海

“有什么打算。”

“我把车已经卖了,那些东西能倒腾出去的也都弄好了。”

“真的要去么?值得么。更何况,你的地图你知道的,千儿八百个城市,挨个找?”

“你是个听故事的人,你只需要知道有这么一个故事。”

“我是个读故事的人,我还需要知道为什么有这个故事。”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次日,我同他把他和她留下来的东西全都打了个包,全都放到了我家里。走之前,他带走了我的一张银行卡,他们真的很像,因为我的积蓄分在了三张银行卡上,田慧走的时候带走了一张,现在他去找她的时候也带走了一张,还好我没有第三个朋友。

他们走后,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影响,或许我们都习惯了人来人往,而他们把对方都融入了自己。再次得到他的消息是在他发现了她的足迹。田慧完成了她的承诺,以杜康媳妇的身份去了他的家乡,看了他的亲戚们,把杜康原来破烂不堪的老房子收拾了一番,留下了她的照片,以及生活过的痕迹。再后来,三年后,田慧给我寄了一张巴塞罗那的明信片,她站在加泰罗尼亚广场上,她跟我说,感觉已经差不多了,下一站是冰岛,她说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但能比预计的时间多活了一两年,感觉也是赚了。她让我去冰岛等她,她怕冰岛是她的最后一站。我一直以为她不会再害怕。我们都以为自己能够很坦然的面对任何的事情,哪怕是死亡也不曾令我们畏惧,可当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却是那么的不甘心。

我先到达冰岛,她离开巴塞罗那后去了挪威,从卑尔根过来的,她看到我之后和我看到她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激动。我接过她的行李,带她去了替她开好的房间,她跟我说,这是最后一站了,当天晚上,杜康也跟着到了,我跟他说的。那天晚上的晚餐我们找到了一家中餐。后来我们租了一辆车,到了一个我们都不知名的山上,运气很好,今晚有极光,运气很不好,他们在看极光,而我在搭帐篷。

夜半,我饿了,爬起来在篝火旁烤着我们带来的食物,田慧也出来了。我看了她一眼,没理她。她在我身边坐下,递了罐啤酒过来,自己又打开一罐。后来她问我:“我们认识多久了。”我闻了闻手里的肉,递给她:“我们六岁认识的,今年三十。”

“挺久的了。”

“还好吧。”

我们又陷入了沉默。后来我问:“我看见了你包里的安眠药,新买的,量还很多啊。”

“如果注定我一定会死,为什么我不选择自己的死法呢。”“打算什么时候。”“今晚怎么样?”“遗体要火化完了之后才能运回国,不能捐献器官了。”“那是以前的想法,突然觉得,反正我都死了,为什么不留个全尸,最起码让自己走得好看一点。我又不是什么圣人,没必要想着造福社会,不祸害就算好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冰岛的冬季很冷,那一天或许更冷,对于杜康来说。昨晚上我又喝多了。杜康瘫坐在田慧的帐篷前,眼睛通红。我不管他,绕过了他把田慧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田慧也被我扛上了车,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我跟他说了一句:“走吧,带她回家。”警察的流程和语言不通使我们添加了很多麻烦,火化后,我们把所有的钱加在了一起,勉强弄了辆直升机,飞到了一片森林,我们把骨灰撒了下去,不知道算不算是污染环境。后来,我们在冰岛的那家中餐厅干了一个月才把回国的机票凑齐。

回国后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像想象中回到正轨,因为我们都没有工作,还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

我们分别是在机场,他说他要回去守着一亩三分地荒度余生,因为那里有他们的家。我到了田慧房东那里,他收留了我,因为在我去冰岛的时候他收留了我们所有的东西。

没有谁是真的离不开谁,没有谁是真的一定需要谁,每个人都是过客,只不过是有些过客会让我们把生活的节奏加快,或者减慢,就是想跟上他,所有的计划与梦想里也都会加上他,而当他离开之后,我们只是有那么一些的不甘与不适应。就像田慧可以不顾杜康走的那么的洒脱,就像杜康没了田慧,他也依然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计划。最后,他没有找到那个让他又爱又恨连样子都不怎么记得的女人,但他遇到了一个让他又爱又恨哪怕死了都会记得的女人。

我和房东开了家叫“烈酒”的茶馆,在隔壁开了家叫“苦茗”的小酒馆,生意一直很惨淡。后来杜康来过一次,那是在三年后,他依然孑然一身,他回来找那个女人,他找到了,他们相见的那天那个女人泣不成声。那个女人或许是出自对他的愧疚,所以对他的朋友也特别好,经常带着她的那些大款朋友来捧场。我很开心,因为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后来我们把酒吧和茶馆之间的墙打通多建了一个小房间。我在小房间里摆了个操作台,这个小房间只能坐一个客人,在这里喝酒是不用钱的,需要拿故事来换,一杯酒,一个故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