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余笙夜瑾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余笙夜瑾》精彩章节目录_莫谪小说免费阅读

余笙夜瑾

作者:莫谪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热血

建木花开铜铃响,九尾人间藏。她藏在一只灵猫身上,于姣姣月光下,喝着盲僧葫芦里的白骨酒,又无聊地拆了没有人的酒楼,连同土里的白骨一起点燃,照亮了夜的黑。最后,回头才恍然发觉,自己已是遍体鳞伤。“阿九,我们回家吧。”“我没有家。”“……不,你有家,有我的地方便是家,我们的家……”夕阳西下,是谁的影子还在随风飘?剑立尸间,远处早已传来胜利的号角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汩汩流水在暖黄的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小桥旁的桃花树上蜜蜂忙着采蜜,大千世界里只有一只看着羸弱的蝴蝶搭理了桥下被大水冲来的花猫。

“阿嚏。”

花猫猛地一个喷嚏喷走了美丽的蝴蝶,随即动了动耳朵,起身警惕地看了看周围。

昨晚出了扶苍峰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打入湘河,看样子是冲到了边春山。

那股神秘的力量无疑是来自西方神域的,它就算是化成灰也不会认错。

如此说来,盲僧智吕是真的非常不简单了,毕竟连它这个曾经的强者都不认识。

不过,眼下比较担心的是这边春山,此山并没有什么江湖世家,且离兰陵阴阳家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盲僧虽然是个假行僧,做事情看着也不怎的靠谱,但是做的每一件事情却很有意义。

所以,这边春山有什么呢?

“幽——鴳——”

就在花猫想得深入时,远处传来幽鴳兽的一声吼叫。

还有阴阳家的阴阳术。

它立刻纵身一跃,躲到了旁边的石头后面。

下一秒,只见一个木藤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它刚才的位置砸出了一个坑。

十年不见,这阴阳家的阴阳师不见有几个强的,脾气倒是愈来愈张狂了。

譬如说,扫荡异兽都扫荡至扶苍峰下,再往南走,越过大招泽便是海了。

再譬如说,这小小的幽鴳兽,是三个……

花猫认真地眯了眯眼睛。

那个拥有火灵的人不是阴阳家的。

“它体内的邪灵似乎很强大啊,我们真的不就地解决,而是要绑回兰陵么?”远远的,它看见那穿着淡黄色衣服的公子眉头一皱。

“自是,”白衣公子把兽装进手中的袋子,“现在人未到齐,且为兄的灵力暂时还不能参与五行阵,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一个能上阵的,所以只能回去。”

“唉,焰无痕啊,你咋就不是冰灵而是火灵呢?不然我们也用不着去兰陵啊。”黄衣公子埋怨地对身旁高冷的男人道。

高冷公子没搭理他,犀利的眼睛倒是发现了躲在石头后面的花猫。

“那有只猫。”

白衣公子一怔。

唔……看来上次坟谷一战,自己果然伤的不轻,连只猫都未察觉到。

“去把它拎过来吧。”

白衣的声音是极好听的,可惜在没有主语的情况下,高冷公子抱着自己的剑不动。

黄衣公子:“……”

本少爷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摊上两个比魔鬼还恐怖的兄弟。

偏偏一个是自己的大师兄,打不过,另一个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子弟,不敢打。

“你们……给本少爷等着!”

他指着两人的鼻子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控制不住自己,差点还在途中摔倒。

“喂,小……”额,待看到猫如此颇为大的猫躯时,他甚为艰难地咽下一口水,“大,大猫咪,你是谁派来的?”

“喵~”

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猫睁着萌萌的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他,而心里却不免为自己呕吐一番。

活了一大把年纪,为了去阴阳家解救被抓的黑狐也是拼了,反正自己的已经臭名远扬。

“……好可爱。”

黄衣公子见它身上毫无要灵,不由自主地抱起它,开心地像个小孩子。

额……嗯……好像挺沉的。

“高冰块,大师兄,您们不用大惊小怪啦,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大猫啦。”黄衣公子扯大嗓门,悠悠地走过来。

“那可不一定,在这个人与妖怪共存的九州,越可爱的东西越是危险。”在采药的白衣公子用多年的亲身体验微笑着提醒。

笑容似真似假,然却是很温柔,仿佛春日里的阳光。这据花猫所了解,阴阳家的每一个狠人都是面带着天使般的笑容。

“行啦行啦,咱们还是赶快回小桃村吧,不然待会大娘又得说啦,”黄衣公子打趣地道,“你们呀就是异兽抓多了,整天都泡在黑夜里,这会吓怕了吧?唉,本少爷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这世间啊,美好的事物可多着呢!”

“呵,你太单纯了,毫无妖灵的猫能在边春山野里活着?”

焰无痕抱着他的剑,纵身一跃躺在树上,冷冷地道。

“你就知道秀。”

“哎,大师兄啊,我猜大娘应该会很喜欢这只猫,毕竟她一个人待在家里着实挺无聊的。”

“亲爱的小师弟,你要是再多说几句话,午膳不如就算了吧。”

“……”

呜呜,你们太欺负人了,如此可爱的猫你们还不喜欢。

午间时刻,他们准时回到小桃村,那白衣公子的娘亲果然很喜欢这只大肥猫。

“小森啊,这猫有名字吗?”

黄衣公子姓梅名吉森,叶氏喜欢唤他小森。

“还没有呢!”正在屋前卖力劈柴的梅吉森回答。

“那就唤……花花吧。”要去厨房准备午膳的叶氏顺带给了猫一条小小的鱼干。

“我不叫花花。”

花猫吃着小鱼干,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话了。然而好像没人能听到它说话。

“花花看着很喜欢这个名字呦。”叶氏一笑,摸了摸它的头。

由于这个猫体的自身反应,它很不争气的喵了一声。

与此同时,晒完草药的白夜瑾也用沾满药味的玉手摸了摸它的头,“是啊,母亲也许久未曾这般开心过了呢。”

“有吗?许是这猫太可爱了,瑾儿啊,娘……能养它吗?”

叶氏深知自己的儿子不太喜欢这类毛茸茸的动物,也深知儿子是阴阳师,一般只会带着妖回家。

“大娘,您可能有些误会,这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当然可以养啦。”梅吉森道。

“啊?真的不是一只妖吗?”

“嗯,母亲若是喜欢,就养着吧。”白夜瑾见母亲去厨房了,又摸了摸它的头,“你这般肥胖,怕是会很难养吧。”

猫:“……”

只是猫体胖了点儿而已。

“你身上虽然没有妖灵的气息,但是这身雪白的毛和幽绿的眸子却骗不了阴阳师,”白夜瑾微笑着抱起猫,在它耳边轻轻地道,“妖界以白色或九尾为尊,不管你是谁,来此作何,既然住在了这里,希望你能善良。”

花猫眯了眯眼。

沉睡的这十年里,九州倒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区区一个阴阳师还敢威胁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