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俗套的超能力者们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俗套的超能力者们》精彩章节目录_阿扎克小说在线阅读

俗套的超能力者们

作者:阿扎克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一次偶然的机遇,似乎是神明给予了我力量,虽然有些俗套但是我已经知足了,渐渐地我发现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拥有类似的能力,这背后的真相比我预期的要恐怖得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汉娜近乎晕厥,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黑夜…这就是,黑夜吗?”扎克失去了那一丝沉着冷静。

“嗯…虽然我不太清楚具体是个啥情况,”我有种莫名的,能在危急时刻也能流出来的,骨子里的幽默感,不太适宜罢了,“但听到背叛这个词,那一定不是啥好事吧。”

“我以为,黑夜降至是说…”扎克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疲倦,不知道是刚才为我恢复造成的,还是现在的危机,或是两者都是,“嘛,现在这么说都没有用了,全体集合吧,不知道还能休息多久呢,继续逃的话,士气只会更糟吧。”

“对啊,不能逃呢,菁现在可能都快担心死了,还是赶紧干掉他们回到日常生活吧。”我悻悻地说,虽然内心很清楚,日常生活必定回不去了。

被扎克恢复的我已经充满了活力,元气满满。从床上重返地面,我会想念这柔软的床的。

扎克搀扶着汉娜,帮助她恢复,显然刚才经历了战斗,毕竟叛变的话,是不可能不会尝试阻拦的吧。

“我们已经暴露了,现在最好是利用地形进行防守反击,”扎克带领着我和汉娜走出了房间,见到了焦躁不安的众人。

“那我们现在赶快撤吧,趁他们还没来,”赛丽说着,与此同时摩拳擦掌,手臂上不知什么时候绑上了绷带,高挑的身材若隐若现地暴露着耐久而又富有爆发的肌肉。

“不行,像无头苍蝇般乱窜反而容易被他们抓到机会一举歼灭,”扎克沉着冷静地指挥着,这大概就是我以后要做的事情了吧。

“那好吧,队长,分组吧。”凯特说道,矮小但却异常结实的她头顶长出一对猫耳,手掌和脚掌也已经被利爪所取代。

“珍妮、安德烈和我退守后线,由萨米掩护,”扎克边说边用坚定的眼神逐个扫过众人。

珍妮、安德烈和萨米异口同声地答道:“是!”

“凯特,你找机会攻击敌人后排,打败他们的辅助系,胜利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好的!”凯特略带兴奋地说,似乎这是一场毫无后果的游戏。

“赛丽和伊森一组,前往大门左翼房顶,赛丽,你得好好掩护伊森。”

“没问题,我们的配合简直行云流水。”赛丽说道,面带微笑。

这群人究竟是怎样做到生死关头都不慌的,不过也是,慌的莎已经逃走了,我是说,叛变了。

“我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伊森和赛丽的表情几乎一致,但言语之间没有赛丽的那种高亢。

“至于奥斯卡和汉娜,你们去大门右翼,保证汉娜的输出,有奥斯卡在他们应该是没法近身的。”扎克看着我说。

“嗯…虽然没法保证,但是我尽量吧。”我的言语之中暴露着荡然无存的底气。

“好的,没问题。”汉娜显然已经从刚才的慌张转换为平静,扎克平定人心的能力毕竟是他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的基石。

“没什么问题的话,你们就去指定的地方吧,具体作战方案,我会等确认对方人数和能力后指定的,到时候安德烈会通知你们的。”

“通知是指的跑过来告诉我们吗,感觉这样有点危险诶,我们可以来个信号啥的,”我虽然会尽可能保持幽默,但是该慌的时候,还是会慌的,“汉娜,你家有烟花吗,我们定下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作战风格吧,比如红色…”

“冷静下,”扎克似乎看出了我的慌张,一手放在我的右肩,面带微笑,一股暖流从他掌心流入我浑身上下,我顿时充满了自信。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扎克一边回头,一边讲出最后一句话,似乎是这场战斗的帷幕,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其他人渐渐分散开了,都去往了扎克告诉他们要去的地方,汉娜也领着我走向了大门右边的那栋建筑,话说回来,她这个房子真大呢!简直像是一个庄园。

“大门右翼是个马厩,到时候可能得忍受下那股味道哦,”汉娜说道。

“毕竟特殊情况要有特殊应对嘛,一点气味而已。”我自信地答道。

“那个…我们能和伊森他们换一下吗。”靠近了之后,我有些无可奈何地说,“这好像不是一点味道吧,这简直就像是沐浴在粪中央。”

汉娜咯咯地笑了出来,说道:“果然。”

“我并不是想让你觉得我是怂什么的,只是我真的不太适应,你看,一会我算半个主力吧,毕竟你们也说我是最强,虽然不熟练,熏晕了的话我就不知道发挥怎么样了。”

“大门左翼是网球场旁边的更衣室,他们在房顶视野广阔,稳定输出,毕竟伊森是射手,他的弓在马厩这里可是施展不开的,而赛丽是格斗家,在这里面会限制他的动作。”

毕竟站在茅草和粪尿的结合堆上,是谁都施展不开吧。

“而我们不一样,我的琴和你的属性技能,都不需要多大的施法空间呢。”

“听了这么多,我虽然非常,非常不情愿,但是好像没得选吧。”我尝试着善解人意却又无可奈何地说。

“毕竟,我们都要活下去啊。”汉娜说。

“各位注意,检测到约东南方一千米外有两名生物体,凯特请去看看情况。但请不要打草惊蛇。”

“这是安德烈的声音,你的庄园还带广播!哇你是多有钱啊。”我震惊道。

“不是啦,这时安德烈的能力,远距离心灵感应,他能传递信息,我们只能在脑海里听见的哦。”

“也就是说其他人是听不见到的。”

“没错。”

安德烈继续说道,我是说,想道:“暂时还不清楚对方的情况,但在西南方感受到了大量的能量波动,他们应该是从那个方向过来。”

“除此以外,安德烈还能感知到周围的人分布情况,还有能量波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懂我意思就好。”汉娜解释道。

“嗯呢,大概懂了吧。”我嘀咕道。

“凯特那边的情报来了。”安德烈的声音在我脑中回响。

哇,这么快的吗?凯特是喷气战斗机吧。这么羞耻的话我是当然没有说出来。

“两名女性,拿着望远镜观察我们这个庄园,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我们的战斗部署,虽然赛丽和伊森已经暴露了,但无所谓,他们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

“紧张吗?”汉娜问道。

“虽说算是有过两次经验了,但是这次场面大点吧,打群架还是没试过的。”

“听你这么说应该是没多大问题哦,战斗前还能聊天,心态还是蛮不错的嘛。”汉娜轻快地说。

“额…我…尽力而为。”我吞吞吐吐地说。

“别担心,祝你活下去,每次我们战斗前都会这样祝福对方,这大概是我们的最真挚的祝福了吧。”汉娜咧嘴笑着对我说。

“祝你们活下去。”安德烈传递着信息。

“来了。”汉娜突然转头,把我一把推开,就在那一瞬间,整个马厩被整整齐齐地劈开,一大半直接消失了,我扭头一看,已经飞到了后方的上空。几秒后,随着一声轰响,那半边马厩掉落在草地上,支离破碎。

“林顿!”我透过那一半马厩给的空隙,看到林顿老师那头金发,正在飘舞,在落下的余晖下格外抓眼。

她身旁还站着莎,显然她们已经成了“好朋友”,另一边还站着一个没见过的小男生,正四处张望着,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怎样的境地。

“投降吧,你们是没啥机会的,莎已经把全部的情报告诉我了,像她这样的识时务者,在我们团队里是有一席之地的。”林顿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扬声器大声喊道。

“开什么玩笑,你们团队不是只缺一个人吗,现在我们就算有人叛逃,也只会被杀掉吧。”我小声嘀咕道。

“如果是你的话,就不一样哦。”林顿似乎听到了我刚才说的话。

“看样子他们有类似安德烈一样的人物呢。”汉娜说道。

旁边的莎似乎有些慌了,在林顿耳边说,透过扬声器听到:“这和我们刚才说好的不一样啊。”

“别傻了孩子,有机会得到更好的,为什么不要呢。”林顿说。

“可是…”莎有些落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好啦,聊家常的时间结束了,我给你们五秒钟,五!”

我聚精会神,心里回想着卡蜜跟我说过的,只要想的话,怎样的技能都能放出来哦。

我在脑内构思着这个地方的结构图,并找准了他们所站的地方。

一栋高大的火柱瞬间升起,将即将陷入黑暗的天空重新照得光亮无比。只可惜,位置并不是非常准确。

只有林顿身边的那个男生陷入了火柱中,他们的辅助系似乎也没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救出他,我能知道的原因是,我现在在我眼前的的确确看到了他们的确认键。

“你说有没有比爵士更好的名字。”我朝汉娜问道。

“你喜欢就好吧,但尽快,你刚才造成的能量波动应该已经暴露我们的位置了。”

一秒钟后我就知道了,不是应该暴露了,而是已经暴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群丑陋无比,动作扭曲的人形生物正向我们奔来。

伊森手持翠绿色反曲弓,有一丝《魔戒》中精灵王子的神韵,箭矢不断向林顿飞去,只见林顿如乐团指挥般挥舞的双手,将箭矢一支支击飞,还不时有闲工夫朝赛丽攻击,看不见的利刃已经将他割破了许多伤口,但快速的自愈能力都能将其恢复。

我飞快的点下Ser,点击了确定。在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所有的弓矢都在空中纹丝不动,那地上狂奔着的死尸也保持着那怪异扭曲的姿势。

“恭喜你!成功拿下一血。”我的脑内传来卡蜜的声音,但是我也无法移动,与时间一同卡在了这一刹那。

“你成功地成为了这场游戏的第七万三千三百五十六名正式玩家,玩家总数达到十万时将停止新玩家加入,目前存活玩家为,三万零四百九十一名,祝您在接下来的游戏中体验愉快。”

从那变扭机械的报数字声中,我知道了这并不是卡蜜在告诉我,而是类似火车报站的声音,都是已经设定好了的,如果卡蜜真的在这的话我得好好跟她聊聊,毕竟我们都是文明人,不动手,虽然我刚才用火烧死了一个人,但是也无所谓了吧,毕竟卡蜜可是神明啊,我是说,神仆,我大概打不过她吧。

我眨了下一眼。周围什么都消失了,只有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像是死后的世界,我是说大家说形容的那种,并不是说我死过,你懂我的意思就好。

“那个谁,你过来下。”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男声。

“你在哪?你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兄弟,我在你下面,还有你问这这么多问题我没法一次回答。”

我低头望去,只见刚才被我烧死的那个男孩子正躺在地上,但身上没有被烧死的痕迹,反而像是有外伤,毕竟地上还有一摊血呢。

我蹲下,说:“哇,你看起来,挺难受的。”

“对啊。”他说道,与此同时一口血吐了出来。

“挺不好意思的,当你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私人恩怨。”我安慰道。

“没事,我懂,我就要告诉你点事情然后我就可以安息了。”

“你说吧,我一定告诉那个姑娘。”

那个男生又吐出一口血,说道:“不是临死前表白啦!你玩过刺客信条没,就是那种感觉。”

“哦,”我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你要告诉我一些情报。”

他抬起手,伸出手指,笑着指了指我,说道:“聪明。”

“我的能力是,得到杀死的玩家的能力,讲道理这个能力在大后期应该是很强的存在,但是很可惜,一不小心被你给秒杀了。”

“嘿嘿嘿,”我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你拥有了我的能力,大概是他们为了这个游戏稍微公平点吧,而且每次你解决掉一个玩家都能和现在这样和他们聊聊天啥的,我知道很蠢,但是这就是这样的。”

“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是蛮厉害的吧,蛮可惜的,我之前积累的十几个能力这么瞬间就没了,哦对差点忘了说,你现在杀了我的话,我之前积累的你都是拿不到的,而且你必须要告诉杀掉你的玩家。”

“哇那还是挺烦的哦。”我自认为知道的已经差不多了,很想试试刺客信条里那样拉下他的眼皮。

“那接下来的游戏里好运吧,你还可以告诉你的队友们,这样他们会让人头给你吧。没啥事的话我就要走了。”

“恩,”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指想帮他盖眼皮。

“你干嘛?”他问道。

“你知道的,就跟游戏里那样,帮助你安息。”

“诶没这么多花俏的东西,你就心里想回到现实世界,你就…”

又是莫名的一瞬间,我回到了之前相同的地方,诶,还真有用,我想道。

时间已经恢复了正常,箭矢还是在飞舞,死尸还是在狂奔。

“别愣着了,快反击。”汉娜朝我喊道。

我一边用意念造出火球进攻一边说道:“我跟你说,我刚才拿到了一个贼厉害的能力。”

“要是没法马上将他们击退的话,请留到打完后在告诉我。”汉娜给我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突然,在门口的林顿和莎消失了,死尸也化作了一团灰烬。

“他们已经在一千米开外了。”汉娜从肩上把琴拿下,伸展了一下身躯。

“结束了吗?”我问道。

“不。”汉娜用一种似曾相识的语气说道。

才刚刚开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