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极限游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极限游戏》精彩章节目录_符号之泉小说

极限游戏

作者:符号之泉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西幻

“欢迎来到游戏盘。”游戏管理员如是说。错综离奇的世界已经握住了你的心脏——不可能杀人案件,没有答案的谜题,无法摘下的面具……极限斗智,极限斗勇,极限谜题,极限生存,一幕幕不可思议的怪剧,正在游戏盘上纵声狂笑。被裹挟其中的秦云轩,究竟将被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喂,真的假的?”

距离我最近的一次记忆是我翻开在黑暗中发出刺眼白光的手机,确认了并没有任何未读信息后设定好闹钟,把它放在床头边后合上了双眼,大约半个小时后便沉沉睡去。

虽说一般入睡前的记忆都非常模糊,应该不会有任何人会记得自己在坠入梦乡的前一秒在想着什么吧——但我还是能确定我实实在在地入睡了。那么,我现在应该躺在床上,兴许摆了什么猎奇的睡姿享受着一天内这难得的放松时间吧。

顺便一提,一般也不有人会给我发信息,手机上的未读信息一般都是诈骗短信或者是运营方通知,遇上节假日兴许会有几条宣传类的消息,但我还是养成了睡前查一查有没有未读信息的好习惯,因为这也是尊重他人的一种方式。

给同学发了信息过去干等几个小时才收到一个“抱歉,刚才没看见”的回信这种经历扔在谁身上恐怕都受不了吧。喂,怎么回事,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圣母吗,我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还有那位同学,你好歹回复一下我的正文啊,你这么做都让我丧失了给别人发信息的信心了啊。

回归眼前的光景。根据常识来判断的话,我现在应该处在一个广场。

虽说是广场,却没有喷泉之类的设施,只是在左右手边有一个花圃,种着一些迷人的鲜花。再向左右延伸的话,便是群木挺拔的森林,范围大小暂不能估计,不过看起来大约是会有野兽出没的那种。

视线前方是一座雄伟的建筑,看起来似乎是西洋风格的宅邸,其豪华程度从这种距离便能窥见一斑。

一言以蔽之,这里大概就是我的梦境,这种西洋中世纪风格的巨大庭院说实话还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不过,这种真实感是怎么回事?

虽然我向来都能凭借自身的意志对梦境进行一定程度的改写,比如梦见被人追杀时会把自己变成会飞的超人逃离险境之类……但这种真实感还真是史无前例。

唔,史应该是有前例的,不过我大概是没有的。

真实得让人恐惧的……梦境。

如果想要摆脱这种境地,一种方法是摆脱“恐惧”。虽然人可以通过大脑来用自己的意志支配自己的行为,但是大脑产生的一些情感却背离了人本身的意志,比如恐惧,比如惊悸。这算不算是人行使自己意愿的代价呢?

另一种方法是否定“梦境”。也就是说,只要这并不是梦境,这种真实感带来的恐惧就会烟消云散。

不知道是不是幸运,我找到了这个借口。

因为……

“你好?”

一个戴着眼镜,梳着齐耳黑发的男生向我问好。看起来大约有一米七五的个头,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举手投足间很有贵公子的气息。

唔唔唔,为什么我感觉眼眶湿润了,不对,才、才不是因为现实中没有朋友而被别人问候了因此而感到感动呢!

“你……你好。”

这是什么?我为什么会有点结巴?难道是我自带的贵族探测反应装置把我调成了巴结模式吗?

那个贵公子模样的男生微微一笑。“看来我们都被拉入这个古怪的地方了呢。”

咦?拉入?什么东西?

难道我已经可怜到在梦里给自己虚构一个朋友的地步了吗?

“哦哦,又有人进来了吗?呀,你好!”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女生蹦蹦跳跳地往这边走了过来。随着她身躯的摆动,茶色的马尾一摆一摆地跳跃着,金色的双瞳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好……可爱。

突然我意识到,这可能并不是我的梦境。

根据科学理论,人只会把自己已知的东西杂糅进自己的梦境里,也就是说,人在梦境中不具备创造自己从未见过的东西的能力。

那么这两个人,我绝对未曾谋面。即使曾经以路人的方式擦身而过,我也应该没有听过这两个人的声音。

如果这不是我的梦境的话,这会是……?

.

走近后,女生看起来很夸张地叫了出来:“哇哦!还真是不得了!”

什么不得了?我长得很不得了吗?

“这浑身的忧郁气质还真不是正常人能装出来的!”

啊,不是说长相啊,那我就放心了。毕竟如果被美少女说成是长得不得了的男人,我可是会产生去游乐园坐会从轨道上华丽脱离然后飞到水泥地上华丽爆炸的过山车的想法的。

仔细打量一下,她还真的挺可爱的。顾盼神飞的双眸,小巧的鼻尖和娇嫩的樱唇,糟糕,从未和美少女甚至女生正常交谈过的我有点心动了。

“哇哇,是5号哦?”女生盯着我胸前看了一看,“还不错嘛,这个数字感觉很吉利哦?”

“咦,5在西方可是忌讳的数字哦?”贵公子甲提醒道。

“唔唔……有什么关系嘛!”女生甩了甩头发,“中国也不是有‘九五之尊’这个说法嘛!”

如果这家伙不是老好人的话,可以说她对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么?

如果伟大的神明能开发出一个好感度表,把好感度数值和所有可能选项将会引发的好感度升降结果明明白白地写在旁边,每个男生就都有可能成为galgame的男主了,换言之,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不过5号这种气质不去当演员可惜了呢。只要往摄影棚里一坐,什么也不用干,一个对生活丧失了信心等待被主角挽救的路人角色就跃然屛上了呢。”

喂,这不就是火上浇完油了再泼水吗?我内心欢悦的小火苗就这么被掐灭了唉。

还有跃然屛上是什么?你是造字大师武则天带艺投胎吗?顺带一提,之前说的颓冰冰又是什么?网络流行语吗?

虽然我外表看起来可能有一点点阴郁,但我的内心世界可是很活跃的哦?我的吐槽能力可是一流的哦?我、我只是不擅于交际而已,哼!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内心的吐槽再怎么波涛汹涌,只要说不出来的话,除了读心超能力者不就没人知道了么。

笨蛋神明,赶快开发出一套不用开口说话也能向别人吐槽的机制啊!

“哈哈,颓冰冰这个词还真是适合5号呢。”贵公子甲爽朗地笑了笑。

喂,还真是适合?这个形容明、明明一点都不适合我!

不过,难道他是读心超能力者?我明明才在内心吐槽过颓冰冰这个词的啊。

“话说,刚才你们一直叫的5号,是在说我?”

“唔,是啊,因为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所以只能按照你衣服上的标号称呼了啊。”贵公子甲无奈地耸了耸肩。

标号?我的衣服上有什么奇怪的标号吗?

想起这个,我突然打了个寒战。糟糕,如果这不是我的梦境的话,那我岂不是正穿着睡衣曝之于众?

.

想到此处,我赶忙看向自己。

然而我身上并不是那件缀满少女心的小熊睡衣,而是一件雪白的衬衫,在左胸口上绣着一个大大的金色的阿拉伯数字“5”。

哎?怎么回事?难道我梦寐以求的被妹妹夜袭换衣play成真了吗?

嗯,是的,不用太嫉妒我,我有一个乖巧可爱古灵精怪的美少女妹妹,而且年龄差不多不少地卡在“3”这个档位上,简直就是完美的天赐。

说起我的妹妹,即使搜罗尽国家图书馆的所有典籍中的赞美之辞,我也不能将她的模样呈现于纸上,纵使是最炽热的文字也休想将她的姿态映于火中。凡间的辞藻根本无法与她相配,纵使是司马相如也无法拟出与我的妹妹相称的大赋,只有玄穹之上的琅嬛书卷,才能稍稍描摹出她的轮廓。

是的,不可否认兼毋庸置疑,我的妹妹是完美的——除了有血缘关系这一点外。

很多妹控男主都会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介绍道“啊,这个妹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之类的,其实内心早已沐浴在感谢神明的情怀下了吧,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先圣孔子教导我们,君子明人不说暗话。我如此大胆明朗地吐露出我对妹妹的疼爱之情,迟早有一天我会被当作圣人供奉在祠庙里的吧。

“不过5号看起来这么阴郁,就叫他阴郁先生也不错吧,嘻嘻。”

那个女生的发言打断了我编织一篇恢弘壮丽的文学大作《妹赋》的思路。

审视一下,我和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衣服,我和贵公子甲都是雪白的衬衫配一条雪白的长裤,而女生乙则是衬衫配一条漆黑的短裙和漆黑的过膝袜。

什么啊?怎么服装都一模一样?联机做梦吗?

“话说,你们的衣服上也有标号哎。”我指向他们两个的衣服。

贵公子甲的衬衫左胸口处同样的位置绣着一个金色的阿拉伯数字“12”,而那个蹦蹦跳跳的女生衣服上则是绣着金色的“25”。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感觉自己刚刚睡着,醒来时就穿着这身奇怪的衣服出现在这里了。”女生摆出了一幅严肃的姿态,“我怀疑,我可能被某个超能力机构看上了。”

“我没听说过会先把实验材料包装一番再进行研究的超能力机构……”

“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梦境呢,不过很快就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不管怎么说,纵使其他的解释再怎么离奇,说这里是梦境也有点太牵强了。”贵公子甲说道。

为什么肯定这里不是梦境,也许我没有强有力的逻辑来驳倒它,但我的本能告诉我事实就是这样。

谁会创造出行动力和自己相同的角色的梦境?

不过这样的话,贵公子甲的服装就不是他自己的了呢,这样的话他也未必是个贵公子。嗯,就称呼他为甲好了。

“那个,有看到其他人吗?”真蠢啊,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我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啊。

“刚刚一些人去那座宅邸了,所现在在广场的只有我们三人哦。”女生立马回答了我的问题。

“还有一些人?什么啊?这里还有其他人?”我惊讶地问道。

“是啊,这里还有其他人,应该至少有三十六人吧。”贵公子甲,不对,甲作出沉思状。

“为什么能肯定这个数字呢?”三十六人,乖乖,这已经可以开九桌麻将了啊。

“因为所有人都穿着同样的服装,”女生突然严肃起来,“而且从数字1开始,每个人的服装上都绣着不同的数字,目前为止我见过的最大的数字已经是36了。现在在这个区域内的,应该已经有二十人以上了吧。”

我突然有种加入了某个不知名教会的感觉。

“因为很多人不愿意透露姓名,所以我们互相称呼起来都是用服装上的数字。”甲摊开手笑了笑,“所以如果你不愿意公开姓名的话,就称呼我为‘12号’好了。”

“嗯嗯,那就叫我为‘25号’吧。哇,我恰好是你的平方呢!”女生兴奋地说。你是小学生吗?

“姓名的话,也没必要可以隐藏。”我的姓名的确没必要刻意隐藏,因为即使我作为值周生而把姓名大大地写在黑板上了,登记作业收交情况的课代表还是会把我的名字写错。喂,我的名字里一个生僻字都没有啊,我的存在感已经稀薄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所以隐藏名字是我的被动技能,公开名字只不过是回归正常状态罢了。难道我有当忍者的潜质?

“哦,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叫杨昭泉,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杨昭泉很有礼貌地鞠了一个躬。喂喂,这种风范,搞不好真的是贵公子也说不定啊!

“我是顾琴风,你的名字呢?”顾琴风也做了自我介绍。顾琴风,还真是有韵味的名字呢。

“我是……秦云轩。”讲道理,秦云轩这三个字里,有哪一个字会被一个心智正常的高中生写错的吗?

“嗯,那么欢迎你,秦阴云先生。”顾小姐,不要露出一副可爱的样子说出这种话好吗,如果我不小心以为你是无意说错的话,说不定会去寻死的哦?

“欢迎你,秦云轩。”杨昭泉礼貌地伸出手来,随即轻轻笑了一声,“顾琴风,顾秦风啊。两位的姓名真是有些联系呢。”

“咦,不会吧,我跟这个阴云密布的男人会有什么联系?”顾琴风有些害怕地后退。喂,你刚才不是很欢迎我吗,还有杨先生,你开玩笑不要祸及到我好吗?

“呐,总之,承蒙各位照顾了。”我学着电视上的社交程序说道。

你问我为什么不再惊讶一些?

嗯,我的信条是“既来之则安之”,对于这种事感到很惊讶并一探到底的要么是主角要么是炮灰,既然我有绝对的自信我不会是主角,那我还不如安安静静地做一条咸鱼,在主角的光辉下躺赢好了。

毕竟为胜利者送上祝福和亲冒矢石去做胜利者相比,危险度可是跌到了地底下哦?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