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竹马师兄太深情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2日

《竹马师兄太深情》精彩章节目录_四格小说免费阅读

竹马师兄太深情

作者:四格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被尊为“巫祝”的巫叶儿,带着对外界的好奇心,和背负的责任,来到了灵台学宫。可一切都进展顺利的时候,却收到了师兄死去的消息,悲痛欲绝的她,怀着对师兄的那份情感,不经意的爱上了命运中的良人,齐志。而夹杂在对师兄的愧疚和自责中的巫叶儿,对齐志也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在预料的结局中,一切都变得平淡了……嗯……本人并没有谈过恋爱,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所以对于爱情的看法完全都是根据身边的情况和浏览到的信息猜想的。对于爱情,我觉得很模糊,并不像数学题一样,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所以我写的也可能强差人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截止到现在,新生入学期也过去了,住处的六铺床也客满了。这个房间的六个女孩也混熟了,除了巫叶儿是六艺这边招来的,其余五个都是中庸那边的。粉衣女子是刘静,性格就跟名字一样偏向于文静,喜欢穿粉色衣服,父亲是一个一品大官,跟巫叶儿临床,关系也比较亲近些。在旁边一些的那个女孩是新来的,郑丽,家里好像是书香门第,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读书,是个大才女,不过对男人态度很差,估计是受到过男孩子的伤害。接下来就是对面不靠窗的三人组,第一个是谭香,平常就喜欢吃零嘴,性格有些公主病,人也不坏,不过比较爱面子,跟何燕经常吵架。旁边的何燕呢,听说家里是巫国有名的富商,一大片山脉都是她家的管辖范围,性格大大咧咧,不太喜欢做作的谭香,但是经常和巫叶儿搭话聊天。还有一个新来的叫罗茜,是个特别老实的姑娘,性格有些老好人,每次有人吵架都会出来劝,吃的了委屈,宿舍卫生也抢着做。最后就是巫叶儿了,不知不觉就成了宿舍的团宠,每个人跟她的关系都不错,就连吵起架谁都劝不住的谭香,只要巫叶儿出面,都会给她面子选择息事宁人。而作为团宠,就得接受最多的调侃和搭话,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还一个都不能冷落。

这不,巫叶儿拿着六师兄送的桂花糕,回来时,谭香就蹦蹦跳跳的来到她面前,笑意满满的说:“小叶子,是哪位大公子送你的定情信物啊?”

“咳咳,小谭香这样说就不对了。这可是六公子特意从五芳斋买来的桂花糕,让我交予宿舍中貌美无双的大才女。我只能算是个借花献佛的中间人罢了。”巫叶儿装作隆重的说。

这下宿舍里的五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动作,伸直了耳朵,眼神若有若无的飘向了巫叶儿,就连一向喜欢看书的郑丽都有些心不在焉了,五人都心想:说的这么像我,难不成是给我的?

自古以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动物也知美,孔雀开屏,猫狗梳理,何况是一向爱美的女人。宿舍的五人,虽没有让人为之倾倒的倾城容貌,但是也知道自己长的不差,就算是在中庸这种美女如云的地方,都能占到最好的宿舍,也侧面的说明了她们自身的优秀。俗话说,两人相差不多,就会产生比较的心理,但如果是跟巫叶儿那样的差距,她们也自然的熄灭了比较的心,甚至会有了爱护的想法。第一次见到巫叶儿,都会有惊为天人的感叹,就像是见到了下凡的仙女,五官精致的不像话,皮肤更是好到一点污渍粘上去,都能清晰可见,身材比例完美,走路和举手投足中都有一种出尘惑人的韵味,性格更是软的可爱,跟谁都能很好的相处在一起。但这次的比较是五个人的,老实的罗茜都有些升起了比较的念头。

看着装模作样等着自己到身边的五人,巫叶儿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拿着盒子,先是分了一块给错愕的谭香,还没等其余几人失落,巫叶儿就速度极快的往她们手中一人塞了一块桂花糕,最后放下空盒子,巧笑嫣然的吃着最后一块。

“别光发呆呀,这可是六公子的心意,我已经全部交予宿舍中貌美无双的大才女了。”巫叶儿抹了抹嘴,说完就准备开溜。

那天,巫叶儿还没跑出去就被拉了回去,接着遭到了全宿舍的亲切问候,每个人都同仇敌忾的对付巫叶儿这个“恶人”,强行按住巫叶儿要在她脸上画个大乌龟。最后巫叶儿瘫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引得全宿舍的哄堂大笑。

这次对巫叶儿不算怎么美好的体验,却让全宿舍的关系拉进了不少,她们像是找到了共同的爱好,一起欺负巫叶儿。

巫叶儿的到来,无形中掀起了六艺的浮夸之风。往年啊,六艺什么都比中庸强,就是这个美女比拼没法赢,中庸也一直拿这事说事。现在可不一样了,巫叶儿一个大美人就足以力压群芳,这可把六艺浮夸的。这是什么?这就是完美啊,这就是优秀。一向傲气凛然的六艺也更加的浮夸了。

不得不说,巫叶儿的六位师兄是真的靠谱,直接将巫叶儿分到了容貌与才华并重的领头羊宿舍。用谭香的话来说,那就是混进来了一个奸细。不说不知道底细的罗茜,拿谭香来说事,她居然是甲榜第二,刘静是甲榜第三,继续问就会发现甲榜前五,都在这个宿舍。巫叶儿默默的看了眼,看起来笨笨的罗茜,突然觉得自己压力好大。

就连容貌都是因为巫叶儿的光亮太盛,才显得她们不亮眼。要是巫叶儿没来,妥妥的五花争艳呀。何燕肤白貌美,典型的大小姐。谭香眼大嘴小,挺可爱的。刘静五官端正,像个大家闺秀。郑丽气质上佳,大才女一个。罗茜不擅长于打扮,像是一个清纯的小姑娘。这样一个全面发展的宿舍,也怪不得是领头羊宿舍,当真是比较不了。陆续几天后,也有其他宿舍的人来登门拜访,结交朋友。

突然有一天正在读着书的郑丽将书放下,突然一拍手,提议说:“古有江南四大才子,要不我们也效仿一下古人,弄个灵台六大才女?”

谭香把零嘴一放,反对说:“不不不,我们的美貌更在才华之上,我觉得叫,灵台六朵花,更符合。”

何燕拿不准好的主意,所以一直没开口。罗茜是个随波逐流的主,只等待着最终的结果下来。

刘静凑到巫叶儿身边,小声的问:“小叶儿,你觉得叫什么好?”

“嗯~我觉得叫金兰姐妹花吧,义结金兰岂不妙哉?”巫叶儿思来想去,最后提建议般说。

谭香和郑丽对视一眼,都点点头,异口同声说:“那就叫金兰姐妹花吧,我当姐姐!”

油灯被吹灭了,宿舍反而更加热闹了。六人裹着被子,坐立成一个个棉被人,大动干戈的争着姐姐的名头,谈论无果,又谈到哪家的糕点好吃,哪家的首饰最好,聊了那么多,兜兜转转还是聊到了原先的话题。最终还是把巫叶儿推出来当冤大头。罗茜的话不怎么多,很多时候就静静的听着,她们笑的时候也跟着笑,所以当六妹妹。刘静脾气好,所以当五妹,自己呢,就当四妹。何燕和自己关系好点,容易说话,就当三姐。谭香做事不稳重,但是眼神盯着她怪寒颤,就当二姐。郑丽做事靠谱,成绩也是第一,就当大姐。

谭香以幽怨的眼神紧盯着巫叶儿,虽然接受了二姐的名头,但还是报复性的说:“哼哼哼,小叶儿,你最近跑的勤,却也没拿到信,是不是你的情哥哥跟别人跑了?”

巫叶儿沉默了一会,就当大家谭香以为她生气,要道歉的时候,她语气低沉的说:“师兄跑了……不要叶儿了。”

这次郑丽充分展现了大姐的用处,一马当先的说:“小叶儿,忘了那个负心男人,想当年,你大姐我也是傻傻的爱上了一个男人,结果被甩了,现在还不是照样舒服,还有了你们五个好妹妹。”

刘静说:“小叶儿别伤心,我爹从小就给我定了个娃娃亲,我可是连他面都没见过,指不定他是个矮冬瓜呢!”

罗茜没谈过恋爱,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些安慰的话,眼泪打转的替巫叶儿感到不值。

谭香霸气的说:“哪个臭男人敢欺负我家叶儿,要是让我看见他,我非的把他关到牢里。”

“小叶儿,你没那个男人也可以过的好好的。以后巫国所有何家产业的铺子,你去买东西都不用钱,我养你一辈子。”何燕说。

“谢谢你们,不过我是巫族人,不会那么可怜的。”巫叶儿的发言引得全宿舍都整齐划一的“啊”了一声,一起对巫叶儿发起了讨伐。巫叶儿也实话实说,简单的说了,她是巫族的公主,而他的负心师兄在族内的地位是下一任的族长。在巫国,巫族的地位比皇族还要神秘,尊贵,想见一面都难,更别说巫族重要人员。此时一个活生生的巫族人出现在她们面前,反而让大家有些接受不过来。

“我太笨了,天天小叶儿小叶儿的叫,我都忘记,小叶儿的姓就是巫啊!”谭香说道,看向四周也发现了大家后知后觉的懊恼,接着看了眼恢复情绪的巫叶儿,便说:“小叶儿,给我们讲讲巫族巫祝的事呗,外面人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还是你这个巫族人说的话有说服力。”

“不说不说,你们都见过了,还需要说吗?”巫叶儿双手叉腰,撅嘴说。面上轻快,心里还在想舞凤师兄的事,就算是师兄变心了,也不可能不给他写信。书童的忠诚度,巫叶儿丝毫不担心。她的信已经在通过巫族遍布全国的暗线送到族内了,不论答案是什么,她都会过一些日子收到。哪怕她现在再着急,也不能回去,她赌不起一丝偏差带来的不同结果。

刘静讨好的为巫叶儿捏肩膀:“小叶儿,说嘛说嘛,我也很好奇的。”

何燕也被吊起了兴趣,从被窝里伸出三根手指:“一年只有一百套的首饰,我给小叶儿三套,怎么样,心动了吧?”

“小叶儿,你看看罗茜那副求知若渴的样子,你就行行好吧。”郑丽哭唧唧的说。

“小叶儿……”罗茜睁着大眼睛,乖乖的叫了声巫叶儿的名字。

“我都说了呀,你们见过了,巫祝就是我呀,难道我配不上你们心中巫祝的形象,可能是少了件天象幻衣……”巫叶儿说。

巫叶儿性格就是这样,撒不了慌,不能说的话就会直接说出来,觉得关系好到可以知无不言的地步,就会毫无保留。

“小叶儿,你没骗我吧?我不是在做梦吧?何燕帮忙扶我一下。”谭香只觉得快要兴奋的晕过去了。

“以前就听说巫祝,幻舞一出,天下沉沦。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小叶儿配得上这个评价。”刘静幻想了一下巫叶儿跳舞的情景,耳根子却开始慢慢发热,热的通红。

何燕提议说:“我们何家有上好的星耀纱,要不要哪天跟我去量量身体尺寸,我叫他们用那匹纱给小叶儿做件衣服。当然了,宿舍的姐妹们,只要肯赏脸来,都会用最好的布料给你们一人弄一身衣裳。”

巫叶儿得意的仰头傻笑说:“你们以为本巫祝是浪得虚名吗?虽然没有那件天象幻衣,跳不出完美的幻舞,但一半的水准就够了。你们可得睁大眼睛看好了。”

宿舍内的气氛很欢快,大家都带着欣赏和知己相见晚的亢奋情绪。

只见巫叶儿挥舞衣袖,舞步点起涟漪,无声的弦乐就在她们的脑海中响起,一幅幅虚构的画面出现在她们四周,竟让她们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虚幻,出于对巫叶儿的信任,她们闭上眼睛,沉沦在绝美的幻舞中

大家都睡着了,巫叶儿也停下了舞步,缩回被窝,闭上眼睛准备睡了。身体的疲惫让她很快就要入睡了,睡意朦胧的间隙中,她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幕。

灯火阑珊处的尽头,一个英俊的男人领着一个女孩放花灯,万千灯火笼罩着两人,迷离而虚幻。放花灯的时候,他许愿早日娶女孩为妻。女孩许愿两人能相濡以沫。

女孩问男人有什么心愿,男人羞涩的说希望自己以后可以创造一个太平盛世。

然后男人问女孩有什么心愿,女孩说许愿他的愿望都能实现。

到了最后,男人和女孩一起回到了一个建筑物里,牌匾上灵台学宫这四个字,亮的刺眼。

进展到这里,巫叶儿的思维停止,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