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命里缺你:王爷请多指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命里缺你:王爷请多指教》精彩章节目录_桃花流水鱼肥小说免费阅读

命里缺你:王爷请多指教

作者:桃花流水鱼肥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什么?皇帝宠妃有个大秘密?宫廷绣女意外得知这个秘密,被下了毒咒?生生世世,爱而不得,不得好死,死前还会记起上世被渣男秒虐的记忆。OMG,要不要这么惨?再不济我也是个能吃能睡,颜值爆表的美少女啊。“苏沐雨,你前几世是柯基小短腿吗?磨磨唧唧,就不能跑快点?”王爷,请你快点来,小女子命里缺你好几世,这一世请深爱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引言——“我的一生,可能就如我的名字:凄凄惨惨戚戚。”

十七年前,酷暑天,饥荒。

乾城似乎从来就不是个被神眷顾的地方。前阵子的瘟疫才过去不久,不曾想又遭遇了旱灾,旱灾接着又引发了蝗灾,可以说是民不聊生。

我爹是当地的教书先生,娘是大家闺秀,我还有个大我两岁的姐姐:柳依依。

当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乾城一片萧然。所幸爹娘都不是铺张浪费之人,于是乎还能在这样的光景之下,凭借前期积蓄维持生计。

可是饥荒,让更多的人变得没了人性。街上,到处是饿死的黎民百姓,还存留一口气的人呢,开始抢掠,甚至食人,简直是惨不忍睹。

就是在这样的一天,我爹照例去为娘寻郎中,想看看肚子里的我是否安好,自出了宅子之后,却再也没有回来。三天后,我出生了,取名为:柳萋萋。

娘让家里下人去寻我爹踪迹,一无所获,甚至连下人都消失了好些。娘伤心欲绝,却为了我和姐姐,强忍痛苦,咬牙坚持。

后来,乾城雨季,再加上朝廷里派了人来整治旱灾,时经半年,活着的人总算熬过了这段地狱般的日子。

我打小对爹是没有任何印象的,只知道娘和姐姐是最亲的人。娘为了养育我和姐姐,辞退了家里的下人,只留下一个奶娘照料我们起居。

娘是大家闺秀,手艺活了得,为了维持生计,接了好些达官贵人家的绣活,从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埋头一直做着绣工。

到后来,单凭做绣工已经无法维持生活,娘就白日里去到人家府邸洗衣做饭,夜里挑灯做着绣工,即使再苦再累也没说委屈我们姐妹俩半分。

姐自小知书达理,爹留下的书琢磨得很是透彻,诗词歌赋脱口而出。如果不是请不起私塾,她一定会成为一个闻名乾城的才女。我却天性顽皮,对书一类的东西产生不了任何兴趣,半点没随着死去的爹,说来也是很忏愧。

在我十五岁的年纪,周遭便有不少人说姐姐和我样貌生的俏,上门向姐姐提亲的人越来越多,本来以为姐姐能嫁个好归宿,却不料,日夜操劳的娘身体最终还是垮掉了,经常会头晕眼花,饭也吃不下,日渐消瘦。

家里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不得已辞退了从小照顾我们的奶娘,典当了值钱的东西,请来郎中为娘看病。郎中说娘是积劳成疾,身体损耗过度,只能慢慢吃药调理,最多也就两三年的光景。

这无疑对这个家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姐姐拒绝了那些青睐她的公子些对我们的施舍,变卖了自己仅有的几件首饰,穿着粗布麻衣,去到各个驿馆客栈,做着各种粗活重活,一双娇嫩的手慢慢起了茧,一张标致的脸逐渐蒙上灰尘。

而我呢,我什么也不会,做什么都会被人嫌弃,不仅帮不上忙,反而给大家造成麻烦。

这时候我才忆起,即使再辛苦再困难,娘和姐姐永远都在我身前为我遮风挡雨,而我永远是被保护的那个。我不甘心,我不愿意永远躲在她们的身后,但能怎么做呢?

对了,那些男人不是喜欢我这张脸吗,那就用这张脸为这个家做些什么吧。于是我趁着姐姐白日去做工,穿上去年生辰娘亲手为我做的红衣,去到乾城有名的酒馆,周旋于那些纨绔子弟间。

我做不出太出格的事,就只是与他们喝喝酒,笑脸相陪。他们身上的银子味令人作呕,一张张脸油腻丑陋。

但是我却全程陪笑,听着他们自夸自话,偶尔还奉承一句“公子好厉害。”拿到银两,我就仓皇而逃,回到家为母亲做饭熬药。当然,这一切都要赶在姐姐回来之前完成。

很辛苦地瞒过了姐姐,却是在一日喂娘吃药的时候,被娘嗅到了一身酒气。娘看着我,一直说着对不起,泪水流过那么一张因皱纹和干瘦而变得沟壑纵横的脸,甚是可怜。

我却觉得没什么,只要治得好娘的病,我做什么都愿意。毕竟我只有娘和姐姐,我不能离开他们。

从此,娘的药就没停过,甚至连盛药的碗都被染上药的颜色,洗也洗不净。

两年后,我十七,姐十九。今年的乾城格外的冷,大雪下了好多天了,街上甚至酒馆的人都变得越来越少,更多人愿意待在家,不愿意去受那风霜之苦。

那日我在街上晃悠,愣是找不到那些喜欢让我陪酒的公子哥,上到酒楼总算看到以前对我多有恩惠的李公子。

那个大腹便便的李公子一见到我就让我陪他喝酒,一边喝一边数落家里的妻子是个河东狮。我表面笑着,心里却是为她的妻子打抱不平,遇上这么个男人,才是女人的最大痛苦。今日不知何家亡了人,从街上传来送丧的唢呐声,甚是刺耳。

几巡酒罢,李公子却是不愿放我走,说我无趣,叫嚣着要去怡红院,然而他早已醉醺醺,走也走不动。这么个人渣,醉了也不安分,人软绵绵的,搂着我腰的手却是掰也掰不开。

无可奈何,想着这时候回家怕也是赶不上姐姐回来之前了,就干脆将他扶下酒楼,想着送到怡红院就走人。

却不料在街上被姐姐看见了。十七年了,姐姐连呵斥我都舍不得,却第一次对我下那么重的手。脸上火辣辣的疼,却见姐姐被推倒摔坐在地上,顾不上疼痛的我制止李公子,上前想要扶起她来,她却告诉我娘死了。

死了?怎么会?怎么能?我跌坐在地,看着散落在地的银票,久久不能平静。那我这算什么?我这终日陪酒陪笑是为了什么?是我错了?可是我都是为了娘,为了我们这个家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姐姐脸上那么可怕的表情,愤怒中夹带着厌恶。

和姐姐处理了娘的后事,她将剩下的银两给了我,然后她说让我离开,让我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姐姐,我去哪里?我能去哪里?娘已经不在了,连你也不要我了么?我想问问她,但她早已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等我反应过来,我想追上她,却只看得到白茫茫的树,白茫茫的街道,白茫茫的乾城。没了,都没了,娘没了,姐姐也离开了我。我失魂落魄走在街上,不知哪里窜出一群乞丐抢了我身上所有的银票。

他们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拖拽到一个角落,拉扯着我的头发,扒光了我的衣服。我叫喊,我哭闹,我挣扎,我唤着姐姐的名字,可是无人来救我。

怎么敌得过几个大汉,慢慢的,我屈服了。裸露的肌肤触到雪地上,冰冷,我的心也如一块寒冰,哪怕是太阳也恐怕无法融化。

我看着那些乞丐破烂的衣服和肮脏的脸,觉得真脏。娘用了好多个日日夜夜为我亲手缝做的衣服,被撕扯得破烂不堪,我看着真心疼。疼痛,无法动弹,真想就这样死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世界。皮肤早已被冻成青紫色,刺骨的疼痛提醒我自己还活着,之前被凌辱的画面却在眼前挥之不去。柳依依,依旧不在。

我不能死,我要找到柳依依,我要让她看看我成为了什么样,这都是她害的,我不恨她,但我怨她,如果她当时没有抛弃我......

这么些年,我就算陪酒陪笑,也依然保护着自己清白,却不料,终究还是保不住么?那就索性不要了,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找到她。

我扶着墙,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怡红院。万丈深渊,无法回头......

雪停了。怡红楼的王妈那日见到我满身伤痕,也是吓得不轻,于是让我稍作休养,暂时不用我来揽生意。伤还未曾愈合,头上是金凤珠钗,脸上化着妖艳的妆容,身上穿着厚实却精美的冬衣,总算是不冷了。

怡红院里,整日充斥着酒和脂粉的味道,那些个臭男人,有些是年纪轻轻却行为放荡的,有些是家中有妻儿却终日寻花问柳的,真令人作呕。

可是那些同自己一样身世可怜的女子,却是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挂着谄媚的笑容,只为了混这么一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我看不下去,收回目光,自怡红楼的窗往外看,地上还有积雪,但街上人多了起来,商贩也多了。那夜,如果街上有人相救,我又怎会落得如此田地?想到这里,也不知柳依依在何处,又如何,有没有想起我。

说到柳依依,我自小就很羡慕她的名字,多好听啊,和相貌真是很相配。而我呢?柳萋萋。真是人如其名啊,凄凄惨惨戚戚。

其实我一直都很介怀自己的名字,不止一次猜测过是不是娘在埋怨我,觉得爹是因为我才会出事,于是给了我这么一个名字。但每次感觉到娘和柳依依对自己的百般照料,又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于是强迫自己断了这个想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